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05章 震撼归来

第二卷 殇风 第两百零五章 震撼归来

寂静!

在欧阳启的话音落下后,整条大街,在刹那间,出奇的陷入一种诡异的寂静之中。

无数道目光,齐齐的投向那个青衣少年身上,充满了震惊。

陈扬,这个逐渐被人遗忘的名字,在四个月前,却是轰动整个伏虎镇乃至白云郡。

在白云城大比中异军突起,最终击败楚望,夺得冠军首座;怒斩陆家公子陆胜,受到整个陆家的追杀,引得四大势力齐聚玄玉宗,压得玄玉宗不敢出面;在伏虎镇外和蒙泽森林中,遭受陆家数名圣者和上千元圣围杀,最终脱困而去。

尽管当初陈扬是被陆家追杀逃走,但是伏虎镇内极少有人鄙视他,能在陆家倾巢出动下逃走,他已经创造了一个奇迹。

这曾经的记忆在人们脑海中翻滚出来,只是谁也没想到,时隔四个多月,陈扬竟然回到了伏虎镇!

细风微卷,尘埃飘动。

陈扬衣袂飘飘,从容而立,似笑非笑道:“没想到欧阳公子还记得在下。”

欧阳启在经过短暂的惊讶后,也渐渐回过神来,不怀好意的盯着陈扬,大笑道:“哈哈,陈扬,没想到你居然还敢回来。”

周围人群中也响起一阵惊讶的议论,稍有见识的人都意识到,陈扬这个时候回来,必会在白云郡来引发一场风暴。不过更多人的是觉得惋惜,在他们看来,陈扬还是个少年,仍旧太过冲动,不知道多隐忍几年,现在这个时候就回来,完全是枉送性命。

欧阳启身后那名欧阳家弟子,虽然也震惊,可见到陈扬丝毫不把他放在眼中,忍不住怒斥道:“小混蛋,我看你是回来找死,你这样的人,只适合做黑暗中的老鼠,见光就死。”

话音未落,他耳边就响起尖锐的破风声,紧接着他脸上挨了一记极其响亮的耳光,他抬头一看,立即就看到陈扬那淡漠的眼神。

“你……”这名欧阳家弟子没想到陈扬敢当着这么多欧阳家人面前打他,指着陈扬就要尖叫大骂。

但他只说了一个“你”字,腹部再度遭受陈扬一脚重提,身体横飞了出去,摔入数米外一条小巷中,直接就昏迷过去。

见到陈扬当众打自己带来的人,欧阳启面色阴沉无比,森然道:“陈扬,你未免太过放肆了。不过不得不说,你的命还真硬,当初不仅连天煞的杀手都杀不了你,在陆家追杀下你都能逃走。可若你在外面多呆几年,或者安分点,也许还能活命,嘿嘿,可现在你这么猖狂放肆,我看你是必死无疑。”

“天煞的杀手?”陈扬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他被天煞杀手追杀之事,这欧阳启怎么会知道?他不禁想起当初他离开白云城,前往望山村时遇到的那名杀手,双眸微微眯起:“当初那杀手,是你雇佣的?”

欧阳启脸色微变,没想到自己一时只顾快意,将这个秘密说了出来。但当看了眼身后众人时,他觉得胆气一增,陈扬虽强,可自己身后几人实力都不弱,其中更有一名家族暗中安排的五品元圣。

他悠然的理了理自己的衣袍,嘲讽的看向陈扬,冷笑道:“是我你又如何?来人,给我把他抓了!”

随着欧阳启声音落下,他身后八道身影同时窜了出来,体内圣力涌出,但是他们还没来得及攻击陈扬,便见眼前一花,紧接着一股难以想象的痛从胸口传出。

嘭嘭嘭嘭……电石火光之间,八个人的身躯猛地就倒飞倒飞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地上。

看到八名欧阳家子弟,竟被陈扬如此轻易的就击飞了,欧阳启表情一阵僵硬,眼中露出骇然之色。这八人虽然实力不强,可其中好歹也有三名十品圣徒,可连陈扬一击都挡不住!

这才多长时间,陈扬的实力居然就达到如此可怕的地步,他忍不住咽了口唾沫,不安的大喊道:“王辉,动手。”

王辉正是欧阳启身后秘密守护的五品元圣,闻言凝重的点头,可他刚要动手,却看到一双漆黑的眼眸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他面前。

王辉的瞳孔猛地一阵收缩,心脏也是剧烈的跳了跳,他无法想象,陈扬的速度究竟达到了什么地步,他毫不犹豫的朝后倒退。

然而他只退出三步,一道雷弧就在他眼中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放大,旋即倏地射入他的眉心。

王辉身躯陡然一僵,脚步在地面摇晃了几步,随后整个人直挺挺的轰然倒地。

鲜血从王辉尸体上流出,欧阳启双脚一阵哆嗦,脸上充满了不敢置信的神情,喃喃道:“怎么可能?这,这怎么可能?”

