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21章 玄玉宗之变

第两百二十一章 玄玉宗之变

天空阴沉,雨水下得更大。

陆家大院内,尸体遍布,血流成河,浓郁的血腥气息四处弥漫。

莫修元愣愣的看着死去的陆风,最终深深的望了陈扬一眼,转身离去。

叶初蓝轻轻一叹,紧随莫修元的脚步走向远方。

至于那仍旧未死的吴德,却是已经吓傻了,浑身不断哆嗦,嘴中不断的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陆家周围却是寂静一片,人们望着那满地尸体的陆家大院,只觉寒意彻骨。

陆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居然惹上这样一尊凶煞,导致现在全族覆灭,鸡犬不留。

雨珠呢喃,夏清影衣袂飘飞,黑发卷舞,素手如雪,雨水从她身边落下,让她看起来如同朦胧仙雾般淡远寂寞,仿佛九霄烟云,空谷幽兰。

她凝望着陈扬,浓睫颤动,双眸中透着淡淡水雾,夹杂着怜惜缠绕其中。

陈扬没有去看离开的莫修元,他走到吴德身边,看着已经有些发疯的吴德,眼中没有丝毫怜悯。

这吴德当初有幸躲过望山村遭屠劫难,不安稳的生活下去,偏偏要来陆家泄露陈柔的身份,凭此一点,他就该死。

对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陈扬也没兴趣继续折磨他,看也不看他一眼,转身拉着陈柔,蓦然朝着望山村方向跪下。

陈扬和陈柔膝盖没入染血的雨水中,但他们丝毫不在意,同时重重的磕了几个头。

瓢泼雨水倾洒在他身上,他没有运用圣力去阻挡,他的眼中流下两行泪水,但在雨水洒落下,却分不清究竟是雨,还是泪。

陈柔眼眸中同样泪珠滚落,她以冷漠封住自己四个多月,此刻在亲手击杀仇敌后,终于忍不住哭泣。

“爹,娘,大仇得报,孩儿终于得以用敌人之血,祭奠爹娘在天之灵。”

陈扬深吸口气,跪在地上,怔怔的抬头望着天空。

这四个多月以来,他心中最大的目标,就是手刃仇人,覆灭陆家。而今陆家已灭,他心结已解,心境也不知不觉的有了些蜕变。

不过他并未觉得茫然,陆家的覆灭让他更清楚的意识到,在这个世界,没有实力,只能任人宰割。

当初他实力微弱,陆家这才敢屠杀望山村,而现在他拥有强于陆家的实力,整个陆家覆灭在他手中,周围那些人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没有几人敢来阻止。

从今以后,他更要不断的修炼,让自己越来越强,只有这样,才能保护身边的人。

他默默的站起身,与陈柔一起走到夏清影眼前,笑了笑,道:“师姐,走吧。”

夏清影也察觉到陈扬身上那隐隐约约的变化,却并未多说什么,紧随在陈扬身后,一同朝着陆家之外走去。

到了陆家之外时,陈扬脚掌在地面一踏,猛地冲入陆家最高处的阁楼。

狂风呼啸,陈扬取出十滴灵乳,一口吞服下去,然后伸手对着九天炎雷一招。

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陈扬将控制着九天炎雷腾空飞去,然后张口对着下方一喷。

一口恐怖的紫色火焰从九天炎雷嘴中喷出,瞬间击中陆家的中央祖殿。

九天炎雷火,为禁雷而生,绝对是禁火。而禁火之下,无物不焚,这雨水对火焰没有半分影响,直接将整座陆家祖殿燃烧起来。

在烈风席卷下,火焰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四面弥漫而出,整个陆家,眨眼间就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陈扬不再陆家停留,他相信,在九天炎雷火燃烧下,这陆家必会灰飞烟灭,不剩一只蚂蚁。他刚才没有出手杀吴德,就是断定在这火焰下,吴德一个普通人,必死无疑。

