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18章 斩杀

第一百一十八章 斩杀

冥的神识完全笼罩住陈扬的身体,让他的气息没有半分泄露,他顺着冥神识所查探的方向,悄无声息的潜行而去。他就仿佛林中的幽灵,令人无从察觉,却能在关键时刻给人致命一击。

微风吹拂,陈扬的身形轻若鸿羽,慢慢的飘过一株株的古树,不断的逼近自己的目标。

陆河是陆家暗中培养的高手,年仅二十余岁的他,修为已达到元圣四品,而他最擅长的事是隐藏在暗中保护自己的主子,一旦有人要打主子的注意,必将遭受他最残酷的袭击。

此时的陆河站在一株巨树的树枝上,整个人都隐藏在树干的阴影中,双目则始终注视着小河旁两具缠绵的肉体。

望着那异常**的场景,陆河神色却没有丝毫波动,对男女之事他很早就兴不起欲望,更别提有任何反应,在幼时他的尘根就因意外事故废去,他追求的只有实力和杀戮。

而就在这时,他身上的汗毛突然微竖,心中顿时闪过一抹警戒,毫不犹豫的朝着一旁闪去。

“嗤!”一道紫光轻易的斩断几片叶子,劈在陆河原本站立的位置,那粗若人体的树枝直接被洞穿。

陈扬的身形似幽风般掠过,轻飘飘的落在下方的树枝上,心中对陆河的反应暗觉震惊,刚才那一击他酝酿了许久才施展出来,没想到还是被对方避过。

“难道又要动用血殇之雷么?”陈扬心中凝重的想道,尽管经过一天多,他的灵魂消耗已经恢复过来,可以再度施展出血殇之雷,然而现在他已经察觉到血殇之雷的副作用。每施展一次血殇之雷,它里面蕴含的极度怨恨之力就会潜移默化的影响自己的灵魂一次,这在一开始并不明显,但多施展几次后,便能够清晰的察觉出来了。

现在陈扬就感觉到,有时自己办事有些倾向血腥的方式,血殇之雷如今对自己的影响还不是很深,自己可以保持本心,但是以后呢?

“陈扬,是你?”当看清楚偷袭自己之人时,陆河瞳子微微一凝,惊呼出声。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会遇到陈扬,而且对方还来偷袭自己,这让他觉得极为不可思议,这个陆家千方百计寻找的人,就这样主动在自己面前现身了。

不过陆河很快发觉了诡异之处,此地进行一番战斗,动静绝对不小,但是百丈外的陆修竟是丝毫没有察觉,脸色不由一变:“你到底做了什么手脚?”

陈扬冷然一笑,冥的神识已经将周围十丈内的声音完全隔绝,那边沉浸在男女之乐中的陆修自然发现不了。但他不可能将这告诉陆修,身形再动,这次他的速度更快,一道黑色的血殇之雷从他手指尖爆发出来,对着陆河划去。

那诡秘的黑色雷弧让陆河感应到强大的威胁,他早已从陆谭那得知陈扬此招圣术的厉害,当即没有硬拼,而是急速后退。可他仍旧低估了血殇之雷的速度和威力,尽管他的反应极为迅捷,可仍旧被血殇之雷擦中右手手臂。

仅仅被血殇之雷划出一道细微的伤口,然而陆河却感觉一股难以想象的剧痛从那里传出,不仅如此,他还发现有股神秘的阴冷力量从伤口飞快朝体内弥漫。

陆河的表情骤然浮现骇然之色,此刻他才知道自己仍旧低估陈扬那招圣术的恐怖,若是任由那力量延伸入体内,他怀疑自己会为之毙命。

“噗嗤!”危急时刻,陆河的狠辣让陈扬都为之变色,他竟是直接将自己的右手手臂给切断,鲜血顿时飙射而出。陆河脸上肌肉剧烈抽搐起来,可他死死咬着牙,丝毫不吭声,飞快的用圣力封住伤口。

若是换做是陈扬,即便他也无法肯定自己能否对自己这样狠辣果断,心头对陆河微微一寒,眼底深处杀机更浓,此人绝不能留。

死死的忍着剧痛,陆河瞳子中同样露出无比浓郁的杀机,亲身体会一番,他才明白陈扬的可怕,若任由这样的敌人发展下去,今后对陆家绝对是场灾难,他决定不顾一切也要将陈扬击毙在此。

“我就不信你还能再施展出那恐怖的圣术!”陆河心中狞笑,一道血光蓦地从他体内飞出,旋即化作一只面目狰狞的血色蝙蝠,一双血色小眼更是阴毒的盯着陈扬。

陈扬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则是暗惊,这陆河的圣图竟是一只血蝠,难怪对方隐匿能力如此可怕。

陆河眼中同样血光闪动,他身体紧贴在树干上,手指对着陈扬一点,那血蝠立即咧了咧尖利的嘴巴,猛烈的对着陈扬扑去。

目光冰冷的望着那带着浓郁血腥气息袭来的血蝠,陈扬脚掌在粗糙的树皮上一踏,身体腾空而起,手掌则带着黑色雷弧骤然拍向血蝠。

“噼啪!”黑色雷弧狠狠的击在血蝠的身体上,血蝠浑身的血光猛地颤抖起来。

远处的陆河只觉自己的圣图遭到可怕的打击,一股阴毒无比的力量以匪夷所思的速度侵袭自己的灵魂。

“自己还是小看了对方。”陆河心中一阵苦笑,此前尽管通过陆谭得知陈扬有些诡异,但他却始终没有正视陈扬,毕竟对方只是一个圣徒,而如今他为自己的大意付出了代价。

毫不犹豫切断自己灵魂和那部分损毁圣图之间的心神联系,血蝠的右翼陡然就发生爆炸,而陆河则立即收回血蝠,他的做法比当初的陆谭还要果断迅速一分。

凝望着这一幕的陈扬,嘴角却是拉扯出一抹森然的冷意,还未等血蝠完全退走,他的神识便倏地若潮水般涌出,对着血蝠全力轰去。

陆河的血蝠本就处于虚弱状态,突然遭此攻击,若在寻常他自然不惧,可此刻却是致命打击,他的血蝠顿时在空中一震,身形也停顿下来。

“死吧!”陈扬再不犹豫的腾跃而起,一指点向血蝠,口中冷冷一喝:“暗雷指!”

一道紫雷从其指尖飞袭而出,瞬息就击中血蝠,但血蝠虽然虚弱,可陆河毕竟是四品元圣,血蝠身边的血光自主的反击,将紫雷击溃。而紫雷刚刚溃散,便见一缕细微的灰雷冒了出来,这缕阴雷的威力比起血殇之雷虽然差得远,可此刻血蝠已经失去了防御,顿时被之击中。

血蝠遭遇惊人的重创,化作一道黯淡的暗红血光回归陆河体内,而陆河的脸色却是一片惨白。

“噗!”一口鲜血从他嘴中喷出,他的身躯更是直接朝着下方栽倒,重重的摔落在地面。

————

说一下,应广大书友要求,叱力改成圣力了,叱士改成圣徒,叱师改为圣者,其余情节设定没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