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98章 炼丹开始

第二卷 殇风 第一百九十八章 炼丹开始

望着罗青云离去的背影,苏灵儿低声道:“这人倒也是个人物。”

陈扬点了点头,眼瞳中却是寒光一闪而逝,不管是什么人,若真与他为敌,他都不会手下留情的。

上官雨不屑的撇撇嘴:“他这般底气十足,还不是仗着他那一方有个二品丹药师,等会陈扬将那个二品丹药师击败,我看他神气什么。”

陈扬摇摇头,道:“那个二品丹药师,年纪也不过二十五六岁,能有这般成就,天赋也能算是优秀了。”

上官雨挥了挥拳头:“不管他有优秀,我相信陈扬你都可以将他击败。”

听的上官雨那对陈扬有着偏执信任的话,陈扬和苏灵儿都是对视一眼,摇头苦笑。

随着时间流逝,大厅内人越来越多,到了后面近乎爆满,北风城内那些权贵弟子,这回起码来了一大半人。

上官家和罗家年轻一辈的赌斗,的确够吸引人。

“咳!”一声道咳嗽嗽声忽然在大厅门口响起,而随着这声音传出,大厅内的喧哗声,竟是出奇的平息下来。

在众人目光注视下,一道苍老的身影从门口走了进来,这老者慈眉善目,白发披肩,身穿一袭纯白长袍。尤其引人瞩目的是,他胸口挂着一枚圆形徽章,那徽章上有四条金纹。

苏灵儿看了眼旁边疑惑的陈扬,小声解释道:“这老者就是北风城药师公会会长薛韩,是名四品丹药师。”

陈扬心头微惊,刚才罗青云身边那名丹药师只是二品就极受重视,这薛韩是四品丹药师,其地位不言而喻。

薛韩不急不慢的走向大厅中央高台,他的脚步看似缓慢,实则速度极快,数个呼吸就到了高台之上。

薛韩站在高台上,目光缓缓扫过大厅内众人,??缓缓道:“此次上官家的丫头和罗家小子进行赌斗,受两家邀请,老夫来做这裁判。既然如此,老夫不会对两方有任何徇私,参赛者也不要妄想有任何舞弊行为。”

薛韩的话语中并未对两大家族有任何恭敬客气,可周围众人都一脸理所当然,以他的身份地位,的确有这分量。

薛韩再度咳了咳,旋即道:“现在,有请上官家和罗家双方的参赛者上台。”

随着薛韩声音落下,一道身穿药师长袍的人影从人群中走出,飞快的掠上高台,这人药师长袍右胸的徽章上有两道金纹,正是罗家一方的二品药师。

这二品药师老实的站在一旁,对薛韩恭敬道:“晚辈梁宇,见过薛会长。”

他称呼薛韩为会长,而他是药师公会成员,无疑是想无形拉近两人关系。

看到梁宇上台,罗青云那方传出一阵响亮的掌声,显然对其极有自信。

薛韩淡淡的点了点,没有厌恶,也没有因薛韩的恭敬表露出亲切和欣赏。

在梁宇上台后不久,上官家的席位出也走出了一个青衣少年,在众人奇异的目光下,悠然走到高台上。

他对大厅内众人淡淡一笑,旋即从容的朝薛韩拱了拱手,道:“晚辈陈扬,见过前辈。”

薛韩目光不经意的扫了眼陈扬的衣服,见他胸口没有徽章,眼中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异芒,也无喜无怒的点了点头。

望着那淡然的姿态,座位席上的罗青云眼神更为阴沉,他还想看看这个衣着寒碜的土包子在人多的时候会紧张失态,却没想到陈扬表现得如此得体。

陈扬的穿着的确不如梁宇以及在场一些权贵子弟那样华丽,但他的表现落落大方,倒让不少权贵少女暗生好感。

不过对陈扬发出嘲讽的人更多,尤其当那些权贵男子们看到陈扬吸引了了不少少女,更是尽力打击。

“梁宇可是两品炼丹师,这个家伙连药师徽章都没有,怎么可能是梁宇对手!”

“哎,虽然还没有开始比试,可失败的结局已经注定了。”

“嘿嘿,他还是个雷系圣者,这样人真能炼丹,可笑!”

不仅是别人,即便上官雨身后一些上官家的人,也是皱眉看着陈扬。

“上官雨,这个人到底行不行?”

“看看他穿的衣服,明显是小地方出来的,我真怀疑他平常真有钱买药材炼丹么?”

