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59章 银发男子

第一卷 吞月 第一百五十九章 银发男子

一阳渐汝。暮煮茫茫,鲜血在空中飞溅,染红了地面,么叭”树林增添了几分血腥气息。

暗风枭偌大的躯体,竟是被地罗傀活生生的撕裂,这残酷血腥的一幕,对人造成极大的震撼。暗风枭身为十品元兽,它身躯的强度胜过玄铁,但地罗愧却能凭借蛮力撕裂其身体,可想而知地罗傀的力量有多恐怖。

柳宁神色也无法再保持冷静了,暗风枭是他能够坦然面对陈扬的底牌,如今这张底牌却被彻底毁去,他内心也升起一丝惧意。

要着面现惧色的柳宁,陈扬瞳子中浮现冰冷杀意,相比性格鲁莽的柳岩而言,他对柳宁更为忌惮,这样的敌人还是早些除去为妙。

但就在他准备让地罗愧击杀柳宁时,却听冥语气略带焦急的凝重道:“陈扬,别管这柳宁了,快走!”

听到冥的话,陈扬心头一凛,能让冥焦急的事情定然极为严重,他没有去询问发生了什么,脚掌在地面一踏,以最快的速度朝着远处疾窜而去。

柳宁本以为陈扬必杀自己,却没想到陈扬竟毫无预兆的放过自己,旋即更是出人意料的快速向远处奔去,不由一阵疑惑。而在陈扬离开片刻不到,柳宁眼睛倏地一凝。只见一道银光忽的从另一个方向闪掠而出,蓦然在暗风枭死亡的地方停下来。

这是一名带着银色面具,身穿银色衣袍的银发男子,在柳宁注视他时,他的目光淡淡的扫了柳宁一眼。

仅仅是一眼就让柳宁心中情不自禁的直冒寒意,他从未见过如此冷漠的眼神,那眼神平静得令人窒息,如同万古不变的寒潭一般。和银发男子相比,血狼和鬼爪那种杀手简直就有着天壤之别,这才是真正的杀手。

而且银发男子身上隐隐透出的气息,柳宁只在家族中一些玄圣强者身上感受过,银发男子的修为不言而喻。

银发男子根本不在意柳宁的存在,他视线落在地面的暗风枭身上片刻,旋即不再停留,朝着陈扬离去的方向追去。

之前陈扬匆匆离去,此刻柳宁又看到银发男子果真是为陈扬而去,面上不由露出森然笑意:“陈扬,在这种高手追杀下,我看你还怎么逃!”

身边的树木不断在眼瞳中倒退,陈扬整个人如同一道青影,飞快的在林间闪掠。

“冥,究竟怎么回事?”逃遁之中,陈扬心中不由疑惑的对冥询问道。

“上次血狼和鬼爪刺杀你时,那个隐藏在暗中的玄圣强者出现了。”冥沉声道:“此人的敛息法极为独特,虽说我如今灵魂力量极为虚弱,可是方圆数十里内小即便是灵境强者也无法瞒过我,然而那银发男子却是在距离我两里时我才发现。”

闻言,陈扬面色也沉重起来小他并未和玄圣强者交过手,但是玄圣可是比元圣整整高了一个。大的境界。不用想也知道实力很可怕。

“这玄圣强者究竟是多少品的?”陈扬问道,若只是初阶的玄圣,凭借地罗傀,即便遇到了对方,他说不定也还有机会一搏。

但接下来冥立即给他泼了一盆凉水,它的声音略带无奈道:“玄圣五品!”

陈扬心徒然一沉,面对玄圣五品他的胜算小的可以忽略,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自己能够不被对方追上。

“不好,他已经来了。”冥神色也不禁一变。给陈扬传出了最严垂的警报。

冥的声音刚落下片刻不到,陈扬就察觉到一股破风声从身后传来,旋即只见一道银光从自己身边闪过,挡在了自己身前。

脚步在原地停了下来,陈扬内心恍若掠过阴云,玄圣强者果真不是元圣可比的,自己的速度在元圣中堪称无敌的,可对方却是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追上了自己。

那银光在空中一折,飘然落在地面,显出一个带着银色面具的银发男子来。银发男子脸庞全部隐藏在面具之后,只露出一双漠视众生的眸子,他目光不带情绪的望着陈扬,开口道:“鬼爪和血狼是你杀的?”

