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62章 炼化毒针

第一卷 吞月 第一百六十二章 炼化毒针

牡臭与息在地缝中弥漫开来。滴滴翼煮血液从陈扬肩,随着时间推移,他苍白的脸上渐渐的浮现血丝。

“无名造化,心执虚雷,天崩不惊,地裂犹定;意游虚空,气定神闲,杂念不生,浑然无物

无名雷诀不断运转,陈扬闭着双眸,心神变得极为平静,脑海中浑然无物。蕴含极纯雷能的圣力在他体内中流淌,丝丝雷弧也在他肩膀伤口跳动,缓缓的修复着伤势。

当最后一滴黑色血液滴落而出,陈扬轻轻吐出一口浊气,睫毛微微颤动,缓缓睁开眼睛。抬目望着地底裂缝上方,天早已破晓,晨光洒落而下,轻笼抚着他的面庞。

陈扬脸上掠过一抹余悸之色,这毒针之毒实在可怕之极,若非无名雷诀的夺天造化功效,自己此次恐怕难以幸免,而即便是全力运行无名雷诀,也足足耗费半夜才将体内毒素完全逼出。

稳定下心境后,他目光不由看向地面那根黑色毒针,这究竟是什么毒针,竟拥有如此恐怖的毒性?

“陈扬,这毒针之毒是由阴煞之魂和十多种剧毒炼制而成,其毒性的确是让人闻之变色在陈扬疑惑之时,冥略带惊讶的声音传出。

“陪煞之魂?。陈扬微微一怔,疑惑道。

“阴煞之魂,是通过特殊方法将灵魂从活人身上强行抽取出来,往往这样的灵魂上会带有强烈的阴森煞气,这种灵魂,即阴煞之魂,炼制这毒针的人当真是歹毒无比呐。”冥眸紫中青光闪动,感慨道:“若非你是青莲传人,修炼了无名雷诀,绝对是中针即死

闻言,陈扬心底也不禁寒意直冒,抽取活人之魂,这种手段的确是歹毒残忍无比。

“血虎佣兵团,来日我必要让你们血流成河”。陈扬眼中的杀意浓烈之极,咬牙道。这血虎佣兵团,为了对付自己竟连这种恐怖的东西都使用了出来,既然对方存心要致自己于死地,陈扬又岂会忍气吞声!

“嘿嘿,不过这毒针虽毒,但里面蕴含了极为磅礴的能量,你若能将之炼化,一定会得到难以想象的好处。”冥的眼珠忽的转了转,笑着道。

陈扬瞳子一亮,内心砰然跳动,这毒针如此可怕,若是自己能够将之炼化,将来必成自己的又一大杀器。可很快他眉头便不由一皱:,“这毒针剧毒无比,稍微触之都会中毒,又如何去炼化?”

“哼,再毒再厉害的东西,对九天炎雷火都造不成丝毫影响。我先用九天炎耍火将毒针内阴煞之力和毒性封住,然后你趁机用圣力将之炼化冥脸上露出不屑的神色,淡淡说道。

“好,就这样听得冥话中一切都早有算计,陈扬不再多言,当下决定开始炼化这毒针。

在冥控制下,一缕九天炎雷火从青莲空间内飞出,将地上的黑色毒针完全包裹住,里面那些毒力见到紫火顿时若老鼠见猫,纷纷退缩到一处。冥得意一笑。九天炎雷火趁机将那些毒力禁锢住,轻喝道:,“陈扬,可以开始炼化了。”

陈扬点点头,伸出右手食指,一缕圣力从指尖冒出,倏地就朝着那毒针飞去。此刻毒针内毒力全部被九天炎雷火暂时封住,陈扬的圣力毫无阻碍的进入毒针内部,和毒针融合在一起。

“成功了,现在我把九天炎雷火撤了。你准备好炼化毒针内部的力量。”话音未落,九天炎雷火就从毒针中退出,那些被封住的毒力轰然就爆涌而出。

感受到那山洪一般的阴毒之力,陈扬内心不由为之一震,但幸亏他已经与毒针合一,现在他是毒针之主,因此这些毒力无法对他造成伤害。

而陈扬发觉,那些阴毒之力中蕴含大量的灵魂之力和精纯天地能量,他明白,毒针中有十多种剧毒,这些剧毒皆取自天地间的自然动植物,除却毒性外,本身含有的能量是极为惊人的。

