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89章 秦歌

第一百八十九章 秦歌

朔风呼啸,天地阴暗。

明亮而锐利的目光,穿过漫天的雨丝,蓦地投向陈扬所在树上。

刹那间,陈扬感觉自己的背心都被冷汗浸湿了。

冥的灵魂也明显一震,它万分没想到,这男子的灵觉如此可怕。

白衣男子眼睛明亮,目光平静,却并无多少杀意。

让陈扬意外的是,白衣男子很快收回视线,身躯轻飘飘的落在地面,转而望向不远处的沼泽犀牛,语气带有些许惋惜道:“若你不这么贪婪,便不会是这般下场了。”

沼泽犀牛右眼依然插着玉笛,左眼无比怨毒的盯着白衣男子:“卑鄙,人类,你太卑鄙了,居然施展这种手段暗算于我。”

白衣男子摇摇头,淡淡道:“计谋,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沼泽犀牛不甘的嘶吼:“你……”

可白衣男子没再给它机会,它话还未说完,白衣男子身体已经窜了出去。

他的速度太快,快得沼泽犀牛还没反应过来,他的手指便点在沼泽犀牛眉心。

沼泽犀牛那只独眼依然盯着白衣男子,可身躯却是轰然倒地。

鲜血流下,染红了地面的雨水。

白衣男子缓缓抽回玉笛,眼中杀意渐渐收敛,然后转身看向陈扬方向,目光中似乎有了笑意,道:“看了这么久,何不来一叙?”

他的声音很平静,却极有力,令人生不出拒绝的念头。

陈扬没有拒绝男子的要求,一个元圣在窥探地圣强者被发现后,也根本无力拒绝对方要求。

他很洒脱的从树上跳了下来,走向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瞧着陈扬,眼中含着少有的笑意,他觉得这个少年实在有趣,元圣境界,居然就敢进入暗雾沼泽,更甚者,对方还敢在如此近的距离偷窥地境强者的战斗。

白衣男子将玉笛仔细的擦拭干净,笑道:“你的藏匿方法很独特,即便地境强者也发现不了。”

陈扬无奈道:“可还是被你发现了。”

白衣男子笑了笑,道:“我不同,我天生感知强,修炼的又是音系功法,灵觉极强。而且我也没有真的发现你,只是我在战斗前习惯把握周围环境的每一个细节,刚才我不过是觉得你隐藏的地方气息有些改变,所以判断才那里有人。”

陈扬心中松了口气,原来这白衣男子并没有发现冥的存在。这时他可以近距离的打量白衣男子,白衣胜雪,脸上带着病态的苍白,他的手指也极为白皙,似女子般修长好看。

最让人注目的是男子的样子,迷雾般的眸子,透露着看不清的情愫,仿佛隐藏着一片虚无。

“咳咳……”白衣男子忽然大声地咳嗽起来,他那苍白的脸上,也随之泛起一种病态的嫣红。

“你受伤了?”陈扬眉头一皱,和这男子相处不久,可对其感官还不错。此刻他,完全不像战斗那样锋芒逼人,温和如一潭春水。

白衣男子停止了咳嗽,摇摇头:“一头沼泽犀牛,还伤不了我,我叫秦歌,你呢?。”

“你是秦歌?”陈扬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男子,他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男子,竟然就是北风城第一高手,以一人之力就可以抗衡一个家族的秦歌!

秦歌淡笑道:“看你的样子似乎是认识我?”

陈扬抚了抚额头,苦笑道:“北风城第一高手,如雷贯耳。”

秦歌并未在这上多纠缠,眨了眨眼睛,道:“看在你较为有趣的份上,我请你喝酒。”

他看也没看沼泽犀牛的尸体一眼,似乎不知道一头地兽尸体有多么的珍贵,当真右手微晃,在地面上便凭空出现了一个大帐篷和几坛酒。

陈扬注意到,秦歌右手无名指上带着一枚白玉戒指,无疑是须弥戒了。

在秦歌邀请下,陈扬也没客气,随他一起进入帐篷内。

帐篷外雨水纷纷。

帐篷内,秦歌端着酒坛大口的喝着酒。

陈扬诧异的看着他,这个秀气的男子,居然如此豪饮。

秦歌忽然放下酒坛,看着陈扬道:“你怎么不喝,莫非嫌弃我的酒?”

陈扬摇摇头,道:“你不是要犀牛灵芝么?既然已经击杀了沼泽犀牛,怎么不去摘取?”

秦歌微微一笑:“是我的东西,谁也抢不走。”

很霸道的话,听起来却没有丝毫狂妄,仿佛理应如此。

陈扬对他感官更佳,道:“为何请我喝酒?”

秦歌道:“请你喝酒,需要理由么?”

陈扬爽朗一笑,不再询问,举坛就饮。

秦歌眼中欣赏之色更浓,喝了口酒,道:“你怎么独自跑到这暗雾沼泽来了?”

