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199章 失败

第一百九十九章 失败

灯光闪烁。

陈扬目光恢复到古井无波状态,手掌轻挥,一尊青铜色的药鼎便是出现在了前方石台上。

青铜色药鼎高三尺,表面色泽陈旧暗淡,实在毫不起眼,与梁宇的药鼎一比,外表上有着天壤之别。

这药鼎一出,大厅内响起一阵哄笑,在大多数人看来,陈扬这药鼎就如同仓库里丢弃已久的破铜烂铁。

只有少数人所有所思的望着这药鼎,他们觉得陈扬的药鼎隐约透着一股古朴厚重的气息,绝非凡物。

闭目养神的薛韩睁开双眼,浑浊的眼睛中闪过一丝精光,身为四品丹药师的他,一眼就察觉出着药鼎的不同。古朴沧桑,上面更是透着一股神秘的雷气息。

薛韩面庞上神色不变,心中却是为之动容,以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喃喃道:“天雷。”

梁宇皱了皱眉,他虽然无法窥探天雷鼎的真正玄妙,但也隐约感到这药鼎并不简单。不过他很快心中冷冷一笑,哪怕陈扬再诡异,他自信能掌控全局,获得最终胜利。

陈扬丝毫在意周围众人的目光,手指在须弥戒上一拂,一排药材出现在石台上。

陈扬摆放出来的药材,让大厅内众人发出一阵惊叹,尤其是玄兽内丹,基本上是圣者都能认出来。

这些珍稀的药材,使得人们对陈扬观念大变,暗暗觉得,这个家伙未必就是装模作样,搞不好还真有些本事。

梁宇面色一阵阴沉,他是一名二品丹药师,眼力比常人高多了,他知道,他的药材虽然也珍贵,可比起陈扬却差了不少。

“愚蠢的家伙,难道他不知道,药材品质越高,炼化的难度也越高?”梁宇面露嘲讽,仿佛已经预见了陈扬的惨败。

虽然这般想着,可他依然觉得应该打击一下陈扬,手掌伸出,一团红中带青的火焰从他掌心冒出。

神奇的火焰散发夺目光芒,立即吸引了人们的眼球,这火焰比起寻常火焰灼热得多,

有些火系圣者甚至感觉到体内的火圣力产生了微微的波动。

陈扬也偏头看了眼那火焰,心中略微惊讶,这梁宇还真是有些不简单。他看得出,梁宇这火焰虽然不是禁火,可威力也不容小觑。

罗青云颔首淡笑,对梁宇信心更足,看向陈扬的目光充满鄙夷。

薛韩眼中目光也有所波动,梁宇这火焰分明是中变异之火,威力远胜寻常火焰,有了这火焰,梁宇今后的发展还真潜力无限。

梁宇得意一笑,他这火焰是他最大的自信来源,此火是他曾经偶当击杀一条变异火蛇,随后与自己火焰融合所成,已经帮助他击败了不知多少丹药师。

感应到周围那一道道投注过来的目光,梁宇觉得自己成了所有人的焦点,戏谑的看了眼陈扬,故作淡然的笑道:“此火被我名为青蛟火,是我当初历经千辛万苦,斩杀一头,咳咳,即将化蛟的火蛇所得。”

梁宇虽然在夸大自己的火焰,但寻常人可不知道,听到化蛟两字皆是震惊不已,暗道这梁宇运气惊人,居然能遇到一头重创的即将化蛟的火蛇。即便那些见识不凡的权贵子弟也没有怀疑他的话,毕竟巨蛇化蛟的确是处于最虚弱的时候,能被梁宇斩杀也不是没有可能。

梁宇却不知,他的话让薛韩眼底深处露出浓浓的失望,别人确听不出什么破绽,可是薛韩自己的火焰就是得自即将化蛟的火蛇,他轻易就看出,梁宇的火焰虽然威力不凡,但绝不是化蛟的火蛇之火。

陈扬虽然觉得梁宇的话有些怪异,但也没想到梁宇会因为虚荣心膨胀故意夸大自己的火焰。可即便梁宇的话是真的,对陈扬也造不成半分打击,他的火焰可是禁雷中诞生出来的,是真正的禁火!

他神情无喜无怒,右手五指摊开,一团紫色火焰立即浮现在掌心中。

这紫色火焰一出,不仅是在场那些火系圣者的火焰剧烈颤动起来,连梁宇的火焰都似乎有些畏惧,左右摇晃起来。

大厅内一片喧哗,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陈扬手中的火焰,能将众火系圣者圣力和梁宇的变异火焰都压制的火焰,让人们脑海中浮现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禁火一出,万火臣服!

