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12章 夜色阴谋

第一卷 吞月 第两百一十二章 夜色阴谋

灵魂之力若无形之水,在神玉山上弥漫开来。

陈扬发觉到自己的灵魂感应力获得无限制的增长,周围的一切都纳入了他的脑海中。

这一刻,他竟有种俯瞰万物众生的感觉,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一里、两里、三里……十里,灵魂力量轻松的延伸出去,这种震撼的感觉,给他带来了强烈的冲击。

“冥,这是怎么回事?”尽管是灵魂状态,可陈扬仍不禁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感觉自己的嘴唇都有些发干。

冥对此丝毫不觉奇异,道:“这是混沌青莲的功效,你的灵魂本就和它融合在一起,借助它的力量,你的灵魂感应力自然可以得到极大的提升。”

陈扬闻言双目微亮,若是这样,那今后自己完全可以凭借混沌青莲内观察事物,以这种状态,周围还有什么可以瞒过自己的感应。

“若是在混沌青莲全盛时期,这世上自然没有人能够瞒过你的感应,但现在混沌青莲还只是两品青莲,太过弱小,只要修为高过你太过,你就无法发现,甚至于对方还可能发觉你。”察觉到陈扬的想法,冥凝重道。

听到的冥的话,陈扬也收敛了肆无忌惮的心理,他也很清楚人外有人的道理,神圣大陆存在不知多少年,定然有许多自己至今无法想象的强者。

心神平静下来,陈扬的灵魂之力继续延伸出去,他想看看自己借助混沌青莲,灵魂力量能覆盖多大的范围。

神玉山内静悄悄的,玄玉宗内所有门人弟子,包括夏无尘在内,都未察觉到,有股灵魂力量,将整个神玉山都笼罩住了。

此时这股灵魂力量的主人,陈扬的心神也是为之颤动,他没想到,借助混沌青莲后,自己的灵魂感应能够囊括方圆三百多里。在这三百多里内,一草一木都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而即便陈扬也没有发现,在他灵魂之力延伸出来时,藏品阁的一名老人却是猛地睁开眼睛,脸上浮现动容之色。

不过很快老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眼中掠过一抹笑意,旋即又重新闭上眼睛。

陈扬对此毫无察觉,他的灵魂力量在黑夜中畅游,他发现这样可以让他的灵魂更充分的吸收天地灵气,短短半刻钟不到,他的灵魂力量竟是有了一丝增长。

“嗯?”忽然陈扬眉头皱了皱,他发现,在玄玉宗边缘,居然有三个人鬼鬼祟祟的潜了进来。让陈扬诧异的是,这三人分明不是玄玉宗的弟子,可他们却轻易的进入了玄玉宗。

“有趣。”陈扬嘴角微翘,这三人能轻易进入玄玉宗,只能说明他们在玄玉宗内有内应。

陈扬的灵魂力量静静的注视着他们,然后悄然跟随者他们,他倒要看看,这三个来历不明的人,进入玄玉宗所谓何事。

这三人的速度极快,修为竟然都达到八品元圣,陈扬更是确定,他们所图非小。

不久后,三人来到玄玉宗后山的一处院子中,这让陈扬心头一惊,因为那座院子是属于大长老的。

三人根本不不知道有一个灵魂在悄然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为自己悄然成功潜入玄玉宗而有些自得,陈扬甚至能看到他们脸上得意和阴险的笑容。

三人很快敲响了大长老的院门,紧接着院门就打开,而三人则飞速闪了进去。

此前陈扬还怀疑这两人可能是对大长老不利,可现在院门居然是从房内打开,陈扬立即意识到,这三人能够顺利潜入玄玉宗,恐怕和大长老脱不开关系。

大长老院内的人显然较为谨慎,在关上门后,还在院子里布下了隔音禁制。

可这隔音禁制,对陈扬的灵魂力量毫无障碍,他的灵魂直接穿了进去,仔细的观察其院子里面的一切。

这一看陈扬更是暗暗心惊,他发现这里不仅是大长老和那三名外来者,大长老一脉所有的长老竟然都汇聚在这。

“欧阳家欧阳陆见过诸位了。”一名身着夜行衣,眉目阴鸷的潜入者嘿嘿笑道。

他身边一人也对大长老等人拱了拱手:“何家何布!”

最后一人是个眉毛有些发白的老者,淡淡道:“老夫陆岳。”

听到这两人的话,陈扬脸色为之一变,这三人竟是欧阳家、陆家与何家的人,这欧阳家和陆家可是玄玉宗大敌,大长老他们究竟要做什么?

