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57章 强大

第一百五十七章 强大

风呼啸而讨。满林的枯枝摇曳舞动起来。地面的落叶甩心一七卷起,在空中打着旋。

在得知柳岩和柳宁藏身在林中时,陈扬便知道自己在这北风城为何会被杀手刺杀了,这两人无疑便是罪魁祸首。他表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则是在暗暗算计,如何才能将在场这些敌人全部杀死!

“陈扬,上回刺杀算是你侥幸,这一次我们必定不会再让你逃走了!”这时,血狼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双眸中泛着嗜血光芒?死死的盯着陈扬道。

眉头微皱,陈扬目光冰寒的看了眼血狼,冷笑道:“没想到你恢复得这么快,看来上次给你留下的印象还是不够深刻呐!”

上次在小巷中的刺杀,七品元圣的血狼被一名二品元圣重创,随后鬼爪也被震慑住,从而让陈扬逃之夭夭,这是血狼和鬼爪生平以来认为最耻辱的事情。如今旧事被陈扬重提,两人的脸色都阴沉下来,内心的杀意更浓,两人相互对视一眼后,同时点了点头。

“上次被你用那诡异的圣术偷袭成功。那是因为我太过大意。如今我不会再给你半分机会,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绝招可以保住你的小命。”血狼阴鸷一笑,脚步立即移动起来,身体仿若一道血光般朝着陈扬逼近。移动之中,他左手上食指中指并拢,在右手掌心以极快的速度刻纹。

“血斩!”血狼厉声一喝,磅礴的圣力注入右手掌心,掌心出的血色圣纹顿时扭动起来,紧接着化作一把血红大刀对着陈扬当头劈去。

注视着那不断在眼瞳中放大的血刀,陈扬神色不变,脚上紫雷乍现,身体倏地如雷电似地朝一旁闪掠而出。血色大刀则从陈扬残影处劈过,直接将地面都斩出一道一寸宽一米长的裂纹。

然而陈扬刚避开血狼的强力一击,脚步还没有停稳下来,一个狞笑声便突然在他身后响起:“你也太小看我和血狼的配合了,去死吧鬼阴爪!”

一只黑色骷髅爪在陈扬后方出现,带起强烈的破风声,以快的让人难以反应的速度,狠狠地抓向陈扬头部。

就在鬼阴爪瞬息来到陈扬脑后,距离他的头部不足三尺时,一道黑影从陈扬须弥戒中一闪而出,不闪不避的撞向那抓来的鬼阴爪。

“没用的,就凭你的修为,任何反抗是都是徒劳的。”鬼爪森然一笑,那道忽然闪出的黑影虽然让他诧异,可他对自己的圣术有着强大自信,除非陈扬施展上次那诡异的黑色雷弧,否则绝对抵挡不住。

话音刚落,他的笑容就凝固住了,只听咔嚓一声,鬼阴爪击在那黑影上,竟是连片刻都坚持不住,猛然崩溃。而那黑影也终于现出身形来,居然是一具神秘的愧儡。浑身不知用什么黑色材质制作,泛着明亮的光泽,眼眶部位更是不时闪动让人心悸的阴冷黑光。

瞥了眼地罗傀,陈扬心神大定,地罗傀的身躯可是由巅峰元兽雷狼骸骨和天外庚精炼制而成,它的防御之强悍是不容置疑的。

目光转向脸上正充满震惊的鬼爪,陈扬手指立刻指向他,对地罗傀;道:“杀了他!”

地罗愧实力堪比巅峰元圣,且绝不会背叛陈扬,是陈扬最强杀戮武器之一,听到陈扬的命令,它没有半分迟疑。身躯微微一晃,瞬间就化成一道黑影冲向鬼爪。

望着攻向自己的神秘黑色傀儡,鬼爪立即感应到它身上发出的强悍气息,神色浓重无比。

“我就不相信,你区区一具愧儡能比得上我七品元圣的实力。等我将你打爆,我看陈扬那小杂碎还有什么可依仗的。”鬼爪狠狠地咬了咬牙,一尊暗灰色的圣轮从他体内冲出,倾尽全力对着地罗傀轰去。

地罗傀面无表情,在鬼爪圣轮袭来时,它闪电般伸出黑色右手,手掌上毫无的兆的爆发出一阵紫色雷光,旋即猛然拍向圣轮。

这一幕让鬼爪的瞳孔一阵剧烈收缩,他本以为这具傀儡只会物理攻击,却想不到,它居然也掌握了圣力,这究竟是什么古怪的可怕傀;儡?

