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18章 强援

第两百一十八章 强援

塑风凛然,血气弥漫。

血雾在空中涌动,那对血瞳更为森冷的盯着下方重创的陈扬,桀桀阴笑从血雾中传出。

寂血使血手再度猛抖,两道血鞭从血雾凝结而出,倏地就破空而出,带着凶悍的血腥劲风,狠狠的袭向陈扬。

若在此前,陈扬或许还能抵挡,然而此刻他已然重创,连动弹都极为吃力,他眼中浮现疯狂之色,就要不顾一切的施展出血殇之雷,哪怕死也要将这寂血使和陆家覆灭。

然而在那两道血鞭距离陈扬还有两米远时,两道风刃毫无征兆从西南袭来,猛地斩在血鞭之上,竟是直接将风刃斩断。

众人目光纷纷朝西南看去,眼神更是震撼不已,只见在西南处一棵树冠上,站着一个少女。

少女满头黑色秀发似水般垂落下来,随风舞动,白天鹅般的颈项,吹弹欲破的白腻肌肤,仿佛突然降临尘世的仙子。

少女神色冷漠,目光含忧从重伤的陈扬身上扫过,然后森寒的盯着寂血使。

陈扬和夏清影脸上都充满惊愕之色,这少女,竟是陈柔,只是不同的是,此时的陈柔,身上散发出恐怖的气势,比起那寂血使只强不弱,令人不可思议。

“陈柔怎么会出现在这?而且还拥有如此可怕的实力。”这些疑问盘绕在两人心间,但也只得等到事后再询问了。

陈柔衣袖翩飞,动手不停,人在瞬息化作一道紫影自那树冠上闪掠而出,旋即手中瞬间凝结出一把巨大的风剑,朝着寂血使斩去。

寂血使将剩余的三道血鞭全部迎向陈柔斩来的风剑,而让人震骇的是,那三道血鞭,片刻不到就全部被风剑斩断。

三道血鞭顷刻被斩断,寂血使也受到一定的波及,血雾一阵波动,身形朝后退了几米,目光则死死的盯着陈柔。

这一幕让周围众人震撼不已,这少女究竟是什么人,竟能一剑斩退灵圣强者寂血使,看她的年纪,也不过是十四岁,怎么可能会有这么恐怖的实力?

但陆通等陆家则是更是惊骇之极,别人认不出这少女是谁,他们却能认出,这正是陈扬的妹妹陈柔!

陈柔手握风剑,毫不理会寂血使和别人的目光,身体轻飘飘的落在陈扬身边,语含担忧道:“哥,没事吧?”

在这种时刻,陈扬没有去追问陈柔她的实力怎么来的,从地上撑着站了起来,强笑道:“我能有什么什么事。”

见陈扬虽然受了重创,但的确没有生命危机,陈柔也暗松口气,从怀中取出一枚碧色的丹药,道:“哥,这是保元丹,对你的伤势恢复有一定的好处。”

虽然陈扬凭借无名雷诀可以自行将伤势修复,但他并未拒接陈柔的好意,将丹药接过直接扔入口中。而这丹药的效果好得处于他的预料,片刻不到,他竟然就感到自己身体中传出一股清凉的力量,让身上的伤痛都有些减缓。

“小丫头,看来你这个陈扬关系不浅,不过我是血海血使,此间之事我劝你还是少管微妙。”这时,那凭借身边诡异血雾飘在空中的寂血使,声音森寒的说道。

闻言,陈柔转头望向他,目光陡然变冷,语气中充斥强烈的杀意道:“敢伤我哥,你该死!”

“小丫头,既然你不识好歹,要自寻死路,那也怪不得本血使了。”寂血使的眼瞳也阴沉下来,狞笑道,旋即他周围的血雾再度涌动,那人形状态更为清晰了。

看到寂血使这的变化,陈柔眼神更冷,斜握着风剑,对陈扬道:“哥,这个血雾怪物的实力的确不弱,我必须全力以赴,到时恐怕时无暇顾及你了。”

陈扬双目微眯,沉声道:“小柔,你当心,至于陆家那些人,即便我受伤了也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

陈柔轻轻点了点头,脚尖在地面轻点,身子立即若离弦之箭般冲出,没有半分迟疑的举剑再度斩向寂血使。

寂血使冷冷一笑,血手一动,五道血鞭再度从血雾中凝结出来,接着五道血鞭竟是缠绕在一起,化成一道手臂粗细的血鞭,带着嗤嗤的破风之声,似一条毒蛇般,对着陈柔的风剑暴射而去。

风剑斩在那血鞭伤,并没有引发剧烈的能量爆炸之声,然而那相击处的毁灭能量却更恐怖,连带周围的空间都微微有些颤动。

瞧着陈柔在和寂血使的战斗中没有处于下风,陈扬也轻轻吐了口气,冰冷的目光缓缓转向陆通,寒笑道:“陆家主,现在该我们两个了结一下恩怨了。”

