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26章 陈扬的财富

第两百二十六章 陈扬的财富

晴天碧云。

街道上行人络绎不绝,伏虎镇越来越兴盛,其繁华度甚至不下于普通郡城。

陈扬行走在花纹岩板铺就的路上,朝着罗氏香料铺行去,他即将虽夏清影去那青天宫,自然要携带一些财富。

随着距离罗氏香料铺越近,人口密度越高,车马如水,这让陈扬暗暗心惊。

不久后,他来到了罗氏香料铺门口前百米处,却是惊愕的发现,罗氏香料铺竟已经更名了。那香料铺的正门前,挂着一个巨大的门匾,上刻“天香堂”。

不仅如此,香料铺已是今非昔比,面貌全新,高大气派的阁楼,阁楼前有着偌大广场,停着一排排的圣兽华车。

若非这天香堂里卖的是香水,陈扬甚至会怀疑,他是不是来错了地方。

而他此时也明白,这伏虎镇的兴盛,大概与香料铺的发展有着极大的关系。

走到天香堂大门口,陈扬惊讶越盛,他发现,在天香堂前,居然有两名圣者担当护卫,且这两名圣者的修为,均已达到元圣十品。

昔年那个默默无名的小店,现在竟已能雇佣元圣十品强者做护卫,当真是让人有些适应不了。

寻常人若要进入天香堂,需要一定的身份信物,陈扬就看到,有好几人想进去,却被挡在了门外。

不过陈扬倒是没有被阻挡,可以说,在如今的伏虎镇乃至白云郡,已经没有几人不认识他。

覆灭陆家,屠杀上千人,这等凶悍人物,即便别人想不认识都难,只是谁也想不到,眼前这位在人们心中凶焰滔天的少年,就是香水的创始人白羽。

天香堂内面积极大,胜过原本五倍以上,四处摆放着炫目的玻璃柜,清香扑鼻,那些柜台后站着不少容貌俏美的少女。

这些少女,在别的顾客进来时,都会热情的招呼,可陈扬进来后,却是一个个目瞪口呆,显然也是认出了他,这天香堂内,一时出奇的安静了下来。

这般变化立刻引起了天香堂负责人罗安的注意,他连忙从总柜台后走了出来,当看到陈扬后,他明显一愣,随后表情放松下来。

此时罗安表面上没有什么太大情绪变化,可陈扬能够看到,他眼中蕴含着浓烈的惊喜。

随着在别人惊异的目光中,罗安客气的走到陈扬面前,将他迎入天香堂后院。

这情形落入天香堂内众人眼中,心中不由暗暗诧异,要知道,罗安如今身为天香堂掌柜,地位绝对不比白云郡内那些宗主低,可他对陈扬居然这般客气,甚至有些恭敬,难道这陈扬还有什么其他身份?

跟着罗安走到天香堂的后院,里面同样焕然一新,院内楼宇回廊,画栋雕梁,可谓气象非凡。院子内还摆放不少名贵盆栽,中央那假山上的石头,皆是价值千金的名石。

此刻院子内已经没有外人,陈扬也不再客气忌惮,随意的坐在一张雕刻着白虎啸月的椅子上,笑道:“好你个老罗,现在你也算富甲一方的大人物了,瞧瞧这院子里,处处透着逼人的富贵气息,给我说说,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罗安脸上的喜色也再不遮掩,笑道:“这还用说,作为香水的创始地,店铺得到了惊人的发展,特别是在批量制造后,不仅是暮光府,大半个青州都有商人来这里要货。至于这店铺和后院,那倒不是我老罗要享受,这些东西都是门面问题,只有表现得越阔气,客户们对店铺便越是信任。”

陈扬点点头,这些道理他也是清楚,只是这罗氏香料铺的发展,仍旧有些出乎他的预料,短短半年,生意竟已延伸到大半个青州了。

他从旁边的桌子上取过一颗拇指大小的紫菩果,道:“对了,外面的护卫怎么回事?”

罗安笑了笑,道:“利益最动人心,随着天香堂发展越来越大,自然要遭人眼红,即便玄玉宗在这,有时也不一定能护得住。嘿嘿,不过这护卫倒不是我聘请的,而是布伦达拍卖行派来的。在这青州境内,我天香堂现在和布伦达拍卖行利益息息相关,若是天香堂出事,布伦达拍卖利益也会受损。”

“布伦达拍卖行?”陈扬将紫菩果随意的扔入口中吃下,道:“不管如何,别人的始终是别人的,最好雇佣自己的护卫,另外,从现在,应该着手培养一些绝对属于自己的忠实圣者了。天香堂,嗯,我还忘了问,这店铺名字怎么改成天香堂了?”

