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24章 玄圣五品

第两百二十四章 玄圣五品

月明星稀,碧空澄霁。

飞奔的瀑布,被月色所染,远远望去,宛若珠帘倒挂。

青石如洗,花色似琼,陈扬坐于石上,雷弧缠绕,墨发舞动,衣袍猎猎。

蓦然间,一股磅礴的能量波动从他体内宣泄而出,周围的空气剧烈震荡起来,连带不远处的潭水都倒卷起来。

而对于体外的异状,陈扬丝毫不觉,他的心神仍旧沉在丹田之内。此时那丹田之内,玄轮的气息更为强大,上面已经出现了四道紫纹。

玄圣四品,陈扬心神湛湛,尽管修为已经达到玄圣四品,但玄云丹的药力还剩一半,不愧是玄经上的玄品顶阶丹药,其药效当真惊人。陈扬深吸口气,觉得继续冲关,以这等趋势,一举突破到玄圣五品也不是不可能。

夜风吹动,陈扬体内无名雷诀飞快运行,所有的玄云丹药力,都按照无名雷诀运转路线流淌起来。

无名雷诀为混沌青莲内蕴夺天地造化之功法,其运行路线皆暗合天地规则,当然现在的陈扬,还远远领悟不到这些。

不过他也能隐隐感应感觉出,那些药力经过无名雷诀路线运转后,变得更为精纯。只是修行无名雷诀,需要的能量,远比寻常功法磅礴,加上陈扬本就是禁脉,突破耗费的能量更是恐怖。

玄云丹,这可是玄品顶阶丹药,蕴含的能量堪比一种巅峰玄圣,最关键的是,玄云丹中的能量极精纯,容易吸收且杂质极少,足以让寻常人从玄圣二品直接提升到玄圣九品甚至更高。

但是陈扬服用后,仅仅从玄圣二品巅峰提升到四品就耗尽一般药力,即便所有的药力,也只能让他提升到玄圣五品。

陈扬自己也知道这一切,然而他的修炼之心从来没有动摇过,修炼越强的功法,取得比别人更高的成就,就要做出付出比常人更大努力的准备。

玄云丹的能量不断的涌入陈扬的玄轮之中,渐渐的,玄轮中隐隐出现了第五道紫纹。

这第五道紫纹在一开始还较为模糊,但随着玄轮继续吸收玄云丹药力所化的能量,那道紫纹也越来越清晰。

时光如水,不知不觉间,夜色越来越淡,天际处隐隐有光明绽放。

在天地彻底破晓时,陈扬丹田内的玄轮突然一阵飞快旋转,连陈扬的心神都无法捕捉到它的具体形态,紧接着一股奇大的吸力自玄轮内传出,将玄云丹的能量顷刻间吞噬得一干二净。

片刻后,玄轮猛地一震,玄轮上的第五道紫纹,彻底成形。

玄圣五品!陈扬缓缓的睁开眼睛,漆黑的瞳子中,紫光一闪而逝。

轻吐出一口浊气,陈扬内心也暗暗振奋,他自然清楚他修炼需要的能量远比常人恐怖,这玄云丹,能让他提升三个品阶,他已经极为满足了。

而且若是提升得太快,也未必是好事,三个品阶最适合不过。

目光望向蒙蒙亮的天空,陈扬微微有些发愣,在修炼中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没想到此番突破竟是过了一夜。

从青石上站起身来,陈扬活动了一番自己的身躯,感受到体内那更为磅礴的力量,他淡淡一笑,眼神却是更为坚定自信。

那天在陆家与陆通一战,他能够杀死陆通,最终还是借助了冥的力量,但是现在,即便冥不出手,他也有把握战胜陆通,甚至于即便是玄圣巅峰强者,他也敢与之对抗。

“哥。”陈扬刚刚出关,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就从不远处传来。

陈扬抬目望去,只见一袭紫衣的陈柔,正俏丽的站在不远处,玉颜含笑的凝视着自己。

他仔细打量陈柔一番,发现陈柔的伤势也已然恢复,且修为有所增加,不由一笑:“小柔,你怎么来了?”

陈柔眨了眨眼睛,美眸中蕴含着说不尽的依恋和喜悦,似一只紫色蝴蝶般飘然落在陈扬身边,微微扬起脑袋,道:“哥,我可不是来了,而是已经在这里看了你一天。”

“你昨天就来了?”陈扬略微一怔,内心微微诧异,他能够如此快痊愈且修为大增,那是无名雷诀和玄云丹的功效,如今看来,陈柔也不简单了。

似察觉到陈扬的诧异,陈柔温婉微笑,道:“哥,我可不是原来那个小丫头了,若你将来成为世人敬仰的巅峰强者,我也一定不会再拖你的后退。”

陈扬脸上露出浓浓的欣慰,伸手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子,感慨道:“小柔,给哥说说,这四个多月你是怎么过来的?”

