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10章 夏清影归来

第二卷 殇风 第两百一十章 夏清影归来

梦月阁。

迷离的灯光,嵌在壁上,照着桌上精致的瓷器。

紫檀木桌子上摆放着透明的玻璃酒杯,里面盛装着琥珀色的酒,酒香浓醇,令人心醉。

忽然,砰的一声,一只玉般的手重重的在桌子上拍了拍。

一只酒杯倒下,从桌面滚落到地面,清脆的响声传出,酒水洒落,玻璃四溅。

这只玉手的主人,是一名身着淡黄衣衫,容貌绝丽的少女。

“陈扬那个小混蛋,竟能击杀陆谭和欧阳明,他怎么会变得这么强?”此时,少女那秀美的玉颜上,充满了震惊和愤怒,咬牙切齿道。

“何云惜,这已经是事实了,整个白云郡都知道了。”在少女身边,楚阳紧紧的握着拳头,眼中尽是不甘和无奈。

不仅是他们两人,楚望的神情同样不断变幻,眸子中涌现着滔天的嫉妒和怨毒。在沧澜学院,他一直以来都是天之骄子,年轻一辈中无敌手。可是在白云城大比上,他却输给了陈扬,这被他视为奇耻大辱。不过他并没有就此一蹶不振,反而更是刻苦的修炼,在白云城大比不久后,就成为了正式的圣者,现在修为更是达到四品元圣。

然而就在他重拾信心,自以为远远甩开了陈扬,却突然传来了伏虎镇的消息。

陈扬回归玄玉宗,凭借禁雷让欧阳家和陆家数百人化为飞灰,更是秒杀一名六品元圣和八品元圣,据说修为已经达到玄圣境界。

这对于高傲的楚望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他的自豪,他的天赋,在这个消息面前,全部化为粉末。

自此后,无边的嫉妒就啃噬着他的心,让他恨不得将陈扬碎尸万段。

何云惜的情绪不比楚望好到哪去,她至今还清楚的记得,在万兽窟内,陈扬在她的攻击下狼狈逃窜。可是随着时间推移,陈扬的实力以恐怖的速度提升着,先是击败她,然后将沧澜学院那些所谓天骄全部踩在脚下。到了现在,陈扬已经达到她只能仰望的地步,这种感受让她郁闷的吐血。

良久后,楚望冷哼一声,沉声道:“无妨,陈扬再强,也只能得瑟几天了,杀死了陆家和欧阳家这么多人,这两家一定不会善罢甘休。陆家和欧阳家这次虽然损失惨重,可世家的底蕴难以想象,在两大世家面前,陈扬只不过是飞蛾扑火,早晚死无葬身之地。”

……

玄玉宗山门口,所有玄玉宗弟子看向陈扬的目光,已经是惊为天人,充满了敬畏崇拜。

陈扬并未在意这些目光,他随着夏无尘为首的玄玉宗众人,朝着玄玉宗内走去。

走进宗门不久,他就看到不少熟人,其中莫崖当初和他的关系可是最好不过。

而莫崖和黄陵这些人,望向陈扬的眼神则是极为复杂,尤其是黄陵,当初他还是陈扬的对手,可现在陈扬的实力已经远远的将他拉开了。

陈扬走到莫崖身边,轻轻一笑道:“看来这段时间你过得好不错,修为已经达到三品元圣了。”

莫崖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就别打击我,和你一比,我简直就是残废了。”他本是无意说到残废,很快眼中就不禁闪过一抹痛苦,周围众人的表情也有些怪异。

陈扬自然注意到这异状,他的目光扫过莫崖一遍,最终停留在莫崖的右手上,面色陡然一变,沉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在开始时莫崖在人群中,他还未注意到,可仔细一看,却惊怒的发现,莫崖的右手竟然断了。

莫崖右边袖袍空荡荡的,随风不断飘动,他勉强一笑,却是没有说话。

一旁的黄陵紧紧的握了握拳头,愤恨道:“这是楚望那个王八蛋做的,在三个多月前,我与莫师兄外出历练,正好遇到楚望和楚阳二人。我们双方同时看中了一头元品初阶圣兽,因此起了矛盾。后来莫师兄本想忍耐,可他们两人却是故意挑衅找茬,我们两方就战了起来。”

