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04章 暗流涌动

第两百零四章 暗流涌动

伏虎镇。

天色初明,晨光缕缕,神玉山上升起朦胧水烟。

气势恢弘的玄玉大殿内,十余道人影正坐于其中,一股沉重的气氛在空中弥漫。

大厅左侧,身穿淡黄色袍子的大长老,望着首位夏无尘右侧的美丽少妇,道:“许琳,陈柔竟是陈扬的亲妹妹,这样的事情我们居然到现在才知道,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们解释一下?”

许琳身为宗主夫人,在玄玉宗内备受尊敬,唯独大长老例外,他不仅资格老,而且代表的势力与宗主势力恰好相对,此时他的问话可谓是毫不客气。

在大长老身边,吴长老也笑着道:“呵呵,许夫人,大长老所说没错,陈扬当初惹下大祸,给宗门引来无数麻烦,现在他走了,竟在宗内留下一个妹妹。若非陆家等势力要我玄玉宗交人,恐怕我们到现在还不知此事。”

许琳玉颜如画,娥眉轻皱,陈柔是陈扬亲生妹妹之事,本只有她和罗安知道,但在前些天,不知为何陆家突然知道这个真相,至今更是弄得世人皆知。她与罗安相识也很多年了,对罗安极为了解,自然不会怀疑他,也正因此,她才会有些猝不及防。

不过她亦非常人,很快舒展眉头,从容道:“我玄玉宗虽然要求子弟来历清白,但并没有说,招收弟子时,一定要将弟子的身份宣告全宗吧?陈柔是我亲自收入玄玉宗,她的来历没有任何问题,请问大长老和吴长老,我触犯了哪条宗规?”

吴长老顿时不由语滞,许琳说得每一句话都在理,她紧扣宗规,转眼就将大长老和吴长老的逼问全部化解。

“我并没有说你触犯宗主,你当初所做也并无过错,既然你已经解释清楚,我自然无话可说。”大长老手指在桌子上轻轻弹了弹,不急不慢的将许琳的反问带过,旋即话锋一转:“只是,如今陆家联合其余三大势力要求我宗交出陈柔,此事事关宗门利益,我们应当慎重。”

另一个大长老一方的长老道:“陈柔的祸事是由陈扬惹来的,不应由我玄玉宗来承担,因此在我看来,为了宗门,应该将陈柔交出。”

听到这人的话,在大殿右侧,一个名为姜晨的长老,愤怒的拍了拍桌子:“付诸,你这说的是什么混账话,宗门的作用,就是庇护门下弟子,一遇到麻烦,就将弟子交出去,今后还有谁会加入我玄玉宗。”

姜晨的当众叱喝让付诸脸色一阵难堪,沉声道:“可这不是一般的麻烦,陆家、欧阳家、东岳宗和落涧宗四大势力同时逼迫,沧澜学院毫无动静,我玄玉宗已经面临极大的危机。”

许琳也是忍不住冷笑道:“当初陈扬被追杀,我玄玉宗就被四大势力堵在门口不敢吭声,现在又要放弃陈扬的妹妹么?一而再再而三这样,你们就不怕门下弟子心寒?”

付诸还想反驳,却见大长老挥了挥手,立即闭上嘴巴。

大长老目光缓缓扫过大厅内众人,最后看向正中的夏无尘,缓缓道:“还请宗主决断。”

夏无尘一直闭着眼睛,似对外面的争论丝毫不知,这时他睁开眼睛,沉声道:“此事押后再决!”

玄玉宗后山一座院子里。

幽静的小院,露珠晶莹,垂柳茵茵,在院子一处房间里,一个十四岁的紫衣少女,轻闭双眸,盘膝坐在床榻上。

少女双眉弯弯,鼻子挺巧,脸庞精致,满头乌发似水般垂落下来,随风舞动。

少女身上流转着淡淡的白色光晕,呼吸均匀,显然是正在修炼。

良久后,少女周围的空气突然剧烈涌动起来,紧接着她身上爆发出一阵强烈的能量波动,数个呼吸后才缓缓的平息下来。

“呼。”少女吐气如兰,睁开双眸,她的眼睛似星辰般迷人,然而却透着一股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漠然。

“三品元圣。”少女抬头看向窗外,目光不知飘向何处,低声喃喃道:“哥哥,终有一天,小柔不会成为你的拖累,会与你一切并肩杀敌!”