“小杂碎,你还真以为你吃定我了不成?我陆家在白云郡屹立不知多少年了,若是这般容易就被你杀死,那早就不知覆灭多少遍了。”陈柔的出现让陆通更是暴怒,连面庞都扭曲了,他手掌猛地一握,玄轮中立即爆发出一阵血光,旋儿一把长两米的血色大戟就出现在他身前。

血色长戟通体血红,蕴含着磅礴的血能,这把血戟的品阶是玄品顶阶,但这并不是它可怕之处,它最让人心悸的是,它上面带有一股神秘的力量。

望着这散发强大能量的血戟,陈扬面色也是更为凝重起来,刚才他趁着陆通大意时没能杀死陆通,让陆通被寂血使救了,现在陆通有着充分准备,要对付起来果然麻烦了许多。

不过即便决定今天的道路,他就不会有丝毫犹豫,强忍着身上的剧痛,控制九天炎雷朝着陆通袭去。

陆通森然冷笑,却并没有用那血戟去对付九天炎雷,而是将体内那诡异的血丝施展出来,迎向九天炎雷,看来他已经知道,这血丝对九天炎雷有一定的克制作用。

九天炎雷被那血丝缠住,陈扬神色依然不变,心念微转,山河印上金纹蠕动,轰然压向陆通。

陆通看了眼没有稳胜把握的寂血使,在瞥了瞥那边已经落于下风的陆叶,心中也是暗暗焦急:“看来必须要尽快解决这个小杂碎,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小杂碎,让你看看我陆家杀戮血戟之威。”陆通眼中射出凌厉光芒,举着手中血戟,不闪不避的劈向山河印。

陆通的圣力在注入那血戟之中,竟是诡异的增长了数成,那血戟之中,更是仿佛有厉鬼哭泣,冤魂咆哮,让人心神颤栗。

这血戟,分明就是一件血腥的凶器,陆家竟有这种邪物!

血戟划空劈出,让山河印的气势都松动了几分,最终在人们震惊的目光中,狠狠的与山河印轰击在一起。

“轰!”刹那间,恐怖的能量朝着四面八方席卷开来,惊雷般的声音轰然炸响,那强烈的音波直接让周围不少只觉双耳嗡嗡作响,威力当真是可怕。

不过大多数人的目光,让人是紧紧的盯着战场,谁都想知道,在陆通将血戟这等凶器都拿了出来,陈扬究竟是否还能应付?

片刻后,空中的能量波动缓缓散开,那山河印退了回去,而陆通也已经不再原地,而是倒退了足足十米,地面被他带出两道长长的深沟。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他手握血戟的地方有鲜血流下,显然是虎口破裂了。

不过在陆通对面,陈扬的形象更是狼狈,脸色苍白,有些衣服都破裂了,皮肤上不少地方被那凌厉能量风劲划破。

“小杂碎,虽然你接下我了一招,可我现在处于十绝大阵中,圣力得到百人补充,你是斗不过我的。”陆通看了不看受伤的手掌,阴冷的盯着陈扬,森然笑道:“禁雷和灵品圣器威力的确强大,但是消耗的圣力恐怕也极为惊人吧?:”

陈扬柳叶刀眉微微一挑,陆通说的的确没错,他的圣力已经接近透支了,可这对别人是个大问题,他却不担心,青莲空间内可还有不少的灵乳。

他将左手上碎裂的袖袍直接撕断扔到地上,不去理会陆通的讽刺打击,从青莲空间内取出几滴灵乳直接服下,补充消耗的圣力。

看到这一幕,陆通的表情刹那间变得极为难看,以他的见识,立即认出来那是罕见的灵乳,嘴角一阵抽搐。

不过他可不会傻到任由陈扬将圣力完全恢复,陈扬刚服下灵乳,他身形就暴冲而出,举着血戟对着陈扬的脖子狠狠的斜劈下去。

感应到那扑面而来的血腥气息,陈扬毫不犹豫的展开雷步暴退,在倒退之时,他眼中光芒闪动,一道紫光忽然从他体内冲了出去。

这一刻,为了对付陆通,陈扬将他的麒麟圣图祭了出来,在以往的战斗中,他极少召唤出圣图,因为他的圣图不同寻常,是杀敌制胜极重要的底牌。不过相比斩杀父母仇人来说,即便暴露出一切圣图的秘密也在所不惜。

一头威风凛凛的紫色麒麟猛地出现在地面,一股霸道的气息自它身上宣泄而出,哪怕是血戟的气势都为之所夺。

这麒麟头生双角,浑身披麟,紫色雷弧环绕周身,双眸湛湛有神,它站在那,仿佛是这天地的主宰,万物的皇者。

————

上午一章订阅有下降趋势,大家顶住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