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13章 滚!

第一卷 吞月 第两百一十三章 滚!

夏清影穿着一袭洁净的素白袍子,衣衫轻柔,紧贴在胸前,偶尔随着风起,吹动衣袍起伏,隐隐现出胸前娇美的峰壑。

一向以月白锦袍示人的她,此时一袭轻衣,浑身沐浴在点点月光中,竟显得柔媚温婉,不可方物,让陈扬都不禁为之失神。

她立在门口,黑发轻舞,yu体婀娜,双眸如星,看到陈扬的表情,不由唇角微翘,似笑非笑,更令人心跳不已。

“哥,你来了。”这时,陈柔的声音从屋内传出,她也穿着一身宽大的紫色睡袍,从屋内走出,晶亮的目光望向陈扬。

陈扬回过神来,目光瞥过屋内床榻上有些凌乱的被子,知道她们先前定然是躺在**谈话的,他定了定心神,正色道:“我有要事与你们商谈。”

见到陈扬凝重的神色,夏清影和陈柔也知道他定然有正事,表情也肃然起来。

夏清影和陈柔两人的性子都较为冷漠,对别人的男子向来不假辞色,不过对陈扬她们却是极度信任,直接让他进入闺房之内。

房间内淡淡的馨香弥漫着,陈扬一阵心旷神怡,但此时他心无杂念,将之前所探听的消息告诉两女。

若换做他人,听到陈扬这番惊世骇俗的话,必会不会相信,甚至会当面质疑,可两女对他的话却是深信不疑。

她们在愤怒的同时,内心也都有些有些庆幸,若非陈扬及时发现大长老等人的阴谋,恐怕他们真的要中计。

夏清影冷漠的玉颜上浮?现怒色,美眸中杀意凛然,贝齿轻咬朱唇道:“想不到大长老居然是这等人。”

陈柔如今也早已不是望山村那个柔弱的少女,身上也散发若有若无的杀气,冷笑道:“现在既然我们提前得知了他们的计谋,正好可以将计就计,将他们一网打尽。”

望着杀伐果断的陈柔,陈扬也是暗叹,当初他带着陈柔在雨夜中斩杀陆胜等人,果然对她造成极深的影响。但对此陈扬并未后悔,反而有些欣慰,陈柔已经长大了,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若没有一颗杀伐果断的心,是难以生存下去的。

脑海中飞快的掠过一系列的念头,陈扬沉吟片刻,寒声道:“明日我与影儿去陆家的决定不变,无论如何,陆家是必须覆灭的。不过在玄玉宗内,却必须要做出布置。”

“但欧阳家、何家以及大长老一脉的人,其实力极为强大,若我们离去,凭借玄玉宗的内部力量,是根本无法抵挡的。”夏清影娥眉微蹙,担忧道。

“此事我已有对策,我会在神玉山内布置下一座惊世大阵,哪怕敌人实力再强,也让他们有来无回。”陈扬信心十足的说道,他已经决定即便是花费巨大代价,也要在神玉山布下小周天迷雾大阵。此前即便他也没想到,刚得到小周天迷雾大阵不久,居然很快就要派上用场了。

“惊世大阵?”夏清影和陈柔都惊讶好奇的看着他,能让陈扬如此好奇,那是什么可怕的阵法?

“此阵名为小周天迷雾大阵,可以将敌人困于其中,让敌人完全迷失,甚至将之杀死。此阵需要以能量石为基,能量石蕴含的能量越强,则阵法威力越高。”陈扬看着两女,缓缓道:“虽然我现在修为还不是强,但即便如此,只要有足够的能量,别说杀死元圣和玄圣,即便是灵圣也不是不可能。”

闻言,夏清影和陈柔皆是面露震惊,这世上竟有如此可怕的阵法,难怪陈扬要说是惊世大阵。

夏清影玉手托着下巴,问道:“可什么是能量石?”

听到夏清影问出的问题和自己当初一样,陈扬心中暗笑,表面则神色不变,解释道:“如圣兽内丹和圣者圣轮这类蕴含强大能量的晶体,都可以称之为能量石。”

“原来如此。”夏清影点了点头,旋即凝重道:“可要若要发挥出此阵的威力,想必耗费的能量石也极为惊人吧?”

