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15章 无比强势

第两百一十五章 无比强势

陆通、陆家二长老和三长老,身上皆是袍服猎猎作响,强烈的能量澎湃涌出,三道玄圣强者的气息,引得周围空气剧烈波动起来。

在场众人脸色都肃然起来,这陆家的十绝大阵当真是恐怖,竟能将三名元圣的实力提升到玄圣境界。三人中,陆通距离玄圣本就只差一线,在这十绝阵下,提升到了玄圣三品,其余两人也都堪比二品玄圣。

而且对十绝阵有所了解的都清楚,这还是以陆家的力量无法完全发挥十绝阵威力的缘故,若有千名元圣,足以让十名元圣强者在短时间内拥有玄圣实力。

夏清影神情也极为凝重,目光担忧的看了眼陈扬,道:“三名玄圣,你真有把握么?”

陈扬漆黑的眼瞳在对方众人身上扫了扫,淡然一笑:“你只需拦住陆叶就行,对付他们,我有七成以上的把握。”

听到陈扬的话,夏清影心神不由定了定,她很清楚陈扬的性格,既然他说有把握,那必定是有足够的实力。

不过对面陆通闻言却是嘴角一阵抽搐,冷笑道:“小杂碎,当真是狂妄之极,你也不过是一个二品玄圣,竟然敢在我们三名玄圣面前夸海口。”

陈扬嗤笑道:“你们三个,只不过三个假玄圣罢了,徒有力量,却没有相应的境界。”

闻言,陆通三人面庞一阵扭曲,而陆叶不悦的看了他们三人一眼,立刻让三人闭上嘴巴。

陆叶收回目光,阴冷的盯向陈扬,语气森然道:“你们三个别和这小子废话了,早些将他擒下,我陆家死去的那些英灵,可是迫不及待的渴望他的鲜血了。”

陆通三人都是点了点头,身上的能量波动完全爆发开来,呈三角将陈扬包围在其中。

感应到三人身上的杀机,陈扬也不再迟疑,右手一挥,一道黑影蓦地从须弥戒中闪掠而出,显现出一个魁梧的黑色傀儡来。

望着那突然出现的诡异傀儡,陆通三人皆是微微一愣,旋即面色也阴沉起来,这傀儡身上散发的气息,显然也达到了玄圣。

“莫非这就是陈扬如此狂妄的底牌?”不仅是陆通三人,周围的那些围观者们,心头都不由闪过一个这样的念头。

大门上站立的陆叶,眼神微微一眯,身形忽然冲了出去,显然是想将那诡异的傀儡缠住,让陆通三人能更方面击杀陈扬。

陆叶的举动让附近那些观众都是暗暗皱眉,这陆家未免也有些太无耻了,对陈扬这样一个少年动用十绝阵已经够夸张了,现在这陆叶居然也想加入围攻中。

不过陆叶的身形刚动,一道白影就倏地破空而出,拦在那陆叶身前,冷冷道:“陆叶,你的对手是我。”

陆叶面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寒声道:“小丫头,你这是在找死?”话音未落,他竟是突然对夏清影出手,试图用突然袭击来重创夏清影。

“卑鄙。”夏清影口中轻蔑冷笑,但却没有丝毫慌乱,仿佛早已预料到了陆叶的行为,身形一晃,整个人立即就横移出数米,避开了陆叶的攻击。

随后没有等陆叶回话,夏清影就发动了反击,一排凌厉的冰刃朝着陆叶飞袭而去。

夏清影和陆叶两名玄圣之间的战斗瞬间就激烈的展开,玄圣发出的恐怖能量在陆家轰然爆发。

目光瞥了眼战斗中的夏清影,陈扬却并无多少担忧,夏清影身为云袖派的弟子,身上保命的东西肯定不少,即便到时她坚持不住,他拼着付出一些代价也能救回她。

“陈扬,别以为你有了一具诡异的傀儡就肆无忌惮,今日你必死无疑。”陆通眼中血芒闪动,旋即手掌上冒出浓郁的血光,对陈扬轰然拍过去。

“血圣力?这陆家有些古怪。”陈扬眉头微挑,记忆中不禁想起当初被他击毙的陆河,那陆河施展的也是血圣力。

不过他并未多想,在这大战之中,容不得他分心,电石火光之间,他体内的圣力若洪水般涌动起来,右手掌上雷弧舞动,不闪不避的迎向陆通的手掌。

陆通这一掌,蕴含了浓郁的血能,使得周围的空气都带有血腥的味道,刹那间就与陈扬的手掌对击在一起。

砰!

