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19章 死亡

第一百一十九章 死亡

祝大家新春快乐,新年万事如意!

————

望着那坠落地面的陆河,陈扬黑色的眼瞳有的只是无尽冷意,他没有给陆河任何恢复的机会,身躯陡然跃下,脚掌狠狠的对着陆河的胸口踏去。

“嘭!”陈扬的脚掌猛地踏在陆河胸膛,旋即磅礴的雷弧爆涌而出,直接将陆河的胸膛毁灭。

陆河根本来不及再做反应,胸膛被陈扬这一脚踩得塌陷下去,身躯一阵抽搐后便不再动弹。

瞥了眼陆河那毫无生机的尸体,陈扬神色古井无波,目光缓缓的转向河边的陆修二人,嘴角勾勒出一抹残酷的笑。

河水潺潺,细沙滑软,陆修粗野的在新娶的小妾十二娘玫瑰花般的红唇上索吻,双手抓在一双温暖丰满的雪兔上。十二娘也火热的回应,双手紧紧缠着男人的腰,香软的身子随着男人的爱抚颤抖着扭动。

把玩着十二娘的美腿玉足,看着情动如潮的十二娘,陆修邪火骤起,索性放开手脚,再度俯身压上。

十二娘闭着美目呻吟出声,这声音更是让陆修激荡无比,越发的卖力起来。

“堂堂陆家三公子,在这荒林野里享受人生,果真情趣不凡。”就在这时,一道戏谑的笑声在一旁响起。

这声音响得太过突然,预备不足下,陆修心神不禁一震,下身的火热顿时忍耐不住,一泄如注。而他好歹也是少年高手,反应极快,丝毫不顾身上颤抖的女子,随意抓起一件衣服挡住下半身,身躯飞快倒退,警惕的扫向声音传来方向。

只见不远处的小河沙滩上,一个白衣少年步不急不慢朝着他走来,直到一丈距离时才停了下来,面上讥笑看着自己。

一旁的十二娘被这太过突然一幕的吓得一声尖叫,顾不得外泄的春光,半裹着衣服连滚带爬躲到陆修身后。

“陈扬?”十二娘的表现让陆修眉头微皱,然而当他看清来者时,却是顾不上十二娘了,脸色骤然大变,有些难以置信的惊呼出声。

陈扬笑吟吟的看着他,那笑容就如同那个雨夜中,他化身恶魔时的笑,这种笑容让人感觉不到丝毫温煦,有的只是无尽的寒意。

陆修此刻心中也是凛然不已,可他神情依然从容,他知道陆河就在附近,因此他在等陆河出现。可随着时间推移,他的神色越来越难看,眼中的骇然也不断加深。他很清楚,若陆河不在,以他的实力根本无法抵挡陈扬。

“你等的人已经死了。”紧接着,陈扬一句话就让陆修的心沉到谷底,旋即他看也没看十二娘一眼,身形直接朝着远处逃遁而去。

陆修只觉自己的心脏砰砰直跳,有生以来他从未如此恐惧过,尽管陆河被杀死之事让他不敢置信,可如今陆河的确没有出现,这证明陈扬的话没有半分虚假。连陆河那等高手都不是陈扬的对手,自己若对上对方,岂不是找死!

陆修将逃遁的速度发挥到了极致,他是陆家三公子,还娶了十多个貌美如花的女子,一旦死去,那这一切就都不属于自己了,想想他就觉得无比恐慌。

仅仅数个呼吸,陆修就逃出了近百丈远,可他的脚步却是骤然停顿住了,头颅猛抬,便看到一张恶魔般的笑脸。

心中杀意陡升,陈扬体内圣力飞速运转,身躯近乎化作一道紫线逼近陆修,一掌直接对陆修拍出。

望着袭来的陈扬,陆修避无可避,只得一拳击出,凶悍的风系圣力从他拳头中涌现而出,带着刺耳的空气振荡之音,狠狠的击向陈扬的手掌。

“嘭!”拳头一接触陈扬的手掌,陆修就知道这位昔日的白云城冠军有多可怕,自己虽然是第九名,可和对方的差距太大了。难以想象的磅礴圣力涌向自己的拳头,陆修感觉自己面对的仿佛不是一只手掌,而是可怕的山洪。

只是一个照面,陆修就被击得倒飞出去,而还不等陆修落地,陈扬的身体再度若利剑般激射而出。

“雷步!”陈扬整个人如同一道闪雷,根本不给陆修半分反应机会便来到陆修上方,一指对着陆修的头部点去。

“噗嗤!”一道夹带着灰色雷弧的紫雷破空而出,霎那击中陆修眉心,然后穿透他的脑袋,在他眉心处留下一个尾指粗细的洞。

随着殷红的鲜血从那个伤洞中飙射而出,陆修的眼珠瞪得大大的,眼瞳中仍旧带着无尽的难以置信和不甘之色,旋即身体就直挺挺的轰然倒地。

小河沙滩上的十二娘眼睁睁的看着陆修被人杀死,吓得脸色苍白,浑身瑟瑟发抖。

对于这个微不足道的女子,陈扬的确没什么兴趣去动,可当初他立过誓,今后要让陆家鸡犬不留。那个女子嫁给了陆修,便算是陆家人,因此他只得将那个女子杀死。

……

天气渐渐转寒,森林中灰蒙蒙的,偶尔有寒风呼啸而过,惊动树冠发出哗啦啦的响声。

三名陆家弟子在搜寻陈扬时,无意间在一片河滩边发现了一具**的女尸,当看到那女尸时,三人心中一阵激灵,因为他们都认识这具女尸的身份,那不正是陆修新娶的少夫人,十二娘么?

少夫人为什么会死在这里?那三少爷陆修了?三人目光相互交织在一起,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不安。

很快三人发现河滩上有一连窜的足迹通往林内,三人按捺主内心慌乱,小心翼翼的跟随而去。终于在百丈之外,三人看到了一副令人心惊胆颤的场面。在一株树下,躺着一具尸体,那尸体双瞳凸起,血染的脸上仍旧带着残留的惊恐之色,眉心处则早已被人洞穿。

“三少爷?”三人中,一名陆家子弟只觉自己的喉咙都干涩了,惨白的脸上冷汗直流,他身边有一人更是双腿直打哆嗦。

还是中间那名陆家弟子最为镇定,手指颤抖着从怀中掏出一块传讯玉简,将鲜血滴入了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