薛韩也不禁动容,只是他很快平静下来,心中欣慰的笑叹道:“看来我的确老了,未来是这些小家伙的天下了。”

梁宇的眼皮跳了跳,近乎不相信眼前看到的事实,他眼神一阵变化,随后冷哼道:“火焰仅仅只是辅助,炼丹术不行,有再好的火焰也没用。”

陈扬没有理会梁宇的嘲讽,手掌微动,紫色的火焰就化作一道火线,从火鼎口钻了进去。

控制着这九天炎雷火,陈扬的目光也一阵火热,这是他第一次运用禁火,属于自己的禁火。

陈扬手掌稳若山岳,五指从石台上掠过,一枚雷系玄兽内丹便被他夹在指尖,熟练的投入天雷鼎内。内丹虽然不是这些药材中最珍贵的,却是最难炼化的,因此是最先入鼎的。

他表面风清云淡,实则心神一直在紧紧盯着药鼎内的每一丝每一毫变化,同时也在控制九天炎雷火的火焰程度。

陈扬这熟练的手法,让上官家那些眉头舒展开来,暗松口气,看来这个家伙的确会炼丹,总算不会让上官家丢脸丢到家。

上官雨则是轻轻哼了声,她心中还惦记那些人刚才的恶劣态度。

九天炎雷火,在药鼎内熊熊燃烧,药鼎的温度也快速的提升。

陈扬不敢有半分大意,精细的控制着火焰,紫色的火焰,在他灵魂力量控制引导下,将玄兽内丹完全包裹住。

玄兽内丹的炼化足足消耗陈扬五六分钟,他也不禁暗叹,幸好自己拥有九天炎雷火,否则用寻常火焰的话,时间还真不够。

他瞥了眼一旁的梁宇,发现者梁宇脸色凝重,手脚不慌不忙,充满了自信。

在玄兽内丹炼化后,陈扬将云和草和银铃花也投入药鼎中。随着药材增多,陈扬更是不敢分神,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导致药材全毁。

云和草和银铃花的炼化不到半分钟,陈扬将三心莲分成两半,将三心莲投了进去。

“啵…”一声清响传出,三心莲的药效完全出乎陈扬的预料,在那九天炎雷火燃烧下,居然直接就化成粉末,他根本没来得及准备。

随着三心莲毁灭,整个药鼎内的所有材料也在顷刻间化成了灰烬。

这变故让陈扬懊恼的拍了拍头,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陈扬药鼎内传出的响声,立刻引起大厅内众人的注意,再看到陈扬

的表情后,所有人都明白发生了什么。

上官家一方众人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而罗家一方则是幸灾乐祸。

察觉到这一幕的梁宇,脸上浮现冷笑,心中一阵狂喜:“哈哈,可恶的小子,让你出风头……”

然而他的冷意刚浮现片刻就蓦地凝固了,只听一声不大不小的响声陡然从他的药鼎来传了出来,紧接着则是一阵轰响。

“噗嗤。”这情形让原本因陈扬失败有些担忧的上官雨和苏灵儿,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梁宇嘴角抽了抽,下方传来的笑声更是让他脸色铁青,但他也并非常人,知道这种时刻不能乱,紧紧的握了握拳头,让自己平静下来。

梁宇明白自己的失败是情绪波动引起,立即让自己心神变得平和,不再分心关注陈扬,全身投入炼丹之中。

而一旁的陈扬,则闭上了眼睛,丝毫没有因失败而有所慌乱。

明白炼制玄云丹的艰难,他干脆用圣力封住自己的六识,让心神完全进入寂静之中。

他没有用眼睛去看,一切完全凭借灵魂的力量去感应。

周围席位上的观众们,看到陈扬居然闭上眼睛炼丹,脸上都是露出异色,不知道这个家伙玩什么把戏。

“灵儿姐姐,这个家伙在干什么?”上官雨嘟着小嘴,脸上略带担忧。

苏灵儿拍了拍她的肩膀,眼波扫了眼台上的陈扬,轻声道:“放心吧,他那个家伙办事,从来都有自己的分寸。”

此时梁宇已经完全进入炼丹的状态中,他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纯熟,若行云流水,让一些对炼丹有所涉及的人暗暗赞叹。

唯有薛韩轻轻摇了摇头,炼丹虽然注重速度,但更重要的是要有一颗平静如水的心。他看了眼不远处闭目的陈扬,心中露出笑意:“这个小家伙,定力连我都吃惊啊。”

在梁宇炼丹已经完成了一半时,陈扬才所有动作,他眼睛依然闭着,动作却丝毫不生涩,将另一颗玄兽内丹投入天雷鼎中。

时间悄然流逝,不知不觉间,这场比试还剩七分钟不到,大厅内众人皆全神贯注的注视着高台上两人。

就在这时,梁宇单手一挥,药鼎的顶盖打开,一枚暗红色的丹药从药鼎中飞出,落在他的手掌。

梁宇朗声一笑,对中间的薛韩拱了拱手,道:“晚辈幸不辱命,完成炼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