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88章 惊战

第一百八十八章 惊战

雨越下越大。

白衣男子站在雨下,整个天空唯有他一人。

白衣如洗,是一种苍凉的白,他的脸色也同样发白。

他的眼神透着空虚,一种寂寞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他的右手中,握着一根白玉笛子,和他手的颜色极为接近,白如冰雪。

在他下方,一头庞大的圣兽正凶狠的盯着他,这圣兽体长四米,高两米,皮厚粗糙,巨大的头颅上长着一只独角。

这是一头沼泽犀牛,它浑身皮肤呈褐色,巨大的兽瞳中泛着惨碧的幽光,头颅那只独角上,缠绕着一缕缕碧色毒气。

一股凶悍惊人的气势从它身上散发而出,往往它一脚塌下,整个大地都会为之一颤。

然而空中的男子,眼神依然空虚,他的目光仿佛飘渺的云雾一样,轻飘飘的落在犀牛身上。

在战场两里之外,陈扬停在一棵树上,借着巨树的阴影遮住自己的身形。他所在的位置是巨树的顶端,这样他能清楚的看到远处的战斗。

看到空中那个白衣男子时,他的心神都不禁为之一震,一股难以言喻的寂寞自内心升起。

孤寂,同时又有一种俯瞰众生的高傲,这便是那个男子给他的感觉。

最令他震撼的是那男子的面容,他本以为一个地圣强者,至少是中年,然而那个男子脸庞却极为年轻,只有二十五岁上下。

强大的实力,年轻的岁数,无尽的寂寞,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男子?

“放肆的人类,竟敢闯入本王领地,你究竟是何用意?”就在陈扬思绪纷纷时,地面上的地兽沼泽犀牛忽然开口喝道。

这沼泽犀牛竟能口吐人言,陈扬暗暗一惊,在这之前,他所遇到能够说话的圣兽,还只有雾绡。

察觉到陈扬想法,冥不以为意的笑道:“神圣大陆上的圣兽,在达到灵境后就能开启灵智,这头沼泽犀牛已经是地兽了,能说话又何足为奇!”

陈扬笑了笑:“那雾绡没有达到灵境,一样能说话。”

冥抖了抖胡须:“雾绡那是先天因素,她所在种族天生高贵,与寻常圣兽自然不一样。”

天空中。

白衣男子目光有了一丝焦距,淡淡道:“取一株犀牛灵芝。”

沼泽犀牛面现怒色,冷冷嘲讽道:“人类,你还是快点离开吧,犀牛灵芝足足花费我五十年才培养出来,我是不可能给你的。”

白衣男子垂着的左手微动,掌心中出现一卷碧色卷轴,道:“这是一卷地阶功法,可以大大提升你的修炼速度,将犀牛灵芝给我,它便属于你的了。”

沼泽犀牛碧眼中闪过贪婪,似有些心动,但旋即又摇摇头:“这可不够,犀牛灵芝是将来我突破天境时的重要宝贝,你还得拿出三颗以上的地品顶阶丹药,如此我还可以考虑考虑。”

“圣兽在开启灵智后,最缺的就是功法,若有功法修炼的,速度绝对可以大大提僧。而这沼泽犀牛,刚才分明是动了强抢的念头,但顾忌白衣男子的实力,这才狮子大张口的漫天要价。”听到沼泽犀牛的话,冥不屑笑道。

陈扬深以为然,他好歹也是一个小炼丹师,自然清楚地品顶阶丹药的珍贵性,这沼泽犀牛一张口就是三颗以上,实在让人感觉不到诚意。

白衣男子无喜无怒,微微低头,目光落在右手的白色玉笛上,摇了摇头:“三颗地品顶阶丹药,价值远远超过犀牛灵芝了。”

沼泽犀牛哈哈一笑:“既然你不愿,那就走吧!”

白衣男子轻轻一声叹息,无奈道:“既然如此,那便怪不得我了。”

话音刚落,他猛地抬头,刹那间,他那种空虚落寞的神情就完全变了,整个人就如同一把出鞘的剑,变得凌厉霸道无比,眼神更是如寒刀般冷冰。

一个人的气质,在片刻内竟能有如此大的改变!

沼泽犀牛一脸愤怒,冷声道:“哼,人类,你莫非当我好欺负?你若与我一战,谁胜谁败还不一定!”