伤害了他的家人,就必须要付出代价,什么人都不例外。

陈扬身形从阁楼上急速掠下,很快就来到夏清影和陈柔身边。

他没有在说话,而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往玄玉宗。他并非担心玄玉宗的安危,有小周天迷雾大阵在,那些敌人即便没死,也对玄玉宗造不成什么威胁。只是他身上的伤势已经极其严重,而且力量早已透支,刚才覆灭陆家,凭借的是那一股恨意。而现在陆家覆灭,他整个人就如同被万蚁噬咬,处于最虚弱状态。

此刻别说陆通那种强者,就是一个普通的圣者,都有能力击杀他。

不仅是他,陈柔也是脸色苍白得毫无血色,她的情况并不比陈扬好到哪里去。

夏清影脸上浮现一抹苦笑,这对兄妹,性格何其相似,明明都痛苦到了极点,却都不吭一声,死死的撑着。

神玉山上,云雾笼罩,山势清奇,树木繁茂,时值春季,郁郁葱葱,奇花异草随处可见,清流溪涧映带其间。

此时在山脚下,玄玉宗的弟子们正轮流戒备。

忽然间,那些弟子们眼睛都睁得大大的,他们发现,在不远处,竟然有密密麻麻的人影朝着神玉山上涌来。

“有敌人,通报宗门。”一名子弟脸色大变,开口大喊道。

随着他这一喊,其他弟子才反应过来,有几名弟子飞快的朝着山上跑去。

周围那些玄玉宗的弟子,虽然震惊,不过没人害怕,因为他们很清楚,玄玉宗可是有护山大阵,等到那些敌人攻破大阵,宗内的高手也应该赶来了。

可就在这一刻,他们骇然的发现,护山大阵突然毫无征兆的打开了。所有弟子都意识到,宗门内必有奸细。

而山脚下那些敌人的速度也极快,若洪水般朝着玄玉宗内涌来,那些守卫的玄玉宗弟子,在这敌人洪流前太过弱小,近乎是眨眼间就被敌人大军淹没。

玄玉殿内,玄玉宗的宗主和长老们正聚集在这,表面上等待陈扬和夏清影归来,实则人人暗怀心思。

这时,闭目养神的大长老忽然睁开双眼,站起身来,望着夏无尘道:“宗主,老夫敢问一句,你觉得,这些年来,我玄玉宗在你带领下,发展如何?”

夏无尘眼底深处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嘲讽冷笑,脸上却是故作诧异不解,旋即正色道:“大长老,无尘自认虽然玄玉宗没有大的发展,但无尘向来兢兢业业,对玄玉宗问心无愧。”

大长老叹了叹,道:“宗主,你说的的确没错,你自三十岁担任宗主,十年以来,玄玉宗虽无大发展,但是也无甚大过。”

说到这,他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起来,沉声道:“但是,在陈扬一事上,宗主你却是大错特错。陈扬招惹了陆家,与陆家可谓不死不休,而白玉城三家平日或许相互竞争,可对外却是向来极为一致。宗主你包庇陈扬,就是得罪白云城三家势力,敢问宗主,你致玄玉宗祖宗基业与何地?”

夏无尘神色不变,笑了笑道:“大长老,东岳宗和落涧宗可是与我玄玉宗联盟,我们又何必畏惧白云城三家。”

“可笑,东岳宗和落涧宗,能够临时背叛陆家和欧阳家,到时未必就不会对我玄玉宗落井下石。”大长老声音越发的不客气,冷笑道。

夏无尘摇了摇头,道:“大长老,我们还是等待陈扬和影儿回来再商谈吧,有他们在,我玄玉宗未来潜力无限,又何惧白云城三家势力。”

这回大长老还未说话,吴长老就大声道:“宗主,我看你是糊涂了,陈扬和夏丫头虽然达到玄圣境界,可是怎么可能与陆家抗衡,他们此行一去,恐怕是回不来了。”

夏无尘面色一沉,冷冷的看了眼吴长老,然后望向大长老道:“大长老,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何必拐这么多弯子。”

大长老一脸的感慨,用一种痛惜的语气道:“宗主,虽然本长老也有些不愿意,可实在不忍看到玄玉宗在宗主手中败坏,还请宗主退贤让位。”

他一说出此话,大长老一脉的长老就全部起身对夏无尘道:“还望宗主退贤让位,宗主之位,能者居之!”

