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08章 兄妹重逢

第一卷 吞月 第两百零八章 兄妹重逢

残风,肃杀。

陆家和欧阳家的弟子们,在东岳宗和落涧宗反戈一击下,以更快的速度溃败。

“落涧宗,东岳宗,你们卑鄙无耻!”陆谭没有料到,落涧宗和东岳宗在最后时刻居然会反水,这对本就处于绝境中的陆家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东岳宗白星和落涧宗李青,根本没有理会陆谭的话,反而让宗内弟子加速攻击,如今已经彻底得罪了陆家和欧阳家,他们也再无退路,只能将在场两家之人斩尽杀绝。

看到这一幕,夏无尘自然不会放过这等落井下石的机会,朗笑道:“玄玉宗弟子听令,将陆家和欧阳家弟子,全部斩杀!”

闻言,欧阳明神色也无比难看,嘶哑着嗓子道:“陆谭,为今之计,只有我们两家联手一起杀出去。”

陆谭没有半分犹豫就答应了,面对玄玉宗、东岳宗和落涧宗三大势力联手围杀,若他们两家还不联手,必死无疑。

然而当陆家和欧阳家的弟子汇合在一起后,却只剩下一百多人,逃散了两百余人,死了近七百人,哪怕两家有着极深的底蕴,可这样惊人的损失,对两家来说也是一次重大打击。

两家势力合拢在一起后,力量果然增强了不少,毕竟至今仍旧残存下来的,也是弟子中的精英。

望着陆家和欧阳家逃走的队伍,陈扬嘴角露出一抹讥诮之色,他右手五指微微一拢,九天炎雷顿时重新合成完整的一道。

陈扬眼中一片寒意,右手猛地一挥,九天炎雷的身躯在顷刻间就涨大成一条长约十米的雷霆巨蛇,轰然朝着陆家和欧阳家逃走的队伍扑去。

“不好!”陆谭和欧阳明感应到身后那恐怖的气息,回头一看,皆是大惊失色。禁雷之威,他们已经见识过,若是让这禁雷扑下,这群弟子也定然剩不下几人。

“陆兄,若是这些弟子死了,我们回去恐怕也不好交代,不如联手一搏,将陈扬这混蛋击杀。他如此猖狂,凭借的也不过是这禁雷,只要他死了,这禁雷也自然无法控制了。”欧阳明眼神疯狂,对陆谭传音道。

而陆谭所想和欧阳明近乎一样,四个多月前,他可是和陈扬交过手,那时陈扬的实力和他差不多。他绝不相信,短短半年不到,陈扬会拥有玄圣的实力,在他眼中,陈扬也不过是个偶然得到禁雷的幸运儿。

陆谭和欧阳明脚掌同时在地面一踏,然后回身?朝着陈扬疾掠而去。

陈扬并未刻意遮掩身形,陆谭和欧阳明两人眨眼间就来到他身前,各自施展最强杀招。

“陈扬,受死吧!”

一条水蟒从陆谭体内直冲而出,轰然扑向陈扬,与此同时,欧阳明身上涌出磅礴的风能,化作狂暴的龙卷猛袭出去。

陈扬面色平静,身形不动,左手以匪夷所思的速度伸出,在空中留下一连窜紫纹,旋即对着两人陡然一张。

“拂雷手。”八道手臂般粗细的雷流若洪水般爆发出来,瞬间就将那水蟒和龙卷风击溃,旋即余威不减的冲向陆谭和欧阳明二人。

两人皆是目露恐惧,陈扬的实力远远超过他们的预想,若是方才他们全力逃遁,或许还有生机,可现在,他们主动对上陈扬,却是注定灭亡。

嘭嘭!两声闷响传开,陆谭和欧阳明的身躯在雷流轰击下,齐齐倒飞了出去。片刻后,两人重重摔落在数十米外的地上,嘴中忍不住喷出鲜血,脸色更是惨白。

这一幕震撼了所有人,若之前还有些人认为陈扬不过是侥幸得到禁雷,本身实力也不一定强,那现在他们再无疑问了。

陆谭和欧阳明虽然不算什么强者,但前者修为达到六品元圣,后者更是八品元圣,现在两人却是连陈扬一招都接不下,被齐齐秒杀。

地面上,陆谭和欧阳明横躺着,胸膛塌陷,面无血色,浑身血迹斑斑,骨头不知断了多少根,刚才陈扬的攻击,让他们遭受无可治愈的创伤。

两人此时已经是生机微弱,气若游丝,口中不断涌着血液,却依然死死的瞪着眼睛,不敢置信的盯着那个青衣少年。

一阵凉风吹过,些许灰尘飘落在两人身上,两人的目光也彻底黯然下来,最终身躯一僵,彻底的死去。

随着两人死去,九天炎雷依然在追杀陆家和欧阳家的弟子,不到半刻钟中,所有两家弟子,皆被屠戮一空。

陆家和欧阳家两家上千名弟子,加上两名实力不弱的元圣,就这样陨落在神玉山脚下。这个血一般的事实,向白云郡所有人宣布了一个消息,陈扬这个少年,带着无可阻挡的光芒,回归了!