尽管是成功突破,但是她脸上却没有常人该有的惊喜,瞳子深处反而掠过一丝刻骨恨意和痛楚。

收回目光,少女不由摸了摸自己的眉心,轻轻道:“神玉,谢谢你,若不是你,我如何能拥有这么强的实力。”整个玄玉宗内,除了许琳外,没有一个知道,陈柔有着逆天的修行天赋,半年不到,就从一个普通人晋升为真正的圣者,现在更是突破到元圣三品。

然而即便许琳也不知道,陈柔实力的提升不仅仅来源于她的努力,最重要的是,在她体内隐藏着一枚神玉。

神玉山上一直有传说,这里在上古时有神玉隐藏,但是随着时间流逝,人们反而对这个传说嗤之以鼻。

直到不久前,陈扬的横空出世,让玄玉宗高层误认为他身怀神玉,却不知,真正的神玉,在陈扬的妹妹,陈柔体内!

“小丫头,来藏品阁一趟。”这时,一个虚无缥缈的苍老声音,直接在陈柔脑海中响起。

听到声音,陈柔脸上浮现由衷的敬意,她没有半分迟疑,从床榻上起身,似一缕轻风般掠出门外。

玄玉宗藏品阁,一个白须白发的老者,正坐在蒲团上,他身上近乎没有什么气息散发出来,呼吸也缓慢之极,若非他依然有着心跳,恐怕会被人当成死尸。

这就是玄玉宗的藏品阁老人,没人知道他的来历,没人知道的年龄,他就那样默默的呆在藏品阁内,不问世事,也极少踏出这藏品阁。

藏品阁老人的表情如深潭之水,老松之皮,亘古不变,无人见过他喜怒嗔痴,更无人见过他动容变色。

轻风自门外吹拂而来,一个少女的身影忽然出现在藏品阁外。

老人睁开了双眼,脸上露出了一抹慈祥笑意,若玄玉宗有其他人见到这一幕,定会震惊不已。

这少女,正是陈柔。

她在门外停了下来,然后慢慢的走进阁内,站在老人身前,恭敬道:“徒儿见过师尊。”

除了老人和陈柔自己外,没人知道,陈柔在三个月前,就已经被老人收为唯一的徒弟。

老人含笑点头,右手一挥,一个蒲团出现在他地面,道:“小柔,坐下吧。”

面对老人时,陈柔脸上漠然如霜的表情,情不自禁的柔和下来,乖巧的在那蒲团上坐下,然后看了眼老人道:“师尊,不知您找小柔有何事?”

老人单手在空中画了个圆圈,顿时,空气微微波动起来,出现了一幅画面,竟然是玄玉殿内的情形。

陈柔瞪大眼睛,有些匪夷所思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为老人难以想象的手段心中惊叹。

不过很快,玄玉殿内发生的事情吸引了她,里面玄玉殿的高层,居然是在讨论她。

当玄玉殿内的会议散去后,陈柔微垂眼帘,贝齿轻轻咬牙嘴唇。对许琳的维护,她自然心怀感激,只是她没想到,大长老一脉的势力竟如此无耻。当然,这些都她来说都不是最重要的,陆家两个字,就如同刺一般刺入她的心中。

陈柔的样子,让老人暗暗一叹,不过他没有多加干预,虽然陈柔是他的徒弟,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

老人轻轻一吹,那空中的画面顿时消散,道:“小柔,你且放心,虽然我不会出手帮你杀敌,但只要在这神玉山上,无人能够伤害你半跟毫发。”

陈柔平静下自己的心情,道:“谢过师尊,徒儿在没有足够的实力前,是不会冲动的。”

老人点了点头,旋即从怀中取出一青色卷轴,笑道:“这是影步,你现在修为已经完全达到要求,可以修炼了。”

“影步?”陈柔接过卷轴,诧异道。

老人道:“影步是老头子我创造的一种步法,包括雷步、水步和火步等,不过,最适合施展影步的,却是风圣力。你的圣力是风属性,因此此圣术最适合你不过。”

陈柔微微扬起下巴,道:“谢过师尊。”

陆家。

陆家家主陆通端坐在大厅首位,望着下面一个跪着的中年男子,道:“你立了大功,我陆家自然不会亏待于你,从今以后你就在陆家担任一名外门执事吧。”

