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61章 毒影针

第一百六十一章 毒影针

二色的身躯在月华下泛着神秘米泽。空洞的眼眶中闪动看燃几的幽芒,一股强悍的气息从它体内散发而出。

望着这具魁梧的傀儡,持弓青年脸色骤然大变,眼中流露出骇然之色,他射出的箭矢竟是无法对这愧儡造成丝毫伤害。这愧儡究竟是由什么材质炼制而成的?

地罗愧的身躯为天外庚精所炼制,箭矢上的毒汁对它完全无效,震飞箭矢后,它动作并未停止,导躯若炮弹般对着持弓青年轰然暴冲而去。

“杀了我,血虎佣兵团是不会放过你的。”见地罗愧悍然来袭,青年面庞隐隐发白,色厉内茬的喝道。

没有理会青年的威胁,陈扬嘴角扬起一抹冰冷弧度,地罗傀一拳毫不留情的砸向青年的头部。青年心神俱颤,脚步疯狂的朝后褪退去,但他的速度岂能比得上地罗愧。坚硬的拳头带着强劲的风声,瞬息破开空气阻碍,狠狠的击中青年的后脑勺。

“小嘭”。难以想象的力量从地罗愧拳头上传出,青年的头颅直接被击碎。鲜血和脑浆都飞溅而出。无头的尸体在地面踉跄的摇晃几步,最终轰然倒地,留下满地的血液。

冷漠的瞥了青年的尸体一眼?陈扬走到他身边,目光落在他手中至死紧握的碧色长弓和淬毒箭矢上,这碧色长弓发挥的威力让他暗觉心惊,若非地罗傀阻挡,他都险些遇难。

强行从青年尸体的手上取下这碧色长弓,陈扬细细端详一番,此弓由神秘的通碧木材制造,弓身上刻着一些繁复的圣纹,上面透出的一股古苍气息更是让他忤然心动。

“此弓绝非寻常,这青年虽箭法不错,但也根本没有发挥它内部蕴含的真正力量,也幸亏如此,否则我的麻烦更知

正自思量间,陈扬目光倏地一凝,他灵魂之力察觉到四面八方有不少人朝着自己快速逼近,想必自己击杀这青年造成的动静已经惊动别人。但陈扬并未慌乱,周围那些血虎佣兵团虽然人数不少,但实力无一超过玄境,均是元境圣者。

将碧弓收入须弥戒中,陈扬蓦地一跃,脚掌旋即在一棵树上的猛踏,借着反弹之力朝东方激射而去。陈扬的速度极快,只朝一个方向奔行,这样他虽然也会遭遇东方敌人阻击,但却能甩脱其余三个方向的人,避免陷入四面包围之中。

夜色深沉,陈扬的身体若幽魅似地在林间闪掠,半盏茶时间就奔出十余里,就在此刻,他身躯在空中一阵翻转,整个人飘然落地,目光冷静的望着前方。

二十多人拦在他去路之上,陈扬对此并无意外,这些人想必就是从东方赶来的部分血虎佣兵团成员。

“冥,施展九天炎雷火将他们杀了陈扬心中喊了声。可是青莲空间内的冥根本没有反应,他不由一阵无奈,知道冥不可能出来帮自己了,眼前局面只能自己应对。

这时,一名独眼男子从群人中走了出来,面色阴沉的盯着陈扬道:。好小子,胆敢在我血虎佣兵团地盘内闹事。难道是活腻歪了?。

“你的眼睛瞎了一只,莫非另一只也不好使了?”陈扬面无惧色。知道自己已经杀了血虎佣兵团一人,与血虎已是不死死不休,当下冷笑道:“这阴乌岭自古无人居住何时成你血虎佣兵团的地盘了?。说话时,陈扬也在暗暗观察这些敌人,独眼男子修为达到七品元圣,其余人均在三品以下,他暗忖若是自己强行突破有多大机会遁走。

闻言,独眼男子脸庞一阵扭曲,他平日最痛恨就是别人取笑他的独眼,如今陈扬戳中他的痛处,他恨不得撕了这个少年。

“找死,敢对三团长无礼!”独眼男子旁边一名三品圣者察言观色。独眼男子的狰狞表情让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双手疾速刻纹,只见水光一闪,一只透明的水掌狠狠的拍向陈扬。

见到有人动手,陈扬心中一动,这未必不是自己逃走的机会。旋即他瞳中寒芒一闪,右手一掌猛然拍上袭来的水掌。

“羽雷掌雷弧从掌心爆发出来,那水掌被惊人的雷能给瞬间击溃,化成无数水滴四处飞溅。这一幕让周围众人嗔目结舌,陈扬的修为分明只有二品,可他居然能将一名三品元圣的攻击一招粉碎,这简直就是怪胎。

