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40章 北风城

第一百四十章 北风城

雪若柳絮飘舞,上官璃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耳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掠动。

“陈扬,我也没想到这破虚钥竟会跟随我,我感觉到我的心神和它之间有种神秘的联系。”她望着陈扬浅浅一笑:“不过这样正好,虽然我们现在无法得到山河印,但只要它在那里,拥有破虚钥,我们今后仍有机会得到此印。”

金色破虚钥在她掌心灵动旋转,她手若柔荑,白皙手指在破虚钥上轻轻一点,破虚钥顿时化作一道金光隐入她眉心内。

“这个小丫头是先天封印之体,而这破虚钥内也蕴含着惊人的封印力量,正是她们之间的力量相互呼应,破虚钥才会跟随那小丫头。那小丫头说过,破虚钥一直以来都没有出现过,前几日却突然出现在坠星谷,真正的缘故就是因为它感应到了这小丫头体内的同源力量。”这时,冥蓦地开口道。

听到冥的声音,陈扬嘴角一阵抽搐,压抑着怒气在心中道:“我还以为你彻底沉睡了呢,在我被山河印险些杀死的时候,怎么也不见你出来抵挡一下?”

“出来抵挡?嘿嘿,你觉得凭借我现在的力量,能够挡住那山河印么?到时非但挡不住,还会把我打得更虚弱,我这一年积存的能量肯定会报废了。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去做那等费力不讨好的。”一脸的毫不在意,冥淡淡一笑道:“而且现在你不是非但没事,修为还得到突破,更是悟出那般强大的圣术么?”

眉头一皱,陈扬心情逐渐平静下来,他知道冥既然主动找自己,绝对不会是闲着无聊,心道:“说吧,你主动和我说话,所谓何事?”

“嘿嘿,我找你可是天大的好事,你现在最想得到的是什么?”冥嘿嘿笑道。

闻言,陈扬的心脏忍不住一阵跳动:“你莫非有办法让我得到山河印?”

见到陈扬这幅激动中带有期盼的神色,冥心中一阵得意,却是狡黠一笑道:“不行。”

若非陈扬自认不是冥的对手,他现在极想抓住它狠揍一顿,正要破口大骂冥一番,却听它又用悠哉的语气说道:“不过现在不行,不代表以后不行,这山河印的确极为强大,可是我仍然有办法封印它九成的力量,只要等你的实力能够抗衡它一成力量时,你就可以来收服它了。”

陈扬顿时想到青莲空间那被封印的九天炎雷,连九天炎雷都能被封印,它能封印山河印九成力量也不足为奇。此时他也顾不得计较冥故意吊自己的胃口,连忙问道:“我何时才能抗衡山河印一成的力量?”

“等你将九天炎雷融合后,自然就可以。”冥淡淡说道。

在陈扬和冥用意念交流之际,上官璃却是一阵诧异,她并不知在陈扬体内还隐藏着一只麒麟,有些担忧的说道:“陈兄,你怎么了?”

陈扬顿时中断和冥的意念交流,转头看向上官璃,笑了笑道:“不必担心,连山河印都没有杀死我,我怎么可能还会出什么事。”

“不知陈兄今后有什么打算?”上官璃暗暗松了口气,道:“还要回玄玉宗么?”

在白云城大比上官璃就离开了白云郡,故而她并不知白云城中发生的事情,但此时她这一问却是触及到陈扬心中最痛的地方。

陈扬的神色顿时一阵黯然和悲伤,眼瞳中闪过一抹刻骨的恨意,父母之仇不同戴天,白云城他迟早要回去,但却不是现在,在没有实力对抗陆家时冒然回到白云郡,只会是自投罗网。

上官璃不清楚上次分别后陈扬经历过什么,但此刻陈扬那黯然悲伤的眼神,却是让她心弦一颤,心中暗道:“陈扬,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她并没有将这个疑问说出来,问出来只会陈扬心痛,她又何必去问,此事只能等日后她自己去调查了。

而陈扬如今的心志极为坚毅,在短暂的失态后,他就回过神来,漠然道:“玄玉宗暂时不回了,不知这里距离北风城还有多远?”在神圣大陆上,地域划分为郡、府、州、领和国,北风城是暮光府最大城市,属于二级城,比三级城白云城要高一级。而陈扬之所以要去北风城,是为了收购炼制修罗傀儡的材料。

“你要去北风城?”上官璃双眸一亮,脸上浮现浓浓的欣喜道:“那太好不过了,我正要去北风城上官家。”

随后两人便结伴而行,一起前往北风城,坠星谷距离北风城近六百多里,即便以两人的速度,也花费一天时间才赶到。

北风城身为暮光府第一大城,下辖十八个像白云城这样的小城,其繁华度远非白云城可比。在北风城外十多里时,陈扬就看到了络绎不绝的人群车马,偶尔甚至可以遇到来往飞翔或行走的圣兽坐骑。

“在北风城内,一定要注意五大存在,柳家、罗家、上官家、南锦门和秦歌。”上官璃柔荑般的纤手拂了拂额前发丝,缓缓说道。

“秦歌?”陈扬诧异道,在每个城内都拥有大型的势力,因此陈扬对于那些家族和门派习以为常,倒是秦歌这个人名让他感觉好奇。

“秦歌便是北风城以及整个暮光府第一高手,他不属于任何势力,也没有弟子,但是他的实力太过强大,因此在北风城内,往往将他一个人和另外四大势力并列。”上官璃的语气中也不禁有些感慨,秦歌此人的确有让人佩服和仰望的资本。

听到上官璃的话,陈扬内心也不由浮现一丝佩服和憧憬,以一个人的力量和别人一个家族和门派的力量抗衡,这秦歌堪称一代人杰了。

“但秦歌最让人忌惮的不是他的实力,而且他那可怕的潜力,据说秦歌如今修为已经达到地圣,可是他的年龄却只有二十五岁!”上官璃道。

陈扬心中顿时一震,他原本以为这秦歌是一个中年男子,却不料,此人竟是个二十五岁的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