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22章 震惊八方(上)

第一卷 吞月 第两百二十二章 震惊八方(上)

源源不断的彩色雾气腾空而起,顷刻间将整个玄玉宗笼罩在其中,若是从上方看下去,神玉山仿佛成为一朵巨大无比的彩云。

望着四面八方不断涌动的彩色云雾,玄玉宗大长老等人的脸色这才剧变,他们没想到,夏无尘居然还有这样的底牌。

这个阵法,即便他们在玄玉宗内呆了几十年也是从来没有见过,心头不由大惊,这夏无尘是从哪里得到如此惊人的阵法。

在玄玉殿外,那些进攻玄玉宗的欧阳家和何家弟子,也是一下子变得混乱起来。在茫茫彩雾中,连敌人的身影都看不清,又谈何进攻。

在玄玉殿内正上方,许琳美眸中忽然掠过一丝狡黠的笑意,朗声道:“大长老,多谢你将欧阳家与何家引入我玄玉宗,让我们能够将他们一网打尽,玄玉宗必然不会忘记大长老大恩。”

闻言,夏无尘有些无奈的看了看自己的娇妻,许琳这话的目的他一听就知道,显然就是要挑拨离间。

这小周天迷雾大阵可以阻扰视线和灵魂力量,但却阻隔不了声音,许琳话一传出,那彩雾中就传出何家和欧阳家等人愤怒的大吼声。

“童于,你这个老不死,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卑鄙,连我们都被你阴了!”这声音浑厚有力,一听便知是何家主所发出,而童于正是大长老的名字。

大长老急忙道:“你们不要被许琳那个臭丫头骗了,我若是阴你们,又怎么可能给你们开启护山大阵。”

欧阳家主阴沉无比的声音也响起:“哈哈哈,童于,若你不给我们开启护山大阵,我们怎么闯进来,又怎么会中了玄玉宗埋伏。”

大长老压抑着愤怒和郁闷,沉声道:“好,我们且不说这个,要知道,我现在也同样被困在大阵里,我要陷害你们,会傻到把自己也陷害进去?”

何家主大喝道:“童于,都到了这份上,你还装什么装,你是玄玉宗的大长老,这阵法是你们玄玉宗的,你会不知道怎么破解?”

即便大长老也不禁沉默了,这阵法他从来没有听过,可现在即便解释,何家和欧阳家也未必听得进去了。

而大长老的沉默更是被何家主当成默认,冷笑道:“童老匹夫,怎么?无话可说了,大家给我一起上,先将这个老匹夫杀死,然后一起闯出去。”

欧阳家主虽然也想过这很可能是许琳的挑拨离间之计,但童于实在是太可疑了,而且现在他们处于危境之中,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吗,否则很可能真被童于给阴死。

若在平时,许琳这种简单的挑拨离间方式可能根本不管用。

然而人在危境中,最相信的往往都是自己,欧阳家主和和家主也不例外。

他也咬了咬牙,喝道:“欧阳家众人听令,先杀童老匹夫等人,再与何家联合,一起杀出去。”

大长老一脉的人气得差点吐血,他们没想到,辛辛苦苦设计一个大好阴谋,居然会转变成这样,何家和欧阳家是他们引进来的,现在确朝他们杀来了。

最严重的是,他们刚才根本没有预料到这种局面,所以距离何家和欧阳家等人很近,虽然现在已经看不清了,可何家和欧阳家凭借之前的感应很快就冲了过来。

面对何家和欧阳家的强力攻击,大长老等人已经来不及解释,只得竭力抵挡,双方顷刻间就大战了起来。

夏无尘面露冷笑,从须弥戒中取出大片的符箓,这些符箓是陈扬昨夜制作的。这些符箓虽然也无法让人看清大阵里面的景象,但是它们彼此间都有着联系,可以让拥有符箓的人感应到彼此的存在,不至于错杀。

何家和欧阳家此行进入玄玉宗的力量的确极为强大,但是有着这小周天迷雾大阵的存在,夏无尘也有充足的信心。

“或许真的可以趁此机会,将何家和欧阳家也斩尽杀绝。”身为玄玉宗宗主,夏无尘虽然脾气温和,但心中也不可避免的有着野心。何家和欧阳家衰败,若是陆家再灭亡,这白云城的势力格局必定要大变,在这场混乱中,若玄玉宗把握住了机会,极有可能就此壮大起来。

夏无尘和许琳先将玄玉殿内宗主一脉的长老聚合起来,然后将手中符箓分给他们,让他们发放给那些绝对值得信任的弟子。

此次夏无尘也下定了决心,要给玄玉宗来一次大换血,只要玄玉宗里面的弟子全换成宗主一脉的,他将来做决定也不会再遭到重重阻扰。

在玄玉宗内展开大范围的杀戮时,又有两批人来到神玉山不远处潜伏着。

这两批人,正是东岳宗和落涧宗,玄玉宗和陆家的惊变,自然也瞒不过两宗的耳目。

东岳宗宗主和落涧宗宗主并排立在一座山峰上,遥望着被彩雾笼罩的神玉山,脸上若有所思。

东岳宗主目光闪动,道:“对此战你如何看待?”

