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60章 阴乌岭

第一百六十章 阴乌岭

二六清冷幽艳。..似层鹅黄轻纱披落夜空。林影重重,甘,唯独留下残风在夜中轻吟。

树枝摇曳,一阵轻微沙响回荡,陈扬脚步踏在早已腐朽的枯枝败叶上,身形恍若幽灵般在林中飞快的穿梭。

半个时辰后,陈扬来到一处不显眼的谷地内,速度骤然降低,旋即在谷内一块灰白色石头旁停了下来。他的脸色隐隐发白,此前地罗傀被神秘银发男子重创。由于他和地罗愧心神有着密切联系,他的灵魂,也受到一定伤害。

黑瞳在月华映射下格外明亮,他目光警惕的扫视四周,确定没有危险后。才暗松口气,在灰白色石头上盘坐而下。

玄经第二页他志在必得,在进入阴乌岭那凶险未知的地方,他必须治愈自己的伤势,并且将地罗傀也修复好。

夜风吹动墨发在脑后不断舞动,陈扬神色平静,灵魂之力微动。从青莲空间内取出九滴灵乳,一口将它们全部服了下去。

灵乳顿时化作磅礴的灵力,顺着陈扬的咽喉涌入体内各处,陈扬不再犹豫,闭上双眼,运转无名雷诀,迅速的消化着那些灵力。

随着时间推移,不仅体内损耗的圣力渐渐得到补充,无名雷诀的运行使得陈扬的灵魂创伤也在慢慢愈合。

直到月中天之时,陈扬双眸猛地睁开,瞳光从眼中爆射而出,无名雷诀功法堪称逆天,此次他所受伤势并不轻,尤其是灵魂上的损伤更难治愈。可他却是数个时辰就近乎痊愈了。不仅如此,服用九滴灵乳,他的修为还得到不小提升,已经达到元圣两品颠峰,随时可能突破至三品。

伤愈后。陈扬脸上的血色也恢复正旨。但坐在原地并未动弹。眼中露出沉思之色。那银发男子来历神秘,实力也极为恐怖,然而让陈扬震惊的并非这些。而是银发男子最后提及的老人以及施展的步法。在看到自己施展雷步后,银发男子便判断出自己与玄玉宗藏品阁老人有关,立刻就决定放过自己,随后银发男子更是施展出与雷步极为相似的步法。通过这些,陈扬已经可以肯定,银发男子与藏品阁守阁老人一定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

轻轻吐了口气,陈扬摇了摇头,守阁老人的来历定然不简单。但这些东西不是自己短时间就能思考清楚的。

暂时放弃思量这些东西,陈扬右手一挥。须弥戒上蓦地光芒连闪,地罗愧和天外庚精立即出现在他身边。

“冥,九天炎雷火。”陈扬目光微动,喝道。话音方落。一道紫色的火焰凭空而出,飞快射向天外庚精,这火焰一出,空中顿时充满暴虐气息,灼热的温度却是诡异的透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寒意,直入骨髓。

九天炎雷火在天外庚精上不断燃烧,约摸一刻钟后,天外庚精终于被九天炎雷火切割出拳头大九天炎雷火立即将这团天外庚精完全笼罩,又足足过了半小时,天外庚精表面少许溶化成了**。

“好,是时候了。”陈扬心中一喜,灵魂力量顿时涌出,包裹住那熔化的天外庚精,将之移至地罗愧受损部位,很快便与地罗傀身躯融合为一。在这般过程不断重复下,在天破晓之时。那拳头大小的天外庚精终于消失,而地罗傀的身躯也被修复得七七八八。

“可以去阴乌岭了。”将庚精和地罗傀重新收入须弥戒中,陈杨望了望向,旋即脚步轻踏,人似飞般窜出。

一道绵连不知多少里的山岭横亘在,像潜龙盘踞,气势不凡。山岭上空乌云密布,偶尔有一阵阵的雨丝落下,岭内亦是阴雾笼罩,充满潮湿森然的气息。

望着这道茫茫无际的山岭。陈扬暗暗思量,这阴乌岭到是名符其实。阴森诡异,绝非善地。但为了得到玄经第二页,即便是危险重重,他也要去闯荡一番。

当下他不再犹豫。奔行数里后,终于来到山岭脚下,但这时冥的声音突然响起:“陈扬当心。这阴乌岭上有不少圣者。”

闻言,陈扬心神微凛,旋即似有所觉般。连忙身形一闪,躲在一棵巨树之后。

片刻后。只见两名三品元圣实力的圣者从岭上走下,其中一人道:“团长让我们封锁这阴乌岭的所有入口,我看一定是在这阴乌岭内发现了什么异宝。”

