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00章 玄品顶阶丹药

第二卷 殇风 第两百章 玄品顶阶丹药

圆润的丹药,犹如一颗暗红色的璀璨宝珠,浓浓的药香弥漫而出。

梁宇笑容满脸的看着自己手中的丹药,朗声道:“这是玄品中阶丹药,清灵丹。”

听到梁宇的话,大厅内也是不由响起一阵惊讶声,玄品中阶丹药,即便是两品丹药师也难以炼出,而梁宇竟能在半个时辰内炼制出来,这炼丹术的确不凡。

众人的惊讶让梁宇更是得意,挑衅的看了眼一旁的陈扬,见陈扬还未炼完丹,嘴角不由浮现一抹嘲讽。

上官雨眉头好看的皱了起来,挥舞着小拳头道:“那个可恶的家伙居然炼成功了。”

苏灵儿眼中也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忧虑,轻声道:“这家伙虽然人品不怎么样,可炼丹术确实不弱。”

上官雨哼了声,将目光转向依然闭目炼丹的陈扬,道:“不管他怎么,最后陈扬一定会战胜他的。”

在整个大厅目光聚集下,陈扬却恍若未觉,灵魂之力紧紧的盯着药鼎内。

紫色火焰熊熊腾烧,在那火焰的中央,一团碧色的浆糊不断蠕动,陈扬清晰的感应到,那里面蕴含了庞大的能量。

陈扬心神古井无波,右手如残影般在最后那一半三心莲上拂过,三心莲立即落在他手中,飞快的投入药鼎之内。

刚才那一次的失败,便是三心莲导致的,这一次他自然不会再任由失败发生。

在三心莲一投入药鼎之内时,陈扬的灵魂之力就控制九天炎雷火猛地将三心莲包裹。

三心莲的药力倏地爆发出来,但却被九天炎雷火死死的压制着,等待三心莲的药力平息下来,陈扬将那团碧色的浆糊与三心莲融合在一起。

顷刻后,所有的紫色火焰和灵魂之力朝着碧色浆糊涌去,将碧色浆糊和三心莲不断融合压缩。

??陈扬心神如潭,磅礴的灵魂之力猛地一阵压缩,??只是这玄云丹的炼制难度超乎他的预料,他的灵魂之力以恐怖的速度消耗着?

陈扬的脸色微微发白,手掌都情不自禁的颤抖,背心更是冷汗直淌。

周围众人看到陈扬这般模样,都是目光盯着他,上官雨和苏灵儿更是露出紧张之色。

??梁宇摇了摇头,??双臂抱在胸前,看着不远处仍然在垂死挣扎的陈扬,冷笑道:“有些人明明不行,偏偏要硬撑,可笑。?

陈扬六识已经对外封闭,根本不知道周围发生的一切,此刻他的心神已经消耗到极限了,但是经历融合九天炎雷之痛,这种折磨他完全可以承受。

他紧紧握拢颤抖的手掌,灵魂之中发出一声低喝:“凝!”

九天炎雷火一阵汹涌,药鼎内的药材浆糊也猛的一颤,旋即发出一声轻微的固化声音,下一刹那,一枚豌豆大小的碧色丹药出现在药鼎中央。

时间若指间沙粒,薛韩蓦地抬起苍老的眼皮,沉声道:“时间到。”

梁宇望向尚未完毕的陈扬,大笑道:“陈扬,早劝过你放弃的,现在死命撑着只会丢人现眼……”

他话还没说完,便听到陈扬所在方向传出“砰”的一声清响,所有人的目光同时齐聚过去。

只见陈扬身前的药鼎鼎盖蓦地打开,一颗浑圆的碧色丹药从药鼎中飞了出来。

梁宇的眸孔一阵收缩,难以置信的盯着陈扬炼制出来的丹药,从那丹药散发出来气息,他感到一丝不安。

“他的丹药品阶一定没有我的清灵丹高。“梁宇心中自我安慰道。

陈扬脚步微微一晃,却很快稳定住,急促的呼吸了几口气,苍白的脸上浮现一抹微笑,将丹药递到薛韩上,恭敬道:“前辈,还请品鉴。”

薛韩看着手掌的丹药,脸上也不禁有些动容:“药力内敛,纹理细密,玄品顶阶!”

玄品顶阶,薛韩的话,就如同惊雷般在梁宇耳中轰然炸响,他的脚步情不自禁的朝后倒退几步,脸色一片惨白。

宽阔的大厅中,除了薛韩那苍老沉稳的声音以外,四处一片寂静。

若说梁宇炼制出玄品中阶丹药带给他们的是吃惊,那此刻陈扬带给他们的就是震撼以及不可思议了。

玄品顶阶丹药,那别说是二品丹药师,即便三品丹药师也未必有绝对的把握的。

这个年纪十七岁不到,连丹药师的徽章都没有的少年,难道有着三品丹药师的实力?人们的目光中,充满的错愕。

罗青云嘴角一阵抽搐,脸上的震惊难以掩饰,这个混蛋,竟能炼制出玄品顶阶丹药?