听到夏清影的话,陈扬也是微微苦笑,这小周天迷雾大阵的确威力惊人,但消耗也是极为恐怖的,他如实道:“明日欧阳家和何家必定是全力进攻,再算上大长老等人,玄圣强者估计有两人,元圣更是数不胜数,布下的小周天迷雾大阵要对他们造成威胁,至少要两颗以上玄兽级别的内丹做阵心,同时还要近千元兽级别内丹做阵基。”

他话音刚落,陈柔直接目瞪口呆,夏清影的手掌也紧紧的握了握,这样的消耗,即便对玄玉宗来说也是巨大的负荷。

不过相比宗门父母的安危来说,这些消耗根本不算什么,夏清影很快就做出决定,冷静道:“我此次出行时,云袖派给我三颗玄兽内丹,另外,玄玉宗藏宝库内,应该可以凑出三百颗元兽内丹。”

说到这她又有些忧愁了,玄玉宗毕竟只是三流宗门,能凑出三百颗元兽内丹已经是极限了,另外还有七百多颗元兽内丹却是极大的麻烦。

若是再给多些时间,凭借玄玉宗的财力或许能够凑足上千内丹,但如今最关键的问题,已经没了时间。

看到夏清影忧愁的样子,陈扬忍不住伸手抚了抚她皱着的眉头,似要抹去她的担心,微笑道:“剩下的元兽内丹就交给我来解决吧。”他的确没有元兽内丹,但是他有灵乳,灵乳中蕴含的能量惊人无比,只要布置得很,完全可以替代元兽内丹额作用。

……

沧澜学院,莫空园。

“外公,陈扬应该很快就会动身前往陆家了,依我看,极有可能就是明天。”夜色平静,灯光迷离,叶初蓝坐在莫修元对面,轻声道。

莫修元含笑看着她:“何以见得?”

叶初蓝皱了皱眉,沉吟道:“方才初蓝得到了几份情报,里面说的是欧阳家、何家和陆家的人员在晚上都有了大规模的调动,我想他们必定得到了什么消息,要有大动作了。而现在白云郡内,能引起三大家族做出如此巨大举动的,唯有陈扬!”

莫修元面露满意之色,欣慰的点了点头,叹道:“恐怕何家和欧阳家,是想借陈扬复仇之时,进攻玄玉宗呐。”

叶初蓝微微一惊,这一点她也想过,可却被她否决的,如今听到莫修元的话,她瞪大眼睛道:“外公,这怎么可能?玄玉宗可是有护山大阵,若是两家进攻,玄玉宗虽然无法获胜,但至少能坚持到陈扬归来。”

莫修元摇了摇头:“永远不要小看了人心,真正的灾难,往往都是从内部引发的。”

叶初蓝面露忧色,对于玄玉宗她倒不是很在乎,但她的好友许琳可是在玄玉宗内,而且还是宗主的夫人。

见到叶初蓝的表情,莫修元只是一笑:“你也不必太担心,依我看,陈扬可不简单,而且听说夏无尘的女儿也回来了,呵呵,一宗三名玄圣呐,不简单,不简单……”

陆家。

“二伯,刚得到消息,明天陈扬那小杂碎,就要来我陆家复仇了。”大厅内,陆通望着身前半躺在椅子上的老者,沉声道。

陆叶双目微微眯着,冷冷一笑:“就让他来吧,布下我陆家十绝阵,就让他彻底葬身于陆家,祭奠那许多死于他手的陆家子弟。还有切记,玄经还在陈扬手上,这一次,我们要彻底将之夺回来。”

陆通点了点头,目光望向玄玉宗方向,心中咆哮道:“陈扬,你这个小杂碎,明天我一定会把你碎尸万段。”