这中年男子,竟是望山村私塾的院长吴德,当初望山村遭受劫难之前,他来到伏虎镇,竟是因此避过一劫。在伏虎镇里,他见到陈扬居然被通缉,对陈扬他一直怀恨在心,将这通缉击在心底。

后来无意之间,他见到了陈柔竟在玄玉宗中,怀着侥幸心理,他前往陆家禀报此事。没料到,陆家家主居然亲自接待他,还让他做外门执事。

吴德脸上狂喜不已,连连磕头道:“多谢家主,多谢家主,小人必会为陆家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大厅内陆家众人听到这陆通如此虚伪的谄媚,都是暗自皱眉,陆通也摇了摇头,道:“你下去吧。”

在吴德走后,陆通猛地拍了拍桌子,直接将桌角给拍断,狞声道:“陈扬,没想到你还有个亲生妹妹,我一定要抓住你妹妹,狠狠的折磨她,让你尝尝世间最残酷的痛。”虽然陈扬已经逃走已经数月,但是两个儿子都被陈扬杀死,这丧子惨事,一直让陆通感受到钻心之痛,对于陈扬,他是恨意滔天,再久也无法忘记。

下方的陆谭也是疯狂笑道:“这个小杂碎,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家主,在抓住陈柔后,我们还可以将这个消息散布出去。听吴德说,陈扬对他的妹妹很是疼爱,我就不相信,得知妹妹在我们手上,他还敢不回来。”

陆通紧紧握着自己的拳头,站起身道:“玄玉宗那边怎么说?答应交人没有?”

陆谭摇头道:“还没有回应。”

陆通冷冷一笑:“他们还以为能保住那个杂碎的妹妹的,哼,再让其他几大势力派人去施施压,若玄玉宗还不识好歹,四大势力就再上一次神玉山。”

白云郡内暗流涌动,值此时刻,一个少年正从蒙泽森林中出来。

望着视野尽头那个小镇时,少年神色一阵变化,这里是他在这个世界的起征点,那里有着他的宗门,有着他的亲友。转眼间冬去春来,他再度回到了这里。

良久后,他面庞上浮现了一抹笑容,口中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语气道:“伏虎镇,我陈扬回来了。”

声音在周围回荡开来,陈扬没有遮掩面容,光明正大的朝着伏虎镇走去,如今的他,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弱小的少年,他不用再躲躲藏藏,不用再畏惧陆家,他有绝对的实力,从正面对抗陆家。

在北风城,那里高手云集,他还很弱小,但是在这白云郡,他有着足够的实力横行无忌。

他看似闲庭信步,但速度却是极快,不到半刻钟就来到小镇下。

他的衣着虽然仍旧不是很华丽,但是在历经数月的磨砺,他身上已经多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气质。

一袭青衣的他,行走在路上,引起周围不少人的注意,只是时隔数月,很少有人把这个少年,和那个被陆家追杀的少年联系在一起。

目光扫过小镇镇门上“伏虎镇”三个大字,陈扬感觉到,自己心里泛起一股火热的情感。

走进小镇中,陈扬却是眉头微皱,以他如今的见识,很快就察觉到,这伏虎镇内有些不对劲。四处有人们聚在一起议论着什么,最奇怪的是,几乎看不到玄玉宗的弟子。

正自疑惑时,陈扬忽然微微一愣,目光投向大约百米远外的一群人,脸上露出一丝怪异的笑。

那群人为首之人,他极为熟悉,居然是欧阳家的欧阳启,让陈扬奇怪的,欧阳家的势力在白云城,这欧阳启怎么会来到伏虎镇?

他站在原地没有,静静的看着欧阳启一行人走来。

欧阳启一群人行走在街道上,人人退避三舍,他们一路畅通无阻,很快来到陈扬身前。

“哪来的小子,滚一边去。”欧阳启身后一人怒喝道。

陈扬在街上站立不动,看也不看那人一眼,淡淡道:“欧阳启,好久不见。”

欧阳启本来扬着头,根本没把眼前的人放在眼里,此刻闻言不由脸色一沉,朝前方看去。

周围围观者不少人明白欧阳启的来历,见陈扬居然敢拦在路上,暗叹这个少年要倒霉了。

然而接下来,欧阳启却是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失声惊呼道:“陈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