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17章 血海血使

第两百一十七章 血海血使

神秘的金印,在须臾间就压溃血屠大手,甚至将陆通的圣轮险些轰碎,这让周围众人内心皆不由掀起惊涛骇浪,这陈扬的实力当真恐怖,连实力达到玄圣七品的陆通都不是对手。

然而眼见陆通支撑不住时,却有一道诡异的血光破空而来,把那威力可怕的金印都给击退,所有人的目光,都齐齐投向那血光袭来之处。

只见在那陆家祖殿上方,大片的血雾突然弥漫而出,最后那些血雾在空中涌动汇聚,凝成一道血雾构成的人形身影。

望着那忽然出现的血雾人影,陈扬的眼瞳微微一缩,他不知这血雾来历如何,但对方的实力当真恐怖,竟能将山河印给击退。尤其是血雾人影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让他感到了巨大的压迫。

夏清影脸色更是蓦地一变,美眸中露出无比的凝重之色,对陈扬道:“师弟,当心,这是血海的血使。”

“血海?”陈扬紧紧握了握拳头,他现在已经明白,为何陆家这等家族,会拥有强大血系圣术、十绝阵和神秘血液这些威力惊人的东西,原来背后有这样一个神秘的实力。而看到夏清影那凝重之极的样子,他可以断定,这血海的势力必定也很可怕。

血雾在空中飘动,不仅是周围的围观者们,连带陆家的弟子都不由**起来,每个人脸上都浮现惊疑之色,这血雾究竟是什么?

在距离陆家数里外的一座高楼上,莫修元和叶初蓝站立在亭台上,遥望着陆家发生的一切。此时这诡异的血雾,让他们也是暗暗心惊,这血雾到底是何来历?

“陈扬这回再无希望了。”莫修元长长一叹。

叶初蓝身躯一颤,旋即似明白了什么,失声道:“那血雾?”

“灵圣!”莫修元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叶初蓝心头剧震不已,脸色苍白……

而此刻在陆家,那团血雾一阵蠕动,紧接着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倏地就出现在众人上方。

“陆通,你可真是窝囊废,吞服了圣血,居然还解决不了一个年轻后辈。”血雾中,一个阴森嘶哑的声音传出。

陆通目光怨毒的看了陈扬一眼,然后一脸敬畏的对血雾道:“恳请寂血使出手,替在下将这个小杂碎擒下。”

陆通话音方落,那被称为寂血使的血雾便剧烈波动起来,在无数道目光注视下,露出一双透着血色的眼瞳,令人更是心生寒意。

血雾的血瞳淡淡的扫了陆通一眼,旋即阴恻恻的盯着陈扬,道:“嘿嘿,小家伙,你那金印可是了不得,至少都是灵品圣器,乖乖给本血使献出来,本血使或许会考虑饶你一命。”

陈扬冷漠的看着那团血雾,道:“你这样藏头露尾的家伙,你觉得我会信任你么?”

血瞳中阴冷的血光闪动,寂血使嗜血道:“很好,小家伙,你可知道,你这种天才的血液,是我血海最喜欢的类型之一,若是将你献上去,桀桀,上头的人一定会很乐意……”

但他话还未说完,一道金光就毫无征兆的袭来,很快就显露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金印,狠狠的压向寂血使。

看着袭来的山河印,寂血使丝毫不慌,血雾中伸出一只模糊的血手,那血手上握着一道血鞭。那血鞭上布满了血色的玄奥圣纹,蕴含着可怕的血腥气息。

陈扬立刻就判断出,这血鞭和之前陆通施展的那些血丝蕴含了同样的力量,只是陆通那些血丝显然还未成形,而这血鞭却是完全成形了。

寂血使的血手蓦地一挥,那血鞭就带着破风之声,呼啸着击向山河印。

“嘭!”血鞭猛地击在山河印上,山河印再度被击得飞退数丈,若说之前那一击还是陈扬大意,但现在,却是真正的硬碰硬。

陈扬脚步微晃,死死的咬着牙,刚才那一击他已经明白这寂血使是什么层次的强者。

灵圣!唯有灵圣才能将山河印如此轻易的击退,陈扬内心不由咆哮起来,谁也不能阻拦自己复仇,若实在逼得不行,自己只能施展出最后的底牌了。

“嘶!”击退山河印后,血鞭却是丝毫不停滞,骤然化作一道血线,朝着陈扬破空袭来。

感应到血鞭上传来的骇然气息,陈扬不敢有丝毫大意,对方整整高了他一个境界,若还不施展全力,那无疑是找死。

陈扬心神一动,九天炎雷就在他身边一阵旋转,刹那后带着凶戾的气息,对那血鞭暴射而去。

轰!九天炎雷和血鞭狠狠的碰撞在一起,沉闷如雷般的声音响起,随后紫色的火光和血光同时爆炸,一圈圈的空气涟漪猛然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出。

