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78章 暴怒的秦血

第一卷 吞月 第一百七十八章 暴怒的秦血

秦虎的修为已达到十品元圣,修为整整比陈扬高了三品,圣力极为浑厚。虽说陈扬实力远同阶,又拥有地罗傀、毒影针、青侯弓以及多种圣术,但面对这样强大的对手,他依然不敢有丝毫留手。

在与秦虎交战之前,他就将一枚毒影针交给地罗傀,而地罗傀一拳击塌秦虎的肩膀时,也将毒影针顺便刺入了他肩膀中。

只是那时肩膀的剧痛让秦虎根本没有注意到毒影针,直到此刻,毒影针的毒性才完全爆了出来。

抬了抬眼,陈扬目光戏谑的看向秦虎,轻声道:“这毒影针还是拜你们血虎佣兵团所赐,看你这样子,它的滋味还真是不错。”

秦虎脸色渐渐黑,控制的圣图白虎也变得越来越淡,根本无法自爆,他瞪圆了眼睛,死死的盯着陈扬,声音嘶哑道:“小杂碎,当初让你逃走了,果然是我血虎佣兵团最大的错误。”

微微摇了摇头,陈扬不再与他废话,心神微动,地罗傀再度爆冲而来,身形化作一道黑影,一拳带着凶狠风劲,闪电般砸在秦虎胸膛。

“嘭!”坚硬的黑色拳头,在众目睽睽之下,丝毫不留情的穿透秦虎的胸口,直接透体而过。鲜血从秦虎胸口汩汩流淌而出,秦虎瞳孔放大,口中喷出大量破碎内脏和鲜血。

地罗傀神色没有半分变化,缓缓收回沾满鲜血的手掌,而秦虎的身体失去支撑之力,立即轰然倒地。

望着那倒在地上死不瞑目的秦虎,周围众人心中都是暗吸冷气,心头寒意直冒,这陈扬,竟是连十品元圣都能杀死!

那些和雾绡激战的血虎佣兵团佣兵们,本来在雾绡手中就损失惨重,此刻见到二团长就死掉中,心中支柱一失,骇然顿生,哪里还有再战之意,拍着追风豹转身就要跑。

雾绡美眸中凶光大闪,度在刹那飙升,转瞬间就追上一名佣兵,娇躯一阵旋转,右脚直接踢出。这一脚快若雷霆,瞬间击中这佣兵的头颅,“嘭”的一声就将这佣兵踢得倒飞出去,重重的砸落在地面。紧接着追风豹奔腾而出,一脚踩在这佣兵的咽喉,将其咽喉直接踩断。

淡漠的瞟了一眼那具尸体,雾绡脚尖微点,再度朝着另一名佣兵追去。数十名佣兵被雾绡在不到半刻钟内杀死一大半,最终只有不到十人逃走。

吴立等人望向雾绡的目光,比看陈扬时还要恐惧,这个美丽的少女,若说陈扬是个恶魔,那她就是个修罗。尤其是吴冲,看到雾绡如今的模样,再联想到之前雾绡那一巴掌,脸吓得都白了。

而雾绡杀完人后,身上滴血不染,纤尘不沾,轻飘飘的回到陈扬身边,仿佛根本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一样。

陈扬没有在意其他人的态度,将地罗傀和毒影针收回须弥戒中,和吴立招呼了一声,然后便与雾绡一道朝着盘陵镇方向走去。

望着那两道朝着远方渐行渐远,身影越拉越长的身影,展鹰佣兵小队众人仍旧没有回过神来,这两人给他们的震撼太大。

……

盘陵镇。

血虎佣兵团大厅之中,秦血神色狰狞,双眸布满血丝,死死的盯着一旁的佣兵,用阴沉得可怕的声音咆哮道:“你说二弟他死了?”

“是,是,二团长他被陈扬给杀了。”那名佣兵正是当初逃走的那批成员之一,此刻他一想到当初噩梦般的场面,脸上仍旧不由自主的浮现恐惧之色。

“啊!陈扬,陈扬,你这个小杂碎,我要撕了你,把你抽筋扒皮!”秦血额头的青筋暴跳不已,眼中透出刻骨的仇恨怨毒。

不过他毕竟是一团之长,没有彻底失去理智,一拳狠狠的锤了捶桌子,喘了几口气,嘶哑着嗓子道:“你们当时有那么多人,凭他一个人的实力,就能在你们手中,击杀二弟?”

