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01章 地罗傀进阶

第一卷 吞月 第两百零一章 地罗傀进阶

烟雨蒙蒙,细如蚕丝。

垂柳,浅草,不知不觉间,春季悄然降临。

陈扬坐在床榻上,身畔燃着一炉檀香,手捧一本淡金色古书,正在用心阅览。

“寒梦草,常生于大夏帝国青州蒙泽森林西南边缘,霓裳花,可见于大夏帝国曲领翰阙州彩虹谷。”

陈扬声音微微一顿,目光落在曲领二字上,脑海中情不自禁的浮现一张清美的玉颜,低声喃喃道:“师姐,不知你还好么?”

他忍不住想到夏清影离别时那浅浅一吻,轻轻一笑,心中坚定道:“师姐,总有一天,我回去找你的。”

手指敲了敲自己的额头,陈扬将杂念压制下去,目光继续落在这《千药录》上。

“嗯?金阳果,生于天宁帝国越州长野山,这天宁帝国,竟是一个丝毫不逊于大夏帝国的国家。”

陈扬眼露奇异之色,他来到神圣大陆只有一年多,对神圣大陆的了解并不是很多,如今通过这《千药录》,他不仅了解到了许多药材知识,还对神圣大陆有新的认识。

神圣大陆上,除了大夏帝国外,还有两大帝国,天宁帝国和宇商帝国,三大帝国鼎足而立。在这三大帝国外,还有一些势力不弱的小王国和独立的大势力。当然,相比三大帝国而言,其余的势力都是依靠少数强者支撑,真正的底蕴有着天壤之别。若非三大帝国之间相互制约,任何帝国出兵,都可以将那些势力轻易摧毁。

不过最吸引陈扬注意的,还是大夏帝国青州的情况,毕竟其他地方距离现在的他还很遥远。

青州有五大府,暮光府正是其中之一,青州的首城楚青城,其繁华昌盛远非暮光府的北风城可比。

在青州内,最强大的实力为三大势力,天目府玉峰宗、白石府洞阳宗和楚青城莫家。青州五府总体实力处于平衡,但是天目府和白石府与其它三府的情况不同,在天目府这白石府,完全是一家独大,而暮光府这样的府,却是数大势力相互制约。

陈扬花费了近半天才将《千药录》粗略的浏览一遍,心中对在大陆上闯荡更是向往。

不过在这之前,他必须将白云城中恩怨了结,那里有着他最大的心结和痛苦,这一切必须用仇人的鲜血来缓解。

他将《千药录》收入须弥戒中,然后取出一瓶青色液汁,正是青玉髓。把青玉髓放在身旁的桌子上,陈扬手掌对着地面一挥,地罗傀的身形顿时出现在眼前。

地罗傀实力堪比一名巅峰元圣,在以往是陈扬手中的大杀器,然随着陈扬修为提升,如今地罗傀能发挥出来的作用已经不大。

目光扫了眼青玉髓,陈扬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本来他还苦恼如何让地罗傀进阶,现在有了青玉髓,一切问题迎难而解。

陈扬拿起盛装青玉髓的瓶子,将瓶盖打开,顿时一股清凉的气息散发而出。

陈扬面色慎重,将瓶口对准地罗傀身躯倾倒,瓶内的青玉髓立即就滴落在地罗傀身上。

陈扬轻轻吐了口气,仔细的观察期地罗傀的变化,只见青玉髓缓缓的渗透进地罗傀身躯内,眨眼间就消失不见。

细风吹拂,时间流逝,半刻钟一晃而过,但地罗傀看起来却根本没有丝毫变化。

陈扬暗暗苦笑,他对这青玉髓可是抱了极大的希望,如今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作用。

