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19章 鸡犬不留

第一卷 吞月 第两百一十九章 鸡犬不留

残风席卷,一片青叶从远处飘来。

恰在此时,一把血戟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带着强烈血光破空而来,那片青叶在瞬间就被血光淹没,丁点不剩。

紫眸凝望着袭来血戟,圣图麒麟毫无惧色,脚掌在地面一踏,轰然朝着血戟撞去。

“小杂碎,你以为召唤出圣图就可以挽救你的性命么?”陆通面色狰狞,圣力更疯狂的注入血戟中,嘶声喝道:“去死吧!”

下一刻,血戟狠狠的斩在了圣图麒麟上,一股恐怖的血能从血戟上爆发出来,这股血能,仿佛足以劈开山岳。

然而让人震惊的是,圣图麒麟的双脚猛地一扬,竟是将血戟给拦了下来。

陆通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起来,陈扬的圣图强大远远超乎他的预料,甚至于隐隐里面散发着一股让他都心悸的气息。

“这个可恶的混蛋,凝聚的圣图居然如此强悍。”陆通内心异常恼怒的低吼一声,面庞上露出了疯狂之色,磅礴的血能如潮水般体内涌出。更为惊人的是,在陆通那把血戟上,居然有一道模糊的血色蛟影蠕动,血风刹那就肆虐起来。

空气猛地变得压抑起来,周围一些实力不济的圣者,在这股可怕的威压下,脸色发白,不断的后退,即便那些实力不错的圣者,眼中也不由露出浓浓的忌惮。

望着陆通的举动,陈扬苍白的脸上无喜无怒,而瞳子中则是浮现一丝冷笑,陆通,想要拼命了么?可是,你没机会了。

陈扬眼中忽然闪过了一抹青光,一道无形的灵魂之剑,自他眉心激射而出,悄无声息的袭向了陆通。

在青莲空间中潜伏已久的冥,这一刻,终于出手了!

在激烈许久后,陈扬和陆通都处于极为虚弱的状态,他们能支撑下去,不过是凭着心中那股想要杀死对方的决心。在这种时刻,两人的心神都是疲惫不已,而冥选择在这关头对陆通发动了灵魂攻击。

陆通左手飞快的在血戟上刻画圣纹,终于他刻完了最后一道血色圣纹,那血戟上的血色蛟影,立刻就变得清晰起来。

陆通紧紧握着血戟,眼中露出狰狞的凶光,他自信,这一招下去,哪怕陈扬再有什么底牌也无济于事。这把血戟,之所以能有如此威势,不在于它本身的材质,而是它里面蕴含一滴血蛟的精血。

血蛟的精血使得这血戟拥有不凡的力量,再经过不断的杀戮,使得血戟里面的杀戮气息越来浓,它的威力也越来越惊人。

而刚才陆通所做,就是将血戟里面血蛟精血之力,完全引发出来,哪怕灵圣,在这一招下恐怕都要受伤。

可陆通心头却忽然升起一股极度的不安,紧接着,他感觉一道充满凌厉气息的可怕灵魂之力,正飞快的逼近之极。

这道灵魂之力速度太快,哪怕陆通已经意识到了,可却来不及做出反应了。

而陆通的力量虽然达到玄圣七品,但他的境界和灵魂都只是刚进阶玄圣,灵魂力量根本无法阻挡冥的灵魂之剑。

“轰!”霎那间,陆通只觉有一把剑刺入了自己脑海中,可怕的痛从灵魂中直接传出,他的意识直接陷入空白之中。

这契机是陈扬苦心营造而出,他岂会错过,在陆通身躯僵住的瞬息,他就全力展开雷步,不到片刻就来到陆通身边。与他一起动的,还有山河印。

山河印嘭的将陆通的两尊圣轮全部震碎,而陈扬的右手则狠狠的印在陆通的腹部,雷能猛然爆发,将陆通的丹田彻底摧毁。

在陆通被废的霎那,十绝阵也彻底宣告破除,一百名作为阵基的陆家弟子,同时口中吐血。

这一幕让周围所有人都震惊到了极点,冥的灵魂力量极为隐晦,没有格外强大的灵觉,根本就感应不出来,他们只看到,陆通的身躯突然僵硬,他们不知原因,只把这归结于陈扬施展了什么诡异的秘法。

而接下来,陈扬不仅将陆通的圣轮给震碎,连丹田都毁了,这意味从今以后,陆通的修为尽是,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

