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63章 雾绡

第1289章 问一声 还有谁

二龙轻落。少女娇小的身躯蜷缩在雪地中。她不知道,绷忱慌的样子落在别人眼中,却是别有一番韵味,三名血虎佣兵团的佣兵只觉心神为之一荡。

小妞。想不到你还辣的很,嘿嘿,不过这样大爷我更加喜欢

“这阴乌岭已经被我们血虎佣兵团封锁了,根本不可能有外人进来,你再挣扎也没有人会来救你

“所以你还是乖乖认命吧。若是将我们伺候好了,我们还可以让你少受些苦

三名佣兵目光灼热的盯着少女。满口污言秽语的调戏着少女,看到少女脸上的愤怒,三人更是**荡大笑起来。

树上阴影中。一双黑色的眼瞳冰冷的注视着这一切,陈扬并没有急着出手,而是在耐心的观察。最开始时,这少女的模样让他不禁想起了妹妹陈柔,心神柔软过几分。但很快他就冷静下来。这一年来的生死经历,让他早已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因为他知道,任何一次错误决定,都可能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中。

这少女虽然看起来无辜柔弱小但是陈扬对她却有着不少怀疑。譬如若她真的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子。那为何会出现在这阴乌岭中?而且面对三名男子佣兵,她脸上只有凶狠倔强之色。却并没有半分恐慌,这岂是常人可以做到的!

“你们三个。简直是我见过人世间最丑恶的动物,让我伺候你们。除非我死少女用一种厌恶之极的眼神看着三名佣兵,冷冷的嘲讽道。

“果然是不识好歹!”那名扛着少女的佣兵面色变得极为难看,将少女的身躯一把扔到地上,森然道:“即便是死,你也得先让我们兄弟三个享受一番

另一名佣兵狞声一笑,迫不及待走到少女身边,粗鲁的一把撕开少女肩膀的衣服,露出白嫩如雪的肌肤。

听到衣服撕裂之声。少女眼中闪过。抹难以察觉的绝望和悲哀。表情更为凶狠冰冷,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佣兵。

“;卜贱人。瞪什么瞪”。那佣兵脸色一沉。伸出右手对着少女的脸一巴掌拍去,另外两名佣兵一边大笑的看着这一幕,一边飞快的脱去身上的衣服。

眼见那佣兵的手掌即将扇在少女脸上,他的身躯毫无征兆的一颤,手掌硬生生的僵住了。

“老二,发什么愣呢,你再不快点,就让我们两个来了。”身后另一名佣兵**着上身,戏德笑道,可下一刻他的笑意就凝固了。

一缕鲜血从那被称为老二的佣兵脖颈上流下,旋即身体轰然倒在雪地中,鲜血染红白雪,他的身体已然失去生机,眼中还残留着一抹难以置信之色。

“什么人?。那名**着上身的佣兵脸上浮现一抹骇然,色厉内茬的喝道。

话音未落,伴随几片飞舞的白雪,一道青影若魅影般蓦然从树上飘下。待青影落地后便显出身形来,竟是一个年约十六岁的青衣少年。此刻少年的指尖还闪动着一丝尚未散去的雷弧。想必之前那佣兵就是被这雷弧所杀。

少女诧异的抬起头来,脸上浮现惊喜之色,那双晶莹的美眸闪烁异样色彩,注视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少年。

这少年正是陈扬,他没有理会那佣兵的喝声,转身看向那少女。心中也是有几分无奈。虽然他对这少女仍然存在着怀疑。可是他总不能为了这怀疑,就眼睁睁看着她被佣兵凌辱。最重要的是,刚才他捕捉到了少女眼中那丝隐晦的绝望和悲哀,不管这少女来历多可疑,这种眼神是绝不可能骗人的。

在陈扬转过头来时,少女脸上的惊喜之色已经敛去,她非但没有露出感激的神情,反而满脸戒备的看着陈扬。

这捌让陈扬稍微放下心来,若这少女一副感激淋涕,想要接近自己。他反而会更提防她。如今少女的表现可疑看出,她起码是没有什么心机的,若真是敌人设下的陷阱,也不至于让这样的少女来充当诱饵。

“这就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小虽然不指望从少女身上得到什么。但看到她这副警惕的样子。陈扬忍不住戏德道。