“砰!”在地罗傀那蕴含惊人雷电的一掌拍击下,鬼爪的圣轮外部的圣力顷刻就被击溃,紧接着这尊圣轮便被震得倒飞了出去。

“噗!”在圣轮遭受重击的刹那,鬼爪脸色忽然一白,嘴中喷出一大口鲜血,看向地罗傀的目光更为惊恐。

不远处的血狼眼中也是露出骇然之色,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地罗傀,鬼爪的实力和他不相上下,可其圣轮却是被那傀儡一掌拍飞,那傀,儡究竟有多强大?即便身为一个心志极为坚定的杀手,血狼也被陈扬那层出不穷的底牌弄的心悸不已,原本

次那诡异的黑煮雷弧便是陈扬的最终底牌,可现叭渊儡更是让人畏惧。那黑色雷弧威力的确恐怖,但施展后对陈扬自身也定然有巨大伤害,否则上次陈扬便不会急忙逃走了,但是现在这具傀儡明显没有什么制约,这绝对是一件可怕的大杀器。

身为一个杀手,他心中从来没有和敌人死磕到底的想法,既然刺杀失败,那便尽管离去,这才是杀手的生存法则。

见到血狼和鬼爪明显有了退意,陈扬心中冷笑,既然做了自己的敌人,就要有付出代价的准备,而且既然有机会,他也不可能留几个能够威胁到自己的敌人继续生存下去。

“冥,这两个杀手就交给你了。”陈扬以意念传音给冥道,如今那个玄圣高手不在,冥出手就再无禁忌了。

“嘿嘿,放心吧,很久没有出手杀人,我正好拿着两条小杂鱼练练手。”冥淡笑道。

有冥对付两名杀手,陈扬便不再理会他们,眼中闪过一丝寒意,心神微动下,地罗傀脚掌立即在地面一踏。地罗傀身躯奇重无比,一塌之下,那地面竟是被它硬生生踩得破碎开来。而借着那反弹之力,地罗愧身形没有半分迟缓,猛然朝着血狼方向追杀过去。

眼见地罗愧朝自己追杀而来,有了鬼爪的前车之鉴,血狼岂敢再去和它硬抗,脚尖轻点地面,身影化作一道血光朝着远处急遁而去。

然而望着离去的血狼,地罗傀却是没有继续追杀,身躯徒然一转,毫无征兆的对着林子中一个弃向激射而去。

柳岩和柳宁一直在数百米外暗暗观看着这场劫杀行动,他们两人早就恨不得将陈扬杀之后快,但柳岩自认不是陈扬对手,柳宁杀人也从来不习惯自己动手,因此两人便用重金去天煞雇佣杀手刺杀。

今天这一场刺杀,他们本以为陈扬必死无疑,面对两名七品元圣的刺杀,即便柳宁自己也没有逃脱的把握。然而随后发生的情形却是彻底震住了两人,原本处于下风的陈扬,竟是突然祭出一具神秘的黑色傀,儡,一举就重创鬼爪,惊退血狼。两大杀手的联手刺杀不仅被陈扬翻手破去,而且还进行了惊人的反击。

但就在此刻,柳宁的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危机,以极快的速度推着柳岩往一旁滚去。

“轰!”两人原本站立之处,一道黑影骤然疾窜而过,一拳击在后方的一棵巨种上,那高达十余米的树在这一拳下轰然到下,木屑四溅,尘土飞扬。

惊惶未定的柳宁和柳岩从地面站起身来,不可思议的看着站在眼前的地罗傀,他们自以为在这里极为隐秘,却没想到陈扬竟是已经发觉了他们。

残风轻拂,一道青影一闪而过,陈扬身子轻飘飘的落在地罗愧边上,笑吟吟的望着柳宁二人。

“陈扬,你究竟想干什么?”看到陈扬那不怀好意的笑,柳岩神色微变,色厉内茬德尔喝道,刚才陈扬身边的地罗愧对他造成的震慑力实在是太大了。想到地罗倪一掌拍飞一名七品元圣的圣轮,他就感觉有些头皮发麻。

陈扬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捏了捏手指,笑着道:“两位?许久不见,没想到你们一直在惦记我,既然如此,我又怎么能让你失望,地罗愧,给我上去好好招呼一下他们。”

“陈扬,你难道以为自己就稳胜了么?你有底牌,我就会没牡??”感受到陈扬语气中的椰偷,内心高傲的柳宁嘴角微微一抽,冷声道。旋的他对着高空吹了声口哨,一道灰影顿时从苍穹俯冲而下,转瞬间就出现在林中。

这是一头巨大的鸟,高两米小长三米多,浑身灰黑色的毛羽,鹰头厉目,凶悍的气势从其体内散发而出。

“暗风枭!”陈扬瞳子中闪过一抹异色,从这头暗风枭那不加遮掩的气息,他就可以判断出它的实力达到元兽十品。但这并未让陈扬忌惮,他眼中爆发出灼热的光芒,地罗傀至今为止还没有遇到真正可以一战的对手,这头暗枭无疑便是它最好的试验石。

“陈扬,我承认我一直小看了你,现在你的实力得到我的认可,我最喜欢结交有实力的朋友,你我若就此罢战,从今以后,我与你的恩怨一笔勾销,你看如何?”柳宁眼珠微转,笑了笑道。他看得出,即便自己拥有暗风枭,也未必杀得死陈扬,还不如暂且罢手,等到日后有机会在将陈扬杀死。

“哈哈哈,柳宁,收起你那套鬼把戏。你骗得了别人,岂能骗得了我,地罗愧,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