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07章 强烈震惊

第两百零七章 强烈震惊

欧阳家一方的首领欧阳明面色阴沉的望着陈扬,正要出言嘲讽,一个欧阳家的弟子匆匆的从远处跑了过来,无比惊慌道:“统领,公子他被人杀了!”

这一幕让周围众人愣了愣,欧阳启居然被杀死,这可是一件大事。

欧阳明心神俱震,猛地上前几步,抓住这弟子的领子,难以置信的吼道:“你说什么?”欧阳启可是欧阳家主的一块宝,有了陆家两位公子死亡的教训,他还刻意安排一名五品元圣担任守卫,为的就是保护欧阳启,没想到,欧阳启居然被杀了!

“公子,公子被人杀了。”这弟子脸色发白,声音颤抖道。

他话音落下不久,几名弟子就抬了一具尸体从不远处跑了过来,正是死去的欧阳启。

看到欧阳启的尸体,欧阳明双目发红,近乎要发狂了,咆哮道:“说,是谁,是谁干的。”

“不用问了,欧阳启是我所杀,所以我说,欧阳家不用走了。”就在这时,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

陈扬神色平静的站在那,那风轻云淡的语气,仿佛说的是杀死一只蚂蚁,而不是白云城欧阳家的公子。

在场所有人都震撼的看向陈扬,他曾经因杀死陆家公子而得罪陆家,现在竟然又杀死了欧阳启,这等于将欧阳家也得罪死了,他究竟是胆大包天,还是疯了么?

那个欧阳家弟子抬头看向陈扬,大喊道:“统领,没错,就是陈扬,就是他杀的。”

欧阳明一把将那弟子扔到一边,面目狰狞的盯着陈扬,嘶声道:“小杂碎,即便陆家不出手,我欧阳家也会将你剥皮抽筋,来人,给我把他拿下!”

不远处,玄玉宗吴长老双手一颤,愤怒道:“这个陈扬,我早说过,他就是个惹祸精,这回若还包庇他,我玄玉宗不仅是得罪陆家,连欧阳家也要成为我宗生死大敌。”

欧阳明身后数十名弟子听到命令,立刻窜了出来,目露凶光的盯着陈扬。

然而就在这时,夏无尘却是伸出右手,沉声喝道:“且慢。”

欧阳明冷笑着望向夏无尘,毫不客气道:“夏宗主,难道你还要阻止我么?你可要考虑清楚,要维护陈扬,你玄玉宗就要做好面临四大势力征伐的准备!”

夏无尘毫不在意欧阳明的威胁,笑了笑道:“你说的没错,我就是要维护陈扬,玄玉宗弟子听令,全力抵抗,若是有人要对陈扬出手,别给我客气,格杀勿论。”

夏无尘这出人预料的命令,让玄玉宗大长老一方惊愕之极,但大多数弟子却是热血沸腾起来。大多数年轻一辈的弟子仍心怀热血,对他们来说,宁愿为宗门战死,也不愿意这样憋屈的活着。之前宗门忍气吞声,早让他们心中充满愤慨,如今夏无尘的命令,弟子们都是目光灼热的看向他,觉得宗主平时温和,关键时刻却是让人振奋。

不仅是别人,许琳也是惊异看向夏无尘,对于自己的丈夫,她可是极为了解,他从小生长在玄玉宗,将玄玉宗看成是家,做一切事情,都把宗门利益看得最重。可如今他的命令,对宗门显然极为不利,她第一次看不透夏无尘的想法。

大长老神色同样惊讶,凝视着夏无尘,沉声道:“宗主,请三思而行!”

吴长老也连忙喊道:“宗主,请收回成命。”

“还望宗主以宗门利益为重,收回成命。”大长老一方的长老们,纷纷开口道。

夏无尘面无表情,这些人都不知道他的真正用意,以往他选择忍耐,那是为了保住门派根基。但是现在,他看到了陈扬身上的恐怖潜力,他极为清楚,只要保住了陈扬,玄玉宗哪怕付出再惨重的代价,将来也定会重新崛起,而且会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只是他并没有将自己所想说出来,只是挥了挥手,以前所未有的坚定语气道:“诸位长老不必多说,本宗主已经做出决定,我不管你们对这命令服不服从,但既然现在我是宗主,那就必须给我执行。”

陈扬诧异的看了眼夏无尘,对夏无尘的决断,他也暗感惊讶。但不管如何,夏无尘在此时做出这样的决定,他还是暗生好感。而最重要的是,夏无尘玄玉宗宗主,许琳的丈夫,还是夏清影的父亲,有了这些身份,陈扬就不可能与夏无尘为敌。

“夏无尘,你很好,既然你做出如此决定,那就莫怪我欧阳家不仁不义。”欧阳明面色极为难看,寒声道。

陆谭也是目光阴鸷,嘿嘿冷笑道:“夏宗主果然好气魄,不过你觉得凭借玄玉宗的力量,能够拦住我们四大势力的联手么?”

