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64章 击杀秦昆

第一卷 吞月 第一百六十四章 击杀秦昆

二乌岭中,伴着越来越大的冬雪,寒风也在林中呼啸※

夜色悄然降临,原本灰蒙的阴乌岭显得越发阴暗,一股莫名的压抑气息酝酿着。

忽然间,一道幽灵般的青影划破黑暗。迅速之极的在雪中穿梭,在这道青影前方,几个面带惊恐表情的佣兵拼命的逃窜着。这些佣兵衣服胸口处绣着一头狰狞血虎,他们平日里也是在刀刃血腥中过日子。可身后那道青影太过可怕,就如同九幽魔神般追杀他们,他们根本无法抵御。

青影的速度太快,一旦有佣兵气力不支迟缓下来,立即就被青影收割掉性命,成为这雪岭中的一具死尸。

在这追逃之间,前方隐约出现了一些光点,随着距离越近,可以看清那有着几个帐篷。

“嘭!”又一具佣兵的尸体倒地,存活下来的佣兵只剩一人了,而这人已经来到帐篷区域前。

帐篷内的人也被惊动了。一个独眼男子和几名佣兵从帐篷内走了出来,看到外面的情形时,一个个神色微变。

“三团长,救命”。那疯狂逃跑的佣兵看到独眼男子后,眼中升起希望之光,大喊道。

话音刚落,身后的青影倏地掠到他身边,一道紫光从青影中激射而出,瞬间从那佣兵胸口穿透而过。紧接着,青影飘然落下,露出一个。青衣少年的身形,用一种冰冷的眼神望着对面众人。

小杂碎,是你?”看清这少年的模样后,独眼男子秦昆面露不可思议之色,他当初耳是施展毒影针袭杀陈扬,本以为陈扬必死无疑,可此刻陈扬却是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

漆黑的眼瞳中寒光闪动。陈扬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昆,戏诡道:“看来我没有死,让你很吃惊很失望嘛!”

“怎么可能,你明明中了我的毒影针。怎么可能没死?。秦昆嘴角一阵抽搐,死死的盯着陈扬,他很清楚毒影针是怎么炼制出来的。这样的剧毒,竟然没将陈扬杀死,他内心不由不掀起惊涛骇浪。

“毒影针?。陈扬嚓角勾勒出一抹冷笑:“好名字,上次我没死,这一次,该轮到你了

“大言不惭。”虽然心中震惊,但秦昆好歹也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物,很快就冷静下来,狞声道:“上次没杀死你,想不到你居然送上门来,既然如此,我这次就彻底送你下地狱

“没错,三团长,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跑了。

“可恶的混蛋,居然敢在我们面前杀我们佣兵团的兄弟,该死。”

“真当我血虎佣兵团是好惹的,我们遇到的敌人数不胜数,可是最终都是他们死去

秦昆身后的佣兵也一个个双目冒火,愤怒的盯着陈扬,纷纷破口大骂道。

就在佣兵们骂声一片时,陈扬的身影蓦然从原地消失,一道紫色雷弧,带着破风之声,毫不留情的击向秦昆的咽喉。

陈扬毫无征兆的突袭,让秦昆神色剧变,身体连忙朝后倒去,旋即狼狈的在地上一滚,凶险的避开这道雷弧的刺杀。

突袭没有奏效,陈扬心中也暗叹不已。这秦昆的反应力也相当惊人,但他动作并未停止,身形笔直朝秦昆身后激射而出,手中雷弧倏地一哉。紫光乍现,在秦昆身后的一名佣兵根本没有料到,袭杀居然会从秦昆站立的地方攻来,毫无预备下,脖颈处立即被划出一道略带焦黑的血痕。

“小杂碎,你简直卑鄙无耻。居然偷袭瞥了眼地面倒下的尸体,秦昆脸色更是阴沉,眼中杀意无比浓郁。口中大骂。但他却不敢再有丝毫大意了,拳头一握,身上圣力猛然涌动起来,淡淡的水光在他身外若隐若现,紧紧的保护着身体每一个重要部位。

而秦昆身后那些佣兵虽然对陈扬更为痛恨,可也不敢开口大骂,他们都已发现,那名到下的佣兵就是先前对陈扬骂得最凶的那个。而且这一幕已经证明,即便有三团长在这里,他们也不见得就是安全的,谁知道等会他们会不会被陈扬杀死!

