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25章 青天宫

第两百二十五章 青天宫

第二混成旅团向北撤退,此举也同样出乎庄继华意料,开始还以为是阿南惟几的诱敌之计,杜聿明指挥六十军只是缓缓跟进师团的压力不大,可接下来两天,庄继华看清了,第三师团南下。WwW、QunabEN、

北线的战斗同样让庄继华不是很满意,第五集团军全力阻击谷寿夫和华北南下部队,双方在确山以北展开激战,不过孙连仲指挥第二集团军和二十一集团军对信阳的进攻,进展依然缓慢,第七军遭到日军顽强阻击,在攻克平桥后,进展缓慢。

“六十军回调后,104师团便可全力接应丰岛,”徐祖贻思索着说:“三十一军要承受的压力太大,你看是不是调第七军南下,增援武胜关。”

庄继华点点头:“好,就这样办,必须拖住丰岛和铃木(104师团长,铃木贞次),阿南惟几的目的是接应第三师团南下后,然后再接应神田突围,阿南惟几想得挺美。”

战争就是这样,战场上的每一次变化都代表了指挥官的决策,两军士兵拼的是勇敢和意志,指挥官斗的就是智慧。

“八字门那,六十军去一个师就行了,”徐祖贻接着建议道:“文革,一旦神田彻底突破进入花上,东进和南下都有可能,从六十军抽出两个师放在天门岭,这里是神田东进的必经之路。”

庄继华凝眉思索下,脸上露出笑容:“参座高明,就这样办。”

两人在后院转了一圈,宫绣画拎着个食盒过来,见了他们便没好气的埋怨,庄继华和徐祖贻也不辩解,两人坐下就着咸菜吃起早饭,宫绣画又将大衣给庄继华披上。

“陈辞修有没有电报传来?贺胜桥到底打得怎样了?”庄继华喝了几口稀饭后问宫绣画。

“没有,还是昨天的消息。”宫绣画答道。

陈诚亲自督战,薛岳挥军猛攻贺胜桥,青木成一利用地形,坚守不退,双方激战连场,薛岳见正面攻击不下,便命令十九集团军出咸宁东北,向孟家山和金牛镇一线攻击前进;命第十军、五十二军攻占嘉鱼,而后沿长江南岸东下,侧击贺胜桥守军侧后。

薛岳将战场一拉开,青木成一的兵力就顿感不足,连连向阿南惟几求援,阿南惟几无奈将十五师团先遣队,桥本联队转交给青木成一。

而在武汉城外,黄陵矶,炮声震天,枪声动地,杀声响彻云端,王敬久以十一集团军强攻黄陵矶,勇克管家岭,四十四军和七十三军向北迂回,今中分兵抵御,顽强抗击,战局呈现胶着状态。

徐祖贻心中暗自忧虑,陈诚飞到长沙的目的大家都很清楚,而庄继华自然不肯将光复武汉的荣誉拱手相让,他一边盯着神田,一边盯第三师团,另外还瞄着武汉。

“文革,光复武汉固然是极大的荣耀,可贪多嚼不烂。”徐祖贻委婉的劝道:“我知道你想全歼神田,全歼丰岛,光复武汉,可现在看来,我们的实力还不能完成这些目标,我以为抓住能抓住的,只要不让神田逃出去就是胜利。”

“不够,”庄继华坚决的摇头:“还有第三师团,当年第六师团和第三师团,还有十三师团,当年可是从上海追着我进南京,此仇不能不报。”

“燕谋兄,歼灭三十九师团后,我就盯着武汉,可最近看来,仅靠我们的力量,只能歼灭神田,最多加上丰岛,所以,从昨晚开始,我就放弃了武汉,这次就让给陈诚,我嘴里的东西已经够多了,留点残渣给他也没什么。”

庄继华咬了一大口馒头,两腮鼓鼓的,活像个青蛙,徐祖贻看着他哈哈大笑,宫绣画也忍不住迟迟笑起来。

气氛变得些许轻松,三个人说说笑笑,似乎忘记了一场大战正在进行。

“司令,”何畏三步两步跑过来,手里挥舞着一张电报,气喘吁吁的向庄继华报告:“司令,好消息,好…消息,郭勋祺来电,攻克十七师团指挥部,击毙平林盛人。”

稍微平静了下,徐祖贻将馒头丢在盘子里,大喜过望的站起来接过电报,庄继华却依旧缓缓的吃着馒头。

“这下好了,这下好了。”徐祖贻迅速看过电报,忍不住惊喜的叫起来。

平林盛人被击毙,十七师团已经彻底完了;四个军可以腾出手来追击神田,神田插翅难逃。

“一零二军和三十六师立刻收拢部队,向长寿展开攻击;四十一军立刻向东南运动,赶往花山….。”