夏无尘单手负背,无喜无怒道:“这就无需阁下关心,我玄玉宗哪怕战到最后一人,也不会退缩。”

而便在此刻,陈扬忽然对夏无尘施了一礼,笑道:“弟子多谢宗主维护,不过这些人,还是交给弟子来处理吧。”

夏无尘皱了皱眉,但仍旧点了点头,他倒不是完全答应陈扬,而是他也想看看陈扬究竟有多强,若陈扬遭遇危险,他还是会出手的。

听到陈扬的话,许琳一阵焦急,但想到陈扬之前自信笑容,只能强行忍耐住内心担忧,不过她的想法和夏无尘一样,若真到不得不出手的时候,她是不会袖手旁观的。

“陈扬,你这是自取死路。”欧阳明嘴角一抽,冷喝道:“给我杀,不要留手。”

欧阳家前方数十人,也被陈扬的狂妄激怒了,一个个杀机凛然,朝着陈扬暴冲而去。

陈扬平静的看着这些人,旋即他瞳子中掠过一丝寒光,蓦地伸出右手,一道蛇形的紫色雷霆猛然从他掌心中冒出。

这道蛇形的紫色雷霆一出现,周围立即充满一股惊人的暴戾和阴森气息,让人毛骨悚然。

陈扬手掌朝前一挥,那道紫色雷霆顿时一阵膨胀,紧接着化作无数的细小雷弧,对那数十道袭来的人影铺天盖地的涌去。

“咝咝……”两道细微却刺耳的雷鸣声蓦地响起,只见冲在最前方的两名欧阳家弟子,身体骤然被雷电缠绕,紧接着两个人同时在那雷电化成飞灰。

这诡异的一幕,立即引起众人注意,但就在下一刻,一连窜的雷鸣声突然接连不断的传出。

在周围众人震骇的目光,那些朝陈扬冲杀过去的数十名欧阳家弟子,纷纷被雷弧包裹,最后无一幸免,不是身体彻底毁灭,就是彻底残废。

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意,从人们心中升起,许多原本还打算去追杀陈扬的人,也悄然止住了脚步。

“禁雷!”东岳宗此行的首领,望着陈扬手中那道蛇形紫雷,无比震撼的惊呼道。

不仅是他,陆家、欧阳家和落涧宗,所有势力,眼中都是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至于玄玉宗大长老一脉,在惊讶的同时,也忍不住看向夏无尘,暗忖,难道宗主早就预料到这一幕了?

他们却不知,夏无尘表面淡然而笑,眼瞳也是猛地一缩,心中掀起惊涛骇浪,即便他也没有料到,陈扬会掌握这种恐怖的东西!

禁雷,那可是天地禁忌之物,无一不是蕴含

恐怖的毁灭力。

在震惊渐渐平静下来后,夏无尘脸上笑意更浓,为自己的决定更觉庆幸和自豪。

陆谭和欧阳明脸上此时已经是扭曲无比,眼前情形完全在他们预料之外,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陈扬的实力居然会变得如此恐怖!