罗安道:“现在店铺已经不卖香料了,自然不能再叫罗氏香料铺了,你觉得这天香堂听起来怎么样?”

陈扬还以为这个名字是罗安取得,手指轻轻敲了敲桌子,故意取笑道:“一个字,俗。”

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一个发狂的声音:“这可是我用了整整一个月想出来的名子。”

罗安哈哈大笑起来,陈扬脸上也露出欣喜,转头看去,只见李凡张牙舞爪的朝着他扑了过来。

李凡虽然满脸郁闷,可陈扬还能感觉到,他看到自己是极为喜悦的,此刻李凡的样子,这让陈扬仿佛回到了当初在望山村的日子。

尽管现在陈扬一根手指就可以将李凡击飞,但他还是连忙讨饶道:“李兄,我错还不行,这名字简直是太好听了,好听的不能用言语来夸赞。”

听到陈扬的话,李凡也是爽朗的大笑起来,在之前听到陈扬来了,他就匆匆赶了过来。只是在见陈扬之前,他有些担心陈扬和他的友谊是否保持如初,毕竟陈扬已经是震慑整个白云郡的强者。

而这一刻他终于知道,陈扬无论怎么变,还是他的兄弟,不会因实力提高就不在乎他。

他走到陈扬身边,伸出拳头在陈扬肩膀上不痛不痒的捶了一拳,得意道:“这还差不多,敢取笑我,瞧我不给你好看。”

陈扬仔细的打量起李凡来,他身穿一件亚麻白色便服,腰间系着绣了金丝的白色腰带,腰带左侧挂着一个快天青色的玉佩,阳光一照玲珑剔透,显然不是凡品。他头上插了根白紫相间的玉簪,配上足下白色厚底靴子,好一派华丽富贵气势。

陈扬觉得近乎有些不认识眼前少年了,当初的李凡纯粹是个山村小子,可现在完全就是个巨富公子。

看到陈扬略带惊愕的表情,李凡自信笑道:“怎么样?我还不错吧,虽然我修炼天赋不成,要让我成为你那样的强者是不成,但是我做生意是绝对没有问题,等你成为大陆上巅峰强者时,我也必定成为富甲天下,令四方城府的巨富。”

望着李凡自信的笑容,陈扬心中极为欣慰,李凡也没有被望山村的劫难击倒,他也成长了起来,而且选择了自己的道路。

一旁的罗安赞赏的看了李凡一眼,笑道:“陈扬,不是我老罗吹嘘,你这位兄弟做生意还真是不错,脑瓜子灵活,待人诚恳又不失手段。天香堂能有如今这样的发展,大半功劳是他的。”

而这时,李凡却是忽然神色一肃,猛地朝着陈扬和罗安跪下,陈扬和罗安神色同时一变,想要劝止,却被他阻拦了。

“陈扬,陆家是你覆灭的,你不仅替陈叔王姨报了仇,也提我父母报了仇,这是父母大恩,我李凡永远铭记于心。”李凡眼眶微红,语气掷地有声道:“罗前辈,若无你当初的提携,也没有如今的发展,这等再生之恩,我李凡同样不会忘记。我李凡没什么其他能耐,从今以后,我会将天香堂不断发展下去,以此报答你们的恩情。”

陈扬神色也郑重起来,沉声道:“李凡,下不为例,既然是兄弟,往后就不要再说这等感激的话。”

李凡也是干脆利落,从地上站了起来,用袖子拭了拭眼眶,笑道:“好,陈扬,有你今天这番话,我李凡就知道,我没有交错兄弟。”

罗安欣慰的看着陈扬和李凡,经历过许许多多的人情世故,他很清楚,在世上,这种真正的兄弟之情,是极为罕见的,只希望这样的感情不要变。

他压下心中感慨,面上含笑,道:“陈扬,你此次过来,是否要用钱?”

陈扬点了点头,道:“我这次要去参加一个重要的拍卖会,的确需要大量的金钱。”

罗安笑道:“天香堂别的没有,钱还真的不错,或许你这个香水创始人都不知道自己又多少钱吧?”

陈扬抚了抚额头,讪讪一笑,他一直以来都致力于修炼,的确不知道天香堂的财富究竟有多少。

罗安手中带着一枚须弥戒,他手指微动,一个紫金色的卡就出现在手中,道:“你的财富都储存在这卡中,嘿嘿,里面有三千八百万金币。”

即便陈扬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可心神仍旧不由为之狠狠一震,三千八百万金币,这是何等惊人的一笔财富。

陈扬在天香堂停留了一个上午,利用这段时间制作了十瓶一套的新系列香水,然后便飘然离去。

“是时候和师姐去青天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