银发男子的声音如他的眼神一样冰冷,可听起来却极为年轻,陈扬暗暗吃惊,这位拥有着如此冷漠眼睛的玄圣强者,很可能并不比自己大多少。

不过陈扬虽然极为忌惮银发男子,却并无丝毫畏惧,沉默的点点头,鬼爪和血狼虽不是他亲手杀死,但冥杀的和他自己杀的并无多大区别。

看到陈扬点头,且表情不似虚假,银发男子眉头微拧,旋即伸出一只白哲若女子般的右手,食指和中指相并。蓦地对着陈扬点去。

银发男子指尖银光乍现,一把银色长剑骤然出现,在空中微微一颤后,银色长剑便破空而出,带着可怕的杀气刺向陈扬。

银发男子只是轻易的双指点出,但对陈扬而言,他却是遇到了一场极为重大的危机,那银色长剑中蕴含的力量,超过了他以往所遇任何对手施展的圣术。

神色无比的凝重,陈扬毫不犹豫的将地罗傀释放出来,魁梧的地罗傀顿时坚定不移的挡在陈扬身前,右手成拳猛然击向那袭来的长剑。

哼锁!”一声脆响,地罗愧没有让陈扬失望,那足以秒杀一名十品元圣的银色长剑,被它抵挡了下来。

可是玄圣强者施展的攻击自然不会这么简单,虽然那银色长剑崩溃了,但地罗愧的身躯也被震飞,在数丈重重的坠落地面,更惊人的是,地罗愧的拳头上竟出现了一点四印。

若地罗傀只是被震飞,陈扬绝不会吃惊,但现在它的拳头上居然被创伤了,要知道,地罗傀的精肉可是由天外庚精炼制而成的,银发男子的一招,等同于是对天外庚精造成了伤害。

而银发男子的惊讶也丝毫不逊于陈扬,他对自己这一招的威力很清楚,但是居然只对这具黑色愧儡造成轻微的伤害,这让他对这傀儡的炼制材料暗惊不已。

冷漠的眼眸中讶异之色一闪而逝,银发男子很快恢复常态,袖袍一挥,身躯忽然化成一道银色残影,瞬息间就出现在地罗傀身边。

如玉般的右手从袖袍中钻出小在地罗傀反应过来前就击在地罗傀的胸膛部位,只听“砰”的一声,地罗傀的身体再度被打飞,撞落在不远处一块巨大青岩上,直接将那青岩震得粉碎。

地罗傀踉跄的从地面站了起来,胸股部位出现一个明显的手掌印,它眼眶处的黑色幽光,也黯淡了几分。

陈扬紧紧的握了握拳,深吸口气,手掌一挥,将地罗傀收回须弥戒中,地罗愧完全不是银发男子的对手,这样下去只会被毁了,与其这样。还不如将它收起来。

见陈扬收回了地罗傀,银发男子神色不变,望着陈扬忽然道:“若我猜得不错,你体内应该隐藏着一具独特的灵魂吧?”

陈扬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剧烈一震,银发男子所言的确没错,冥的存在是他最大的秘密之一,却不料被这银发男子给猜到了。

对陈扬的沉默银发男子不以为意,继续淡淡道:“你那具傀儡虽然也很奇异,但我对它的兴趣远远比不上你体内那具隐藏着的灵魂,懂得施展灵魂攻击这种古术,它的来历必然不凡,将那灵魂交给我,我便饶你一命。”

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陈扬眼神略带疯狂的盯着银发男子,坚定道:“我无需任何人饶我性命,有本事就自己来取吧!”他不可能将冥交出去,不说冥对他一直以来的指导之恩。以他的性格也绝不可能对任何人妥协。如今即便不是银发男子的对手,他也只会选择疯狂一战。他拥有地罗愧,还掌握着血伤之雷,拼着着性命也要让对方付出一些代价。

“愚蠢!”银发男子眼神更寒,身子微晃,霎那就来到陈扬身前,一掌徒然拍出。

真正直面银发男子的攻击,陈扬更是感觉到对方的可怕,那一掌发出的力量根本不是他能抵御的,他相信真被击中,自己必死无疑。

“雷步!”危急时刻,陈扬双脚紫色爆闪,身体近乎在瞬间就闪了出去。

银发男子的手掌与陈扬的残影擦身而过,虽然将陈扬半边袖子给击成碎片,却让陈扬躲过一击。

在随后银发男子却是出人预料的并没有追击陈扬,而是难以置信的盯着陈扬,声音竟略带紧张的说道:“你刚才那一门圣术是和一个老人学的?”

雷步是陈扬在玄玉宗藏品阁中所得,他本想回答不是,可不知为何,脑海中却浮现藏品阁那守阁老人的身影:“是我自学练成的,不过雷步的确是一个老人传给我的。

“雷步?”银发男子眼中浮现一抹缅怀之色,片刻后对陈扬挥了挥手,叹道:“既然如此,那你走吧!”

本来抱着拼命心理的陈扬,听得此话不禁一怔,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银发男子竟会放过自己,一时间有些不可思议。

银发男子并未在意陈扬的神色,缓缓转过身,道:“你体内那奇特的灵魂今后不要再随意出现,尤其那灵魂攻击之法绝不能泄露,否则必会遭遇更大的麻烦。”说完后他不再停留,脚上银光乍现,身形朝着闪掠了出去。

他身后的陈扬则是眼瞳猛地收缩起来,他发现,银发男子施展的步伐,虽然使用的不是雷能,但运转原理和自己的雷步竟是极为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