大长老端坐在大厅内首座,随意的摆了摆手,道:“既然二位来了,我也不多废话,陈扬那个不孝弟子,已经决定明日就前往陆家复仇。”

陆家陆岳一听此话,脸上一片狰狞,阴声道:“这个小杂碎,这次回来果然是要来报仇的。”

大长老凝重的看了他一眼,道:“这次你陆家要当心一些,明天不仅陈扬会去,夏清影也会去。”

“夏清影也回来了?”陆岳微微一惊,可很快又不屑道:“哼,一个小丫头而已,即便回来了又如何。”

大长老端起桌上的一杯茶,轻轻的呷了一口,道:“我要告诉你的就是,你口中的小丫头,也已经成为玄圣强者了!”

此言一出,不仅是陆岳,欧阳陆和何布都是一脸的震骇,夏清影成为玄圣强者,这意味着玄玉宗有了三名玄圣,比起沧澜学院都弱不了多少了。

何布舌头舔了舔嘴唇,干笑道:“嘿嘿,恭喜恭喜,你玄玉宗看来真的要发扬光大了。”

一旁的欧阳陆则是冷笑着嘲讽道:“的确有趣,夏清影是夏无尘的女儿,陈扬当年是许琳收入宗门的,如今夏无尘一方有了三个玄圣,以夏无尘的性格,恐怕容不下你们大长老这一脉了。”

欧阳陆的话,让大长老一方众人都是面色不好看,何布的话可谓正中他们的痛处。现在宗主一脉的势力,完全压过了大长老一脉,恐怕无需多久,大长老一脉就会完全失势。

而欧阳陆的嘲讽使得吴长老暗暗不悦,同样冷笑道:“若是玄玉宗到时完全掌握在夏无尘手中,我看你们欧阳家也不要想好过,届时你们必会面临玄玉宗、东岳宗和落涧宗的同时打击。”

见双方要吵了起来,大长老开口道:“好了,今日让大家聚在这里,为了商讨应对方法,而不是老吵架的。”

大长老一发话,场中众人都安静了下来,包括陆岳三人,毕竟大长老在这大厅内是地位最高的。

等到大厅内完全安静下来后,大长老目光湛湛的望向陆岳,道:“现在老夫先问问,明日对陈扬和夏清影两人,你陆家有多大的把握?”

陆岳眼珠转了转,旋即自信的森然笑道:“你们放心,哪怕是两个玄圣,明天只要他们敢来陆家,我保管他们有去无回。”

对陆岳的自信,大厅内众人都是惊疑的看向他,显然都不是很相信,陆家虽强,可也只有一名玄圣,如何能杀死两名玄圣。

瞧出众人的怀疑,陆家面带得意道:“嘿嘿,实话告诉你们,我陆家已经布下了祖传了一个阵法,哪怕他陈扬再强也无济于事。而且即便到时这阵法被破去,我陆家还有更大的底牌。”

看到陆岳的确不是在开玩笑,在场众人笑意更浓,大长老笑道:“如此甚好,只要你陆家明日能够留住陈扬和夏清影,我们这里就可以动手了。到时我派人悄悄开启护山大阵,欧阳家和何家便趁机让你们的攻进来,必将他夏无尘擒拿。”

将大厅内众人的阴谋一字不落的听入耳中,即便陈扬心头也不由冒起寒意,他没想到,大长老一脉居然为了私利,引狼入室,要行如此歹毒之事。

陈扬内心涌现浓烈的杀机,这大厅内的人全部都该死,幸好自己发现了他们的阴谋,否则到时让他们成功了,即便自己能够覆灭陆家,玄玉宗也定然不复存在了。

不过陈扬并没有当场揭穿他们,等到他们商议完毕后,他的灵魂也悄无声息的退走。

床榻上,陈扬蓦地睁开双眼,眼中露出冰寒的杀意,还有一丝残忍的阴笑,他没有当场揭穿大长老等人的阴谋,是打算将计就计。

大长老这群人,就如同毒蛇般潜伏在玄玉宗,若不杀死他们,将来他们可能还会兴风作雨。

如今他们既然要引狼入室,那自己就干脆设下陷?阱,将他们和欧阳家以及何家一网打尽。

陈扬从床榻上起身站起,朝着门外走去,他决定先和夏清影商议一下此事。

夜空深邃,月色迷离。

陈扬青衣翩翩,很快来到夏清影房外,让他诧异的是,夏清影房中此时竟是亮着灯,里面时不时传出轻柔的聊天声音。

他不禁微微一愣,这两个声音他都无比熟悉,一个是夏清影的,另外一个则是陈柔的。

他摇头笑了笑,今天他刚介绍夏清影和陈柔认识,没想到她们这么快就变得这么熟悉,居然还秉烛夜谈了。

屋内的人也察觉到了门外有人走来,旋即便听夏清影略带惊讶和欣喜的声音传出:“师弟,是你么?”

话音还未落下,房门就缓缓打开,露出夏清影那如月似玉的绝美玉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