消灭两家弟子后,白星和李青面上带笑,怀着忐忑之心走到夏无尘和陈扬身前。虽说他们最后反水倒戈一击,但依然担心陈扬是否会原谅他们。陈扬的潜力,现在就是傻子也看出来了,十六岁的玄圣,这在白云城以往是从未出现过的,他将来的发展是无可限量的。

哪怕两宗以往和玄玉宗以及陈扬关系都不好,可他们都不会白痴到去招惹一位未来的强者,更何况,即便是陈扬的陈扬,也有了和两宗平起平坐的资格。

一个势力中拥有两名玄圣强者,这在白云郡,以往只有沧澜学院拥有这等实力,现在多了一个玄玉宗,而且玄玉宗的陈扬,更年轻更可怕。

白星对夏无尘和陈扬拱了拱手,朗笑道:“恭喜陈扬小兄弟修为大进,回归宗门,他日玄玉宗必将光芒大放。”

陈扬淡淡的扫了两人一眼,对于这些利益之事他毫不关心,朝夏无尘道:“一切由宗主做主。”

夏无尘闻言笑意更浓,虽然他已经把玄玉宗的未来寄托在陈扬身上,即便陈扬擅自做主决断事物,他也不会反驳,但他毕竟还是宗主,心里难免会有些纠结。

现在见到陈扬对自己如此尊敬,他对陈扬更满意,看向白星和李青笑道:“落涧宗和东岳宗深明大义,能及时助我玄玉宗驱逐来敌,同样可喜可贺。”

白星和李青面带微笑,心中却是暗骂,夏无尘这话听着舒服,实际上就是将落涧宗和东岳宗完全拉到玄玉宗的战船上。只是现在他们人在玄玉宗,根本不可能反驳,否则恐怕下一刻他们就会遭到玄玉宗和陈扬的剿杀。

而所有有心人也意识到,神玉山山门的变故,预示着平静已久的白云郡,要掀起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暴了。

陆家和欧阳家前来的弟子前部折损,必定不会善罢甘休,落涧宗、东岳宗与玄玉宗联合在一起了,其他势力也必定不会静坐,立刻就会做出一连窜的反应。

“陈扬,你刚回来不久,还未见过你的同门和妹妹,你先就去和他们叙叙吧。”许琳笑吟吟的看着陈扬道,她也已经看出,陈扬如今实力已提升到夏无尘都难以预测的地步,对此她只觉欣慰,就好像看到自己的孩子长大了一般。

她话音落下不久,一道紫影就从山上闪掠而出,在陈扬身前停了下来,显出一个紫衣少女。

少女虽只十四岁年纪,可已显出窈窕娉婷之态,她的脸庞略显冷漠,却依然掩不住清秀脱俗,恰似明珠美玉。

望着这个四个多月不见,却已经成熟不少的妹妹,即便陈扬心硬如铁,眼睛也不由微微发酸。

而周围那些玄玉宗的弟子们,眼睛也是微微发亮,陈柔一向只在居住的院子和藏品阁中来往,玄玉宗内的弟子虽然知道她的存在,却很少见到她。如今见到陈柔竟是一个如此俏美的少女,对于大长老一脉先前要交出她的行为更是气愤。

“哥。”少女轻轻唤道,在别人面前冷漠如霜雪的她,在看到眼前的少年时,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情感。一抹阳光映在她俏脸上,晶莹剔透的泪珠,从她眼中滚落,最后盈盈欲坠的悬挂在下巴上。

陈扬心中疼惜,手掌缓缓的抚摸着她的脑袋,忍住心中激动和喜悦,声音温和的微笑道:“小柔,哥哥不在的时间,你过得还好么?”

陈柔情不自禁的扑入陈扬的怀中,抽噎着道:“我还好,只是很想哥哥。”

陈扬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子,笑道:“好了,你这丫头,这可是大庭广众,我可不希望别人认为我妹妹是个眼泪袋子。”

感受到那哥哥久违的亲切动手,陈柔只觉心中升起浓浓的温馨,这个世上,也只有哥哥会这样捏她的鼻子。只是陈扬的话让她也意识到周围可是有不少人看着,有些害羞从陈扬怀中出来,道:“哥哥,你以后可不能再丢下我不管了,我现在可再不是你的包袱,我也是一名圣者了。”

陈扬这才注意到,陈柔身上有着不弱的圣力波动,竟是一名三品元圣。即便他也不由惊讶,仅仅四个多月,陈柔的实力居然提升到如此强大的地步,他当初有着混沌青莲的帮助也没有陈柔提升得这么快。

看着陈扬那惊讶的表情,陈柔心中泛起小小的得意,握了握小拳头,笑道:“哥哥,我等会再将我修炼的事情告诉你。”关于神玉的秘密,在这个世上,她只会告诉陈扬一个人。

周围众人也是震惊以及无语的看着这对兄妹,哥哥的天赋如此惊人也就罢了,现在妹妹居然也是个小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