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58章 撕裂

第一百五十八章 撕裂

,影闪动,地罗傀虽身重万钧,然而动作却是极为敏捷盅强下,倏地就疾窜而出,瞬息逼至暗风枭身前,一拳对准暗风枭的头部狠狠的砸去。..

黑色的拳头仿佛要击穿空间小带出强烈的劲风,暗风枭浑身羽毛到竖,翅膀猛地一展,以闪电般的速度朝后方集腾而起,避过这刚猛可怕的一拳。

“唳”。暗风枭在空中发出一声刺耳嘶鸣,双翅朝地罗傀骤然一扇,一阵狂烈的龙卷风顿时卷向地罗傀。

暗风枭所施展的龙卷风威力极为惊人,周围的树林刹那间就为之震荡起来,沙石乱舞,距离近的几棵树更是被卷得连根拔起,在空中随风旋动。

望着那铺天盖地肆虐而来的龙卷风,地罗傀脸部没有丝毫变化,但眼眶中的黑色幽光却是微微跳动。它左脚朝后面微退一步,旋即猛然一踏,整个脚掌竟是完全没入地下。

地罗愧脚掌刚没入地中。那疯狂的龙卷风便将它身躯完全笼罩,狂风卷动,沙石和树木不断的拍击在地罗傀身上,却无法撼动它分毫。飓风更是不断将地罗傀周围的地面一层层的刮去,直到地罗傀埋入地中的脚掌再度**出来,龙卷风才慢慢平息。

就在这刹那,地罗傀猛地抬头,那没有眼珠的眼眶仿佛锁定了暗风枭,紧接着它身躯陡然冲天而起,似炮弹般轰向空中的暗风枭。

暗风枭飞的本就不高,而地罗愧的速度快得难以想象,近乎一息不到它的拳头就逼近暗风枭的腹部。

暗风枭棕黑色的瞳子徒然一凝,它本就是极为凶悍的禽类,地罗傀,这般蛮横的打法彻底激起了它的怒火,灰黑色的巨爪上冒出浓郁灰光,对着地罗傀的拳头凌厉抓去。

“嘭!”地罗傀的拳头何其坚硬,顷刻间就破开暗风枭爪子周围的灰光,猛地击中它的爪子。

地罗傀的躯体完全由天外庚精和雷狼之骨炼成,暗风枭的爪子岂能抵挡得住它的拳头,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从它拳头中传出,暗风枭的爪子瞬间就击得开裂,殷红的鲜血沿着爪子流淌出来。

暗风枭口中发出一声凄厉的痛叫,身躯骤然朝着上方腾空而起,它看向地罗傀的目光变得更为凶戾小然而翅膀却是不断扑腾,身体始终停留在空中,不敢轻易降落。

在暗风枭与地罗傀激战时,原本朝着远处遁去的鬼爪和血狼忽然停下了脚步,身形悄然隐藏起来,观望着林中的激战。

“鬼爪,现在我们突然杀回去,一定可以让陈扬措手不及血狼脸上透着阴狠之色,意念传音给鬼爪道。

鬼爪在先前被陈扬重创,对陈扬的恨意丝毫不比血狼弱,但方才地罗傀给他的震撼他实在太大,他不禁有些犹豫:“那小杂碎的傀儡实在太强大,你难道有信心对付?

看到鬼爪的表现,血狼皱了皱眉,道:“鬼爪,你难道忘记老师所说,一个杀手最重要的就是无可动摇的杀戮之心,目标强大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心中有了畏惧。现在陈扬的愧儡和那只暗风枭在战斗,定然难以分身来对付你我,只要你我将陈扬一击必杀,他的愧儡也自然没了威胁

闻言,鬼爪心中闪过一抹愧疚,旋即咬了咬牙:,“好,若不杀死,他,我心中定会留下一个障碍,就依你所言,我们不能不给他半分反击的机会

“嘿嘿,两条小杂鱼,我早料到你们会贼心不死,就凭你们敢对青莲传人动杀心,你们便死有余辜了就在两人准备动身给陈扬回马一枪时,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在两人耳边中响起。

血狼和鬼爪刹那汗毛耸立,身为杀手他们,灵觉远比常人强大,但竟然没有发现说话之人的踪迹,两人的灵魂之力立即朝着四面弥漫出去,发现四周依然空无一人,心中更是一沉。“不知前辈是何人?如此捉弄我们两个晚辈,未免有份吧?”血狼强行按耐住内心骇然,对空中拱了拱手道。

“这话还是去跟人说吧,我可不是人对血狼的激将法,冥毫不在意,灵魂之力倏然化作两把利剑,猛地刺向血狼和鬼爪二人。

血狼和鬼爪尽管看不到冥的灵魂之力,可杀手的直觉却让他们感应到强烈的威胁,两人都疯狂调动体内灵魂力量,将灵魂力量压缩在一起进行防御。

但冥的灵魂力量尽管极为虚弱,可经过近一年的恢复,实力已经堪比一个十品元圣高手,又岂是血狼和鬼爪可以抵挡的。

两人同时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利刃突然刺入了自旧心识之中,无比的剧痛从灵魂深处涌出习两人内心升起老比耿炽之意,在当今大陆上,虽然凡是圣者都会运用灵魂之力,可真正的攻击之法却是几乎绝迹了,而此刻这攻击他们的神秘存在,分明运用的就是高明的灵魂攻击之法。

不过两人却已经没有机会将他们的震惊告诉别人,冥的灵魂力量很快摧毁了他们的期只,最终将灵魂彻底杀死。

鲜血从两人七寄中流淌而出小两人的身躯轰然倒地,生机已绝!