陈扬却暂时没有去理会两人,身形若闪电般窜入陆家众弟子中,九天炎雷全面爆发出来,以最快的速度吞噬着陆家众人的性命。

在当初被陆家追杀逃走后,他就立下誓言,定要让陆家鸡犬不留,如今他自然不会放过陆家一个人!只要是白云城陆家的人,不管是什么身份,必须死。

一道接一道的雷鸣声和惨叫在陆家众人中传出,掌控着九天炎雷的陈扬,就如同九幽恶魔般,在不断的收割着陆家弟子的性命。

随着越来越陆家子弟死去,一种极端的恐惧情绪弥漫开来,最后终于有人无法忍住,拼命的朝外疯狂逃去。

牵一发而动全身,少部分的逃窜,顿时让恐慌如潮水般在人们心中爆发,众陆家弟子若蜜蜂般四处逃散。

而紫色雷弧并没有因为他们的逃窜就有丝毫留情,反而变得更为凶戾残暴,向周围不断的追杀,一具具尸体倒地,有更多的成为了这山脚下的一小堆灰烬。

陆家的轰然溃败以及那令人心惊胆寒的惨状,使得周围其他势力陷入一片寂静之中,人人只觉遍体生寒。

欧阳家的弟子,看向陈扬的目光,也同样充满骇然和恐惧,就在这时,陈扬忽然对着他们露出一抹笑容。

这笑容,就如同恶魔的笑,在他们心中留下可怕的阴影。

就在下一刹那,陈扬手中的蛇形紫雷分出了一半,一半继续追杀陆家众人,另一半则是扑向了欧阳家众人。

欧阳家众人之前已经看到了陆家的下场,哪里还有勇气抵抗,还不等紫雷追杀,连欧阳明都顾不上了,施展最快的速度逃窜了起来,恨不得立刻就逃出这个噩梦般的人间地狱。

那些玄玉宗的弟子们,望着那遍地的尸体和灰烬,还有不断传来凄厉惨叫,大多数脸色发白,这种残忍的手段,是他们闻所未闻的。

也有不少人眼中充满狂热,对陈扬生出无比的崇拜之心,毕竟陈扬可是玄玉宗出来的。

在玄玉宗弟子中,像莫崖黄陵这些陈扬的旧识,看向陈扬的目光更是震撼,曾经他们想过还和陈扬一较长短,但是现在他们发现,陈扬的实力,已经达到他们望其项背的地步。

而玄玉宗那些实力强些的高层们,想得更多,他们发现,陈扬到现在凭借的是那诡异的禁雷,一直都没有亲自出手,那他真正的实力有多可怕?

即便夏无尘也是露出苦笑,尽管他已经知道陈扬达到玄圣境界,可现在他发现自己还是远远低估陈扬了实力,这种手段,即便他也施展不出来。

许琳则是望着陈扬暗暗叹息,她不怪陈扬对人命的冷漠和残忍,对于陈扬她还是比较熟悉,一年前,他刚从望山村出来,还是个温和的少年,然而现在他的变化,只能说他的遭遇太残酷了。

他年仅十六岁,却遭遇双亲亡故,受到陆家追杀,被迫一人逃入蒙泽森林,随后的一切她虽然不了解,但看到陈扬现在的样子,她也能猜到,陈扬必定是经过生与死的磨砺。

对于陈扬,许琳早已不把他当成一个弟子,而是怀有长辈对晚辈的关爱,看到陈扬的变化,她只觉心生怜惜。

在许琳叹息之时,周围却是突然生出变故,那一直没有动弹的东岳宗和落涧宗,忽然有了动静。

“东岳宗的弟子听令,全力围杀欧阳家和陆家弟子,一个不留!”东岳宗此行的首领白星大声厉喝道。

不仅是他,落涧宗首领李青也是眼珠一转,连忙下令道:“落涧宗弟子听令,围杀陆家和欧阳家,不遗余力。”

看到这一幕,许琳蛾眉微挑,旋即冷笑道:“这两宗倒是会见风使舵,看到情况不对,立刻转变了立场。”

一旁的夏无尘微笑道:“如此也好,我玄玉宗毕竟根基在白云郡,敌人自然是越少越好。现在东岳宗和落涧宗定然也看出了陈扬的不凡,今后只要陈扬不陨落,他们必定不会轻易对付我玄玉宗了。”

许琳也点点头,感慨道:“想不到这个小家伙居然变得如此强大,连我也看不透他的实力了。”

夏无尘看了眼不远处的陈扬,道:“陈扬最惊人的不是他的实力,而是他的发展潜力,不到十六岁就成为了玄圣,将来他的前途没有人可以预料。”

尽管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但听到夏无尘说出来,许琳仍旧不由震惊:“陈扬他当真成为玄圣了?”

夏无尘笑了笑:“自然,施展禁雷也是需要消耗一定圣力的,若非成为了玄圣,你觉得他能坚持到现在还没什么事。”

许琳强压住内心惊讶,旋即则是没好气的白了夏无尘一眼,她终于明白,这个看似风趣温和的实则榆木疙瘩的丈夫,为何突然开窍了,原来是看重了陈扬那恐怖的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