“不,六十军已经切断了神田的退路,一零二军不用去那。命令八十六军留下收拾残局,九十四军立刻收拢部队,向牛木岭进发;四十一军向团木寺进攻,四十五军全力援助七十八军接替四十五军阵地,一零二军向管家坡一线进攻,与一零一军对十三师团形成夹击之势。”庄继华三两口咽下口中馒头,站起来却没有动。

徐祖贻见状也把碗中稀饭喝干净,何畏伸手抓起个馒头,向庄继华做个姿态,示意自己有这就够了。

几个人快步向作战室走去,边走边商议,到了作战室,一套完整的计划已经形成。新的命令迅速传达到各部。

官庄湖战场,八十六军接管整个战场,在各处搜剿残敌。牟廷芳、郭勋祺、董宋衍(四十一军副军长)花了半天时间,整顿部队,然后按照命令对神田展开追击。

十七师团全军覆灭,神田接到电报后,他甚至来不及悲戚,立刻就想到自己的处境将迅速恶化,围歼平林的中**队会迅速赶过来,他现在疲弱的部队,已经很难抵挡了。

“竹原君,现在就看你的了,能不能突出去,为全军打开通道,全靠你了。”神田的语气沉重的对竹原三郎说。

竹原三郎浑身肮脏不堪,他紧握指挥刀,昂然答道:“卑职定竭尽全力,不负师团长厚望。”

125师的防线虽然被突破,几个中**官带着一群士兵抢占了前面的两个小山丘,两个小山丘就象两扇门,关上了神田突围的道路。

这群中国士兵极其顽强,竹原三郎指挥部队在昨夜冲击了两次,两次均被打下来。神田有种奇特的感觉,全军的存亡就在今天了,今天如果突不出去,就再也没有机会冲出去了。

没有炮火掩护,几百名日军士兵分成七八道散兵线向山丘慢慢走去,最前面的军官左手裹着绷带,右手高举指挥刀,刀尖反射着阳光。

沉默,这是一群沉默的进攻者,没有呐喊,没有呼唤,只有坚定的脚步。

小山丘上,临时挖掘的战壕里,刘万抚默默的拉动机枪枪栓,瞄准越来越近的敌人。昨天夜里,防线被突破时,他情急之下,跑去阻拦溃军,最后终于拦住一百多名士兵,他带着他们退到这里,依托两个山丘建立起阻击阵地。

现在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免去师长职务,师部在参谋长率领下后撤,他不知道他们已经去了那里,现在他只能尽力在这阻击,为友军赢得时间。

从昨晚到现在,又有近百被打散的士兵陆续找来,其中还有负责最后一道防线的762团团长黄跃成,黄跃成已经负伤,大腿和肩膀各中了一枪,走路一瘸一拐的。刘万抚没有问他的伤情,就让他带着几十个士兵到对面的山丘去了。

现在阵地上,加上他只剩下五十多人了,好在弹药还够,天明前,几个被打散的炮兵还带来一门六零迫击炮。

“开炮,把狗日的气势打下去,把炮弹都打出去。”刘万抚冷冷的命令道,他的脸上有道血痕,一枚子弹留下的。

散兵线越来越近,日军气势越来越盛,刘万抚不能容许鬼子的气势这样无止境的上升。

几发炮弹在敌群中爆炸,硝烟散去后,散兵线出现几个缺口,可鬼子的脚步却没有丝毫停顿,依旧坚定不移的向这边走来。

“**,老子就不信了,就打不死你狗日的!”炮兵咬牙切齿的又给迫击炮塞进一枚炮弹。

远处腾起一股硝烟,散兵线又出现一个缺口,可剩下的鬼子还依旧向这边走来。

“师长,鬼子这次来者不善呀。”卫士长光着膀子,怀里同样抱着一挺捷克式机关枪。

“这是好事,”刘万抚目光盯着鬼子:“这说明鬼子已经急了,告诉弟兄们,军长已经给我们派来援军,最多半个小时便到,打退这股鬼子,神田这狗日的便跑不了。”

“明白!”

旁边一个卫士爬起来沿着战壕跑,边跑边喊:“援军还有半小时到!援军还有半小时到!弟兄们,打垮小鬼子!活捉神田!”

阵地上士兵们的情绪顿时高涨,活捉神田的呼声此起彼伏,气势一下就起来了。

“开火!”

随着这声命令,阵地上枪声大作。

一场生死决战在小山丘爆发。

呼唤月票支持!!!!!

呼唤月票支持!!!!!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