杀死血狼和鬼爪后,冥刚欲用灵魂力量查探一番两名杀手身上有没有什么宝物,脸色却是蓦地一变,灵魂之力以极快的速度退走。

在冥的灵魂之力退走片刻后,一道银光从林外穿梭而来,眨眼间就来到血狼和鬼爪尸体所在地。这道银光很快就显出身形来,只见是一个带着银色面具的银发男子。

目光从地面血狼和鬼爪的尸体上一扫而过,银发男子隐藏在面具下的双眉微微一皱,但很快就舒展开来,尽管血狼和鬼爪是他的弟子,可他的脸上没有半分悲伤和愤怒,仿佛死的只是两个与他毫不相干的人。“好神秘的灵魂力量!”银发男子鼻子微微动了动,从血狼二人的尸体上,他感到一丝残存的灵魂气息,那气息并不是很强大,可是却蕴含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灵力。

随后他看也不看血狼和鬼爪两人的尸体一眼,望向冥灵魂退走的方向,脚尖在地面轻轻一点,身形顿时闪掠了出去。

凝望着空中的暗风枭,陈扬手指轻轻敲了敲头,地罗傀虽然极为强大,可是却无法飞行,只有暗风枭不下来。地罗愧也根本奈何不了它。

不过陈扬却是嘴角拉扯出一抹冷笑,无法攻击到暗风枭又有什么关系,他本来的目标就不是暗风枭。而是柳岩和柳宁,立即用意念对地罗傀下达攻击柳岩和柳宁的命令。

地罗傀顿时收回投向暗风枭的目光,转身冲到柳岩和柳宁身前,两拳同时击出。

柳宁的反应极快,在地罗傀动身的刹那他就察觉到不对劲,脚步立即朝后一滑,等到地罗愧一拳轰来时,他的身躯已经避了开去。

但是柳岩的反应却明显比不上柳宁,等到地罗傀拳头袭来时,他已经来不及闪避,匆忙之下只得伸手抵挡在胸前。

“砰!”连暗风枭都抵挡不住地罗傀的拳头,更不用说是柳岩了,地罗愧的拳头转瞬间就将柳岩手臂上的圣力被全部击溃,轰然击在他手臂皮肤上。

“咔嚓”当地罗倪拳头触及柳岩手臂时,他觉得就宛若一座山岳撞了过来,一双手臂的骨头刹那全部碎裂,血管中的血液全部爆溅而出。而地罗傀的拳头却依旧余势不减的前轰,直接把柳岩的胸口给洞穿,出现在柳岩的背后。

柳岩口中也止不住的流着血,他眼睛瞪得大大的,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胸口。

身为柳家弟子,他习惯了主宰别人的生死,在陈扬得罪他后,他就决定像以往那样杀死陈扬。可是现在,死的人却是他自己,什么荣华富贵,地位权势,被地罗傀那穿胸而过的一拳全部击碎。

地罗愧本身并没有什么思想。将柳岩胸口洞穿,如此血腥的一幕没有让它表情有半分变化,在它眼中,这些鲜红的血液,和树的树汁并没有多大区别。

缓缓的收回自己的手,任由柳岩的尸体倒地,地罗愧将头颅转向柳宁,那眼眶中的黑色幽光,仿佛浓郁了几分。

柳宁此生并非没有见过杀戮,可亲眼看到自己的弟弟被残忍杀死,尤其自己也差点遭受同样的下场小他的眼中也不由流露出惧色。

什么贵族的高傲,什么骨气自尊,在生命死亡面前,都显得微不足道,此时的他,第一次升起悔意,若是这傀儡是恶魔的杀戮武器乖傀儡之主无疑就是恶魔本身。他没有想到那个看起来平凡弱小的陈扬,真正的面目是如此的令人恐惧。

见到自己的主人被杀死,空中的暗风枭终于忍不住了,猛地俯冲下来,对着修罗傀发狂的抓去。

而地罗掂似乎早已在等待这一刻,在暗风枭冲下来的瞬间,它闪电般伸出双手,强行承受暗风枭惊人的一击,然后一把抓住暗风枭的双爪。狠狠的朝着两边一拉。

“噗嗤!”鲜血和内脏飞溅而出,暗风枭的身体竟是被地罗愧硬生生的撕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