若之前陈扬轻易击败那些圣徒,欧阳启还能接受,但王辉,那可是五品元圣,在陈扬手上竟走不过一招,那这个混蛋的实力究竟达到了什么地步?

陈扬脸上面带笑容的看着欧阳启,但眼中却是没有半分笑意,缓缓走到欧阳启身边。

欧阳启脸色发白,目光几分惊恐的望着越来越的近的陈扬,色厉内茬的大叫道:“陈扬,你不要狂妄,现在欧阳家、陆家、东岳宗和落涧宗四大势力已经来到伏虎镇,你若敢杀我,你必会死无葬身之地!”

陈扬眼角微挑,眼中寒意更深,道:“欧阳家、陆家、东岳宗和落涧宗四大势力来到伏虎镇,所谓何事?”

陈扬的发问,让欧阳启暗松口气,以为陈扬是有所忌惮,当即心中升起生还的希望,道:“现在白云郡来所有势力都知道,你有一个名叫陈柔妹妹的在玄玉宗,这次行动是陆家发起,就是为了逼迫玄玉宗交出你的妹妹。”

陈扬心弦猛地一颤,紧随而来的则是滔天的怒火和杀机,父母已亡,妹妹就是他最亲之人。

“陆家!”两个字近乎是从陈扬牙缝中挤出,充满了刻骨的恨,令人闻之心寒

他没有再让欧阳启说话,此人曾经雇佣刺杀过自己,仅此一条,他就不会放过对此人。

“啊……”欧阳启忽然发出一声惨叫,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发觉自己全身突然诡异的被无尽的紫雷包裹。随后,他的惨叫声还没有散去,身躯就在雷弧中完全毁灭,化成无尽的飞灰散落开来。

陈扬看也没看死去的欧阳启一眼,如今妹妹遭遇危机,他必须尽管赶回玄玉宗,不管是谁,只要敢做出不利于陈柔的事,都将承受他最残酷的打击。

在陈扬离去后不到片刻,街上爆发了一阵阵蕴含无比震惊的议论声。

“这真的是陈扬?”

“当然是,曾经我亲眼看过他,绝对没错。”

“可是这太难以置信了,四个多月前,他还是一名圣徒,被陆家追得拼命逃跑,但刚才,八名圣徒在他手中一会都坚持不到。”

“八名圣徒有什么,最可怕的是,那名欧阳家的五品元圣,也被他秒杀了。”

“陈扬此人,的确是一名绝世天才,这种实力提升速度,足以让那些所谓的世家子弟望其项背。”

“可惜,这次他将欧阳家的公子也杀了,他等于同时将陆家和欧阳家得罪了。”

“他虽然是天才,可太冲动了些,若能再隐忍几年,未必不能抗衡那些世家。”

“哎,一场远胜去年的风暴将要降临,陈扬的回归,必须让白云郡所有势力震惊……”

……

玄玉宗内,气氛远比前些天更压抑,宗内的弟子们,神情都有些紧绷和凝重。

与此同时,在玄玉殿中,玄玉宗高层们再度汇聚。

大厅左侧一个位置上,吴长老一脸沉重,望着夏无尘道:“宗主,四大势力已经齐至伏虎镇,关于陈柔之事必须尽早决断,不能再拖了。

夏无尘身边,许琳眉宇间也透着忧色,语气微冷道:“总之我认为,无论如何,也不能用宗内弟子的性命,去换取宗门的安危。”

大长老抬目望向许琳,道:“许琳,我也知道你是牵挂宗门弟子,但是在这种时刻,万万不能义气用事,一旦与四大势力彻底敌对,到时我玄玉宗的损失更大,牺牲的就不只是一个弟子的性命了。”

吴长老冷冷一笑,也紧接着说道:“这一切都是陈扬那个家伙招惹的祸端,若不是他,我玄玉宗岂会有这些的麻烦,他惹的祸与玄玉宗其他弟子根本无关,凭什么要整个宗门为他承担。在我看来,我宗收留了他的妹妹四个多月,已经仁至义尽了。”

姜晨的脾气最是暴躁,一听大怒道:“姓吴的,你还要不要脸了,当初陈扬赢得白云城大比冠军,你怎么不说,他得来的荣誉与玄玉宗根本无关?再说,陈扬在这件事上根本没有半分错误,若不是陆家那些人杀了他的双亲,他会去得罪陆家么?”

听到大殿内众人又要吵起来,夏无尘挥了挥手,沉声道:“众位长老无需动怒,我们是要商议事情,而不是来吵架的。”

就在这时,一名弟子慌忙的奔了进来,大声道:“宗主,不好了,四大势力的人已经到了宗门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