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16章 山河印出

第两百一十六章 山河印出

望着场中那激烈的战斗,周围众人皆是暗喝精彩,这等玄圣大战,在白云城这种地方可是难得一见。而也有不少人在看到陆家三长老一掌击中陈扬后,心中叹息不已,陈扬以一敌三竟然还能坚持这么长时间,算得上是年轻一辈中骄子了。

不过现在陈扬恐怕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大概无需多久,这位白云郡中的天骄,就要陨落了?

但就在这时,令人惊讶的是,居然异变陡生,那陆家三长老不知为何,竟莫名其妙的朝后暴退。有些实力不弱的人,却是看到在刚才那瞬间,陈扬背后浮现了数十片诡异的紫色雷羽,暗忖这变故可能与那些雷羽有关。

对三长老的举动,陆家二长老暗暗恼怒,却并没有多想,朝着陈扬冷冷一笑,将圣力疯狂的注入风剑内,欲将陈扬的手掌斩断。然而就在这时,他心头突然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他竟然在陈扬的脸上,看到了一抹冷笑。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他感应到身边传来两道可怕的能量波动,他立即想到陈扬的傀儡和禁雷,大惊失色下,他想也不想利用十绝阵的规则,朝着一旁瞬息移动出去。

可是等他反应过来已经延迟了不少时间,地罗傀的拳头从他身边擦身而过,但九天炎雷却是实实在在的击在了他背心。

“嘭!”震耳欲聋的响声轰然传开,恐怖的雷弧瞬间肆虐开来。

陆家二长老的身体,硬生生从瞬移中被震飞出来,猛然撞在不远处的大门上。

大门轰然倒塌,陆家二长老重重的摔落在地上,噗的就喷出一口殷红鲜血。

这一幕让周围顷刻间就安静了下来,连脑袋都有些转不过弯来了,所有人都没想到,陈扬竟然突然间就翻盘,非但在陆家三长老一击下没受什么重伤,还将陆家二长老重创。

不仅是他们,即便陆通和陆家二长老,神色也是有些呆滞,眼中充满了震惊。陈扬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捕捉到十绝阵的缺陷,更是以硬挨一掌的代价,来施展全力攻击二长老,将二长老彻底重创。

“呵呵,好,很好,竟能在十绝阵中重创我们三人中一人。”等回过神来后,陆通的脸色也是彻底阴沉杀来,眼中的杀意达到了巅峰,狰狞道,“你的存在已经完全威胁到了陆家,不过,你这也是在逼我做出最后的决定。”

他右手微微一晃,一个拇指大小的诡异血瓶出现在他掌心,那血瓶中盛装着诡异的鲜血,即便是隔着瓶子也能感应到里面蕴含的惊人能量。

在这血色瓶子出现后,陆家祖殿密室内,一团血雾突然漂浮出来。血雾中露出一双血色眼睛,旋即缓缓的凝聚成一个人形。

这个笼罩在血雾中的人眼中血芒闪动,骂道:“这个蠢货,居然不到玄圣就吞服圣血,今后修为必将难有寸进。”

陆家大门口,陆通毫不犹豫将血色小瓶中的鲜血吞服下来,刹那间,一股更为强大的气势,就从他身体来爆发出来。

下一刻,即便陈扬的眼瞳也不禁一阵收缩,他竟然看到,陆通身体冲出两道血光,旋即化作两尊血色的圣轮。

两尊圣轮,这意味着陆通在方才那一个呼吸不到的时间,竟然进阶到玄圣境界。这不是先前的假玄圣,在刚才陆通虽然有玄圣的力量,却并没有凝结出玄轮,但现在他成为了一名真正的玄圣,而且还是三品玄圣。

陈扬不禁想起陆通先前服下的那瓶鲜血,那究竟是什么血,竟能让一个元圣巅峰强者瞬间突破。

“哈哈哈。”陆通仰面大笑,旋即暴喝道:“十绝大阵,归我一身!”