但陈扬没有就此放弃,继续注视着地罗傀,直到半个时辰过去,他即将失去希望时,地罗傀的身躯忽然颤了颤。

陈扬眼眸微亮,心神为之一振,欣喜的看向地罗傀。

地罗傀的颤动越来越强烈,紧接着陈扬清晰的感觉到,地罗傀的气息在不断的增强。

陈扬还发现,地罗傀身躯的颜色也在渐渐发现变化,虽然不明显,但那黑色的庚精之体上,多了一些灰色细纹。

这般变化足足持续一刻钟,随着地罗傀浑身猛然一震,一阵磅礴能量从它身上爆发出来,竟是堪比玄圣三品。

陈扬面露笑意,这青玉髓,当真有惊人的提升傀儡品阶的功效,不仅让地罗傀突破至玄圣境界,还再度提升三个品阶。

地罗傀体内能量达到玄圣三品的水平,再加上地罗傀本身那强悍的体质,绝对可以和五品玄圣一战。

陈扬收起地罗傀,起身站起,现在一切准备都做好了,是该动身了。

就在此时,阁外忽然传来一个若玉珠罗盘的清脆声音:“陈扬,你屋内怎么有这么强的能量波动?”声音未落,门外就闪进一个少女,扎着两个可爱马尾,脸蛋略带婴儿肥,吹弹可破。她微微卷起纱袖,露出沾了些雨水的香藕手臂,轻快的走到陈扬身前。

陈扬无奈的看着这个令人喜爱的活宝,摇头道:“上官雨,你这丫头居然不经允许,就冒冒失失的闯入一个男子的房间,未免太大胆了。”

上官雨吐了吐舌头,天真烂漫的笑道:“我这不是好奇你在里面干什么嘛,下次我一定会注意,对了,刚才我在你屋外,感到突然有股强大的能量波动传出来,难道你又突破了?”

陈扬微笑道:“没什么,使用了赌斗所得的青玉髓,将我的傀儡提升了品阶。”

上官雨眨了眨大眼睛,道:“那可要恭喜了,你等会准备去干嘛?”

陈扬抬头看了看窗外的春雨,道:“我该回白云城了。”

上官雨脸色微变,不舍道:“难道上官家对你招待不周么?这么快就走,你走了我在这可就不好玩了。”

陈扬笑了笑,道:“上官家虽不错,可我不属于这,迟早要离开,好了,我意已决,反正今后还有再见之期,顺便替我向苏灵儿打个招呼。”

和上官雨告别后,陈扬没有惊动其他人,悄然离开了了上官家,朝着北风城外行去。

……

茫茫烟雨中,一个少年的身影悠然行走着。少年看似闲庭信步,但速度却是甚快,往往几步间就跨越了上百米。

他浑身衣服整洁干爽,全然不见半点湿迹,那漫天的雨水,根本无法接近他。

这少年,正是陈扬。

漫漫长途,惟有他一人,他离开北风城已有上百里,此刻周围尽是平坦的荒野。

又前进了五十多里,陈扬发觉前方有了人烟,上一会他从蒙泽森林前往北风城,速度太快,倒没注意路途上的事物。如今他要去收服山河印,为了始终保持巅峰状态,因而没有拼命赶路。

朝前走了小半刻钟,他见到前方有一间客栈,虽然他带了干粮,但总比不得熟食,笑了笑,干脆走向那客栈。

客栈名王老客栈,很是普通,只有几件简陋的房屋,正堂也不大,只有两三张大桌。这客栈,想必是供一些普通路人休憩所用,想陈扬这般身怀圣力的圣者,是根本没必要住宿的。

这客栈虽小,但陈扬本就没什么讲究,很快就进入客栈。

客栈内此时并无客人,掌柜是一个五旬老者,除他之外,还有个跑堂的少年。

陈扬在客栈中坐下,随便点了三个菜色,要了些茶水。

他坐在客栈门口的那张桌子上,门外的雨水偶尔会飘洒进来。

那个跑堂少年凑了上来,问道:“客官,外面有雨,要不要换到里面的座位。”

陈扬望了他一眼,这少年长得朴实,令人很有好感,笑了笑道:“无妨。”

少年挠了挠头,觉得这个客人太奇怪了,倒也没有多劝了。

陈扬夹了几口菜吃下,觉得味道还不错,正要尝尝这茶水,手却是忽然停了下来。

店里没其他客人,那个少年一直看着陈扬,陈扬的举动暗暗诧异,不知道这个奇怪的客人又要干嘛。让少年目瞪口呆的是,这客人居然起身来到门口旁的墙角下,抓了几只小虫子。

在少年愕然的目光下,陈扬将那只虫子放在桌上,然后在它们身上沾了一些茶水。

少年正觉得这个客观简直莫名其妙,可很快他脸上就冷汗直流,脸色发白。只见那几只沾了茶水的虫子,在爬了几步后,忽然身躯一僵,然后翻身死去。

掌柜也注意到这里的状况,连忙走了过来,当看到桌上的情形时,也是吓了一大跳,慌忙解释道:“客官,客官,这真与小店无关,我也不知道这茶水有毒啊。”