落涧宗主笑了笑,道:“没想到玄玉宗早有准备,看来夏无尘那家伙当真是不简单。此战之后,白云郡必将大变,势力之间也要重新划分,不过我们不急于参与进去。

东岳宗主看了落涧宗主一眼,沉吟道:“你的意思是等陆家那里的结局?”

落涧宗主点头道:“正是,若是陈扬能够回来,我们自然就助玄玉宗,可陈扬回不来,我们便无需刻意,将这玄玉宗、何家和欧阳家一网打尽,坐着螳螂之后的黄雀。”

东岳宗主眉头微皱:“你觉得陈扬还能够回来?哼,他虽然修为达到了玄圣境界,可以一人之力,想要去覆灭一个家族,未免太狂妄了。陆家的实力不比你我两宗弱,底牌并不少,尤其那个十绝阵,绝对不容小觑。”

落涧宗主脸上浮现一抹苦笑,道:“我也不觉得他有机会成功,可是万事要小心,当初你能想到,他一个圣徒就摆脱陆家的追杀么?又有水能料到,紧紧时隔四个多月,他就达到玄圣境界么?”

东岳宗主的面色也变得凝重起来,的确,这些在常人看起来都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可却偏偏发生了,谁又能保证不会再发生奇迹呢?

若到时陈扬真的覆灭了陆家,而东岳宗和落涧宗反而去攻打玄玉宗,那无疑将陈扬这样一个潜力极大的未来强者彻底得罪了。

东岳宗主正要说话,可却忽然发现,落涧宗主的身躯突然一震,脸上露出震骇之色。

东岳宗主见状不由一愣,立即朝落涧宗主所望方向看去,眸孔也是猛地一阵收缩。

只见在距离神玉山不到二十里的官道上,一个少女扶着一男一女朝着玄玉宗缓缓走去。

东岳宗主和落涧宗主一眼就认出,那个少女,是夏无尘的女儿夏清影,而她扶着的那一男一女,正是陈扬和陈柔。

这一幕,不仅是两位宗主,山峰上所有的两宗弟子,都受到了巨大的震撼。

陈扬回来了,而后面并没有陆家的追兵,在场所有人都想得到白云城发生了什么。

陈扬回来,那便意味着陆家覆灭!

陈扬这个只有十六岁的少年,竟然真的凭借自己的力量,将陆家这样一个大家族,给覆灭了!

此时陈扬和陈柔脸色苍白,浑身血迹斑斑,形象极为狼狈,明显极为虚弱。

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对下面那三人出手,即便东岳宗主和落涧宗主也只有震惊,而没有想到去对付陈扬三人。

东岳宗主和落涧宗主身后那些两宗弟子们,更是目光灼热的望着那个染血的少年,眼神中充满狂热和崇拜。

每个年轻人,心中都有着一个英雄之梦,幻想着叱咤风云,傲立天地。

而现在那个浑身染血的少年,则是用他的行动在创造着这样一个传奇,一个人独挑一个世家,最终还真的成功了,这样的奇迹,如何能不让在场的年轻一辈们热血沸腾。

在两宗之主望向三人时,夏清影的脚步也停了下来,猛地抬头望了过来,显然也发觉了东岳宗和落涧宗的存在。她扶着的陈扬和陈柔,却是依然垂着首,他们确实已经重创,连抬头这种事做起来都极为痛苦,干脆懒得动弹。

见已经被夏清影发现,东岳宗主和落涧宗主也没有觉得尴尬,他们身为一宗之主,岂会在意这种事。

东岳宗主和落涧宗主同时朝夏清影拱了拱手,大笑道:“恭喜三位成功了解心愿。”

虽然两方相隔了十余里,但是两位宗主的声音还是清晰的传入了夏清影耳中,充分的展现出了他们玄圣的修为。

夏清影心中冷笑,在发现两宗人马潜伏在那,她就明白了对方的打算。

不过现在无论是玄玉宗还是她,都不适宜树敌,她神色如往常般淡然,道:“不知两位宗主在此有何贵干?”

相比陈扬和陈柔经历的惨烈大战,她击杀陆叶轻松得多,因此只是受了一些轻微的创伤,此刻话音平和有力,虽然不洪亮,却丝毫不逊于两宗之主。

————

陆家之事解决了,下面的情节,就是我上次已经说过的,本书要真正的展开了。

精彩的神圣大陆,既然呈现在大家面前。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