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09章 神秘血使

第一卷 吞月 第两百零九章 神秘血使

草长莺飞,斜阳流云。

由伏虎镇通往白云郡其他各地的大陆上,本是行人渺渺,唯有路旁树木摇曳。

凉风骤起,一阵阵车马兽嘶,忽然间从伏虎镇内疾窜而出,朝着四面八方奔去,空中更有飞禽圣兽飞掠而出。

不久之后,一个消息在整个白云郡炸响,轰动全郡。

昔日陈扬回归玄玉宗,陆家和欧阳家所有人阵亡,东岳宗和落涧宗临阵倒戈。

一场在白云郡中史无前例的风暴,正在缓慢的酝酿着。

白云城陆家。

大厅中,陆通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双眼中,充斥着震惊,难以置信的道:“怎么可能?”

在他身边,陆家大长老陆叶,也是豁然睁眼,与陆通一样,眼中含着浓浓的震惊。

大厅下方,也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陆家众人本来还在商讨抓捕陈柔后应该如何诱杀陈扬,可紧接着,伏虎镇的消息就传回了陆家。

在场所有陆家人都被震懵了,陈扬回归,陆家派出的五百多人,包括陆谭在内,全体死亡。

五百多人,其中不乏元品圣者,蕴含了陆家四成力量,如今竟是全部陨落,这对陆家来说,是一次可怕的打击,已经伤及了陆家的根本。

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在做梦,等到人们回过神来后,大殿内就响起了一阵阵嘈杂和惊呼之声。

“都给我住嘴,你们这是成何体统,还有你陆通,身为一家之主,任何时候都不能乱了分寸。”尽管震惊,可见到这混乱场景,陆叶忍让不禁猛地厉喝道,声音苍老却洪亮。

陆叶的沉喝声,顿时让大厅内喧哗声平息下来,所有人都纷纷望向陆叶。

陆通尽管权势极大,可对这大长老陆叶却不敢不敬,只得悻悻的坐回位置上。

等到大厅内平静稳定下来,陆叶双眼寒光闪动,望着大厅中央跪着的报讯弟子,道:“将神玉山上发生的一切,给我详细道来。”

那弟子脸上浮现恐惧之色,他虽是陆家弟子,但只负责探听消息,故而没有与陆谭等人在一起,而是化成普通人,在玄玉宗宗门外观察。

此刻听到陆叶的话,他情不自禁的想到当时的骇然场景,脸色发白的将事情经过一一道出。

“这个小杂碎,命居然这么大,在蒙泽森林深处都还能活下来。”

“可是当初陈扬逃走时,才是一个圣徒,这才四个多月,怎么可能如此强大?”

“陆谭是六品元圣,欧阳明更是八品,陈扬居然一招就击败了他们,那岂不是玄圣?”

听到陈扬竟然掌控禁雷,一人就击杀了数百人,最终还亲手秒杀陆谭和欧阳明两人,陆家众人都忍不住嘴角抽搐,而更多的还是难以置信。

在大厅内众人无法相信这个事实上,陆通也同样质疑,他们觉得,陆家和欧阳家的覆灭,关键应该在于东岳宗和落涧宗的反水。

“东岳宗和落涧宗竟然反水,此仇不同戴天,他日必要报还。”

“大长老,这等血仇我陆家一定不能忍受,要让敌人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

可就这时,几只传讯鸟兽飞了进来,作为一个世家,自然不可能只有一条消息通道。

而随后陆续传回来的几道消息,和那个弟子所说的一般无二,这样铁一般的事实,让在场所有人不得不信。

所有的消息都确定了一个可怕的消息,陆家和欧阳家派出的一千名弟子,覆灭的最关键原因,是陈扬的存在,东岳宗和落涧宗也只不过是落井下石。

大厅内顿时出现一阵短暂的寂静,那些不相信陈扬有如此强大的实力的人,都是为之语滞。

这才五个月不到,竟是成为玄圣强者,这等恐怖妖孽的天赋,实在是让人心悸。在场所有人都无法想象,若再让陈扬发展下去,他会变得多么可怕。

大厅内所有人,脸上都浮现浓烈的杀机,陈扬已经注定是陆家生死敌人,这样的人天赋越强,对陆家威胁越大,绝不能再留了。

“宗主,在我看来,东岳?宗和落涧宗之事已经不是最严重的,陈扬才是罪魁祸首。”

“我陆家五百多人丧生在他陈扬受伤,这等血海深仇,不同戴天。”

“这个小杂碎,天赋也太可怕的,必须要扼杀了,否则后果无法想象。”

“宗主,我建议倾尽我陆家之力,前往伏虎镇斩杀陈扬。”

陆通紧紧的握着拳头,手臂上青筋暴涨,阴冷道:“当初我让这小杂碎逃走了,这一回既然他回来了,自然不会再让他活下去。至于再派人出去就不必了,哼,这个小杂碎既然回到白云郡,必定是自以为有把握对付我陆家,他迟早会主动前来报复的。”