那佣兵咽了口唾沫,也略微平静下来,道:“他还有一个少女做帮手,不过那个少女是负责抵挡我们,二团长却是陈扬独自一人亲手击杀的。”

“还有一个少女?”秦血脸色更为阴沉,眼中寒光闪动,将手边的一个茶杯直接捏碎,阴声道:“说说当时具体情况。”

“当时二团长让我们出手击杀陈扬,但那个少女却突然出手了,她掌握的力量极为诡异,竟能挡住我们所有人。”那佣兵回忆起当时的情形,声音仍旧有些颤抖的道:“后来陈扬与二团长交手,逼得二团长要自爆圣图,可即便如此,二团长也无法自爆,被陈扬给杀死了……”

“什么?二弟连自爆的机会都没有?”听到这佣兵的汇报,秦血暴跳如雷,脸色狰狞地可怕,同时眼中还隐藏着一抹骇然。距离上次围杀陈扬,才时隔半个月不到,这个陈扬,居然就能击杀十品元圣了?这等实力提升度,未免也太过恐怖。

“必须要不惜一切代价扼杀他了,不能再让他成长下去。”将骇然强压在心底,秦血语气森然道:“不管他实力多强,只要没有突破元圣境界,在玄圣面前,都毫无作用!”元圣哪怕再强,但和玄圣之间却是有着境界的差异,这种差距不是圣术就可以弥补的,这种观念,也是神圣大陆人们心中的铁律。

“给我马上布终极追杀令,我血虎佣兵团,这一次要全力追杀陈扬,不死不休!”将手中化成粉末的杯子洒落地面,秦血冷冷道:“小杂碎,盘陵镇可不比阴乌岭,在阴乌岭中我血虎佣兵团放不开手脚,但盘陵镇是我的地盘,只要你来了,我保证你死无葬身之地!”

感受到团长正处于暴怒之中,这佣兵也不敢多做停留,连忙领命退了下去。

丝毫没有察觉那佣兵的离去,秦血脑海中浮现陈扬那具威力恐怖的傀儡,脸色更冷,在他看来,陈扬最大的凭仗,就是那傀儡了,不由寒笑道:“到时我让佣兵团内所有的圣兽同时进攻,我倒要看看,你这具傀儡还能不能抗住!”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喧闹声从外面传进来,秦血眉头一皱,怒道:“怎么回事?”

话音刚落,一个佣兵就十万火急般奔了进来,慌忙道:“团长,那两个杀死二团长的凶手就在大门外大开杀戒。”

“陈扬?”秦血眸孔一阵收缩,脸上带着难以置信之色,与此同时,大厅内其他人也是震惊不已,那个血虎佣兵团要追杀的对象,居然杀到血虎的总部来了?

看到大厅内众人的神色,那前来汇报的佣兵也是吓了一跳,战战兢兢的不敢再说话了。

片刻后,秦血就回过神来,猛地将身边一张凳子踢飞,盯着佣兵道:“就他们两个人?”

“回团长,就两个人。”那佣兵拭了拭额头的冷汗。

脸上浮现一抹怪异之色,秦血仍旧有些不可置信的感觉,不仅是他,周围血虎佣兵团的佣兵们也是愕然不已。虽然血虎佣兵团有不少人出去做任务了,但留在总部的人仍旧不少于两百,这陈扬居然敢带着一个人就闯进来?

“这个杂碎,简直就是疯子,难道他以为他是灵圣强者?一个人就敢闯到我血虎总部来?”即便秦血见识不凡,对于陈扬的举动也有些想不通。

“团长,不管这陈扬怎么想的,这可是我们除去他的大好机会!”一旁,一名元圣九品的佣兵道,连秦血都没有察觉到,听到秦虎死亡的消息,他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兴奋之色。秦虎一死,如果能再亲手杀死陈扬,二团长的位置无疑就落到他手中了。

“好,既然他来了,这回就彻底送他下地狱吧!”秦血没有注意这人的神情,狠声道:“现在就让我们去看看,这个小杂碎倒地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敢做出这样的决定!”

随着秦血挥了挥手,率先走出大厅,他身后众人也一个个紧跟而上。刚走到血虎佣兵团大院口前,众人就看到,两道身影在一群血虎团佣兵之间来回穿梭,不断地有其他佣兵被击飞,根本就拦不住这两人。

“给我退下吧!”看到这一幕,秦血嘴角微微一抽,连忙下令让那些战斗中的佣兵退下。

众位佣兵本就被陈扬和雾绡打怕了,听到秦血的命令,想也不想就朝四周退开。

扫了眼那些退走的佣兵,陈扬也不去追击,抬目望向大院正前方的秦血,淡淡一笑:“秦血团长,当日一别,可真是让在下惦记在心呐!”

听到陈扬这讽刺的话,秦血深吸口气,袖袍朝后甩了甩,目光若利刃般射向陈扬:“好,好,没想到你这小杂碎如此恶毒,早知如此,当日就应该把你杀死。”

嘴角划过一抹嘲笑之意,陈扬似笑非笑道:“当日不是你不想杀死,而是你没有那个能耐吧?”

“是么?那现在你既然来到这里,就不要再想走出去了。”秦血面庞一阵扭曲:“不管是谁,今天都不要想救你。”V

浪-客-中-趣网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