寂血使同样大吃一惊,而他这一分心,却是被陈柔抓住了机会。

“狂风千刃!”陈柔清脆冷漠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开来,紧接着,密密麻麻的风刃瞬间爆发出来。

那数以千计的风刃,铺天盖地的激射而出,将数百丈天空都给遮盖住了。

阴影突然就笼罩了大地,所有人都是骇然抬头,目光震撼的望着陈柔与寂血使的交战处。

密密麻麻的风刃,将寂血使所有方位都彻底封锁,齐齐射向寂血使。

寂血使眼中露出惊恐之色,但此时他逃无可逃,那数不尽的风刃不断的射入血雾之中。

随着风刃的攻击,寂血使身边的血雾越来越淡,人们隐约都可以看见一个瘦小的人形身影。

不过在这危急时刻,寂血使突然尖叫一声,身上的血雾以诡异的方式爆炸开来,而他的身形猛地化成一道血光,朝着天际出飞窜而去。他的速度丝毫不逊于闪电,须臾不到就窜出数十里,这等逃命速度委实让人为之心惊。

陆叶此刻心中的绝望已经是无以复加了,转眼之间,陆通被废,寂血使逃走,这等变化让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而陆叶本就处于下风,此刻方寸一乱,更是被夏清影逼得陷入危境。

但紧接着,陆叶眼中却露出怨毒之色,死死的盯着夏清影,他蓦然召唤出自己的圣轮,面上尽是疯狂。

看到陆叶的表情,夏清影表情也是倏地一变,脸色隐隐发白,此刻她已经猜到了陆叶的意图,可她的实力也只是略高于陆叶,如何能制止陆叶的自爆。

“小丫头,既然我活不了,那便陪我一起下地狱吧。”陆叶大笑起来,可瞬间后,他的笑容却是骤然凝固了。

只见一道白光突然击在他的腹部,直接将他的腹部和丹田全部击穿,丹田被废,他浑身暴涨的能量,就如同爆裂的气球一样,立刻就萎靡下来。

陆叶不敢置信的望着白光袭来方向,那里陈柔正冷漠的看着他,缓缓的朝着夏清影走来。等来到夏清影身边后,陈柔身上那恐怖的灵圣气势,却是猛地消失,玉颜上血色尽褪,脚步踉跄着就要跌倒。

夏清影心神猛地一颤,连忙上前将陈柔扶住,担忧道:“小柔,你……”

还没等夏清影说完,陈柔就挥了挥手,道:“我没事,只是一些不痛不痒的后遗症罢了,夏姐姐,你把这陆叶给捆起来。”

夏清影不解的看向陈柔,这样的仇敌,不杀了还捆起来干嘛。

陈柔苍白的脸上浮现一丝笑容,手指朝着陈扬一指,道:“夏姐姐,你看看哥哥那就知道我要干什么了。”

……

陆通震骇的看着陈扬,在他意识恢复清醒后,就看到了噩梦一般的场景,先是自己的丹田被废,然后寂血使逃走,紧接着陆叶的丹田也被废去。

陈扬脸上带笑,露出两排森白的牙齿,但眼神却是寒冷若冰的看着陆通,缓缓道:“是不是觉得事实很难以接受?呵呵,放心,这还仅仅是开始。”

陆通闻言还有些不明白陈扬的话,在他想来,他已经修为废去,再惨也莫过于一死,可接下来他就知道,这个世上,还有比死亡残酷十倍百倍的事情。

陆通修为尽废,陈扬毫不费力的托着来到陆家大院正前方的朱红色大柱上,然后从须弥戒中取出一段麻绳,将陆通的身躯捆在柱子上。在以往,这样的绳子对陆通来说根本什么都不算,但是现在,他却是无力挣脱。

然后陈扬就走到了夏清影和陈柔身前,沉默的将被夏清影捆住的陆叶拖到陆通身边的柱子上,同样捆在上面。

陆家周围那些围观者们,心神仍旧处于震惊之中,陆通陆叶被废,那有着灵圣修为的寂血使也被击退,这陈扬竟然真的做到了。

可看到陈扬那怪异的举动,众人却是疑惑不已,他究竟要干什么?