正如冥所言,若是能够炼化这些能量。对自己的好处无疑极为巨大,陈扬的内心也暗暗振奋。凝神全力炼化吸收起这些精纯灵魂之地和天地能量。

精纯能量源源不断流入陈扬体内,最终完全汇入圣轮之中,不仅如此,他的灵魂力量也在缓缓的提升。

数个时辰似水流走,第一根毒针中无毒的能量被陈扬完全吸收,至于剩下那一半纯粹的毒力则留在毒针中,这样一来,毒针虽然本身能量少了一半,但是毒性却更为恐怖。

而这一根毒针的无毒能量,竟是让陈扬体内圣力暴涨不少,他的修为已经大半只川朋一元圣二品,只要再吸收经能量,他就可以宗今渊公四而相比修为而言,他在灵魂力量上的增长更是惊人,他原本灵魂力量就堪比元圣九品强者,吸收这根毒针中的灵魂力量后,已经比得上寻常的十品元圣了。

将炼化完毕的毒针收入须弥戒中,陈扬手掌摸了摸下巴,不由想到了地罗傀。当初有三根毒针袭杀自己,其中两根毒针射入地罗傀体内,若将那两根毒针也炼化,自己的实力定然会再度大进。

右手一挥,须弥戒上光芒微闪,地罗傀立即出现陈扬他身边,他目光一转,看向地罗愧背部那两根醒目的黑色细针。

“冥,继续炼化。”陈扬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眼中闪动灼热的光芒,这次血虎佣兵团用这毒针来袭杀自己,却不想是给自己送了一场大造化。

随着冥和陈扬继续用之前的方法炼化毒针,在第二根毒针炼化一成不到时,陈扬体内的圣轮就蓦然飞快转动起来,紧接着圣轮核心部位发出轻微的啵响,颜色也加深了不少。

“三品元圣。”陈扬嘴角微翘,但此刻无暇去体会圣轮中更充沛的圣力,继续炼化第二根毒针的能量。

经过近六个。时辰,陈扬终于将三根毒针全部炼化,他不仅多了三根阴毒的杀器,修为也得到不小提升,达到元圣三品后期。

将身上已经肮脏不堪的衣服扔掉,从须弥戒中取出一套干净的青衣换上,陈扬忽然想到一件东西,心念一动间,一把碧色长弓立即出现在他手中。若非是那持弓之人实力太低,而且没有发挥出这把碧色长弓真正的威力,当初它完全可以杀死自己,这样的圣器若能利用好??可以让自己再多一张杀敌制胜的底牌。

“冥,能不能看出这弓上有什么玄妙?”手指拂过碧弓上的复杂圣纹,陈扬问道。

冥暗自思索片刻,沉吟道:“这弓上具体玄妙我暂时也无法揭晓,不过我感觉到它很不平凡,在没有了解它真正来历时,你最好不要轻易使用它,免得遭人凯觎。”

冥的话让陈扬虽然有些失望,但他也没有太过计藕,毕竟这弓在这种普通状态下都能发挥出如此强大的威力。若是真正掌握它的用法时,必定更为惊人。

陈扬也知道人不多太过伞心。此次他能够大难不死,而且得到不少好处,已经可以满足了。

把地罗傀和神秘碧弓重新收好,陈扬扫了这地缝一眼,没有再做停留,几个腾跃间就跳出地缝,来到地面。

“血虎佣兵团。”紧紧握了握拳,陈扬目露狠辣凶光,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君子,只要有机会,他立刻就会报复敌人。虽然现在他的实力还不足以抗衡血虎佣兵团,但是在这阴乌岭内,凭借复杂的地形,让血虎佣兵团尝到一些痛,他自认还是可以做到的,任何惹到他的敌人都不要想安心。

阴乌岭中,空气灰蒙蒙的,不知何时开始,忽有雪花飘然落下,似无数白色蝴蝶漫空轻舞。

一阵冰冷的风吹拂而过,将几片柔雪带到陈扬脸颊上,散发出冰凉的气息。

陈扬身形丝毫不动,静悄悄的潜伏在一棵树上,在他眼前下发不远处,有三处临时搭建的帐篷,帐篷边还有尚未熄灭的火堆。虽然帐篷内现在空无一人,但这里必然是有人居住的,他现在要等待的就是帐篷主人的回归。

这里有三座帐篷,说明居住的是三人,袭杀起来并不困难,最适合陈扬下手不过。

半个小时候,从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其中还夹杂着一些笑谈声和女子尖叫,这让陈扬眉头不禁一皱。紧接着,他就看到三个身穿血虎佣兵团的佣兵,扛着一个浑身被捆绑的少女走了出来。

陈扬眼瞳中浮现浓烈的厌恶之色,他终于明白这三人为何会离开帐篷了,竟然是去做这种下作的事情。

那被三人抓住的少女,圆润的脸蛋,蛾眉敛黛,颜若朝华,虽然年龄尚稚,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烂烂,却是遮不住那不凡的姿色,怪不得会被这三人盯上。

少女此时似已经叫唤得疲惫了,干脆贝齿咬牙嘴唇不再开口,只是眼光中带着几分倔强,凶狠的盯着三名佣兵。

这几天事情太多,更新实在是不给力。我也不好意思要月票了,大家尽量支持下订阅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