看着秦昆如此警惕慎重,显然已经没机会在袭杀了,但陈扬也没有太过失望,对偷袭他本就没有报多大希望。而在炼化毒针且修为精进后,即便正面与秦昆战斗,他也不见得就怕了。

“卑鄙?总好过你们血虎佣兵团的佣兵,在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想强暴少女。”至于秦昆的讽刺,陈扬半分不在意,毫不示弱的反讥道。

闻言,秦昆额头青筋暴跳,对于前些天三名佣兵抢了一名少女之事他

。“云所耳闻,只是对此事他并不基意,血费佣兵团的佣兵旧懵。处千生死压力中,做些通过泄欲来释放压力的事情很正常。可在后来,他发现那三名佣兵居然死了,当时他认定陈扬死了,只以为是阴乌岭中的圣兽所为,却没想,居然是陈扬所杀。

“那么这段日子以来,我血虎佣兵团不断有人莫名其妙的死去,都是你所为的了?。秦昆忽然想到最近这段时间,血虎佣兵团接二连三有人被杀,前后已经二十多人,目光更是暴戾的盯着陈扬。

轻轻揉了揉手掌,陈扬语气中充满杀伐之意,森然一笑:“小意思,一直承蒙血虎佣兵团关照,我自然也要送些礼物给你们。而且你放心,如今看到的只是小礼物,今后还有大惊喜等着你。”

小杂碎,我要把你剔骨抽筋,你等下就会发现,今天主动在我面前现身,是你一生最愚蠢的决定!”秦昆眼中凶光毕露,怨毒的看着陈扬,身形突然下蹲,双手在雪地中飞快刻纹,当一个神秘的圣纹图案在雪地中成形时,地面深厚的雪层轰轰震动起来。

“哈哈,小杂碎,你别忘我是水系圣者,在水中和雪中,我有着无与伦比的优势,去死吧”怒水诣天”。随着一声咆哮从秦昆口中传出,地面的雪层以惊人之速融化成水,紧接着化作滔诣水浪对着陈扬暴涌而去。

望着那凶猛扑来的洪水。陈扬心中也无比凝重,他虽然经历过不少生死危机,但毕竟修炼闯荡的时间很短,别人已经几十岁了,可他真正来到神圣大陆只有一年多。因此这一次在和秦昆战斗前,他的确没有考虑到,眼前的雪地环境对水圣者是极为有利的。

“可是那又如何,陆家杀不死我,山河印杀不死我,鬼爪和血狼杀不死我,任冉人都不要想杀死我!”目光冰冷无比,陈扬心中豪情大起,手掌蓦地张开,沉喝道:“拂雷手”。

“喷唯唯唯在这一刹那,陈扬施展拂雷手竟是得到巨大突破,先是四道雷流涌出,紧接着又有两道雷流暴冲而出。

拂雷手,随着雷流不断增多。这门圣术的品阶越高,威力越强,六道雷流的拂雷手,已经又原本的元品中阶圣术提升到了元品顶阶的层次。

滴天水浪骤然和六道鲁流撞击在一起。水光和雷光在林中疯狂肆虐,雪地有利于水系圣术施展,而水又何尝不是对雷的威力有所助益!

天空中的雪花都仿佛凝固了小片刻后。恐怖的能量在林中席卷而出,那些佣兵的身体率先被水和雷撞击产生的气浪冲飞。

随后陈扬也无法控制住身体,脚掌贴着体面朝后到退,在地面带出一道深沟,足足十多米才停住。而秦昆也同样不好受,虽然他只退了几米,可那是因为他的身体撞在一棵巨大古树上,被那冲击力震得脸色涨红,体内气血翻滚。

“小杂碎。

”双目盯着陈扬,秦昆表情更为凝重。和陈扬一交手,他自然体会得出,陈扬的实力比上次更强了,心中也不由震惊,这小子实力提升得好快。而这也让他更坚定了要杀死陈扬的决心,若让陈扬继续发展下来,他简直不敢想象后果。

“今天,就让你尝尝我最强的圣术,这门圣术自我修炼成功以来,就从来没有用来对敌,但是现在我必须杀你,你应该为之感到荣幸”。连忙浮现嗜血般的笑容,秦昆体内的圣图倏地冲出,一头水犀的头颅顿时出现在秦昆上方。

“水诛!”秦昆冷然一喝,水犀立即一跃落地,张口猛地一袭,旋即对着陈扬张口一盆。

一颗拳头大小的水球从他口中喷出,激射向陈扬,在飞行过程中,这水球竟是转眼间就变成直径两米的巨大水球炮弹,狠狠的轰向陈扬。

面对着惊人一击,陈扬神色丝毫不变。右手一伸,一道黑影立即从须弥戒中飞出,不闪不避的撞向那水球炮弹。

“轰隆!”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在空中传出,在地罗傀一撞之下,那水球猛然爆炸,而受到这巨大爆炸力反震,地罗傀的身躯也倒飞出去,连续撞断两棵树后,才重重摔落地面,在地上震出一个深两尺多的大坑。

“小混蛋,你以为我对这具傀儡没有丝毫防备!”突然,秦昆诡异的森然一笑,趁着地罗傀被震飞来不及救援陈扬时,从怀中掏出一张白色卷轴,对着陈扬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