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90章 死亡

第一百九十章 死亡

天空渐晴。

细风吹,残叶飘动。

碎阳散落,暗雾沼泽上空的毒瘴缭绕盘旋,在阳光下映得幽幽通碧。

陈扬从暗雾沼泽中踏出,望着外面灿烂的天气,油然生出种由地狱重回人间之感。暗雾沼泽内常年灰蒙蒙的,呆久了心情也不禁变得压抑。

陈扬挥了挥袖子,脚步丝毫不慢,朝北风城方向掠去,如今三心莲已到手,只要再去布伦达拍卖行收到其它几样药材,就可以炼制玄云丹了。

忽然间,陈扬的脚步停了下来,抬头望向前方的一处不高的土丘。

他面无表情,瞳孔却在收缩。

土丘之上,一个手握黑皮古书的黑袍男子,矗立在那,一双眼睛微微发亮,居高临下的望着陈扬。

陈扬眼神不避,抬头凝视着他。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撞,仿佛带起了一连窜无形的火花。

陈扬嘴角微翘,蓦地笑了:“你还真是好耐心,居然还在这里等。”

黑袍男子神色冷漠,道:“我总得杀了你再走。”

陈扬没有再说话,眼神却是变得冰寒无比,他脚掌在地面猛踏,人以极快的速度闪掠了出去。

此刻,他表现出来的实力还是元圣七品,真正的实力,要等到致命时刻才会彻底展现!

黑袍男子眸子同样发寒,阳光洒落,他人已化作一道黑影窜向了陈扬。

黑袍男子怀着必杀之心要杀陈扬,陈扬怀着复仇之意要杀黑袍男子,两人一交手,必是不死不休!

“拂雷手!”距离黑袍男子还有五米,陈扬口中发出一声轻喝,右手在空中带起一窜紫色波纹。

八道紫色雷流从陈扬手掌上激飞而出,是的,八道雷流,在暗雾沼泽不断的激战中,拂雷手威力再增,否则陈扬也不会施展它来对敌。八道雷流的拂雷手是,品阶已经达到玄品初阶。

两道黑光自黑袍男子体内冲出,显现出两尊黑色晶轮,在黑袍男子手中黑皮书左右环绕。

两尊黑暗圣轮飞速旋转,黑袍男子举着黑皮古书,对着袭来的八道雷流一煽。

一道浓郁黑光破空而出,旋即分成八道黑雾陡然与雷流撞击在一起。

黑雾扭动,雷光闪空,八道雷流和黑雾威力竟是相当,两两抵消。

陈扬眉角轻挑,右手再挥,一道黑影蓦然激射而出,对着黑袍男子暴冲过去。

这黑影正是地罗傀,它的身躯若离弦之箭,在刹那就逼近了黑袍男子,伸出硕大坚硬的黑色拳头,狠狠砸向黑袍男子头颅。

黑袍男子不屑冷笑,脚步在地面一滑,避开地罗傀一拳,与此同时,他翻开了黑皮古书第一页。

一股难以言喻的神秘力量弥漫而出,一只黑色的五指巨爪骤然凝聚而出,朝着陈扬猛抓过去。

黑色巨爪带起强烈破风之声,在空中划过一条笔直黑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向陈扬咽喉部位。

陈扬脚底雷弧乍现,展开雷步闪避那黑色巨爪,可黑色巨爪却似锁定了他一般,紧紧的追杀而来。

陈扬步伐不停,双手则急速刻纹,片刻后他突然转身,对准那黑色巨爪一掌拍出。

一个金色手印在陈扬掌心凝结出来,瞬息就旋转而出,狠狠的印向那黑色巨爪。

金光如阳,周围的能量疯狂朝那金色手印涌去,刹那间金色手印就涨大到三尺大小,与那袭来的黑色巨爪相撞在一起。

“轰”的一道震耳欲聋之声响彻天地,金色手印和黑色巨爪同时爆炸开来,恐怖的能量若洪水暴发般狂涌而出。

能量风暴朝着四面八方席卷,地面那些草木岩石,顷刻内被完全摧毁成飞灰。

陈扬的身体在这能量波动冲击下,也倒退出数米,嘴角隐有血迹。而在倒退之时,他却是目光狠光,心神控制着地罗傀趁机冲向黑袍男子。

但这时他心神却是一悸,毫不犹豫的握着黑皮古书对这脑后反手拍去。

砰!黑皮古书正中地罗傀击来的拳头,身躯被击得横飞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地面。

虽是抵挡了这一击,可黑袍男子也觉得右手微微发麻,毕竟地罗傀的力量也是极为惊人。

远处看到这一幕的陈扬微觉失望,这黑袍男子的警惕性实在是高,这样的偷袭都无法奏效。

黑袍男子心头暗暗恼怒,目光更冷的望向陈扬,森然道:“你这样只是加速你自己的死亡罢了。”