“看不出来还是个小天才,怪不得这么狂傲,不过我最喜欢的做的事情就是抚杀那些所谓的天才独眼男子嘴角一抽,左边的独眼发出毫不遮掩的杀意。

周用血虎佣兵团足幸灾乐祸的看向陈扬。血涂佣兵团的人办都知道。些四飞茶昆的眼睛是在一次与人偷情时被情妇的丈夫刺瞎,因此秦昆最痛恨别人提及他的眼睛,如今这青衣少年犯了这个忌讳,下场定是痛不欲生。

“火焰降临独眼男子面委狠辣,手如闪电般刻画神秘圣纹,最终狞声一喝,一道火焰之光顿时从空而降。狠狠的袭向陈扬。

在那道火焰引发的火浪吹得陈扬发丝都凌乱舞动时,一道壮硕的黑影从他身上冲出。猛然撞向那火焰。

火焰,在刹那湮灭,而那壮硕的黑影动作未停,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朝着远方冲去,一路上无人能挡。陈扬眼中寒光一闪而逝,跳上地罗傀的肩膀,一齐急奔而走,虽然他很想杀了场中几人,但若这样的话,即便他成功了。最后也会被四处涌来的血虎佣兵团成员包围。

这种以命搏命之事,在没有进入绝境时。陈扬是不可能会去做的。

“想走?”秦昆声音有些暴虐,对身边众人喝道:“还愣着干什么,一部分给我发信号弹,其他人马上追上去,这小子潜力不凡。决不能让他逃了,否则将来对我血虎佣兵团还真会造成不小的麻烦

听到秦昆的命令,几人立即从怀中取出信号弹,对着天空轰然发射,白色耀眼的烟火顿时在高空绽放开来,方圆百里内的人全部可以清晰看到。

而秦昆则是望着陈扬的背影森然一笑,从怀中取出了三根黑色长针:“大哥说过这毒影钵太过阴毒。不到关键时刻不能使用,但现在若让这小杂碎跑了。对血虎佣兵团必将是个巨大威胁,也不得不用了。”

他双目死死盯着陈扬离开方向,嘴唇念动,旋即三根毒影针蓦地一颤,化作三道细影破空而出,转瞬间就消失不见。

百丈之外,陈扬抬目望了眼天空的焰火。瞳子中杀意更浓,神色也更为凝重,这分明就是信号弹,看来这血虎佣兵团是下决心要杀自己。

“终有一日,必让你血虎佣兵团尝到我的报复。”陈扬咬牙道,可就在这时,他心头陡然涌现比此前那箭矢偷袭自己还要强烈的危机感,当机立断的让地罗傀在自己身前防御。

“小咻咻咻!”三道空气撕裂声音响起,紧接着就看到三根发丝粗细的黑针,以匪夷所思的速度袭向自己。还不等陈扬做出更妾反应。黑针蜘丁叮当当的击在地罗愧上,令人心悸之极的是,那两根黑针的针尖竟是刺入了地罗傀的身躯内。

但陈扬来不及思考地罗愧的伤,他的眸孔刹那收缩,只见最后一根黑针,居然诡异的一阵转弯,倏地就避过地罗愧的阻挡,刺入陈扬的肩膀中。

一股恐怖的阴毒力量瞬间通过伤口朝着陈扬体内弥漫开来,陈扬脸色蓦变。体内圣力以疯狂速度运转起来,死死的抵挡那毒力的侵袭,身躯则以更可怕的速度朝着远方疾掠而去。

半刻钟不到后。陈扬来到一处毫不起眼的山谷裂缝中,闪身就钻了进去。这裂缝内部空间倒是不足以容纳数人,不过陈扬已经无暇顾及其他事情。他目光投向自己的肩膀,表情变得更为难看。

那更黑色细针齐根没入自己肩膀中,甚至刺入骨头中,此刻以它为中心,自己的肩膀已经变得一片淤黑,甚至有黑汁朝外渗出。

“好可怕的毒性。”这诡异黑针的毒性让陈扬也感觉骇然,他知道若非自己一直运转圣力抵挡,而且有无名雷诀功法相助,恐怕早已被毒死了。

“噗”。吐出一口黑色的血液后,陈扬脸色一片惨白,他不敢再有丁点迟疑,圣力猛地对着肩膀冲去,而这毒针也极为可怕,足足花费了一分钟才被逼了出来。

仅仅过去短短一分钟的时间小陈扬感觉自己肩膀更痛,大脑都有些眩晕,他连忙盘坐下来,全力运转无名雷诀化解针毒。

换做常人遭遇这种剧毒恐怕必死无疑,但陈扬不同,无名雷诀不愧是夺天地造化的顶尖功法。随着功法不断运转,那些毒力的侵袭速度也开始减慢,随后更是有了消减的迹象。

这让陈扬心中暗喜,天无绝人之路,只要这样坚持下去,虽然速度极为缓慢。但是毒性极有可能会被彻底消除。

大家看看自己个人中心皂还有月票币。有就投投月票,订阅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