说到这,黄陵的双目都有些通红,冷声道:“楚阳奈何不了我,可楚望修为却是极高,将莫师兄的一条手臂都给斩了下来。”

“楚阳,楚望!”陈扬眼瞳中露出浓烈的寒意,对这两人他本是差不多遗忘了,可对方竟然斩了莫崖的手臂,这让他心中升起了杀机。

可这时,莫崖却是挥了挥手,道:“陈扬,此事你不要管,我的仇恨,我自己会了结,我拼命修炼,总有一天会超过楚望,到时我必定亲手斩下他的一条手臂。”

见莫崖这样子,陈扬也只得放弃帮他报仇的打算,有楚望的仇恨,这可以让莫崖不那么消极,还能更为刻苦的修炼。

在几人叙旧中,不知不觉便来到了玄玉殿前,夏无尘开口道:“本宗核心成员进入殿内商讨适宜,其余人等就散去吧。”

那些跟在后面的普通弟子,闻言纷纷退去,玄玉宗一干长老和核心弟子,则随着夏无尘进入玄玉殿内。

众人进入大殿后,依次坐好,长老们坐在前面的位子,莫崖等核心弟子们则坐的稍后一些。

陈扬则是有些无奈,当初他成为核心弟子后不久,就被陆家追杀逃走,如今回来的又太过突然,故而这玄玉殿内并没有安排他的坐位。

看到站在中间的陈扬,许琳莞尔一笑,从侧旁取了一张椅子放在夏无尘右侧,道:“陈扬,你就坐这吧。”

许琳安排的坐位,比大长老都还要高些,但陈扬却是没有丝毫犹豫,坦然坐了上去。

一时间,大长老一脉的人脸色自然有些不好看,陈扬这分明是对他们这些长老不够尊重。

但陈扬只是心中冷笑,之前大长老一脉的人可是主张用陈柔去换取那所谓的门派安危,对于他们,陈扬自然不会尊敬,而且他实力高于大长老,也不怕他们会对自己怎么样。

当然,大多数人还是觉得陈扬坐在那理所当然,毕竟陈扬的实力众人是亲眼目睹的。

对众人的表情变化,夏无尘全部看在眼里,可他的脸上笑容始终如春风般平和。他没有阻止许琳和陈扬的行为,实则也是想借机打击一下大长老一脉,毕竟大长老一脉势力太过膨胀,有时连他这个宗主的话都敢反驳。

等到所有人都坐好后,夏无尘让人封锁了玄玉殿,这才看向陈扬道:“陈扬,你这次既然回来,想必是要对陆家展开彻底的报复了吧?”

听到夏无尘的话,大殿内所有人都看向陈扬,陈扬与陆家的仇恨,在场每个人都极为清楚。

陈扬眼中闪过冰寒的杀机,道:“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我当初就说过,要让陆家彻底灭亡,鸡犬不留。”

陈扬那充满彻骨恨意的话,让大殿内众人皆是心中暗凛,曾经陈扬的确说过这话,只是那时众人并未放在心上,但现在不同了,陈扬有着不弱的实力,所有人都知道,他并不是说说而已。

夏无尘也收敛了笑意,面色沉重道:“你做的没错,这样的血海深仇都不报,根本不配做人。因此我建议,在陈扬报仇之时,玄玉宗发动一切力量,助他一臂之力,不知诸位觉得如何?”

“我反对!”夏无尘话音刚落,大长老一方的吴长老就立即道:“陈扬与陆家之间是私仇,若因此将整个宗门都牵扯进去,那是对宗门,对其他弟子的不负责。”

大长老也淡淡的瞥了陈扬一眼,缓缓道:“吴长老所言甚是,宗主你身为一宗之主,决不能因私仇而做出有损宗门利益之事。”

大长老一番话,他这一脉的几名长老也陆续站出来反对,虽然他们对陈扬的实力很忌惮,但是他们却相信陈扬绝不敢在宗门内对他们怎么样。最重要的是,跟随着大长老,他们已经尝到了权利的甜头,若是大长老一脉的威严和势力受损,他们的利益也会遭到损失。