而一向凶悍的九天炎雷,却没有再如以往那样击溃敌人的攻击,反而被那血鞭震得微微朝后一缩。

不过禁雷之名也并非虚名,那血鞭也是同样被击退,片刻后就回到了寂血使身边。

“咦?”寂血使血瞳中掠过一丝惊异,语气更为森然道:“你这禁雷竟能抵挡我的血鞭,小家伙倒还真有几把刷子,不过现在我对你可是越来越有兴趣。掌握灵品圣器,拥有禁雷,小小年纪就是玄圣强者,嘿嘿,你的血液滋味一定很美妙。”

陈扬没有理会寂血使的话,眼神冰冷如霜,右手一挥,九天炎雷和山河印同时袭向血使,冷然道:“今日任何也无法阻挡,你也不行。”

“小子,果然是年少轻狂,但你这禁雷虽强,可你根本发挥不出它的威力,凭借这就想对付本血使,可笑!”

寂血使冷笑一声,血手一抖,两道从血雾中射出,带着更凌厉的劲气,宛若毒蛇般分别击向九天炎雷和山河印。

“轰轰……”空中尽是音爆声响彻而起,方圆百丈内的能量完全紊乱,连带空气都剧烈的震荡起来。

这等惊人的战斗,让周围那些围观之人,心中皆是掀起惊涛骇浪,这种可怕的战斗,没有玄圣实力,恐怕一遭波及就是死。

血鞭再度将山河印和九天炎雷击退,然而蛇形的九天炎雷在退出数米后,却是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忽然喷出了一口恐怖的紫色火焰,若一道火箭般袭向寂血使。

这一幕即便是寂血使也没有预料到,九天炎雷火瞬息就来到了他身边,竟是将他身边的血雾都烧的淡了几分。

寂血使眼露惊怒,血雾剧烈涌动起来,一只血色巨掌蓦地从血雾中伸出,对着九天炎雷火轰然拍去。

灵圣的实力在这一刻充分展现出来,那血色巨掌就若荒古巨兽的脚掌一般,狠狠的拍在九天炎雷火上,将九天炎雷火直接拍退。但九天炎雷火的威力也是不容小觑,血色巨掌在击退九天炎雷火后,却是近乎崩碎。

就在寂血使应对九天炎雷火时,陈扬眼中杀机一闪,左手猛地一挥,三道诡异的黑色细针自他手中激射出去。

三道毒影针速度快到极致,霎那就穿透数丈空间,蓦地刺入寂血使的血雾中。

“啊!”毒影针刚触及血雾,寂血使便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即便他身躯诡异,但也同样畏惧这等剧痛。但他的反应也是快到极点,三道血鞭从血雾中钻出,将那三根毒影针给击飞,以至于寂血使的本体没有中毒。

但即使这样,寂血使仍然是受了一定的创伤,他目光无比暴戾的盯着陈扬:“小混蛋,你居然敢伤我,我要你付出惨重的代价!”

顷刻后,寂血使血手一抖,三道血鞭就带着呼啸之声,狠狠的击向陈扬。

九天炎雷和山河印同时挡住两道血鞭,与此同时,地罗傀也冲了出来,撞向第三道血鞭。

“嘭嘭嘭!”九天炎雷、山河印和地罗傀同时被击退,不过也拦住了寂血使的攻击。

可这样却让寂血使越发暴怒,一股更可怕的气息从他身上弥漫而出。

“五极血鞭!”寂血使尖声喝道,又有两道血鞭从血雾中钻出,与之前的三道血鞭,一同袭向陈扬。

陈扬顾不得喘息,再度控制九天炎雷、山河印和地罗傀挡向其中三道血鞭,可仍旧有两道血鞭朝着他击来。

不远处,夏清影脸色微微发白,身躯一动,想要去救援陈扬。

可陆叶却是立即拦住她,狞笑道:“嘿嘿,小丫头,你的对手是我,现在想去救那小杂碎,已经晚了。”

凝视着眼瞳中飞快放大的两道血鞭,这两道血鞭速度太快,他连施展圣术的时间都不够。

在这种时刻,他顾不得再隐藏什么底牌,将天雷鼎从须弥戒中取出,挡在自己身前。

“噹噹!”两声震耳欲聋的响音在天地间回荡开来,两道血鞭齐齐击在天雷鼎上,带出了一脸的血光甚至是火花。

天雷鼎不愧是天雷淬炼过的灵品圣器,竟是挡住了血鞭的攻击,不过血鞭的力量却不是这么容易化解,陈扬的身躯轰的就被震飞出去。

“噗嗤!”陈扬若陨石般直接砸落地面,将地面砸出一个深坑,嘴中狂喷出一口鲜血。寂血使那一击,已经将他重创,若非天雷鼎的阻拦,他恐怕已经死了,灵圣之威,当真恐怖!

“小混蛋,你的宝物还真是多,不过从现在开始,这些东西都属于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