上官雨和苏灵儿充满了惊喜,陈扬在最后的关头果然没有让她们失望,一举扭转了局面,取得了胜利。

薛韩抚了抚长长的白须,缓缓道:“罗家一方所炼清灵丹是玄品中阶丹药,上官家一方的丹药师为玄品顶阶,想必诸位已经知道了胜负结果。现在我宣布,这一场比试的胜利者,是……”

可薛韩的话还没有说完,那脸色苍白的梁宇却忽然大声道:“等等。”

薛韩眉头皱了皱眉,目光淡淡的看向梁宇,道:“梁宇,你还有何话可说?”

梁宇死死的咬了咬牙,大喝道:“我不信他真的炼制出了玄品顶阶丹药,我要亲自看看。”

梁宇的行为让周围观众都不禁发出鄙夷,罗青云脸色也更是难看,梁宇这无疑是在质疑薛韩的公正性。在北风城内,药师公会虽然中立,可影响力却是极大,身为会长的薛韩声望更是高的惊人,谁也不愿轻易得罪。

罗青云不悦的看着梁宇,冷喝道:“梁宇,你给本公子下来。”

听到罗青云的话,梁宇头脑整个人如同被凉水浇灌,顿时清醒过来,

虽然他这个二品丹药师在普通人面前地位极高,可在薛韩和罗青云面前,他就是一只小虫子,别人随时可以捏死他。

梁宇慌忙道:“前辈,晚辈刚才实在是糊涂了,冒犯了前辈,还望前辈恕罪。”

薛韩表情不变,口气淡漠道:“既然你不信任老夫,若是我拒绝了你,别人还怀疑老夫处事不公,便请大厅内各大势力都派出一位代表鉴定一番。”

梁宇的心猛地沉到谷底,他知道,薛韩的语气虽然平淡如波澜不兴,可这分明是对他不满到极点了。

但薛韩虽然这样说,可各大势力也不敢真的让人去鉴定。

罗青云狠狠的瞪了梁宇一眼,对薛韩笑道:“薛前辈,既然我罗家请您来做裁判,就是绝对的信任,还望前辈海涵。”

上官雨更是笑吟吟道:“薛前辈,您的公正在整个都北风城是众目所睹的,前辈千万不要为了某些人的胡言乱语而生气。”

薛韩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既然如此,那老夫就宣布,本次比试,上官家一方获胜。”

随着这话音最终落下,梁宇身躯猛地一晃,双腿无力的瘫倒在地。

陈扬淡淡的瞥了梁宇一眼,转身对薛韩拱了拱手,笑道:“谢过前辈了。”

“小家伙,既然你已经获胜,那么本次赌斗的奖励,便归你所属了。”薛韩袖子挥了挥,手掌便出现一瓶青色的液汁和一本淡金色的书籍,看着陈扬含笑道:“这便是上官家与罗家提供的青玉髓和千药录,收好了。”

陈扬望着薛韩手上的两样东西,眼中闪过一丝火热,这两样东西是他参加这次赌斗的最重要目标,如今终于拿到手了。

将青玉髓和千药录递给陈扬后,薛韩并没有再多做停留,双手负背,缓缓的朝着大厅外走了出去。

陈扬没有再看梁宇一眼,转身朝台下走去,对上官雨和苏灵儿微微一笑。

上官雨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眯成可爱的月牙儿,欣喜道:“陈扬,我就知道你最后会获胜。”

陈扬摇头笑了笑:“侥幸罢了。”

苏灵儿似笑非笑道:“谦虚过甚就是骄傲了。”

相比陈扬三人的欣喜,罗家一方则是一个个脸色难看,他们没想到,自己一方拥有一个二品丹药师,最终却是彻底惨败。

罗家众人沉默的朝着门口走去,走到陈扬身边时,罗青云脚步停顿下来,笑眯眯的看着陈扬道:“想不到阁下居然深藏不漏,我倒是看走眼了。”

上官雨扬了扬下巴,毫不客气的冷哼道:“哼,罗青云,看你一脸笑眯眯,肚子里肯定满是坏水。陈扬的本事打着你,这用不着你来说。”

罗青云眼角跳了跳,强压住内心怒火,脸上笑意更胜:“很好,陈扬,我们来日方长。”

说完后他也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带着身后一群人转身离开。

陈扬双目微眯,罗青云虽然笑呵呵的,可他的灵觉何其强大,他感应到罗青云隐藏的杀机。

上官雨不悦的看了眼罗青云的背影,道:“陈扬,这个罗青云是笑面虎,你可得小心点。”

陈扬含笑点头,心中却是寒意闪现,他也不是好惹的,柳宁同样是北风城大家族的子弟,可也死在了他手中。

至于现在他要做的事情,是先收服山河印,然后回到白云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