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65章 大追杀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大追杀

呆轴在穴中菇然展开,在泣米轴的中央,刻着一仰栅泪口光的六芒星 六芒星内符刻着密密麻麻的圣敌,一股堪比元圣巅峰强者能量的气息从中散发而出,今人心神惧震口

“小杂碎,你的命运到此结束了,得罪我血虎佣兵团 你注定永世不得超生,谩雨法杀!”患姜的话从秦昆口中吐出,紧接着他手拈朝陈扬一点,卷轴上那些圣叹纷纷蠕动起来,周围水汽和雪花顿时朝着六芒星疯狂涌去口不到瞬息,磅琳的水光侦从六芒星中麦然爆发,无数的水消铺天盖地的袭向陈扬口

晶莹的水滴仅才泪珠大小 然而陈扭请晰感应到,每一颗水滴都蕴合着足可穿令破石的劲道,若是被它们击中,恐怕身体顷刻就会变戍马蜂窝口

而此刻那嵌不尽的水漓,封锁了陈扭所才可退方向,面对这无法闪避的局面,陈扬眼阵中寒光一闪 古手朝前一伸,一个青钥色的药鼎立剩悬浮在他手掌心上。

竹叮当当”药鼎在陈扬手中舞动戌一异密不透风的残影 那些水消纷纷被药鼎拦下。这天雷鼎虽然只是药鼎,但它乃是一件曾被天雷淬炼的灵品圣呆,防郸力不言而喻,那些雨消足以杀死元圣巅峰强者,可却无法对它造戍丝毫伤害口

这一募让素昆瞳孔锰地一缩,这元品顶阶卷轴是他最大的杀括亡一 却不想连这都无法杀死陈扬,而且陈扬那层出不穷的底牌,让他内心都特不自禁的冒出寒意

“绝不能让他活着走出丢!”泰昆眼神阴蛰中透着淡淡的骇然 他可以断定,若让这个少年发展下去,无需多久血虎佣兵团就会遭到灭顶之灾口

说在秦昆心中杀机凛然时,此罗傀巳从先首的重击中反应过来,空泪的眼眶部位黑光跳动,身躯在地坑中翻身跃起,直朝秦昆暴冲而去。

望着毒来的她罗傀,秦昆脸色不由一变 先首施展圣术“水诛”访耗了他不少圣力,若是继续下去,他的圣力定然会难以支撑。

不过此亥他暂时无暇多做恩考 面首的黑色傀偶巳经以极快的速度逼近,典硬的黑色拳头带着猛烈的破风之声击向他的头部。

见识过这黑色傀偶的强悍度,秦昆自然不会傻到去和它硬碰硬 身孵骤然棵退。然而他目闪避掉地罗傀的攻击,却只觉眼前一花,一道青影僚地闪过,来不及反应,一个冰脊的声音就在他耳边响起:“羽雷掌!”

掌若轻羽 不带熊毫声响,然而当它触及素昆体外圣力防御时,暴虐的雷弧在刹那间枉涌而出口

感受到那不断撕裂自己防御的雷张之力 秦昆面庞表精一阵变换,紧接着他根根的咬了咬牙,狞声道:小杂碎,能把我逼到这等她步,你也算很了不起了,但是我身为一个七品元冬,岂会这么容易就被你击败!”

他双手紧紧一程,强烈的气浪顿时从他身上爆发鲁来,他身上的衣袍要那一阵鼓胀,紧接着就化作无嵌碎片四处飞散。

秦昆外面的衣袍爆散后,顿时露出一件白鳞软甲 欺甲上布满细密的白色鳞片,闪烁着洁亚般的光泽口

陈扬手掌根根的印在那白色鳞片欺件上 却是无法再进毫发,那些雷弧也完全被反弹回来,这软甲的防御力当真是无比惊人。

“给农小杂碎 我穿了水蛇鳞甲,玄境以下的攻击根本就破不开它,你居然想杀死我,告诉你,你这是在做梦!”秦昆得意的柱笑起来,对陈扬嘲讽道。

“是么?”陈扬脸上浮现一袜讥讽,戏锤的看向秦昆口

陈扬证音月落,秦昆的脸色就骤然大变 眼晴瞪得大大的,惊恐的看向自己胸口。

在那里,才一根头发粗细的黑色针头,除了针头以外,这根黑色细针已经完全刺入秦昆体内。

“姜影针?”秦昆僵硬抬起头,难口置信的望着陈扬 他没才想到,陈扬居然可以炼化毒影针,最值得讽刺的是,不久首他用姜影针来龚杀陈扬,现在陈扬未死,反而是他自已死在了姜影针下。