另一人眼睛微转。语气神秘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嘿嘿。不怕告诉你。我可是得到一些消息。据说阴乌岭内有一只元境巅峰的异兽。”

“异兽?”先

“正是异兽,至于什么异兽我倒是不知道,但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血虎佣兵团能得到这头异兽,今后必会得到极大的发展。”

“没错,凡是异兽,潜力都是惊人无比。若能将这头异兽收服。血虎佣兵团必定会名震大陆,到时我们这些血虎的佣兵也能够得到难以想象的好处

听到这两人的话,暗中的陈扬心头暗震,异兽是指那些身上含有远古妖兽血脉的圣兽,它们的发展潜力都是极为可怕的,而且蕴含的远古妖兽血脉越浓,成长的潜力也越恐怖。“没想到这里居然会出现异兽,不过我现在实力尚弱,倒不会妄想去得到一只异兽,异兽均是圣兽中的王者。岂是那么容易收服的。但这血虎佣兵团将阴乌岭给封锁了。我要得到玄经第二页,却必须进入阴乌岭,这到是麻烦了陈扬面露沉吟,心下寻思道。

“看来只能小心些,尽量不让血虎佣兵团发现了陈扬皱了皱眉。趁着不远处两名佣兵不注意时,悄然拐了一个弯,朝着阴乌岭内潜行而入。

脑海中浮现出玄经第一页中的记载,陈扬仔细的辨认阴乌岭中路线。玄经第一页是上古时遗留下来的,如今时隔数千年,上面记载一些地貌已经有所变化,往往需要陈扬认真思量一番才能分辨出来。

前行了十余里,陈扬一直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但就在这时,他汗毛蓦地竖立,心中徒然升起强烈危机,想也不想便身躯一拧,朝着一旁闪掠出去。

“咻!”陈扬刚避开,一支箭头染着暗黑**的箭矢便从他身边擦过,射入一旁的一棵树中。令人头皮发麻的时,那棵树被箭矢射中的部位,很快就以肉眼可见的腐朽变黑,最后整棵树的生机都失去大半。

“好可怕的毒”。陈扬登时知道,那箭矢七是淬了毒的,幸亏自己躲得快,否则此刻这树的惨状就是自己的下场了。

思及至此,陈扬冷的望向偷袭自己的人,只见在百米远处,一个青年正手握一张弓,将箭矢摇摇对准自己。

“什么人,难道不知道阴乌岭已经被我血虎佣兵团给封锁了么?。陈扬还未说话,那青年却是先行冷笑着开口道:“你竟然胆敢随意闯入,随我去见团长吧。否则休怪我出箭无情

“可笑,你们还真当这阴乌岭是血虎佣兵团的私人领地了陈扬面无表情的嘲讽一声,不等青年攻击,他脚上雷光乍现,身躯倏地朝着青年疾窜而去。

这青年手中的弓箭威胁实在是太大,陈扬想先声夺人,将对方斩杀于此。

“找死”。陈扬的举动让青年勃然大怒,手指顿时一松,那支被扣紧的箭矢立刻破空而出,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射向陈扬。

双眸望着不断变大的箭矢,陈扬神色也凝重无比,此刻他根本无法做出更多动作,身体猛地朝后倒倾。那箭矢顿时贴着他的面皮朝后方射去。面庞差点就沾染到箭矢的毒液,陈扬的心脏也情不自禁砰然一跳。但他经历过的生死危机不在少数,转眼就冷静下来,手掌在地面一拍,整个人腾地而起,以更快速度逼向那青年。

见陈扬再度避过自己一箭。青年神色更为阴沉,旋即他脸上浮现狞笑。从背后的背囊中取出三支箭矢,同时搭在弓箭上。

此时陈扬距离青年不足三十米,这青年本身修为只有元圣三品。他相信只要越过这段距离,就有绝对把握斩杀那青年,但在这一刻,那青年却是三箭齐发。同时控制三支箭矢,而且还能保持极其精准的角度,这青年的箭法高的吓人。

咻咻咻!三支箭矢齐至,呈三角将陈扬所有退避方向都给封住,陈扬身体以不可思议的弧度扭转。避开左右两箭,但上方那箭却是无论如何也避不开。

青年露出得意的冷笑,凭借这夺命三箭箭法,他曾击秒杀一名十品元圣,眼前这少年气息虽然诡异。可修为只有两品,必死无疑。

然而在危急万分的刹那。陈扬身上一道黑影闪出,撞向了那支闪避不开的箭矢。

“咔嚓!”箭矢击在那黑影上,竟无法射入半分,旋即那黑影身躯一震。更是直接将箭法给震飞了。

昨天在车上,所以少更了。今天尽量补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