陈扬眼瞳中尽是冷漠,就在四个半月前,他的父母被陆家陆胜带人齐齐杀死,整个望山村遭到屠杀,随后他也被陆家追杀,险些命丧蒙泽森林。

但是现在,他回来了,踏在了陆家院中的土地上,陆通和陆叶被他捆在眼前。

为了等这一天,在将近一百四十天中,他每天都忍受着锥心般的痛,深夜梦中时常浮现父母的尸体和望山村那满地的鲜血。

他将九天炎雷和山河印全部放出,冷冷道:“不要让一只蚂蚁走出这个大院。”

九天炎雷和山河印倏地飞出,悬浮在空中,紧紧的锁定陆家大院内的一切。

而周围那些围观者们,此刻不少人隐约猜到了陈扬的打算,可他们仍旧有些不敢相信,不敢相信陈扬真的敢那样做!

陈扬并未理会周围的目光,他走到陈柔身边,轻声道:“小柔,还记得四个半月前那个夜晚么?”

陈柔娇躯微颤,那个雷雨交加,血流满地,她亲手杀死陆胜的夜,她如何能忘记!

她眼中滴落晶莹的泪水,道:“忘不了,一辈子也忘不了。”

陈扬笑了笑,声音不急不慢,听起来就如同平常的叙说:“血债,要用血来还,小柔,既然你来了,就与我一起,手刃仇人头颅,如何?”

陈柔沉重的点了点头,将柔若无骨的白皙右手,递给了陈扬。

陈扬牵起陈柔的手,转过身,目光忽然变得再无丝毫温暖,就如同那最冰冷的潭水。

他浑身仍然带着伤痛,可他却仿佛感应不到痛了,带着陈柔,脚步突然动了起来。

蓦然间,他来到了一个陆家弟子身前,在那人惊骇的目光中,一掌将此人击杀,而他身后的陈柔,举起了手中风剑。

手起,剑落,鲜血四溅,一颗头颅嘭的落地。

而一切,仅仅只是开始,在众人的目光中,随着那对兄妹不断的奔跑,一个个陆家子弟倒地,一个个头颅滚落。

这一刹那,一股无比恐惧的情绪,在陆家弥漫开来。

不仅是陆家的人,连周围那些围观者,心中也是升起一股彻骨的寒意。

一句陈扬曾经说过的话,这一刻在人们脑海中回荡开来:“陆家,必将鸡犬不留!”

陈扬,他竟是真得要将陆家杀的鸡犬不留!

不远处,看着带着陈柔疯狂杀戮的陈扬,夏清影感觉自己的心,一阵抽痛。

能让陈扬做出这等屠灭陆家全族的决定,可想而知,这五个月不到的时间,他曾受了何等痛苦。

在以往,夏清影从来不知她有多么在乎陈扬,然而这一刻,她知道,陈扬痛,她更痛,她宁愿代替陈扬去痛!

清风吹拂,夏清影的青丝凌乱的飞舞,两行清泪,从她眼中滑落……

随着越来越多的陆家人被杀,恐惧之气越来越浓郁,开始有陆家子弟试图逃走。然而他们发现,一旦他们决定逃跑,空中的那蛇形紫雷和神秘金印,就会毫不留情的压下,连尸体都不剩。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丧失了勇气,有七名陆家之人猛地站了出来,这七人修为都在元圣四品以上,居中那人更是修为达到元圣八品。

“怕什么,他经历了连番大战,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一起上,杀了他!”那八品元圣嘶声力竭的咆哮道。

然而他话音未落,陈扬就紧紧握着陈柔的手,猛地冲向此人。这人说的没有错,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他仍然支撑着,凭借着就是内心积郁的浓烈仇恨以及那一股不可阻拦的锐气。

一旦这锐气失去,意志就会崩溃,他必死!

那八品元圣没料到陈扬会如此干脆利落就冲杀过来,刚要反抗,却陡然觉得脑海灵魂轰然一阵,身躯僵硬在原地。

冥的灵魂力量,此刻配合着陈扬展开杀戮,因为陈扬的脚步决不能停,一刻都不能!

在那人身躯僵硬瞬间,陈扬带着陈柔陡然冲出,手中雷弧化作一道雷霆,将此人心脏直接击穿。陈柔的动作则紧接而上,一剑斩下此人头颅。

这一幕,彻底让那些心怀反抗的人胆气尽失,这陈扬简直就是魔鬼,他身上仿佛有着一股魔鬼的力量,那八品元圣连攻击都做不出,就在那里等着被陈扬杀死。

没有人认为那八品元圣傻了,唯一的解释就是陈扬掌控一股神秘的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