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39章 生死印

第一百三十九章 生死印

坠星谷,两道身影飞快从谷中地底通道内闪掠而出,正是刚躲过一劫的陈扬和上官璃,此时两人的模样都是异常狼狈。

此次两人本为寻宝而去,却未料到竟会遇到山河印这等恐怖的圣器,还险些丧生在山河印下。可以说,这次劫难是陈扬在神圣大陆所遇最危险的一次,若非他圣图内隐藏着青莲圣图,而且最后引发混沌青莲反应,他恐怕已经死了。

在抵抗山河印时,陈扬的圣力消耗过多,最为严重的是他圣图遭到重创,他感觉到自己的意识都有些刀割般的痛,必须立即疗伤恢复。

奔出坠星谷后,陈扬立刻盘坐在一株树上,从青莲空间中取出几滴灵乳服下,旋即开始运转无名雷诀。无名雷诀不仅可以提升圣力,对神识也能起到极大的淬炼修复作用,催动片刻后,陈扬就感应到,自己干枯的圣轮开始恢复,灵魂也慢慢的滋润了起来。

灵乳的能量也飞快的化了开来,一股阴寒的气息猛地四处散发,在陈扬身体每一道经脉乃至每一个毛孔中流转。这阴寒的能量在以往对陈扬是巨大的折磨,可如今他早已适应,感应到那磅礴的能量,他非但不觉难受,反而有种身心俱悦的感觉。

乱云遮盖整个穹苍,绵绵密密的鹅毛大雪降落而下,孤寂的风在天地之间游荡。

但灵乳散发而出的阴冷能量,却是比外面的空气还要森寒,连灵乳都无法让陈扬感觉到冰冷,更不用说这冰雪。

在陈扬所盘坐的树上,白雪越来越密集,大量的雪花飘落在他身上,不久后将他整个身体都笼罩在雪中。

完全处于修炼状态中的陈扬,对外界一切浑然不觉,他丹田内的圣力不断的恢复,那麒麟圣图也重新凝聚出来。圣图是圣者之根本,圣轮毁了还可以再凝结,可若圣图毁了,那等于成了废人。不过在那地底石洞中,陈扬的圣图虽然遭受严重打击,但最终受到混沌青莲守护,故而并未伤及本源,只要时间充足就能恢复。

陈扬的圣图所受创伤的确极为惨重,连灵魂都受到了波及,若是换做常人受这种伤后恐怕难以恢复。可陈扬不同,他修炼的无名雷诀,这是混沌青莲所传的混沌顶尖功法,可以说,只要圣图不彻底毁去,他就可以将之完全恢复。

日夜变换,三天时间飞逝而走,这一天,陈扬终于清醒过来,睁开后双眸,雪花顿时从睫毛上掉落。此时他瞳子中的光芒晶亮无比,经过三天的入定恢复,他的伤势完全复原,圣图重新凝聚了出来,不仅如此,他的修为还突破了。

在山河印的打击下,他受到生死危机何强大的压力,这种生死压力激发了他的生命潜力,在这种情况下修炼三天,他最终突破,成为二品元圣。

当然,这些都不是陈扬最大的收获,在山河印一击下没有死掉,得到的那些经验才是最珍贵的。

他脑海中回想起山河印那惊天动地的一击,当初他濒临死亡,故而那一击无比深刻的印在他意识里,根本无法忘记。

那一击的确是囊括山河,包容万物,蕴含无限的奥义,每一次意识回放那一幕,陈扬就有新的领悟。

他身形不动,微微闭上双眼,整个意识中只剩下山河印那一击,紧接着他根据记忆中捕捉到那些圣纹,飞快的刻画起来,最终对着前方一掌拍出。

随着这一掌拍出,陈扬手掌上骤然传来一股可怕之极的吸力,在这股吸力下,他体内的圣力疯狂的朝着右手手掌汇聚而去,仅仅片刻间,陈扬体内的圣力就消耗了一大半。

就在他担心自己的圣力会支撑不住这种消耗时,一个巨大的金色蓦地浮现在他手掌桑,旋即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带着惊人的破风巨响,狠狠的轰在对面的一棵树上。

刹那间,那颗粗达三米的巨树竟是无法阻拦这金印片刻,被直接穿透,而金印的威力还剩不少,在连续击穿五颗巨树后才轰然炸开,将最后那颗树炸出一个巨大的洞。

雪花四溅,木屑飞扬,陈扬的脸色微微苍白,目光震撼的望着眼前那金印造成的情形,旋即心中则是涌现一股狂喜之意。他没有想到,自己这一番尝试居然真的成功了,虽然这一击和山河印和一击无法相比,但对如今的陈扬而言,这样的攻击足够令他惊喜了。

“这一击,威力起码不下于玄品高阶圣术吧?”陈扬心中震荡久久不息,即便是四道雷流的拂雷手,威力也仅相当于玄品初阶圣术,可这手印的威力,比如今的拂雷手还要强大得多。

“此印为我在生死之中所悟,就名为生死印吧!”陈扬长长吐了口气,目露精光道。

“好个生死印,恭喜陈兄,果然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陈兄竟能悟出这种惊人的圣术,实在是福缘深厚。”就在这时,陈扬身边传来上官璃的恭喜之声。

“这顿悟可是以险些丧命的代价换来的。”陈扬站起身来,将身上雪花全部抖落,摇头感慨道:“这生死印仅仅是我从山河印中领悟的一点皮毛,威力便如此惊人,那山河印本身的威力更不用说了。可惜,如此至宝以你我如今的实力,根本无法获得,而且那把金钥匙也丢失了,以后恐怕再也没有机会进入那石洞中。”

“今后未必没有机会。”上官璃眨了眨眼睛,手掌微微摊开,对陈扬笑道:“陈兄,你看看这是什么?”

陈扬微微一怔,但当他看清上官璃手中的东西时,却是眸孔一阵收缩,惊声道:“破虚钥?”

“在我与你一起从那地洞内逃出,我也没有注意到它,可等我们出来后,我却突然发现,它竟然也跟了出来。”上官璃的语气中也充满掩不住的喜意,这破虚钥通体金色,小巧玲珑,且威力恐怖,她自然是喜爱到了极点。此时这把金色的破虚钥在上官璃手中若小精灵般飞舞旋转着,对上官璃竟是极为依恋。

这一幕让陈扬不禁想起在那地洞中,山河印攻击上官璃时,这破虚钥自动飞出来保护她,而且当初也是上官璃第一次得到它,不由笑道:“看来这破虚钥的确和你有缘,非你莫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