随着他声音落下,十绝大阵中所有圣者的圣力,统统涌向陆通,陆通身上的能量气息,以可怕的速度暴涨。

等到那气息增长停止后,陆通眼中血光大盛,身上逸散出一股堪比七品玄圣的能量波动。

陈扬的脸色立即变得凝重起来,现在陆通散发的气息,即便他都感应到了一定的压迫。

陆通实力突然暴增到这样一个可怕的地步,立刻让陆家周围众人都是大吃一惊,谁也没料到,陆通居然还有如此可怕的底牌。

砰!不远处,夏清影和陆叶对击一掌,旋即同时退后,目光纷纷投向陆通和陈扬战斗处。

感应到陆通身上的气息,陆叶非但没有丝毫喜色,反而脸色更为难看,以他的见识自然知道,陆通采取这样激进的方法突破至玄圣境界,弊端绝对极大,甚至有可能终生修为就此止步了。

夏清影眼眸更是露出担忧和杀意,虽然陈扬的实力很不错,但毕竟只是二品玄圣,面对实力暴增到玄圣七品的陆通,他还能够应对么?

“若是师弟有任何闪失,必让陆家一切生灵,连蚂蚁都全部死绝。”夏清影贝齿咬了咬红唇,冷冷看向陆叶。

“果然是物以类聚,小丫头,你和那个小杂碎一样狂妄。”陆叶面庞一阵抽搐,他可是成为玄圣强者近二十年了,如今已是四品玄圣,可却奈何不了对方一个二品玄圣,他内心也是憋一肚子的怒火。

当下夏清影和陆叶都是怀着强烈的杀意,毫不留情的大战起来,战斗比起先前还要更为激烈。

不过此刻众人关注得更多的还是陆通和陈扬之战,心中更是暗忖,在陆通如此可怕的实力,陈扬还能坚持下来么?

感受对面传来的气息压迫,陈扬面色郑重,但眼神却依然冷静若寒潭,现在的陆通,是他在战斗中遇上的最强对手。

不过对方虽然强大,却无法压垮陈扬的斗志,连九天炎雷和山河印的压力他都能抗住,更何况是这陆通了。

九天炎雷倏地回到他身上,在他体内经脉中流转起来,地罗傀也似最忠诚的奴仆般站在他身侧。

陆通眼中血光闪动,看着陈扬冷笑道:“还想要做这等无用的挣扎么?也罢,看来我不亲手将你踩在脚下,你是不会认命的。”

说完他阴森森的笑了笑,脚掌在地面轻轻一带,身形倏地就化作一道残影窜出,在周围不少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来到了陈扬身前。

陆通这般惊人的速度,让陈扬心头更是慎重,但反应却是丝毫不慢,心念微动下,地罗傀轰然踏出,一拳狠狠的朝着陆通砸去。

地罗傀这一拳直接就穿透空气,瞬间就临近陆通的头颅,但陆通却是毫无惧色,带着磅礴血光的手掌蓦然从袖子中探出,不闪不避的和地罗傀的拳头对击在一起。

以地罗傀如今的威力,绝对可以和五品玄圣一战,但却抵挡不住此时的陆通,受陆通一击,直接倒飞了出去。

眼见地罗傀被陆通击退,陈扬目光微凝,右手飞快刻纹,正要施展出拂雷手。可还未等他将圣纹刻画完,陆通的攻击却已经到了,当即将他打断。

陆通五指微屈,指间竟是冒出四把血色弯刺,随后以闪电般的速度,对着陈扬的咽喉狠狠的划去,此击若是被击中,陈扬的咽喉毫无疑问会被划破。

刻纹竟然被打断,这是陈扬以往从未遇到过的事情,这一刻他才明白,他一向自以为自己的刻纹速度够快了,那是因为没有遇到真正的强者。若是遇到那种可怕的强者,到时自己连刻纹的机会都没有,又谈何施展圣术反击?

不过在这种战斗时刻,他却是来不及多想,身体陡然倒倾,然后控制着九天炎雷对着陆通袭去,非但如此,他的脚下动作也不慢,狠狠的对着陆通的下体踹去。

陈扬这招式虽然有些猥琐,但是对付这等生死大敌,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哪管什么无耻不无耻。