听到上官家众子弟的话,苏灵儿心中冷笑,这些人并不知陈扬的另外一个身份,堂堂香水创始人白羽大师怎么可能没钱,直接可以用钱砸死这些自以为是的贵族子弟。

上官雨嘟着嘴巴,不悦道:“你们别吵了,陈扬是我请来的人,到时输了我负责。”

“哼,你负责,你怎么负责,这个陈扬输了可是输我们整个家族的面子!”说出这话的人正是当初被陈扬击败过的上官旭。

“没错,上官雨,此次赌斗关系我上官家颜面,你可不能开玩笑。”

上官雨捂着耳朵,干脆不去理会身后众人。

苏灵儿怜悯的看了看她,有一群这样的族人,上官雨也的确够可怜的。

下方的喧闹声似乎有些扩大的趋势,薛韩看似浑浊的眼睛,忽然爆发出凌厉的目光,扫过那些传出声音的席位,厅内的喧闹再度被他压下去了。

薛韩那皱纹并不少的脸庞上这才浮现一抹笑意,环视全场道:“好了,既然两位正主上场了,老夫我也不再多哆嗦,否则会被人骂老不死的。”

薛韩略带风趣的自嘲,让周围不少人发出笑声。

薛韩抚了抚胡须,继续道:“今日的比试内容,比的是炼丹术,我也不多加限制,这场比试由参赛者自行发挥,最后谁炼制出的丹药品质更高,就由谁获胜,两位参赛者,可有异议?”

梁宇恭敬笑道:“会长所说,晚辈自然没有异议。”

陈扬没有多说话,面带温和笑意的点点头。

“既然如此,那么比试便开始吧。”薛韩笑了笑,袖子朝两旁挥了挥,顿时两张石台从高台上浮了出来。

薛韩指着两处石台,道:“参赛者谨记,此次比试不限制失败次数,但是时间限制在半个时辰以内,现在选好自己的炼丹台吧。”

梁宇犹豫片刻,道:“请问会长,若是失败该如何分清胜负?”虽然他对自己极有自信,可为了以防万一,到时让上官家的人钻了空子,那就麻烦了。

陈扬却是没有多问,对薛韩施了一礼,然后走到右边的石台上。对于他来说,既然准备炼丹,就根本不会去考虑失败的事情,因为他不能失败。三心莲,只有两次炼丹的分量,若是失败,玄云丹就无法炼制出来,他是不可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薛韩看着陈扬果断离去的背影,眼底深处闪过一丝隐晦的赞许,对梁宇却是心中暗叹,炼丹者,在炼丹时就需要做到心无旁骛,还没有炼丹,就先考虑失败,还顾忌这顾忌那,纵使资质再高,也无法有太大的成就。

不过他表面却没有什么异样,细心的说道:“若是都失败,那便以失败品的品质上判断胜负。”

梁宇放下心来,刚要朝左边的石台走去,却是眼中露出一丝冷笑,走到陈扬身边,在陈扬耳边低声冷笑道:“连药师都不是的家伙,我看你还是早点认输,免得到时丢人现眼。”

陈扬目光平静的看着他,微笑道:“我倒是觉得这句话应该送给你。”

梁宇嘴角微微一抽:“果然是牙尖嘴利,希望你的炼丹术能有你嘴巴十分之一厉害。”

陈扬缓缓闭上眼睛,一副闭目养神的目光,对梁宇的话充耳不闻。

陈扬这样子让梁宇觉得自己的拳头就仿佛击在棉花里,心中憋得难受,咬牙道:“到时我一定会让你输的颜面尽失。”

说完后也不再去看陈扬,他觉得自己这一次想要来打击陈扬完全是错误的决定,结果非但打击到陈扬,反而让自己憋了一肚子闷气。

看到比试双方都准备好了,薛韩缓缓

在两张石台中间的一张椅子上坐下,淡淡道:“比试开始。”

随着薛韩宣布胜落下,大厅内众人的目光也是齐齐投向高台上两人,这一样罗家和上官家的赌斗,胜负就将由台上两人决定。

陈扬没有急着动手,而是保持闭目养神的姿态,在炼丹之前让心神沉静下来,这是他每次炼丹前养成的习惯。

旁边的梁宇看到陈扬这样子,嗤笑道:“装模作样。”

说罢他手掌一挥,一尊黑色的药鼎就浮现石台上,这药鼎高三尺,浑身闪动着明亮光泽,一看便知品质不凡。

药鼎对丹药师极为重要,往往看一个丹药师的水品,从他的药鼎也可以看出一二。

看到梁宇拿出这不凡药鼎,人们不由暗暗点头,心道这梁宇果然是有真材实料的。梁宇没有理会陈扬,动作熟练的从须弥戒中取出各种药材,整齐的排放在石台上。

这般行云流水的动作让人赞叹,在看看仍旧毫无动静的陈扬,人们不禁真的怀疑,这陈扬到底会不会炼丹。

梁宇也一直留意陈扬,嘲讽冷笑道:“不行还是早点下台,免得在这碍人眼。”

这时,陈扬轻轻吐了口气,看也没看梁宇一眼,脸上带着温和笑意:“可以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