陈柔点了点头,将她进入玄玉宗后如何得到神玉,神玉中自带一门名为“神风诀”的功法,乃至拜藏品阁老人为师的事情,毫不隐瞒的告诉陈扬。这些经历无疑都是惊人的大秘密,但是陈扬是她最信任的人,对陈扬,陈柔没有任何保留。

听到陈柔的叙说,陈扬也是暗暗心惊,即便他也没想到,这神玉山上,竟然还真的有神玉,而且被他妹妹陈柔给得到了。不过对此他只觉万分欣喜,看来陈柔的福缘不浅,他当初让她来玄玉宗并没做错。

当然,对于藏品阁老人居然收陈柔为徒,陈扬也同样极为惊讶。这个藏品阁老人,在陈扬眼中极为神秘,当初那个银发男子,因为他修炼了雷步就放过了他,更是让陈扬觉得藏品阁老人极为不凡。

随后陈扬也将自己逃亡后到回归期间的事情告诉陈柔,除了混沌青莲外,其余的事情连带玄经都没有半分隐瞒。而他没有将混沌青莲告诉陈柔,并非不信任陈柔,而是混沌青莲关系到他穿越的秘密,这种事情说出来太过匪夷所思,还不如不说。

虽然陈扬尽量用轻松的语气讲述这数月的经历,但是那数次生死劫难,还是让陈柔心酸不已,险些落泪,陈扬遭遇的磨难,常人简直难以想象。

若是对别人,陈柔根本不会动容,只会如往常般冷漠,但是遭遇这些磨难之人,是他最敬爱的哥哥。

看到陈扬有落泪的趋势,陈扬连忙笑了笑,转移话题道:“你这妮子,我这不是没事嘛,说说吧,你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这一招果然有效果,陈柔虽然眼眶仍旧有些发红,可止住了泪珠,拍了拍脑袋道:“我差点就给忘了,哥,是师父他老人家让我来找你,让你出关后便去见他。”

那个高深莫测的神秘老人,居然要见自己,陈扬心中暗惊,但也没有犹豫,他也想再去看看这老人,不只是因为对方的神秘,更重要的是,这老人现在是陈柔的师父。

……

玄玉宗内建筑巍峨不凡,诸多大殿皆是琉璃作瓦,紫木为柱,奇石铺地,水榭生烟。

但在玄玉宗东侧却有一座阁楼颇显寒碜,那阁楼普普通通,虽然宽阔,却只如凡人家中的楼房,正是藏品阁。

在藏品阁内,一位长袍老人闭目而坐,他面色苍老,一身袍子也是平平无奇,既无纹饰,也无缀件,普普通通。

陈扬和陈柔一起来到这藏品阁外,他神色复杂的看着这老人,从这老人身上,他依然感应不到丝毫圣者的气息,看起来就宛若一个普通的七旬老人。

“你对当今大夏帝国了解多少?”老人依旧闭着双眼,却忽然开口道。

陈扬没有料到,这老人会突然问这样一个问题,而且虽然对方没有指名道姓,但他却清楚,对方就是问的他。

陈扬走到老人身前五步外停下来,虽然有些愕然,可仍然回道:“前辈,晚辈对帝国了解虽然不多,但也知道,大夏帝国,面积三亿平方公里,以帝都为中心,往下分为领、州、府和郡。大夏帝国内,有九领、八十一洲、六百九十六府和五千五百郡。九领中,分为一帝领和八王领……”

陈扬将他所知有关帝国的信息一一道出,而他所知的内容,基本都来源于《圣者世界》和《千药录》。

老人没有打断陈扬的叙说,等到陈扬说完后,他缓缓道:“那你可知,在白云郡内,以往有十大势力,是哪十大?”

闻言,陈扬微微苦笑,道:“晚辈也只知,有一院三家四宗,为沧澜学院、欧阳家、何家陆家、落涧宗、东岳宗、玄玉宗和碧云宗,至于另外两大势力,倒是一直无人告诉晚辈。”

这时,老人睁开了双眼,他的眼眸并非如普通老人那般浑浊,而是深邃如星空,让人一看,竟有种忍不住陷进去的感觉。

他看着陈扬,道:“那我来告诉你,还有两大势力,则是布伦达拍卖行和郡主府。”

“郡主府?”陈扬不禁愣住,布伦达拍卖行他倒是知道,听老人说出来,也不觉得意外,只是这城主府,他的确不知。以往他对白云郡的十大势力也并不是很关注,而一直以来,也没有人主动告诉他这些。他自然不清楚。

“在帝国中,每个地域,都有其统治者,郡主、府主、州主、领主以及帝皇,白云郡,自然也有郡主。”老人缓缓道:“只不过,青州所属的晋领是个比较特殊的地方,晋领之主晋王并不怎么管事,而且不限制宗门发展。因此在这里,帝国的力量并不强。”

“晋王这般,难道帝国就不管?”陈扬惊道。

老人摇摇头,道:“管?帝国内每个王都是实力通天彻地之辈,晋王更是王中佼佼者,即便帝国,也不好管。”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