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20章 陆家覆灭

第两百二十章 陆家覆灭

狂风骤起。

天空忽然变得阴沉下来,乌云滚动,气息压抑。

陆家周围,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注在陆家大院内。

陈扬展开雷步,瞬间追上一人。

惊奇的是,身后的陈柔,竟也掌握一种类似雷步的步法,速度极快。

但陈扬没有细想,此刻他心中,唯有杀戮!

那人只觉身后劲风袭背,骇然欲躲,却已经来不及了。

陈扬的手掌印在他背部,雷步穿透其体,近乎瞬息不到,一道风剑就斩过其头颅。

鲜血殷红,如喷泉飞溅,头颅直接从脖子上横飞而出,滚落于地。

陈扬看也不看那尸体一眼,身若残影掠出,掌中雷弧蓦地一分为二,袭向两人后背。

陈柔眼神亦是冷漠,毫不犹豫的分出两把风剑,紧随陈扬雷弧之后,破空斩向两人脖颈。

凌厉的雷弧击中两人背心,两人身躯陡然僵硬,而风剑则适时飞袭而来。

两具尸体直挺挺的倒地,两个头颅同时横飞出去。

自那七名陆家圣者反抗欲杀陈扬,到现在七人倒下四人,不过电石火光之间,有些人甚至都还未反应过来。

剩余三人更是心惊胆寒,只顾逃命,哪还有半分反抗之心。

可此前一幕再度上演,陈扬手中之雷一分为三,刹那击中三人。

风剑再度斩下,血如雨洒。

地面尸体,再增三具,滚落头颅,亦多三颗!

陆家大院内,腥风血雨,人人内心更为恐惧,慌乱逃向四周。

也有人躲藏在隐秘的密室里,企图躲过这一劫。

看到这一情形,陆通和陆叶皆是双眸通红,他们已经明白了陈扬的打算。

陈扬废去他们修为,将他们捆在柱子上,是要他们亲眼见证这场杀戮,这场陈扬对陆家的屠杀。

陆通脸色惨白,目光死死盯着陈扬,愤怒咆哮道:“陈扬,你胆敢如此,就不怕遭到报应么?”

“报应?”陈扬眼神寒得可怕,但脸上,却露出一抹笑意,道,“陆通,当初你陆家屠戮我望山村,你儿子杀我父母,你对我展开疯狂追杀,可想到过,今天会有这报应?”

说话时,他动作却没有丝毫停滞,手指对着一座房屋指去。

空中九天炎雷不动,山河印却是猛地化成九米高,九米长宽的大印,对着那房屋轰然压下。

近十人直接被压死在内,还有十几人从房屋内窜出,想要逃走,却被山河印散发的磅礴能量波动,直接震死。

这些人,老少不一,有男有女,但在陈扬眼中,他们只是陆家人。

砰砰砰!这逃出的十几人,下场更惨,有些连头颅都没留下,整个身躯化成粉碎。

“陈扬!”陆叶闭上双眼,陆通则是浑身颤抖,狂吼道。

陈扬毫不理会他,拉着陈柔脚步直冲,前方六人,眨眼不到,全部死于两人之手。

忽然间,陈扬眉头一挑,目光盯着一间房屋,似乎能够将房屋穿透。

下一刻,他带着陈柔突然冲进那房屋内,紧接着就从里面拖出了一个五十岁左右男子。

这男子,正是吴德。

看到吴德的刹那,陈扬立即明白,为何陈柔的身份会暴露。

吴德惊恐的看着陈扬,他没想到,昔日那个任由他打骂的少年,此刻竟是化身恶魔修罗。

他身体每个部位都在哆嗦,下身湿臭一片,居然失禁了。

“陈,陈扬,念在我曾是你老师的份上,饶过我。”吴德声音颤抖的求饶。

陈扬毫不理会,将他拖到大院正门前,捆在陆叶右边柱的子上。

陈扬看着他,露出一笑:“就这样杀了你,那是便宜了你,你就先在这里好好看着。”

将吴德捆好后,陈扬干脆利落的转身离开,一会后,忽然来到一棵枝叶茂密的古树下。

“陆家大公子,躲在上面很有趣么?”陈扬没有抬头,只是平静的看着树干道。

树上安静一片,偶然有风吹树叶哗哗之声,仿佛根本就没有人。

陈扬目中寒芒闪动,右手一指,一道紫雷从他手指中激射而出,对着树上一个方向射去。

紧接着,一个身影带着惨叫从树上坠落,露出陆家大公子陆风的身形。

此时陆风腹部血肉如注,显然是被陈扬刚才那一指所伤。

陈扬不再言语,右手沉默的抓起陆风的一只脚,托着陆风的身体来到大院正门前,将之捆在陆通左侧柱子上。

陆风被抓,陆家之人失去最后心中支柱,彻底崩溃。

“我们一起冲出去,他未必能一次拦住我们这么多人。”不知是谁突然尖叫一声,随后五十多道人影从陆家各处窜出,朝着四面八方逃去,想要冲出这片院子。

目光扫过那些逃奔的人,陈扬面露残忍笑意,空中的九天炎雷,突然动了。巴掌大小的蛇形雷躯,猛地长大到十米长,巨大的蛇口对着左侧一咬,二十多人直接被杀。旋即它身躯一扭,刹那穿梭数百米距离,雷霆巨尾狠狠一甩,又有二十多人被杀死。

