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77章 击杀秦虎

第一百七十七章 击杀秦虎

晨光倾落在阴乌岭间,数十道人影如同飓风般在林间呼啸而过,这批人身上的衣服胸前都绣着一个血虎标记,显得气势汹汹,面目狰狞。

“熊浩,熊浩?副团长,熊浩死了!”一匹追风豹从熊浩的尸体旁一窜而过,旋即急速的朝后奔去,大声惊呼道。

人群中央,那壮硕如虎的中年男子骑着追风豹一阵疾风奔窜到熊浩的尸体,面色顿时一变,他身体笔直的坐在豹身上,目光缓缓的扫过周围其他血虎佣兵团佣兵的尸体,脸庞更是变得铁青无比。

追风豹脚声闷响如雷,秦虎压抑着内心愤怒,目光中杀意凛然的扫向不远处的展鹰佣兵团等人,单手一挥,周围血虎佣兵团众人立即将他们团团包围。

“吴立,你好大的狗胆!”秦虎一眼就看到展鹰佣兵小队队长吴立,冷冷的盯着他,嘶声低吼道。

吴立脸色微变,秦虎可是十品元圣,而且还是血虎佣兵团副团长,面对此人,他无法像面对熊浩那样,心中不可避免的充满巨大压力。

而就在这时,一个略带慵懒的少年声音从一旁传来:“血虎佣兵团二团长么?果然很惊人的身份呐!”

“哪来的小子。”秦虎眼神一寒,转头朝说话之人看去,而当他看清对方面容时,眸孔猛地一阵收缩,不可思议的惊呼出声:“陈扬,是你?”

听到秦虎的话,周围血虎佣兵团众人也传来一阵哗然,整个血虎佣兵团上下前段时间都在追杀陈扬,没想到,这个少年竟然出现在这里。

看到秦虎等血虎佣兵团佣兵,看到陈扬后居然如此失色,吴立也想起了最近盘陵镇传出了一个消息,据说血虎佣兵团上次在阴乌岭内损兵折将,很大缘故就是因为一个名为陈扬的少年,而且最后血虎佣兵团团长亲自出手,都让此人逃走了。

“难道他真是就是那个令血虎佣兵团都吃了大亏的陈扬?”吴立心头猛地一跳,看向陈扬的目光充满惊愕。

“承蒙二团长惦记了。”陈扬冷然一笑,神色间却是没有半分畏惧。

“哈哈哈,陈扬,我和大哥已经找你许久了,没想到今天你竟然主动送上门来了。”秦虎狞声大笑,旋即朝身后众人暴喝道:“杀了他,不要给他半分逃走的机会!”

话音落下,他身后的几名属下,立即满脸凶光,骑着追风豹朝着陈扬冲杀而去。

陈扬眼神微眯,却并未理会那几个朝自己杀来的佣兵,只是冷冷的看着秦虎。

那几人见陈扬竟然不做抵挡,脸上顿时露出狂喜狠辣之色,出手更不留情,纷纷施展出各自强大圣术。

就在那些攻击临近陈扬时刻,一道淡蓝色的光芒突然从陈扬身后破空而出,这淡蓝色光芒一出,一股神秘之极的力量刹那在空间弥漫开来,天地间的能量顿时毫无征兆的紊乱起来。

“嘭嘭嘭……”淡蓝色光芒瞬息穿梭过那几道袭向陈扬圣术,可怕的混乱力量立即肆虐而出,那些圣术骤然崩溃。

紧接着,一道曼妙的彩色身影从陈扬身后闪掠而出,以惊人速度逼近那几个佣兵,转眼间就和他们交战在一起。

“秦二团长,现在该到我们两人交手了。”陈扬眼中眯着冰冷笑意。

看到那神秘的彩衣少女将其他佣兵纷纷拦住,秦虎嘴角一阵抽搐,而他也并非毫无决断之人,他的身体上,白色的水系圣力迅速的爆涌而出。

“猛虎拳!”秦虎一声暴喝,右拳头上水光大冒,瞬间就凝聚成一个白色的虎头,旋即一夹追风豹的腹部,猛然对着陈扬的头颅砸去。

水能凝聚的白虎头破空而出,周围的空气都剧烈涌动起来,面对着凶悍霸道的一拳,陈扬不闪不避,脚掌在地面猛然一塌,身体同样轰然冲出。

“羽雷掌!”掌出若羽,和水能凝聚的虎头硬捍在一起,磅礴的紫色雷弧陡然就彻底爆发出来了。

“砰!”令空气都震荡的一声爆响传开,那汹涌雷弧中蕴含的惊人雷能,立即让虎头剧烈一颤,雷能和水能疯狂冲撞在一起。

那巨大的冲击力,让秦虎身体骤然朝后退出近两米,居然在地面带出两道深沟。

而十品元圣的实力也不容小觑,陈扬感觉自己的手掌也是倏地一抹,身体同样倒退几步。

这一交手让秦虎脸色变得凝重无比,看向陈扬的目光杀机浓郁到了极点,他感应到,陈扬的实力比上次逃走出又增强了不少,这等实力提升速度,简直骇人听闻。

“小杂碎,今天无论如何,我也要把你彻底的留在这里!”秦虎咬了咬牙,脚步微微朝前一踏,一道白色水光从他体内急冲而出,化作一头巨大的白虎,双目凶狠的盯着陈扬。

瞧着秦虎将圣图召唤了出来,陈扬冷笑了一声,右手一挥,须弥戒上光芒一闪,一道黑影立即急冲而出,显现出地罗傀的身形。地罗傀面无表情,眼眶部位幽森黑光闪动,像最忠实的仆人一样守护在陈扬身边。

“这具傀儡对别人有威胁,对我可没作用,就让我将它完全毁去吧。”秦虎语气森然道:“白虎吼!”

