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27章 白云郡守

第两百二十七章 白云郡守

春风绵绵,草长莺飞。

暖阳柔光倾落尘间,白云城郊,通往东北方的野道上,行人渺渺,树影凌乱。

但闻鸟鸣清脆,两道人影自远处掠来,两人虽是行如疾风,但步履之间,却是悠闲从容。

这两人一男一女,男的年约十六,眉目清秀,脸上含笑,但那双黑瞳中却是毫无笑意,寒冷如冰。

女的年龄与少年相近,身形曼妙出尘,玉颜似月,神情冷漠,脚步轻点间,已然掠出十余米远。

两人速度极快,不到片刻就到了百丈外远,且气息均匀,没有丝毫喘气。

“师姐,那青天宫内不知有多少势力参与交易?”那左边的少年,脚步不停,侧头对少女道。

少女眸若星辰,急行中劲风吹拂,衣袂翩翩,轻启红唇道:“青天宫由十大势力主持,参与交易的势力不计其数,不过师姐我也没有到过,必须要去看了之后才知道。”

这少年和少女,正是前往楚青城的陈扬和夏清影,陈扬笑了笑,正要说话,却是眉头忽然一皱,脚步也蓦地停了下来。与此同时,夏清影也止住脚步,目光似霜雪般落向前方。

只见在前方一块巨大的山石上,一个男子独立其上,他身穿紫袍,头戴羽冠,脸上带着一丝冷诮的笑容,那笑容中却是含着杀机。

看到陈扬出现后,男子目光毫不遮掩的望向他,居高临下道:“陈扬,本官等你很久了。”

听到这男子的称呼,陈扬内心微惊,已经猜到了对方的身份,他没想到,藏品阁老人刚提醒他不就,这帝国官方的人便找了上来。而且,这男子的修为也不低,已经达到玄圣巅峰,比起莫修元也差不了多少。

不过感应到那男子的杀意,陈扬那双柳叶刀眉轻轻一挑,暗暗冷笑,但表面却是不动声色,道:“陈扬倒要拜见了郡守大人了。”

夏清影此时显然也猜到男子的身份,眼中掠过异色,这白云郡守历来不管事,虽是白云郡内十大势力之内,可一直以来都被其他势力所忽略,却没想到,现在居然找上了陈扬。

白云郡守未料到陈扬这样快就猜到了自己的身份,也是略微一惊,旋即语气却是更为不客气:“没错,本官正是白云郡守谢意,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想必也猜到我出现在里的目的。你在白云城内肆意杀戮,触犯了本官底线,你是自己束手就擒,还是我来亲手擒拿?”

陈扬嘲讽的看向这谢意,戏谑道:“当初陆家屠我望山村,怎么不见你出头治陆家的罪?我看你抓我的原因,不是因为我肆意杀戮,而是所杀之人,有你郡守府之人吧?”

谢意脸色一沉,声音更寒道:“望山村不过是一偏远小村,但城池内却向来是帝国重地,两者岂能相提并论,其余地方本官不管,但在白云城内屠杀,却是死罪一条。”

“阁下是说,望山村是偏远小村,里面的人就该死,而白云城内的人便格外尊贵,死不得了?”陈扬眼中杀意爆射,讥讽道。此刻联想到藏品阁内老人说的那些话,他总算彻底肯定一个道理,这世道说到底就是强者为尊,所谓的帝国也不过是一个大型宗派,只不过帝国的实力远比其他宗派强大,所以才能镇压四方。

谢意身上杀气外露,右手微晃,一把火红长剑出现在他手上,这火红长剑不仅蕴含磅礴火能,还有带着强烈的杀气,显然杀过不知多少人。

陈扬心神微动,这谢意和他的圣器,都是杀气极重,这人很可能是上过战场的。不过他也丝毫不惧,他虽然没有上过战场,可是杀的人绝对比谢意还多。

谢意手握长剑,直指陈扬道:“陈扬,你难道想要反抗?你可要想好了,反抗我,就等于在反抗帝国,到时我将你的罪行上报上去,将来追杀你的就不是我,而是帝国大军了。”

“你在威胁我?”陈扬双眸微眯,语气陡然变得森冷无比,他向来我行无素,一直以来面对敌人,都是用雷霆手段杀死,在陆家屠杀上千人,更是让他煞气深重,岂容别人的威胁。他原本不打算与这谢意彻底敌对,可现在他有些改变主意,若对方留着是个祸患,哪怕对方是帝国官员,也照杀无误。