白衣男子神色冰冷不变,并未理会沼泽犀牛的话,四尊眼珠大小的白色晶轮从他体内浮了出来,环绕在玉笛边。

圣轮上圣力流转,他右手微抬,将玉笛凑至唇边,蓦地吹了起来。

指动如幻影,吐音似落珠,悠悠空旷的笛声飘扬开来。

而随着这笛声飘荡,空中的气流忽然紊乱起来,这笛声仿佛蕴含着魔力,卷着旋风朝着沼泽犀牛袭去。

听到这笛声,冥凝重道:“音系圣者,这神圣大陆,果然是无奇不有!”

陈扬亦是暗暗称奇,可又不禁担忧道:“这笛声不会攻击我吧?”

冥摇了摇头,道:“放心吧,别人可是地圣,对攻击的控制力出神入化,只会攻击那沼泽犀牛,绝不会殃及无辜的。”

陈扬放下心来,这也由不得他不谨慎,那可是地境强者之战,在别人面前,他只是一条小虾米,轻易就可以毁灭。

沼泽之上,风声呖呖,雨滴倒卷,树木摇晃,皆因白衣男子一音之故。

“人类,这暗雾沼泽是我们圣兽的天地,可不是你们的地盘!”

沼泽犀牛似承受着强烈的攻击,面色越发凶戾,张口对着那漫天旋风发出一声巨吼。

沼泽犀牛不愧是地兽,一声咆哮惊世骇俗,恐怖音波震得笛声断断续续,将那袭来的旋风也被吹得溃散开来。

击溃白衣男子一击后,它仍未善罢甘休,独角上发出神秘力量,顷刻后,周围沼泽中的水疯狂倒卷而出,最终凝聚成一道高达百丈的巨大水浪,对着空中的白衣男子暴冲而出。

“地境之战果真恐怖。”陈扬咽了口唾沫,紧紧盯着战场,眼中充满震撼。

冥笑了笑:“嘿嘿,这还只是开始呢。”

望着那声势浩大的水浪,白衣男子不为所动,圣轮轻转,笛声蓦变。

那悠扬之音陡然变得激烈,仿佛平静的江水在刹那暴动,充满滂湃肃杀之气。

空中的旋风也形成一道高百丈的龙卷,狂暴的撞向那巨大水浪。

“轰!”一声震耳欲聋之音响彻天地。

笛声引起的龙卷风暴和巨大水浪相撞,恐怖的能量轰然肆虐开来,方圆百丈内被残风和水滴充满。

风与浪消散而去。

白衣男子左手忽然闪电般在玉笛上刻画几道圣纹,那吹出来的笛声顿时多了一些玄奥力量。

“呜呜……”

笛声激昂,在空中倏地化成三道弯月形音刃,瞬间就划破空气阻碍,来到沼泽犀牛身前。

音刃速度太快,即便沼泽犀牛也反应不及,被音刃劈在了身上。

一阵清响传出,令人惊震的是,那强大的音刃,仅仅只是在沼泽犀牛身体上留下两道白痕和一道浅浅的血迹。

尽管只是轻伤,沼泽犀牛却是大怒,脚掌在地面一踏,那庞大的身躯竟是冲天而起,暴怒的撞向空中的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眉头不易察觉的微皱,很快便恢复平常,笛声再变。

此前的笛声激昂凌厉,若狂风暴雨,而这一变之下,则是山崩地裂,大海咆哮,威势更甚!

紧接着,一头笛声凝聚的巨蛟从笛子中飞窜而出,带着无比凶悍之威扑向冲来的沼泽犀牛。

音蛟和沼泽犀牛在空中相撞,沼泽犀牛身躯竟是朝下坠落数米。

吃了个不大不小的亏,沼泽犀牛碧瞳凶光爆射,头顶独角碧光骤然大盛,一道碧色巨钻带着滔天水浪,对着音蛟猛袭而去。

受这巨钻一击,音蛟居然刹那崩溃,化成无数音符散落空中,转眼消失。

白衣男子脸色微微凝重,嘴唇蓦动,那漫空的笛声,瞬间集聚收缩,凝聚成了一束笛声。

这束笛声顷刻化成一把音剑,不闪不避的击向那袭来巨钻。

音剑如歌,在空中留下一道优美痕迹,与巨钻结结实实的轰击在一起。两者皆威力恐怖,没有这般容易就崩溃,在空中展开激烈对拼。

陈扬暗暗震惊,空中那毁灭性的战斗,实在让他大开眼界,也幸亏战斗的双方对力量的控制都极为精准,否则随便一道余波攻击到他,他都无法承受。

从这场战斗之中,他也学到不少东西,许多以往未通的问题也恍然大悟。

陈扬视线半分不离战斗场面,暗忖:“不知那男子和沼泽犀牛,最终谁会胜利?”