闻言,少女凶狠的瞪了陈扬一眼,却是继续保持着沉默,不过很快她的瞳子忽的一阵收缩,目光似钉子般盯着陈扬头顶。

那两名**着上身的佣兵。见陈扬转身与少女说话,眼中杀机大大胜,趁机施展出各自最强圣术,猛然杀向陈扬。

五根带着倒刺手臂般粗的木藤从陈扬头顶直卷而下,与此同时,地面的土壤也翻滚起来,两只土黄色的大手破土而出,死死的抓住陈扬的双脚。

这突然的袭击,并未陈扬有丝毫动容,他看也不看地面的土黄大手一眼,右手对省不二拂,年掌蓦张。四道雷流顿时从掌心爆发出来。幻唯胁木藤涌去。

拂雷手本身品阶不凡,如今随着陈扬修为提升,其威力更为惊人,四根木藤瞬间被雷流击溃,雷弧闪动。木屑四溅。

而剩下第五根没有遇到阻挡,带着破风之声临近陈扬,陈扬目中寒光一闪,左手刹那一把探出。猛然抓住这根木藤,然后狠狠一扯,对着不远处那名施展土行大手的佣兵抽去。

陈扬的强悍远远超过两名佣兵的预料。两人根本没想到,他仅仅只有三品元圣的修为,然而在被两名元圣同时攻击下竟然还能够反击。猝不及防之下,那土系圣者佣兵顷刻被木藤抽中身体,身体到飞出去。重重的撞在两丈外的一棵树上。强烈的反震力让他身体一阵气血翻腾,口中哇的就喷出一口鲜血。

施术者被重创,那地面的两只土黄大手立刻失去控制,陈扬脚上雷弧一闪。轻易就将它们震散。

两名佣兵望向陈扬的目光透出无法遮掩的骇然,他们已经看出。眼前这个少年虽然修为不高,但是真实的实力却是异常可怕。那名尚未受伤的佣兵见势不妙,连忙从怀中掏出信号弹,准备发送信号预警。

一见这佣兵的举动,陈扬便知他打的什么注意,又岂会让他如愿。骤然施展出雷步。陈扬的身形近乎瞬间就来到这佣兵身边。一掌毫不留情的拍向他胸膛。

这佣兵刚取出信号弹,但根本来不及释放了,眼见陈扬一掌即将击中他胸口,他只得拼命运转圣力,急喝道:“木盾。”

一面青色的木盾在他身前凝聚成形,上面布满复杂圣纹,散发着浓郁木能波动,死死的挡向陈扬的攻击。

“羽雷掌”。陈扬手掌轰然击在木盾之上,强烈的雷弧从掌心狂猛涌出飞仅仅须臾间。就听到那木盾上传出轻微裂响,紧接着整个木盾彻底崩溃,而陈扬的手掌没有半分停顿,结结实实的印在这佣兵的左胸部位。

“砰!”这名倪兵的身躯也被陈扬手掌猛地拍飞,可陈扬根本不打算放过他,脚掌在地面一踏,仅仅的朝着他逼去。在这佣兵的身体即将落地时,陈扬骤然一跃,然后一脚狠狠的踩在他咽喉处。

这佣兵已经无法反抗,咽喉直接被陈扬一脚踩在地上,眼珠凸起,旋即头颅一歪就失去了呼吸。

“不要杀我,这个。漂亮小妞我不要了,您慢慢享用如何?”剩余的那名佣兵看到陈扬再度击杀一名伙伴,吓得脸色惨白,双腿直打哆嗦,惊恐的求饶道。

对他的话陈扬无动于衷,伸手对着他一指点去,一道紫雷倏地激射而出,瞬息就击中那佣兵的眉心。

亲眼见到陈扬将三名欲图强暴自己的佣兵陆续杀死,少女眼底深处掠过一丝快意,但脸上戒备神色丝毫不减,依然的警惕看着陈扬。

陈扬也没去计较少女的态度,虽说他救了少女一命,但即便没有这少女,他也不会放过这三人,因为这三人是血虎佣兵冉的佣兵。

“这阴乌岭中危机重重,你自己小心吧!”陈扬没有打算带上这个少女。接下来要和血虎佣兵团展开一场杀戮报复行动,这少女跟着自己反而更不安全。淡淡的交代一句,陈扬转身便离去,身形很快就消失在雪林深处。

望着陈扬离去的背影,少女脸上的戒备凶狠之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柔和。看到陈扬那孤独的身影进入漫天雪花中,在视野内渐行渐她更是目光有所波动。心中升起一种感慨,他的背影。寂寞如风!

收回目光,少女看向仍然捆在身上的绳索,撅了撅小嘴,小声骂道:“可恶的家伙,走之前也不知道帮我把绳子解开

皱了皱好看的美好,少女旋即竟是低头用洁白的牙齿将身上的绳索解去,那手指粗细的绳索很快被她轻易咬断。

“雾俏啊雾俏,你真是倒霉,刚来到人间,居然会遇到涅巢时刻,弄得不仅没法自如控制体内力量,还被那些人类围追,最后居然差点被强暴了揉了揉自己的手,少女眸子中露出野兽般的凶光:“除了刚才那个家伙勉强算半个好人,人类都是些可恶的混蛋,想抓我做宠物,我就让你们知道惹了我雾俏的下场

明天恢复更新,后天开始爆发,每天至少三章九千字。

还有,我说的爆发是长时间持续性的爆发,不是一天两天,而是至少十天以上的爆发。并且只要大家多多订阅,爆发的期限将会不断延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