说话时,他翻开了黑皮古书第二页。

两尊黑色圣轮旋转得更快,磅礴的圣力浩浩荡荡的涌入黑皮古书中,更为玄奥可怕的力量从第二页中涌出。

黑袍男子向来心境平和,然而这回却是动了真怒,他一个四品玄圣追杀陈扬这个元圣,却让对方逃走先是一次,现在还差点被暗算了。再平静的人也怒火,而且一旦爆发出来更为强烈,现在对黑袍男子来说,唯有杀死陈扬才能平息他的怒火。

黑皮古书是他得自上古遗迹中的传承至宝,每往后翻开一页,威力越恐怖。

一个黑色的骷髅头,缓缓的从第二页中飞了出来,旋即张开骷髅大口,以闪电之速咬向陈扬。

陈扬表情凝重,他感应到这黑色骷髅头,威力比此前黑色巨爪,威力强大两倍以上。

陈扬眼瞳中泛起森冷无比的寒芒,面对这恐怖得足以致命的攻击,他内心的恶魔再一次显现出来。

既然想要杀我,就要付出被杀的代价!

他右手微转,灵器天雷鼎出现在手掌中,他五指紧紧抓着天雷鼎的鼎足,狠狠的对着黑色骷髅头砸去。

砰的一声,黑色骷髅头即便再强,也难以抵挡灵器的攻击,当即一震,被砸的地方出现了裂纹。这还是因为陈扬实力不足,若这一击是由玄圣来施展,黑色骷髅头立即就要崩溃。

陈扬动作微停,强忍右手的酥麻,发狠似地在黑色骷髅头连砸十多下。

“咔嚓。”黑色骷髅头终于无法承受如此多的重击,轰然崩碎。

看到这情形,黑袍男子非但不怒,反而面露喜色,笑道:“果然是灵器,就算是为了它,也不枉费我全力出手了。”

听到黑袍男子的话,陈扬终于明白他为了如此执着的要杀自己,原来他看上自己身上的几件重宝。的确吗,上次和黑袍你脑子战斗中,陈扬展露出了地罗傀、灵乳和天雷鼎,三样中每一种都足以让人心动。

陈扬脸上浮现冰冷的笑容,我的东西,当真有那么好拿么?

他右手悄然倒扣三根黑色毒影针,眼中则爆射出两道青光,这一刻,冥终于出手了!

在暗雾沼泽中,陈扬修为提升了两品,而冥吸收的能量更多,实力也增加不少,已经达到玄圣三品。

玄圣三品虽然无法击败黑袍男子,但在黑袍男子大意之下,足以给陈扬创造绝杀的契机。

黑袍男子缓缓走下山丘,准备翻开黑皮古书第三页,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恐怖的灵魂之剑毫无征兆的破空袭来。

黑袍男子根本未料到,陈扬体内竟会蕴含一尊如此恐怖的灵魂存在,而且灵魂攻击之法近乎绝迹,等他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

惊人的灵魂之剑,狠狠的刺入了黑袍男子的意识。

黑袍男子修为达到玄圣四品,这灵魂之剑虽无法杀死他,却让他的灵魂陷入短暂的呆滞中。

黑袍男子准备翻动黑皮古书第三页手,就那样僵硬在空中。

这刹那间,陈扬再不隐藏实力,九品元圣的气息完全爆发出来。

咻咻咻!陈扬右手一甩,三根毒影针在空中都没有留下任何残影,闪电般破空而出。

三根毒针,无一例外的刺入了黑袍男子身体上。

第一根,刺在眉心,第二根,刺在咽喉,第三根,刺在心口,每一根,皆刺在致命的部位!

但陈扬仍然没有放弃攻击,只要黑袍男子一刻不死,他就一刻不敢大意,若是让对方在临死之前发动一次亡命反击,他没有半分把握接下。

地罗傀从地上猛地跃起,一拳砸向黑袍男子背心,陈扬也再度施展是生死印,对准黑袍男子心口印去。

此刻,黑袍男子已经从冥的灵魂攻击中苏醒过来,眼眸中尽是难以置信之色,他没有想到,自己堂堂四品玄圣,竟会死在陈扬这个元圣手中!

黑袍男子刚苏醒,却已预料到自己的死亡,不甘之下,他果真如陈扬所料,想要与陈扬同归于尽,手指颤抖着翻开第三页。

但他只翻开了一半,身躯就轰然一震,地罗傀的拳头砸中了他的背心,紧接着,生死印也狠狠的印在了他心口。

前后两重攻击,直接将黑袍男子的心脏给震碎。

他嘴中猛地吐出一口夹杂着内脏碎片的鲜血,身躯轰然倒地!

鲜血洒落地面,阳光笼罩在上面,折射出血红的光芒。

“陈扬,你太让我震惊了。”突然,一个声音从山丘后传出,一个青年缓缓走出。

*文*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