叱神

第117章 杀戮

第一百一十七章 杀戮

沉寂茂密的森林,枝叶在空中伸展,遮住穹顶洒下的光线,只有少数凌乱的碎光散落地面。

地面厚厚的枯叶上,躺着一具失去生机的尸体,偶尔有几只鸟兽在林中穿过,却被血腥的气息惊得飞走。

在这具尸体旁,陆家家主陆通表情阴沉的站在那,他身后陆家一干人等亦是脸色极为不好看。

“很好,短短一天不到的时间,我陆家追杀一个小小的圣徒,居然被对方杀死了九人。”陆通面庞上一片寒意,手掌上更是青筋直冒,怒极而笑道:“嘿嘿,若是传出去,我陆家定将贻笑大方。”

周围一片安静,陆家众人面面相觑,没有人敢在这时开口去触家主的霉头。

“混蛋,一定要尽快抓住这个小杂碎。”最终还是陆谭忍不住心中的恨意,沉声骂道,陈扬将他的圣图毁去不少,虽然没有伤及根本,但是却让他的修为倒退不少,现在的实力顶多只有二品元圣,这等于他数年的苦修就那样付诸流水了。

周围众人或悲或悯的看向陆谭,这个家伙被一个圣徒给击退,最终不仅颜面大失,还实力大退,不得不说极为可悲了。不过家主在此,而且陆谭毕竟是陆家人,虽然许多人对他平常的狠辣不满,但在这种时刻也不会轻易表现出来。

陆通淡淡的瞥了陆谭一眼,道:“你确定陈扬施展的那诡异的黑色雷弧,当真对有灵魂着巨大伤害力?”

脑海中浮现当时血殇之雷攻击他的情景,陆谭眼中闪过一抹惧意,沉重的点头道:“家主,我可以肯定,当时若非我及时自爆两成的圣图抵挡那黑色雷弧,恐怕我已经死了。”

“想必当初他一个圣徒能够杀死陆真和陆岚,凭借的就是这手段吧!”陆通脸色阴沉,露出若有所思之色,而看到陆谭眼中那丝惧意时,他心中也是一沉,道:“此人仅仅是圣徒就能掌握如此恐怖的圣术,绝对不能留,大家全力追捕此人,决不能让他逃脱。”

在场众人心中也是极为沉重甚至有些忌惮,一个九品圣徒就能重创五品元圣,还能在如此多人的追杀下反杀己方九人,这潜力的确很恐怖,若是让对方发展下来,将来还真的会对陆家造成威胁。

而陆通毕竟是家族之主,很快就冷静下来,脚步来回走了进步,语气森冷道:“从现在开始,三人一组,以此地为中心朝四周铺网搜索,每组人员务必不能分开,这样即便遇到陈扬,也能够及时使用传讯玉简。”

听到陆通的命令,其他人心中也激荡起来,这样一来,陈扬就是本事再大也逃不出去了吧?

“小杂碎,到时抓住你,我会让你尝尽我所有的手段。”陆谭闻言心中则是一片怨愤,暗暗狞笑道。

“嗯?修儿和陆河呢?”见自己的话达到了应有的效果,陆通满意的点了点头,然而在他目光扫过周围众人时,却是面色微冷道。陆通所说的正是他的三儿子陆修和护卫陆河,此行追杀陈扬这位昔日白云城大比冠军,陆修强烈要求随行,陆通也就听之任之了。

陆修这个儿子,除却其过于风流外,对其他方面陆通都是较为满意的,尤其上次取得白云城大比第七名,这让他更是决定忽略儿子的小毛病了。而陆河则是他为了防止陆修发生意外,专门给陆修安排的影子护卫,此人修为达到元圣四品,尤其擅长潜行和暗中防卫。

周围不少人仿佛是知道陆修的去向,但听到陆通的问话后,却是一个个低下头没有回答。随后还是陆谭讪笑道:“家主,三少爷带着十二少夫人去散心去了,不久就会回来。”

闻言,陆通哪里还不知自己的三儿子在干嘛,这个儿子年纪不大,但是至今为止已经娶了十二门亲,这十二少夫人就是陆修最新过门的小妾,姿色俏媚妖娆,最近很得陆修喜欢。

对于陆家这等家族而言,多娶几个女子并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让陆通最不满意的是,陆修和他那些女人光做事不下蛋,到现在还没给他带来一个孙子,正因此陆通才极为不悦。

“罢了,这个逆子,没了女人我看他就活不下去了。”良久后,陆通无奈的挥了挥手,决定不再理会,他相信有陆河守护,在这蒙泽森林外围,陆修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

苍老的藤条相互缠绕着,高耸的古树上不断有枯叶落下,在那树林遮掩处,银铃般的潺潺水声从中不断传出。

嘴上含着一片半黄半绿的树叶,陈扬脸上则带着戏谑的笑意,饶有兴趣的望着百米外的一幕,但若仔细看的话,却可发觉,他的眼瞳深处没有丝毫笑,有的只是无尽的寒意,。

清澈的小河旁,树冠为被,枯叶为席,两具白花花的身体正缠绕在一起。那被男子压在下方的少女,秀靥羞红,看似娇羞万般地闭着秀眸,那双雪白如玉地修长美腿却紧紧夹着,暗暗挑逗上方的男子。

那个男子陈扬极为熟悉,在白云城大比中他就见过,正是陆家三公子陆修。他的目标正是陆修,对于眼前这一幕他本无意去欣赏,但要杀陆修,他不得不耐下性子来观看一番,因为冥告诉他,在这附近还有一名潜藏着的元圣,不先杀死那名元圣,他自然不敢对陆修动手。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的他,实则都是个处男,初见如此激烈的场面,他腹部不可避免的火热起来,但是一想到今生父母的仇恨,他浑身就倏地冷却下来,心中除却杀机外,再也没有其他欲望。

“陈扬,找到了,那是个四品元圣,极擅长隐匿,就在你二十丈外那棵树上。”这时,冥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

紧紧的握了握拳头,陈扬目光更为冰冷:“陆家,想必若是死了家主的三儿子,你们的心会更痛吧!”

尽管他如今还无法撼动陆家这个庞然大物,但能做些让陆家心痛的事,他还是很乐意为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