陈扬没有隐瞒,道:“来取三心莲。”

秦歌赞道:“连玄圣都不到,就敢一人来暗雾沼泽取三心莲,就凭这份胆色,我敬你一杯。”

陈扬目露异色,未料到对方一个地圣,会敬自己一个元圣,但没有迟疑,大口喝酒。

“你果然很不错。”秦歌笑道:“不过你是不是觉得,我一个地圣敬你一个元圣很惊异?”

陈扬点了点头:“论实力,你一根指头就可以压死我,用许多强者的话来说,我在你眼前,就是一只蝼蚁。”

秦歌放下酒坛,道:“狗屁不通,所有的强者都是由弱者成长起来的,若你是蝼蚁,我曾经不也是蝼蚁。我之所以说你不错,不是说你的实力,而是你这份心境。敢独闯暗雾沼泽,能和我一个地圣强者坦然对酌,这份心境,注定你将来也是强者,所以我敬你又有何不可?”

陈扬深深的看了眼秦歌,自他来到这个世界,秦歌是最对他脾气的人。

他哈哈一笑,将一坛酒全部饮光。

秦歌脸上笑意更浓,也将手中一坛酒一饮而尽。

不过饮完后,他却是又剧烈的咳嗽起来,苍白的脸上再度泛起病态的红润。

但陈扬没有阻止秦歌,他隐约有些明白,秦歌伤的不是身,而是心!

咳嗽完后,秦歌却是满意的吸了口气,道:“好酒,小兄弟,你似乎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陈扬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同情,笑道:“陈扬。”

秦歌点点头,忽而笑道:“陈兄弟,你的确与众不同,我见过无数人,他们若见我咳嗽还要喝酒,一定会阻止我,可你没有。”

陈扬手微微一顿,道:“那些人阻止你,是关心你,我不阻止你,是因为我明白,酒不重要,重要的是心。”

秦歌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之色,却笑的更大声道:“好个酒不重要,重要的是心,你年纪不大,可看的比谁都明白。”

陈扬低了低头,脑海中浮现望山村的鲜血,闭上了眼睛,举起一坛酒灌了起来。

两个人在帐篷内默默畅饮,一股浓浓的寂寞在空中随着酒香飘散。

自来到这个世界,陈扬还是第一次饮酒,能饮两坛酒已经算是天生海量了。但比起秦歌来说,他的酒量还是差了太多,半个小时不到,他就醉了过去……

……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的雨已停下。

朦胧中,陈扬睁开双眼,朝四周望去。

浓郁的酒味弥漫,但帐篷内除了自己外,已经再无他人。

陈扬立即坐了起来,内心暗叹,这一年来,自己无时无刻不是保持清醒,不断修炼,想不到居然会有醉酒的一天。

但他不得不承认,在遇到秦歌时,他有种找到同类人的感觉,所以他才会毫无顾忌的饮酒。

忽然他皱了皱眉,朝身旁看去,只见在自己手边不远处,放着一株白色的莲花,那莲花中间,有三颗莲心。

陈扬眼瞳蓦地一缩,伸手小心的拿起这莲花,当真和玄经内描述的一模一样,这就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三心莲!

这时他发现,三心莲下压着一张纸,连忙拿起来一看。

“陈兄弟,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但秦某实在不愿亲眼看到投缘之人离去,故而先行离去。这三心莲是我前些天在沼泽来摘取的,便当成我与你一见如故之赠礼。另,这方圆数里内已经被我不下禁制,地境以下的圣兽皆无法进来,小兄弟的安危完全不必担心。”

陈扬手指轻轻敲了敲额头,秦歌送的这份礼实在是太大了,不过他也有些暗庆,没想到这三心莲被秦歌摘取了,幸好自己遇到了秦歌,否则这一次还真是徒劳一场。

起身伸了伸懒腰,陈扬走出帐篷朝外望去,看很快他的心神又是一震。

在帐篷外,一头沼泽犀牛的尸体赫然躺在那,陈扬未料到,秦歌竟没有取走它。而且稍微思量一番他便知道,这定是秦歌特意给他留下的。

一头地兽的价值不言而喻,陈扬感觉自己的心沉甸甸的,秦歌初见自己,居然就给自己留下这么大的好处,而且没有任何要求。此刻秦歌已经走了,他只能将这份情谊铭记于心。

“天呐,这可是一头地兽沼泽犀牛的尸体,无论是皮肉、骨头、独角还是内丹,它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是价值惊人,陈扬,这回你真是大发了。”这时,冥惊喜的声音传出。

沉默的将沼泽犀牛的尸体收入须弥戒中,陈扬感慨不已,这一次暗雾沼泽之行,他的确获益极大。不仅得到三心莲和一具地兽尸体,还提升了两品修为,现在他自信若是再遇到那黑袍男子,未必不能将之斩杀!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