“我陆家从今日前,做好最充分的布置,只要他来了,就让他彻底葬身在我陆家。”陆通充满恨意和森然的声音,在大厅中传开。

在大厅内会议散去后,陆通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而是朝着陈列命牌的祖殿走去。

陆通关闭了祖殿大门,大殿内顿时变得寂静无声,一片阴暗。

陆通眼中血光闪动,缓缓走到祖殿左侧,那里有着一扇诡异的黑色小门。

陆通将自己的右手食指划破,然后在那扇黑色小门上飞快的刻画起血色的圣纹来。

当圣纹刻画完毕,那小门上忽然浮现一个血色骷髅,旋即小门就轰然打开。

陆通咬了咬牙,朝小门内走了进去。

门内是一个更为阴暗的密室,在陆通踏入的刹那,这里就吹起了一股带着血腥的阴风。

“桀桀。”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阴笑声忽然在密室响起,紧接着,密室中央冒出一团血雾,慢慢的凝聚成一个模糊的人形。

陆通眼角跳了跳,眸子闪过一抹敬畏,拜倒在地道:“陆通拜见血使!”

那血雾在空中飘动,森然的声音传出:“陆通,看来你是遇到麻烦了,快说吧,别和本使磨磨唧唧。”

陆通连忙道:“回禀血使,我陆家的确遇到了一个麻烦,就是我和你说过的那个陈扬,他现在已经回到了伏虎镇。”

“陈扬?就是那个有些诡异的圣徒,嘿嘿,你陆家还真是废物,连一个圣徒都逮不住。”那血雾不屑的嘲讽道。

陆通嘴角微微抽搐,却不敢反驳,道:“血使,那个陈扬,现在已经是玄圣了,而且据说还掌握了禁雷。”

“咦?”血雾明显有些惊讶,道:“这小子还果然有些不同,你莫非是要我出手击杀这陈扬?”

陆通道:“我也只是为了稳妥起见,若我陆家能够击杀他,自然不敢劳烦血使,而到时若实在不行,再请血使出手。”

“好吧!”血雾很干脆的答应了,可很快话锋一转,阴恻恻的道:“陆通,上次你陆家呈上来的鲜血质量可不怎么样,若下次还这样,上面必然会有所不满,到时你好好考虑下自己的下场。”

听到这话,陆通脸色微白,冷汗直流。

而血雾没有再理会陆通,血雾微微一晃,须臾间就消失不见……

……

白云城,沧澜学院。

在莫空园最中心区域,一座幽静简朴的小院中。

一个身穿寻常袍子的男子,盘坐在地上,前面摆放着一副棋盘,此人正是沧澜学院院长,莫修元。

在莫修元对面,则坐着一名红衣女子,她伸出白玉纤手,落下一子,道:“外公,这白云郡内已经有五大势力牵涉进去了,您不打算阻止么?”

莫修元神色平静,摇头叹了叹,道:“阻止?为什么要阻止?白云郡在我沧澜学院震慑下,已经了平静太久,各大势力之间的矛盾早已极深,如今陈扬的出现,只不过是导火线,将这些矛盾彻底点燃了。”

红衣女子神色一惊,道:“外公,你的意思是,即便没有陈扬,这样的局面也迟早会出现?”

莫修元看着女子,露出欣慰的笑容:“初蓝,你的悟性很不错,事实就是如此,我原本不断打压那些有冒尖倾向的势力,就是想这局尽量拖延,没想到还是压制不住。如今玄玉宗一宗出现了两名玄圣,其他势力必会蠢蠢欲动,整个白云郡的势力都要动了。”

这女子,正是许琳的好友叶初蓝,只是谁也想不到,她竟是莫修元的外孙女。

叶初蓝压住内心惊讶,道:“那我沧澜学院当如何自处?”

莫修元不急不慢的捏起一颗棋子,缓缓道:“沧澜学院最大的作用,是震慑,从前是,现在也是,只要我沧澜学院不动,其他势力再闹,白云郡的根基也不会动摇。而且以沧澜学院的实力,那些势力也决不会来招惹。”

叶初蓝崇拜的看了莫修元一眼,沧澜学院在白云郡,能保持超然的地位,正是和莫修元的策略有关。和平时期,沧澜学院就充当公证人的身份,维护平衡,而在这平衡无法维持时,沧澜学院就不利外界事物,保存实力。

“不过,要多注意一番陈扬这个少年,此人很是不凡呐。”莫修元看似漫不经心,却又若有所指的说道。

叶初蓝没有多问,却是将此事记在心中,准备稍后细细细揣摩莫修元此话的含义。

……

订阅有所上升,虽然不是很大,但仍旧谢谢各位订阅本书的书友,对此我只能用更精彩的内容来回报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