那逃走的五十多人,转眼不到,就全部死掉。

陆风和吴德的眼中尽是恐惧,而陆通的心,则在滴血。

陆叶虽然闭上眼睛,但是那凄厉的惨叫却仍旧回荡在他耳边,现在的他,是个普通人,根本无法封闭听觉,只能听着。

陈扬继续奔跑,这一次,他来到陆家一个少女身边。

那少女姿色不凡,面带惊恐,楚楚动人,看到陈扬来到,她更是颤抖,目含希冀道:“你别杀我,我终生做你女仆,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陈扬神色不变,不管对方是丑是美,在他眼里,只是陆家人。而他身后的陈柔却是面露厌恶,第一次比陈扬更先动手,一剑斩落其头颅。

眼睁睁的看着族人一个个死亡,自己却无能为力,陆通近乎发狂发疯。

“陈扬,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陆通嘶声力竭的对天长啸。

陈扬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笑道:“很痛很伤心,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呵呵,当初你陆家杀我家人时,我也很痛很绝望。不过你我不同的是,我坚持下来了,而且能够报仇,但是你却没机会了。”

这场杀戮不断持续,而周围之人,无一人敢出来阻止,看到那浑身染血的少年都心寒,更不说去阻拦了。

夏清影也没有阻止,即便阻止,也是阻止别人来干扰陈扬。

过了近两个时辰,天空忽然下起了雨。

雨水淅沥沥的洒落地面,似要将陆家大院内的鲜血冲散。

但每当一处血液变淡,却又有新的血液洒落。

哪怕是上天,也无法冲散此血,无法化解此仇。

终于在三个时辰后,陈扬和陈柔停了下来,在他们身边,入目处全是尸体。

陆家上下近一千六百人,竟是被他们屠杀一大半。

陈扬这时忽然走到陆通身边,道:“陆通,当年你陆家,为何要屠杀我望山村?”

陆通没有回答,只是一瞬不动的盯着陈扬,眼中尽是刻骨的恨意。

陈扬笑了笑,没有追问,与陈柔再度冲出,半个时辰后,又有两百多人被杀。

他再度朝陆通看了一眼,而陆通紧紧咬着牙,依然沉默。

陈扬不再看他,又半时辰后,陆家大院内,除了正门柱子上捆着的三人,已经再无一个活口。

陆通的容貌,在这短短半天的时间,变得苍老起来,发须皆白。

陈扬缓缓走向陆通,陈柔紧紧的跟着他身后。

陈扬在陆通身前停下,看着这个苍老的陆家家主,道:“你若说出,我让你先死,否则的话,你会亲眼看到你的儿子和长辈死在你身边。”

这一句话,让陆通身躯一颤,眼神怨毒无比的望着陈扬,道:“玄……”

他只说了一个“玄”字,陈扬立即出手将他的脖子捏断,这一个字,已经让他明白了真相,而玄经之事,是万万不能泄露的。

陈柔目光恨意凛然,上前将陆通头颅狠狠斩落。

陆通一死,陈扬和陈柔毫不迟疑的将陆叶也杀死。

陆家全族,至今只剩陆风一人。

“陈扬,住手吧!”这时,一个苍老沉厚的声音传来。

在陆家对面的那屋檐上,站着一个老者和一女子,正是莫修元和叶初蓝。

陈扬面无表情的转头,目光冷冷的望向莫修元。

“你已经将陆家杀了个精光,但万事留一线生机,这陆胜丹田已经被你废去,你便留他一命吧。”莫修元的声音,也充满了疲惫。

他身边的叶初蓝,则是眼神极为复杂的看着那个少年。

她还记得,当初白云城大比前,这个少年和许琳一起住入莫空园,那时的他,满脸温和的笑。可是现在,这个少年,带着他的妹妹,亲手杀了一千六百多人。

“给陆家留一线生机?”陈扬语气中尽是嘲讽,冷笑道:“然后等到今后陆家的后代,再来找我报仇么?”

陈扬摇摇头不再看他,一手将陆风脖子捏碎。陈柔表情漠然,一剑划过。

随着陆风头颅砰的落地,陆家全族,全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