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02章 天大陷阱

水雾袅袅,凉风徐徐。

春水,新枝,点点青绿洒落人间。

渺渺烟波中,走出一个少年,在湿漉漉的荒野留下一连窜浅浅的足迹。

少年停下脚步,抬头朝前方望去。

一个充满孤寂气息的神秘山谷,镶嵌在大地中,正是坠星谷。

坠星谷越往深处,越是荒芜,春绿仿佛止步于山谷边缘,使得山谷内外截然两个世界。

少年收回远眺的目光,挥了挥袖子,忽然一笑:“你们居然跟随了我足足数百里,耐心倒的确不错。”

“陈扬,想不到你的灵觉如此敏锐!”一个阴森刺耳的声音响起。

随着这声音落下,五道人影从从周围的树木间窜出,站立在陈扬周围。

陈扬神态从容,目光扫过这五人,冷冷道:“原来是你们,想必是罗青云让你们来的吧?”他一眼就认出,这五人是当初在佣兵公会炼丹比试大厅内,罗青云身后那群人中的。这让他对世家子弟中那些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人充满杀机,这些人根本不把寻常人的命放在眼中,一旦稍有得罪立刻让人暗杀,当初的柳宁如此,现在的罗青云同样如此。

五人中一名脸色刻薄,修为达到六品玄圣的灰袍中年寒笑道:“嘿嘿,我们本来想看看你最终目的地是什么,若是回家,顺便把你的家人也杀了,让你尝尝痛不欲生的滋味。如今既然被你发现了,我们也只能提前送你上路了。”

听到这灰袍中年的话,陈扬眼神微微眯起,家人是他最大的逆鳞,这些人触及他的逆鳞,让他生出了最强烈的杀意。只是眼前这几人实力的确不错,最强者六品玄圣,最弱者也是两品玄圣,要杀他们自然不能自己动手。

“这罗青云果然比柳宁还要厉害,身边居然能网罗这么多高手。”这时,冥的意念传入陈扬脑海中。不过它虽然这样说,心中却是对眼前这些人却是充满了悲悯,它自然也清楚,家人涉及到陈扬内心最痛的地方。龙之逆鳞,触之则死,这些人下场已经注定了。

陈扬眉梢微挑,心中转瞬间就做出了算计,这些人凭借他的实力的确无法对付,可是这里却是坠星谷,他有的是办法杀死他们。山河印的秘密只有他和上官璃知道,他完全可以将眼前这些引到那山洞中,将他们一举击杀。

陈扬挥了挥袖子,没有半分迟疑的朝着坠星谷内窜去,给人看起来他就像在逃跑一样。

“现在还想逃,不觉得晚了么?”那灰袍中年狞笑一声,身形一晃,与身边四人同时追了上去。可他们刚进入坠星谷内就觉得不对劲,这里处处充满了禁制,一名罗家三品玄圣猝不及防下还被禁制击伤了手臂。

那三品玄圣脸色凝重道:“小心,这个地方有些诡异。”

灰袍中年却是阴森森的笑道:“这山谷居然布置这么多禁制,说不定还真有什么重宝,否则那个小子怎么偏偏跑到这里来。”

闻言,罗家几人眼睛都是为之一亮,心头也火热起来,更是不遗余力的追向陈扬。

陈扬身形如魅,很快来到一个漆黑的通道口前,倏地就朝里面钻了进去。

阴嗖嗖的冷风直从通道深处吹来,陈扬却是半分不惧,他上一次已经来过,自然知道通道最深处有着什么,那里也将成为身后几人的葬身之地。

陈扬消失片刻后,罗家五人也狼狈异常的来到了这通道口,那些禁制虽要不了他们的命,却也让他们受到不小的折磨。

望着这深不可测的地下通道,五人相识一眼,目光更灼热,迫不及待的钻了下去。密布的禁制,幽深的通道,而且陈扬已经进去了,这让他们更坚信这下面有异宝。

通道深处,陈扬整个人仿佛一道残影,在通道中悄无声息的掠过,最终飘然停下。

前方是一处岩壁,那岩壁之后,就是山河印所在。

陈扬眼瞳中光芒闪动,右手微晃,一把金色的钥匙就出现在他掌心上。

破虚钥,这是上官璃当初在临走前交给他的,除了他和上官璃外,别人都不知道此事。

不过破虚钥早已认上官璃为主,虽然在他手中,他却无法用之对敌,只能用来开启眼前这扇石门。

陈扬深吸口气,将破虚钥放在石门上的凹印处,顷刻后,这扇石门就震动起来,旋即轰隆打开。

石门一打开,破虚钥就仿佛完成了使命,自动的飞了起来,倏地就破开空间消失不见。

陈扬没有去阻拦破虚钥,这种宝物根本不是他能够阻拦的,它既然认上官璃为主,现在自然是回到主人身边。

石门刚打开,身后罗家五人也追了过来,看到前方居然真的有个金光璀璨的石洞,纷纷惊喜的相视一眼。

那灰袍中年大笑道:“哈哈哈,原来你来这是寻找宝藏的,不转自书书网过现在只能便宜我们了。”