于此同时,玄玉宗大长老一脉、何家和欧阳家等势力,也是在这个夜晚动了起来……

……

一缕晓光自天地唇边绽放出来,瞬间就划破黑夜。

随着光芒越来越多,黑暗越来越淡,清晨,终于降临了。

在陆家大院内,一个神态温和的青年垂首而立,周围陆家子弟们,看向他的目光都带着尊敬,此人正是陆通大儿子,陆风。

在陆家的年轻一辈子弟内,陆风是野心最大的,他从十三岁开始就不甘心和其他纨绔一样混吃混喝,坐享荣华富贵,而是开始接受陆家一部分生意。

随着他年龄越大,他生意经营手段也越来越厉害,在两年前更是发展到了北风城。

此时,在陆风对面,坐着一名身穿华丽白袍的青年,这青年俊逸不凡,只是脸上带着毫不遮掩的傲慢。

这个青年,即便是陆家家主陆通,也要报以恭敬,因为他是北风城五大势力,罗家弟子罗叶。陆家在白云城内虽是顶尖势力,可和罗家相比,则是微不足道了。

陆风一年前凭借一单大生意,结识了罗叶,这罗叶虽然傲慢之极,但实则没什么心机,在陆风刻意逢迎下,两人成为了好友。

在前些日子里,陆风与罗叶一道护送一批货物,途径陆家,陆风心中念家,便带着罗叶也来到陆家。

只是在回家之后,陆风得到一个令他愤怒之极的消息,那就是陈扬回到了玄玉宗。陈扬杀死了他两个亲弟弟,对此陆风是恨之入骨,听到这消息后,自然就在陆家暂时留了下来,他要亲眼看着陈扬死去。

罗叶从一旁的玉盘里取过一颗紫菩果吃下,然后看着陆风道:“陆兄,你刚才说那个陈扬杀死了你两个弟弟?”

陆风微微低着头,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阴狠,道:“罗兄,这陈扬与我是不共戴天,我恨不得将他剔骨抽筋,可惜他的实力太强,我根本奈何不了他。最可恨的是,陈扬仅仅只有十六岁,要是让他成长下去,即便我陆家说不定真会毁在他手上。”

陆风说这话,为了就是挑拨罗叶,他自己的实力的确不强,至今只有三品元圣,但是眼前的罗叶可不同,不弱的天赋,再加上罗家的强力培养,修为已经达到玄圣。

他很清楚罗叶的性格,最讲面子,虽然罗叶未必对他有什么真感情,可为了面子,罗叶说不定会厌恶起陈扬。最重要的是,罗叶极为高傲,听到陈扬实力不错,必然心生芥蒂。到时若能借罗叶之手杀死陈扬,那最好不过,即便杀不死,那陈扬也必会得罪罗家。

如陆风所言,罗叶脸上依然风轻云淡,可眼中却是浮现一丝阴沉,道:“这陈扬当真只有十六岁?”

陆风心中森然一笑,面庞表情不变,叹道:“的确如此,虽说这人是我敌人,可其天赋,即便我也不得不惊叹。”

“十六岁,玄圣,这陈扬,果然有意思。”罗叶笑容满面,可眼神却更阴鸷了。

就在这时,院子门口传来一阵喧哗声,罗叶眉头立即不悦的皱了皱。

陆风连忙朝门口冷声大喝道:“一大早的,成何体统!”

话音刚落,一个陆家守卫连滚带爬的从门口奔来,慌张大喊道:“陈扬,陈扬来了!”

陆风先是一愣,旋即嘴角面庞一阵扭曲,狞声道:“这个小杂碎,果然来了。”

一旁的罗叶则是露出一丝戏谑冷笑,站起身来,道:“陆兄,就让我们一起去看看,这个陈扬究竟什么人,竟然如此猖狂!”

罗叶和陆风刚刚走到陆家门口,就看到门外一片狼藉,罗家的门卫惨叫着倒在一旁,连带一扇大门都倒塌了。

而在门外正中,有一男一女正站在那里,那少年丰神如玉,乌莹莹的长发,自然地披在肩上,他身边站着一名身着月白锦袍的少女,这少女身如弱柳,腰如约素,眉黛如画,气质冷漠,若那雪山之圣莲。

罗叶的目光首先就被那少女吸引了,他眼眸中浮现隐晦的贪婪,然后冷傲的看向那少年,少年身上那冷酷的气质,再想到这少年是和少女一起出现的,罗叶对这少年顿时厌恶到极点。

他负手而立,居高临下的望着少年,冷笑道:“你便是陈扬吧?”

陈扬淡淡的瞧了他一眼,道:“你是陆家人?”

陈扬的语气让罗叶有些气急败坏,可他仍然压抑着怒气,摇头道:“自然不是,我是北风城罗家罗叶。”

可陈扬却不再看他,只说了一个字:“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