而谢意虽然在白云城内极少出现,一来是宗门势力大,且晋王不管事,二来是他一直在帝国大军中征战,但是每当他依仗帝国官员身份,即便那些宗派之主也要给他很大面子。

现在陈扬的态度也是让他恼火之极,语气更阴沉道:“本官身为帝国郡守,有必要威胁你么?我告诉你的只是事实,今天你若不束手就擒,他日我便会上报帝国,让大军来捉拿你。到时恐怕不止你有难,你所属的宗门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陈扬忽然一笑,风轻云淡的望着谢意,淡淡道:“其实还有一个更好的办法,那就是我把你杀死,这样就没有人去上报帝国了。而且只要我杀人灭口,手脚做的干净些,别人也查不到我头上来。”

擅杀帝国官员,那是绝对的重罪,杀无赦,尽管谢过早知道陈扬胆子极大,可仍然没有想到陈扬敢说出这样的话。

不过谢意也是从战场中活下来的强者,自然不会被陈扬一句话就动摇心志,冷笑道:“看来覆灭陆家,让你变得狂妄无边,自以为无敌了。陆通当初只不过是个七品玄圣,而且是用秘法提升上来的,徒有力量,没有相应的境界。但本官是玄圣巅峰强者,实力更是从战场中一点一滴拼出来,你和我斗不过是个笑话。”

“废话连篇,我就让你看看,谁才是个笑话。”若在七天之前,陈扬当然没有信心对抗谢意,但是现在他修为足足提升了三品,他也想用这谢意来检测一番自身的实力。

话音未落,陈扬手中紫光爆闪,一道蕴含无尽暴戾阴冷意志的紫色雷霆陡然出现在他手中,刹那间带着惊人的能量波动,朝着谢意轰然袭去。

面对谢意这等强者,陈扬也不敢有丝毫留手,一出手便将九天炎雷施展出来。

九天炎雷如同一头由天地雷霆组成的远古凶兽,攻击间空气为之震荡,万物为之颤栗。

陈扬突然袭击,谢意虽然有些诧异,但也不吃惊,在战场上,这种事情他遇到过也不知多少。而且陈扬掌握禁雷之事已经不是秘密,他对此也早有心理准备。

嘴角勾勒出一丝冷笑,谢意浑身圣力也是剧烈涌动起来,旋即以惊人的速度疯狂注入那火红长剑中。

谢意右手一挥,火红长剑在空中划过一道火红的轨迹,不闪不避的劈向九天炎雷。这便是真正从战场中走出来的圣者,对禁雷这种凶物,谢意虽然忌惮,却也不惧。

一剑挥出,带着滔天火焰的剑气爆射而出,猛地和九天炎雷撞击在一起。

火焰和雷霆在空中刹那交击,惊人的能量席卷而出,空中泛起了肉眼可见的空气涟漪,呈圆形朝周围不断扩散。

九天炎雷被斩的浑身一颤,倒退出数米,连带陈扬也倒退了几步,对这玄圣巅峰强者的实力也有了更深了解,神情更为凝重。

而谢意长剑上的火焰也是倏地溃散,面上带了几分惊色,冷哼道:“哼,这禁雷威力果真不凡,不过若是我将它夺走,然后献给帝国,帝国必定会给我丰厚的奖励。”

说话间,谢意的动作也丝毫不慢,脚掌在青岩上一踏,身形冲了出去,一剑凌空斩向陈扬。

“吟!”一道尖锐的声音从火红长剑内传出,紧接着就看到一头火凤从剑内幻化而出,带着凶悍而灼热的气息,骤然扑向陈扬。

陈扬眼瞳中一片冷静,九天炎雷应心而动,与和火凤在空中猛烈的激战在一起。九天炎雷蛇瞳中戾光闪动,全力攻击火凤,以它本身的力量,对付这火凤本来只需弹指之间,可是它的力量却偏偏被封印不知多少倍,连这火焰凝聚的火凤也要战斗一番,如何能不怒。只是这火凤也不简单,里面不仅蕴含磅礴的火焰,还带着凶煞的杀戮气息,虽然被九天炎雷完全压制,但一时也不会溃败。

斩出一剑后,谢意如行云流水,招式不停,突然深处无剑的左手,只见那手掌上,倏地冒出一团森冷的淡灰色火焰。

“陈扬,当心,这火焰本身是普通火焰,但是里面却被人用特殊手段,融入了战场上的煞气,成为了变异火焰,威力虽然比禁火差一些,但也不容小觑。”这时,冥慎重的传音给陈扬道。

“哼,陈扬,本官就让你尝尝我的阴煞火焰。”谢意左手对着陈扬一拍,那团淡灰色火焰,立刻以极快的速度朝陈扬飞来。

感应到那火焰上蕴含的可怕威力,陈扬不敢怠慢,右手猛挥,山河印陡然出现在他身前,狠狠的压向那团袭来的灰色火焰。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