随着大笑声在这通道内回荡开来,五人也展开自己最快的速度,紧随陈扬身后,猛地就奔入石洞内。

一进入这石洞中,众人就看到,一尊高达三丈的金色大印矗立在石洞中央。

金印如山,磅礴的霸皇气息若洪水般宣泄而出,让人感到一种唯我独尊的气势。

神秘纹络密布其上,宛若天河倒悬,山川变化,令人心神颤栗。

一名罗家玄圣脸上充满震撼,失声道:“这件圣器至少是地品,不,是天品,天品呐!”

其余人也是惊讶之极,旋即眼神则变得贪婪火热,若是能得到眼前这圣器,从此以后,天下何处不能闯荡!

陈扬却是神秘一笑,山河印的确重宝,可也是他们的催命符!

果然,山河印很快就微微一颤,一股令人心悸的强大气息朝着众人扑来。紧接着它就悬浮起来,以匪夷所思的速度缩小巴掌大小。

“不好!”灰袍中年面色剧变,从这神秘金印上,他感应到强烈的杀机。

他想也不想,体内两尊圣轮猛地飞出,旋即有一方星光砚台从那玄轮内悬浮出来。

灰袍中年身后一名罗家玄圣瞳孔微缩,惊道:“罗家的罗星砚台?”

灰袍中年眼中闪过一丝得意,摇摇头道:“不是,罗星砚台是罗家至宝,岂是我能拥用的,这只是一件仿品,不过即便是仿品,其威力也堪比灵器。好了,大家一起出手,这金印虽然厉害,可我感觉到它被封印了,我们未必没希望得到。”

“灵器!”周围罗家几人倒吸一口冷气,不过他们也知道,眼前不是吃惊的时候,面对山河印和强烈的杀意,他们不敢怠慢,也纷纷施展出各自底牌。

罗星砚台仿品在空中缓缓旋转,旋即发出无尽的星光,竟将山河印发出的威势抵挡了几分。

望着这一幕,陈扬目光闪动,心中惊异道:“这罗星砚台不知道是什么圣器,连仿品都是灵器!”

砚台上爆发的无尽星光,纷纷轰击在山河印上,发出轰轰隆隆的巨响,使得山河印都颤动起来。

山河印上的纹落变化的更快了,陈扬感觉到,它身上那些图案,仿佛变成了江河咆哮,火山爆发,它怒了!

它浑身一颤,将周围的星光全部震开,刹那间,它对着攻击它的罗家五人,一印压下。

一种山河崩塌的景象在山河印周身浮现,先是其他四名玄圣的攻击被顷刻化解,旋即它狠狠的印在罗星砚台仿品上。

罗星砚台仿品,已经达到灵器级别,可在这一压之下,所有的攻击也轰然崩溃。这砚台上的星光立刻就黯淡下来,哀呜一声掉落回灰袍中年身上。

山河印的力量虽然不知被封印了多少倍,但是也不是一件灵器可以抗衡的,它的尊严,绝对不允许这些低级别的圣器挑衅。

“可惜可惜,这山河印被封印得太厉害,现在顶多也就是灵器级别,否则一印之下,这区区几名玄圣早就化成了粉末。”冥感慨道。

陈扬暗暗冷笑:“别忘了,你我现在的实力也只是玄圣,若山河印没有被封印,我也被了粉末。”

轻易击溃五名玄圣的攻击后,山河印继续发出攻击,上面的金色纹落不断的蠕动。

五名玄圣全力抵挡山河印,只是山河印太过可怕,让他们感到了恐惧,五人心中全部生出了退意。

灰袍男子当机立断,暴喝一声:“先退走,回去禀报家族,到时我们虽然得不到此印,但也能得到丰厚的奖励!”

其余四人以灰袍男子为首,听到灰袍男子的话后都没有反对,就要退走。

可这是陈扬精心布置的杀局,岂会让他们如此轻易逃走,他瞬间把握住机会,展开雷步出现在一名玄圣身边,一掌就拍了下去。

这人正在抵抗山河印,根本来不及防御陈扬,这一掌轻易击在他胸膛上。

陈扬动作未停,电石火光之间,他的速度发挥到了极致,除了那灰袍男子外,其余四名玄圣先后遭受他的攻击。

四人顷刻就被陈扬重创,然后再被山河印一印压下,全身直接化成无数的血雾爆炸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