“哼,什么不能因私仇损害宗门利益,之前山门的情形难道你们没有看清楚么?和陆家欧阳家的仇恨,已经不是陈扬一个人的事情,我玄玉宗已彻底得罪了陆家和欧阳家。”性子火爆的姜晨第一个忍不住出来怒斥大长老一方。

吴长老冷冷一笑,不急不慢道:“白云城平静了不知多少年,你们可知道,若是玄玉宗与陆家开战,整个白云城的平静将会被彻底打破,到时不知多少人要死去。”

“你……”姜晨一时语滞,他总不能反驳吴长老,说平静打破就打破,有人死就死去吧。

这时,一直没有沉默的陈扬忽然笑了笑,道:“没想到吴长老还是个悲天悯人,怀有大慈大悲之心的前辈圣人。可不知吴长老想过没,我玄玉宗不去对付陆家,陆家难道就会放过玄玉宗?难道吴长老非要玄玉宗所有人坐以待毙,等到敌人再次杀到门口么?”

吴长老闻言脸色一阵涨红,偏偏陈扬的话极为在理,他和之前的姜晨一样,不知如何反驳,憋了一会,他怒斥道:“陈扬,你放肆,长老们谈话,你一个弟子插什么话!”

陈扬眼睛中寒芒微闪,丝毫不惧,冷笑道:“似乎宗内并没有宗规规定,长老谈话时弟子不能说话吧?”

看到吴长老辩驳时明显处于下风,大长老沉声道:“陈扬,你有些过分了,你虽然没有违反宗规,可这样的行为,未免有些目无尊长,难道你仗着自己实力不错,就想要为所欲为了?”

大长老将这样一大顶帽子扣下来,寻常弟子恐怕早吓得说不出来,但陈扬是何等人,连九天炎雷和山河印那种恐怖的气势他都能支撑下来,岂会被这样的话动摇!

而在场的核心弟子们,则是嗔目结舌的看着这火药味十足的一幕,陈扬居然直接和大长老一脉对着干。

“目无尊长?那也得看是什么尊长,像你大长老还有吴长老这样的人,实在是让我尊敬不起来,我从来没有见过什么尊长,会将晚辈奉出去送死。”陈扬目光不退不避的盯着大长老,道:“陈柔是我的妹妹,你们在打算将她送去陆家换取那狗屁的安危和利益时,有没有经过我的同意?”

“陈扬,你大胆,居然敢对大长老这样放肆无礼。”吴长老大声怒喝道,声音震得整个大殿的空气都嗡嗡作响。

陈扬冷冷一笑,手指指着吴长老,道:“吴长老,你更大胆,宗主和大长老在这里,你居然公然咆哮,你这是根本不把宗主和大长老放在眼里,还是要造反?”

陈扬这番话,不仅让吴长老脸色剧变,大殿内其他人,看向他的眼神也是震惊不已,直接给长老扣大帽,在弟子中,也只有陈扬敢做啊!

“好了好了,本宗相信吴长老只是一时冲动而已,陈扬身为弟子,应该多体谅下长辈。”看自己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了,为了不让局面完全僵住,夏无尘及时开口道。而他这话听似偏向吴长老,实则将陈扬之前的无礼轻轻带过。

“弟子遵命。”陈扬恭敬的点头应是,旋即在人们诧异的目光中,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自信的朗声道:“不过关于之前的话,我还是要说清楚,对于陆家的仇恨,玄玉宗无需插手,我一人足矣!”

“狂妄。”

“你难道当自己是灵圣了?”

“哼,即便莫修元也不敢说出这样的话。”

陈扬的话一出口,吴长老等人顿时嘲讽冷笑起来,其他人也是惊愕的望着他。

“师弟,不知加上师姐行不行?”就在这时,一个似潺潺溪水般的清脆声音忽然从大殿外传来。

听到这声音的刹那,陈扬的身躯猛地一僵,整个人灵魂竟似被天雷劈中一般。

随着那声音落下,一个曼妙的身影出现在玄玉殿门口,她身着一袭月白锦袍,肤如羊脂,唇似青波,脸上带着一种冰雪般的冷漠,令人不可直视。然而此时此刻,她那双漠然的星辰眼睛,却痴迷的望着陈扬,目光中流出一丝温柔,一丝宠溺,还有一丝怜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