“两位不必紧张,这茶水的毒,与你们无关。”陈扬没有丝毫发怒迹象,微笑道:“你还要隐藏么?想不到居然连这种手段都能使出来,真是让我看低你几分。”

话音在空中传出,很快就消失在雨水中,陈扬的话,仿佛是对着空气说一半。

然而这时,一个青年却是从一旁走了出来,阴沉笑道:“小混蛋,手段不要紧,只要能杀死敌人就够了,难道你活着这么久,连这个道理都还没有想明白么?”

掌柜和少年,都睁大眼睛看着这个青年,他们根本没有看到这个青年怎么走出来的,那唯有一个解释,这人是强大的圣者!

陈扬目光平静的看着走出来的

青年,摇了摇头道:“梁宇,对敌人来说,手段是否卑劣的确不要紧,但是我说的是,你这种在茶水里下毒的手段,未免太弱智了。”

听到陈扬嘲讽的话,梁宇面庞一阵扭曲:“小混蛋,死到临头,你居然还敢猖狂,实话告诉你,我不仅是二品丹药师,还是一名三品玄圣,杀你杀狗。”

闻言,陈扬无动于衷,端起茶杯,将茶杯中的水一饮而尽。

陈扬的举动不仅让掌柜和少年发傻,即便梁宇也愣住了,陈扬明明知道这茶水有毒,怎么还喝?

可陈扬却没有半分中毒迹象,他修炼无名雷诀,连暗雾沼泽中的毒瘴都不怕,怎么会在意茶水中的毒。

见陈扬在喝下毒水中安然无恙,梁宇终于明白,陈扬根本就不怕毒,他想用下毒来杀陈扬,的确太过可笑了。

想到陈扬昨日在台上就是这样一次次让自己颜面尽失,梁宇眼神变得狰狞起来,一掌朝着陈扬拍去。

红中带青的火焰,从梁宇的手掌中喷发出来,猛地烧向陈扬。

漠然的瞥了袭来的火焰,陈扬轻轻挥了挥右手,一道紫色的火焰骤然冒出。

这紫色火焰一出,梁宇的火焰立刻滞了滞,他立即冷冷一笑:“嘿嘿,别以为你有禁火就肆无忌惮,最重要的还是自身的修为,我这次不仅要击杀你,还要夺走你的禁火。”

“是么?”陈扬手掌一掌,紫色火焰再无保留,朝着梁宇的火焰扑去。

陈扬一直没有露出过什么强大的气势,加上他年龄不大,梁宇始终觉得他修为不高,当即毫不在意的将体内火焰都释放出来,和陈扬的火焰轰然对抗。

两道火焰刚刚接触,梁宇的脸色就微微一变,他发现,陈扬的修为远比他想象的要高,可能不必他弱多少。

一个拥有禁火的玄圣,梁宇自认没有把握击杀,一击之后,梁宇飞快后退,就要暂先离去。

可他刚逃到客栈外,只见陈扬手上的火焰中,忽然闪出一道紫色的雷霆,那雷弧在刹那间就化成一道巨大的雷霆巨蟒,张口对着梁宇咬去。

紫色的雷霆巨蟒,瞬息划破天空,来到梁宇身后。

梁宇不安的回头一看,当看到九天炎雷那恐怖的身影后,眸孔剧烈一缩,脸上浮现无尽的骇然,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陈扬居然还拥有天地禁雷!

九天炎雷蛇瞳中散发出无比凶戾的气息,猛然将梁宇整个身躯吞了下去。

击杀梁宇后,九天炎雷再度缩小成巴掌大的小蛇,倏地回到陈扬身前,钻入陈扬的体内消失不见。

掌柜和少年都呆滞的站在那,眼中充满震撼的看着陈扬,刚才那一幕,尤其是那凶悍滔天的雷霆巨蟒,他们无论如何也无法忘记。

陈扬对两人笑了笑,没有在停留,转身朝着烟雨深处走去。

望着陈扬消失在雨水中的背影,掌柜和少年都回过神来,而那掌柜没有注意到,跑堂少年,眼中浮现无限的向往和狂热。

……

晚了些,不过总算赶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