大长老等人,本以为夏无尘听到他们的话后,即便不大惊失色,也会暴怒。

可出乎他们的预料,夏无尘极为平静,缓缓道:“看来你们是早有预谋了,不过你们认为这可能么?“

他话刚说完,玄玉宗山门口突然传来轰轰隆隆的震动之声,听到这声音,大长老一脉的人全部露出笑意。

“宗主,请退位吧,你现在做的,也不过是徒劳无益的挣扎。”吴长老笑道。

一旁的许琳柳眉倒竖,怒喝道:“大长老,以往你和无尘虽然势力分属两脉,但我只以为是宗内寻常之争,却没想到,你等竟会沟通外敌,做出这种叛宗之事。”

“大长老,枉我一向敬重你,想不到你竟是这种人。”姜晨双眸冒火的盯着大长老等人。

夏无尘一脉的其他长老,也是一个个义愤填膺,对着大长老等人破口大骂。

大长老摇了摇头,道:“我所作所为,一切都是为了宗门利益,与欧阳家和何家,也不过是合作关系。”

夏无尘眼中掠过黯然,本来凌晨夏清影和陈扬将大长老等人的阴谋告诉他时,他还有些不信,但现在却是完全变成了现实。

而他身为一宗之主,也并不是毫无决断之人,他的目光很快变得坚毅起来,冷然道:“大长老,本宗这是最后一次这样称呼你,你们难道真的以为胜券在握么?”

大长老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商谈的一切,在昨夜就被陈扬全部得知了,淡淡道:“宗主,若你主动退位,我等定会保你和许琳一世富贵,还望宗主不要自误。”

这时外面的杀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响,不久后,数十道人影突然闯入了玄玉殿内。

这数十道人影分为两批,无疑是欧阳家和何家之人,而为首两人,正是欧阳家主和何家主,其余人则是两家的强者。

何家主冷笑着看向夏无尘,语含戏谑道:“夏宗主,别来无恙。”

而欧阳家主对夏无尘恨之入骨,直接寒声道:“夏无尘,你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今天自己会有这样的下场吧!”

对于这些人的话,夏无尘无动于衷,反而露出寒冷的笑:“既然你们都到齐了,那便也怪不得我了。”

听到夏无尘这莫名其妙的话,除了许琳外,其他人都是一阵愕然。

等回过神来后,欧阳家主大笑嘲讽道:“夏无尘,我看你是疯了,现在你还拿什么来抵抗我们?”

夏无尘表情没有愤怒,有的只是冰冷,对欧阳家和何家的行为他不觉得什么,双方本就是敌对,让他心寒的是大长老等人,为了利益,居然可以出卖宗门。

而这,也让他下定决心,将这些人一网打尽。

他从怀中取出了三颗颜色不一的圆丹,而看到这圆丹后,欧阳家主、和家家主和大长老等人皆是脸色微变,眼露中贪婪一闪而逝,他们自然感应的出,那晶体中蕴含着不逊于玄圣圣轮的能量,无疑是玄兽的内丹。

但很快他们就觉得有些不安,夏无尘的表现太平静了,就仿佛知道他们的阴谋一样,而这三颗内丹,更是加重了他们的不安。

“快,动手!”何家主大声一喝,其余人也反应过来,就要动手。

就在这时,夏无尘将三颗玄兽内丹,放置在他所做的位置上三个凹洞。

刹那间,整个大殿的空气都扭动起来,旋即大片的彩色雾气充斥大殿的每个部位,让人根本分不清方向。

更惊人的是,在玄玉殿内升起雾气时,神玉山内一千个不同的地方,同时爆发出光芒,最终那些光芒连在一起,整个神玉山都笼罩在了茫茫雾气中。

“夏无尘,你究竟干了什么?”玄玉殿那浓稠的雾气中,传出大长老惊怒的声音。

夏无尘冷声道:“你们以为你们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其实你们的阴谋本宗早就知道了,这大阵名为小周天迷雾大阵,困入其中者,即便玄圣也脱身不得。玄玉宗弟子听令,等会本宗会将一些特殊的符箓发给你们,可以让你们在阵中辨认方向,然后你们便随本宗杀敌。”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