冥摇头道:“这种级别的战斗,往往随便一个突变都会改变战局,谁也无法预料胜负。”

陈扬笑了笑,轻声道:“我倒是看好那个男子,从实力上预测不出胜负,可是我看重的这人的心境,那沼泽犀牛始终处于暴怒之中,但那男子却一直冷静之极。”

冥语带诧异,笑道:“嘿嘿,你分析的倒也有些道理,看来你的战斗意识已经成长到一定的境界了。”

陈扬眉尖挑了挑,却没有再说话,继续关注着空中的战斗。

这场战斗声势太过惊人,周围数十里内的圣兽全部被惊动,那恐怖的威压让实力差的圣兽瑟瑟发抖,那些强一些的则发出咆哮之声。

听到那此起彼伏的惊人兽吼,陈扬暗暗心凛,在地兽威压下还敢出声的,那至少也是灵兽,这暗雾沼泽还真是恐怖。

“轰……”

这时空中传出一道闷响,音剑和巨钻同时爆裂。

这般持久的战斗,令沼泽犀牛目光更是暴戾不耐,狠狠盯着对面的白衣男子,低吼道:“人类,你如此不知好歹!”

极度恼怒之下,沼泽犀牛全身都爆发出强烈的褐色光芒,宛若空中的褐色太阳一般,一股难以想象的能量波动席卷而出。

望着这一幕,陈扬眼睛微亮,心神高度集中:“这沼泽犀牛是要玩命了。”

天地间的能量忽然剧烈涌动起来,沼泽之水和天空雨水都怪异朝沼泽犀牛凝聚而去。

白衣男子面色平静,目光却是更凝重,更凌厉,左手蓦然再动。

一道道白色圣力凝聚的能量丝从他指尖溢出,在玉笛上刻下复杂的圣纹,他嘴唇吹动得也越快,越来越急促。

“哞……”沼泽犀牛猛地对天长吼,一颗旋转着的灰色水球从他口中飞出。

这灰色水球旋转得越来越快,周围的水能量也越来越疯狂的朝着它汇聚而去,转眼间拳头大小的灰色水球,竟是变成直径五米大小。

这灰色水球不仅蕴含磅礴的水能,还带有恐怖的剧毒。

下一刹那,灰色水球就带着一个巨大的漩涡,轰然袭向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玉笛边的圣轮旋转速度也达到一个极限,在那灰色水球袭来时,他口中也吹出最后一个音节。

“嘶嘶嘶嘶……”尖锐的空气撕裂声响起,白衣男子身边骤然凝聚出现无数道音符,然后密密麻麻的对着灰色水球暴冲而去。

天翻地覆,空间扭曲,铺天盖地的音符最终与灰色水球彻底相撞,难以现象的恐怖能量爆发出来。周围无论是沼泽还是树木,全部遭到可怕破坏,树木被摧倒,沼泽被掀翻。

即便是陈扬都感应到巨大压力,幸好他距离战场有两里远,那些能量余波到他这里时已经削弱不少,再经过他和冥联手抵抗,终是抵挡住了。

不过虽然抵挡住了,可他依然受了一些内伤,嘴角溢出了一抹鲜血。

这让陈扬更是心神俱震,他在两里外还受了不小的伤,若是在那战场中心,绝对瞬间就会被毁灭得飞灰不剩。

在这种惊人能量冲击下,白衣男子和沼泽犀牛也身体也被震得倒飞出去。

但白衣男子在飞退时,他的右手却是猛地一挥,手中的白色玉笛瞬间暴射而出。

沼泽犀牛根本没有防备这足以致命的一击,尽管关键时刻它微微偏了偏头颅,但那白色玉笛依然插入了它右眼中,半只笛身都没了进去。

鲜血汩汩从右眼处流淌而出,沼泽犀牛发出一声凄惨的痛叫,身体重重的摔落地面。

陈扬拭了把冷汗,暗暗咂舌,白衣男子最后那一手当真是出其不意,绝对的致命,即便陈扬也没有想到,白衣男子手中的玉笛可以直接用来杀敌。

而就在这时,陈扬和冥同时僵了僵,他们发现,白衣男子的目光居然朝他们所在之处看了一眼。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