“吼……”白虎圣图猛然张口,发出一声惊天巨吼,周围的空气顷刻间剧烈的震荡起来。

即便是相聚数百米外的吴立等人,在这声音发出后,脸色也不禁一阵发白,吴冲等人的实力稍逊一些,意识更是陷入一片空白,这白虎吼对人的震慑实在是惊人。

首当其冲的陈扬,在白虎之吼毫无征兆的攻击,意识受到的冲击更为可怕,然而就在他意识陷入空白时,无名雷诀功法却是自行运转起来,一股清凉的力量让陈扬立即就清醒过来。

但是陈扬却是心中一动,并未立即行动,而是伪装中招的样子,身躯僵硬在那里。

秦虎对自己这一招极为有自信,见到陈扬身躯陡然僵住,也没有怀疑,狰狞一笑,毫不犹豫疾冲而去,一拳对准陈扬的眉心砸去。

在秦虎拳头距离陈扬眉心还有两尺距离时,陈扬眼中忽然爆射出两道冷光,手掌心上猛地浮现一尊青铜色药鼎,狠狠的砸在秦虎的拳头上。

秦虎根本想不到,陈扬居然没有中招,但此刻他要收拳已经来不及了。

“咚!”天雷鼎轰然和秦虎的拳头撞击在一起,天雷鼎身为灵器,秦虎一拳虽然威力惊人,可如何能招架得住。

“咔”的一声,秦虎拳头的骨头,竟然瞬间爆裂,一股无法想象的痛由他的拳头须臾就传如心尖。

感应到自己的拳头骨头碎裂,秦虎脸上浮现一抹骇然,借着天雷鼎的反震之力急忙后退。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不受白虎吼的影响?”秦虎的左手扶着自己的右手,不敢置信的望着陈扬。

陈扬没有理会他的话,眼瞳中掠过一丝诡异笑意,早在一旁等待的地罗傀,身形立即一动,闪电般的出现在后退的秦虎左边,举起坚硬的黑色拳头,携带着强悍的风劲,重重的砸在秦虎的左手。

这一番连击太过突然,秦虎顿时中招,只听左肩也发出一声脆响,旋即直接坍塌下去。

“噗嗤。”再度遭受可怕的重击,秦虎忍不住猛喷出一口鲜血,脸色变得更为惨白。而地罗傀那股力量他仍旧没有化解,身体被击得直接倒滚出去,不久后撞在一棵巨树上才停了下来。

秦虎和陈扬两人的战斗,落在吴立等人眼中,更是让他们倒吸一口冷气,秦虎可不同之前的熊浩,他可是货真价实的十品元圣,然而如今这样的高手,都是败在了陈扬手中。

陈扬的实力此刻在众人心中,显得更为高深莫测。

“陈扬年纪只在十六岁左右,但是竟然能够击败秦虎,这种潜力太可怕,将来必定比血虎佣兵团恐怖多了,万万不能与之为敌!”吴立心中暗暗凛然。

而吴冲则是脸色更是惨然,头颅无力的耷拉下来,若说之前他还想过和陈扬争斗,但如今看到陈扬的真实实力了,心中只剩下畏惧了。想到自己之前连番打击对方,他自己都忍不住自我嘲讽起来,或许自己在对方眼中只不过是个小丑吧?

秦虎此刻右拳被废,左肩也坍塌,双手可谓都失去了战斗力,望向陈扬的目光更为怨毒,嘶声道:“小杂碎,将来我一定让今日所受之辱之痛,百倍千倍偿还与你。”

“很抱歉,你没有这个机会了。”嘴角露出一抹嘲讽冷笑,陈扬眼瞳中杀意闪动,毫不犹豫的施展雷步朝秦虎窜去,与此同时,地罗傀动作也不慢,从秦虎身后攻了过来。

见到陈扬这幅赶尽杀绝的架势,秦虎心中顿时一沉,知道对方不会放过自己,厉喝道:“小杂碎,我还是小看了你,不过即便我死,也要让你付出巨大代价,今后大哥一定会为我报仇的,圣图白虎,给我爆。”

看到秦虎竟然要自爆圣图,那些关注这里战局的人都是心中一震,他们没有想到,秦虎为了对付陈扬,最后居然连圣图也狠下心来自爆。

“自爆?”可是陈扬却是没有半分慌乱,脸上浮现一丝笑意:“在我面前,你岂会有自爆的机会。”

而正要自爆圣图的秦虎,身躯骤然一僵,僵硬的转头望向自己左肩受创处,那里一根黑色的长针,赫然醒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