沉闷的圣力轰击声响彻开来,雄浑的能量波动如气浪般扩散而出,而两道身影,也同时飞退开来。

只是陈扬刚刚后退,陆家二长老就阴阴一笑,从一旁猛冲过来,他手中握着一把风剑,对着陈扬的脖颈狠狠的划了下去。

感应到身边传来的凌厉风劲,陈扬嘴角勾勒出一抹嘲讽的弧度,心神微动下,地罗傀就对着那风剑暴冲过去。

“噹”的一声,风剑斩在地罗傀手臂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而地罗傀的身躯何其坚硬,那风剑一斩之下,直接崩溃。

二长老额头上青筋一阵暴跳,这傀儡的威力极大的出乎了他的预料,但时间不容他耽搁,他很快就和地罗傀大战在一起。

陈扬冷笑一声,对地罗傀的威力他最清楚不过,对付这陆家二长老绰绰有余,只要战斗持续下去,甚至有可能将这二长老杀死。

这一幕让陆通和三长老对视了一眼,两人不再犹豫,同时攻向陈扬。

陈扬眼露寒光,右手蓦地一挥,九天炎雷自他手中轰然窜出,朝着三长老扑去,顷刻就将三长老给逼退。

陆通眼神阴沉的望着陈扬,狞笑道:“看来禁雷和那傀儡,就是你最大的凭仗了,现在你只剩下一人,我倒要看看,你还怎么抵挡。”

“杀你,我一人就够,无需借助任何外力。”陈扬握了握了拳头,看向陆通的杀意毫不遮掩,这陆通身为陆家家主,定是导致望山村劫难和他父母双亡的罪魁祸首之一,对此人他恨不得碎尸万段。

但就在这时,他心头警兆大起,右手毫不犹豫的一掌对着身后拍去。

砰!他的手掌立即拍在一个拳头上,那强烈的力量让他的手掌微微一麻,身形不由自主的倒退了几步。

陈扬目光朝后微微一瞥,面色立即一沉,他发现,那个本来被九天炎雷追赶出百米外的三长老,竟是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他背后。

“小杂碎果然谨慎,这样都没有杀死你。”看到陈扬居然避开了三长老的攻击,陆通咬牙切齿道:“不过下次你就没这么幸运了。”

不过陈扬根本没有理会他,这陆通分明是想分自己的心,果然,顷刻不到,那三长老又对自己发出了攻击。

一个巨大的火球若陨石般,对着陈扬狠狠的砸了过来,陈扬目光微动,九天炎雷刹那倒卷而回,对那火球扑了过去。

“血阴爪!”陆通右手一转,五指微曲,对着陈扬抓去,旋即一个充满阴森血腥气息的爪子自他手掌中凝结出来,以极快的速度袭向陈扬。

“拂雷手!”陈扬连眼皮都没有抬,单手一挥,八道雷流顿时爆涌而出,齐齐对着那血色爪子轰去。

紫色雷弧和浓郁血光在空中炸开,而雷弧显然处于上风,将陆通逼得连连退后。

陈扬面现杀机,正要趁势追击,背后再度寒毛直立,脚下雷弧爆闪,身形化作一道残影闪掠出去。

在他刚离开瞬息后,二长老就的身形就陡然出现在那,反观地罗傀那里已经空荡荡的没了对手。

看到这一幕,陈扬当即意识到这十绝阵比自己想得还要厉害,冷声道:“原来你们三人在这十绝阵内,可是任意移动。”

听陈扬道破十绝阵最大的秘密之一,陆通眼角微跳,可旋即却是冷笑道:“小杂碎,你即便知道了又怎么样,在这十绝阵内,你没有半分获胜机会。”

“是么?”陈扬脸上露出诡异的笑,这十绝阵的确威力竟然,但并非没有破绽。之前三长老瞬移到他身边发出袭击,可二长老却依然在和地罗傀战斗,若是他们两人一起出手,他必然重创,现在也同样如此,二长老瞬移至他身边,而三长老则在抵挡九天炎雷,并未与二长老一起来攻击自己。

这无疑意味着,十绝阵内人的确可以任意移动,但是一次只能瞬移一人。

脑海中飞快闪过这些念头,陈扬再度展开雷步,几乎在瞬间就闪到二长老身边,一掌猛烈的击向二长老的胸膛。

看到陈扬袭来,二长老没有丝毫惧色,嘲讽一笑,直接将圣力注入右手上,一把风剑再度凝聚出来,毫不留取对着陈扬的手掌击去。

与此同时,陆家三长老凭借十绝阵的特殊规则,轻易摆脱九天炎雷的追杀,刹那出现在陈扬背后,中指关节凸起,一拳重重的击向陈扬的背心。

三长老这一击,若是击中了,足以对陈扬造成致命重创,在所有人心中,陈扬必然要再次闪避。

可陈扬的举动却完全出人预料,他身形丝毫不避,口中轻喝一声:“雷羽护体!”

数十片雷能凝聚的神奇羽毛,闪着迷离的紫光,在陈扬背心浮现,紧紧的护住那里。

下一刻,三长老的拳头狠狠的击在那些羽毛上,很快他就面露骇然,他拳头上的火焰和劲道,竟是诡异的反弹了回来,将他的手臂真的一阵发麻。这等诡秘的事情三长老从未遇到过,想也不想身形就猛地爆退。

陈扬嘴角溢出一抹鲜血,虽然雷羽护体抵挡了大部分攻击,但这招圣术现在威力还太弱,仍旧有一部分劲道透入他体内,使得他的内脏受了一些轻伤。

但他没有理会嘴角的血迹,强忍着体内的痛苦,一掌和二长老的风剑拍在一起。与此同时,他控制着九天炎雷和地罗傀同时朝着二长老轰来。这便是陈扬的计策,用自己的伤势,来换取接下来施展致命一击的机会,将敌方三人中一人彻底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