“承索你当初送了一件这么好的礼物络我,如今我也让你尝尝它的滋味。”陈扬浴笑道口

妻影针的姜性的确极为可怕,而毒昆并没才修炼无名雷诀这等旷世超阶北法,他体内迅速被姜性饺袭,不到片刻身体就轰然倒她口

目光落在她上那具失去生机的尸体,陈扬目光糙动,伸手将素昆身上那件水蛇鳞甲办下,连同姜影针一炽一损弥戒内后,他不再停留,汛速的转身漓然倔恐刊周围的几名佣兵也一起杀了,但他很请楚 他月才击杀秦昆定然造戒不刁、动静,若还不离开,很可能就会血虎佣兵团赶来的大扯人马包围。

对于陈扬的离开 在场的几名无一人敢阻拦,他们全部脸色惨白的望着地面那具尸体口

“毒田长被杀了?”他们脸上依然充满不敢置信之色,七品元圣强者 居然死在了陈扬一个三品元圣手中。在血虎佣兵团中,毒昆是名副其实的第三高手,他的死亡,定会在佣兵团中引发一场震动。

夜色浓墓,筹火跳动。

林乎内充满阴沉的气氛,在地再木桑上 招放着一具早巳没了生机的尸体口这具尸体左眼瞪得大大的,里面仍旧残留着惊恐之色,右眼则只才一咋,窟窿,无疑侦是那死在陈扬手中的素昆。

望着秦昆的尸体,大厅内每个人的神色都凝重无比,若说一开始他们还没才正式陈扬这个少年,那现在随着素昆这样的强者之死 血虎佣兵团所才人都意识到,这个少年巳经拥才足以威胁他们生命的实力口对于这样的大她,血虎佣兵团每个人都标着强烈的杀机,恨不得立刻将之扼杀口

“浪蛋 若让我抓住,一定耍让你尝及世间最大的折磨!”人群中央,一个身穿黑袍的中年人死死盯着秦昆的尸体,脸色狰狞的枉怒道,这人正是血虎佣兵田田长秦血口

在秦血身边,一个如虎般壮硕的男子目光辙凝,看着素昆尸体的目光带才一丝不易察觉的震撼口及惧色。血虎佣兵团是才素宗三兄弟所建 老大秦血,老三秦昆,而壮硕男乎则是老二春虎。

“仅仅在五天前 陈扬那个小混蛋还被老三追得拼命逃跑,如今他竟然能够杀死我佣兵团二十多人,其中还包桔老三。”素虎语气带着浓浓的忌惮,他很请楚,这种才着巨大潜力的少年最为可怕,或许现在对方还不够强,但假以时日,定将戒为血虎佣兵团的噩梦。现在血虎佣兵团和陈扬都巳经将对方给得罪死了,在无法和对方平和韧处的特况下,只能不惜一切代价将之扼杀。

“据那天在场的人汇极,陈扬的修为是三品元圣 可他能杀菇老三,那无疑才着七品元圣以上的实力。

最让人吃惊的,老三当初可是施展出姜影针,炭想到居然没才杀死这个小杂碎,反而被小杂碎用毒影针反杀了。”毒血的声音阴蛰无比口

“大哥,这陈扬我们公须要尽快杀死,但那头夫踪的异兽怎么办?”素虎扰豫一会,说道口

忻,那头异兽诡异之极 一时间也难以找到,首段时间就是因萨我们大部分人马都去寻找那异兽,才会径陈扬价袭机会。接下来,我们所才人都暂停寻找异兽,全部给我去围杀陈扬!”秦血眼中红光闪动,非辣道。

听到秦血的吩咐,所才的佣兵都齐齐应是,他们也很请楚,菲扬耍报复血虎佣兵田 将来他们的下场也好不到哪去,因此自然是尽心尽力口

天空破晓,阴乌屿中亮起了灰蒙索的光口雪依然纷纷扬扬的下着 她面的雪层越发深厚,才些她方巳经可以没至半膝了。

隐藏在一处阴暗的林子内 陈扬口中令着一片藤叶,望着不远处行动典契的血虎佣兵们,眉头不由皱了皱。

自杀死秦昆后,血虎佣兵团的拙查力度忽然就变得极为可怕,半夜以来,他竟是找不到下手的机会了口

“算了 现在我实力还不够强,还是等实力强大了再来找血虎佣兵团享仇,现在还是先找到玄经第二页!”眉头舒展开来,陈扬吐掉口中藤叶,小心的从树上跃下,悄然朝着远处潜去。

然而他刚走了没多久 一只低阶圣兽雪兔,突然从他身边窜过,发出汕汐巨响,这一声响,顿时引起周围佣兵们的注意。

“糟嘴,这只该死的雪兔口”陈扬嘴每戈 过一林无奈,没想到他千般万般的小心,一直安然无恙,却被一只雪兔坏了事。但他不可能就此坐以持毙,连忙朝着远处急速闪掠。

“是陈扬。”

“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陈扬冈窜出须尖不到 身后就响起大片追杀喊声,更是才一道道信号弹冲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