陆通神色立即变得铁青无比,哪怕他实力再强,也不敢用下体来开玩笑,手中的血色弯刺立即挡向九天炎雷,身体毫不犹豫的暴退出去。

看到陈扬这招式,周围那些围观者虽然也有些无语,但却没人去指责什么,毕竟陈扬面临的可是攸关生死的大战,而且还是对手的修为还更强。

“噼啪。”而此时那九天炎雷已经击在了那血色弯刺上,禁雷的威力顿时体现了出现,血色弯刺嘭的就崩溃了,连带陆通的手掌都流出了鲜血。

瞥了眼手掌上的鲜血,陆通面庞肌肉抽了抽,眼中血光更浓,手臂上突然浮现一缕缕诡异的血丝。那些血丝旋即居然脱离了他的手臂,与九天炎雷战在了一起,让陈扬心惊的是,九天禁雷竟一时无法将这血丝击溃。

这让陈扬心头沉重起来,看来拥有了禁雷并非就无所畏惧了,天地万物都是相生相克,禁雷再强,也同样有能够克制它的东西存在。这血丝便不知蕴含了什么力量,虽然没有完全克制九天炎雷,但却能和九天炎雷一较长短。

不过陈扬并未就此沮丧,他明白九天炎雷无法击溃这血丝,不是九天炎雷威力弱,而是他修为还不够强,无法发挥九天炎雷的真正威力。

“陈扬,拥有禁雷并未就是无敌的,现在你的禁雷被克制住了,我倒要看看,你拿什么来抵挡。”陆通阴冷一笑,对陈扬发出了连绵不绝的疯狂攻击。

在这种攻击下,陈扬也只能不断的抵挡,虽然他的圣术不比陆通若,可修为的差距不是那么轻易可以弥补的。陆通的攻击太快,而且圣力极为雄浑,在陆通突然爆发下,陈扬一时间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击。

“嘭嘭嘭……”双方眨眼间就交手了近二十个回合,只是在这种硬碰硬的攻击中,陈扬明显处于下风。不过幸好陈扬还有地罗傀在一旁支援,让陆通必须分出心来,否则他会更吃力。

瞧着陈扬被自己完全压着打,陆通心头快意无比,狞声道:“陈扬,在绝对的实力前,一切外物都是无济于事的,受死吧!”

“血屠大手!”陆通果真不再留手,随着一声厉喝传出,一只巨大的血色大手凝聚出来,旋即带着惊人的血光,狠狠的拍向陈扬。

眼瞳望着那袭来的巨大血手,陈扬目光微动,若是陆通一直凭借圣力压制他,他或许还真没什么办法,但是现在他的机会却是来了。地罗傀应心轰然冲出,挡向那血屠大手,与此同时,陈扬身形飞退,在倒退过程中,心神猛地一转,一个巴掌大小的金印骤然浮现在他身前。

在这一刻,陈扬也顾不得隐藏什么底牌,只得将山河印召唤了出来。本来他是决定将这张底牌继续藏匿下去,因为他总觉得心中有些莫名的不安,这完全是来源于他对危机的直觉。

但是现在若再不使用山河印,他连陆通都难以战胜,更不用说去应对其他的危机了。

山河印一出,周围的暴乱的气息,就突然莫名的凝固住了,所有的一切能量波动都仿佛被镇压住了。山河印,其力量虽然不知被镇压多少倍,但是也堪比一件灵品圣器,它身上那强大的气息,更是恐怖。

山河印没有丝毫停滞的对着血屠大手压了过去,虽然它只有巴掌大小,却让人觉得仿佛有一座巨大的山岳压下。

山河印上的金纹瞬间动了起来,似有无尽的山河画卷在其上演化,顷刻后,它终于和血屠大手轰击在了一起。

然而接下来,在陆通骇然和周围众人震撼的目光中,血屠大手仅仅须臾间就轰然崩溃,而山河印依旧余威不减的压向陆通。

山河印的速度太快,而且它上面散发出神秘的诡异气机,完全锁定了陆通,让他根本无法闪避。

在这种极度危机时刻,陆通只能召回自己的两尊血色圣轮,朝着山河印全力撞去,试图抵挡山河印的攻击。

但陆通显然还是小看了山河印的威力,他的血轮蕴含了那神秘血液的力量,的确变得格外强大,可在山河印轰击下,也是坚持不到两个呼吸就出现了裂纹。

在这种情形下,恐怕无需多久,陆通就会被山河印彻底压死,但便在此刻,一道血光忽然破空而来,碰的击在山河印上,竟将山河印击得倒飞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