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28章 杀人灭口

第两百二十八章 杀人灭口

灰色的阴煞火焰笼罩而下,方圆百米内的空气都变得森冷。。

地面上的草木,在这火焰影响下,飞快的枯萎,那些隐藏在土地石头内的虫蚁,纷纷逃窜而出,但往往没走几步就翻身死亡。

阴煞火焰,里面蕴含的是战场上最凶悍的煞气,根本不是这些寻常生灵能够承受的。

而在这电石火光之间,陈扬祭出了山河印,重印如山,耀目的金光爆射开来,旋即山河印涨大到三丈大小,直接对着那火焰猛然轰去。随着山河印这一拍,周围的空气激荡的震动起来,即便是阴煞火焰,也无法朝陈扬逼近。

“据说在陆家一战中,你有两样最大的依仗,一是禁雷,二是一金印,想必便是这金印,不过我倒要看看,是你这金印强,还是我的火焰强。”

谢意双目微眯,寒芒一闪而过,手中的阴煞火焰更疯狂的涌出,朝着山河印燃烧而去。

随着更多的阴煞火焰汹汹燃烧起来,山河印也轻微的颤抖起来,隐隐有不支的迹象,但是山河印何其高傲,当初陈扬若非最后施展出混沌青莲的一丝气息,也绝不可能收服它。

此刻受到阴煞火焰的压制,山河印上的神秘金纹也飞快的旋转变化起来,顷刻后,一道波纹般的金光,从它身上散发而出,顿时将那阴煞火焰震得倒卷回去。

山河印之威远远出乎谢意的预料,他的神色一阵扭曲,旋即却是狞笑起来:“哈哈哈,这金印绝对是灵品巅峰甚至地品圣器,陈扬,现在你更坚定了我杀你之心。不知道你究竟走了什么狗运,居然能得到这么多的异宝,不过只要杀了你,这些宝物就都归我了。”

他右手持剑,连续朝着陈扬狠狠的劈出两剑,两道火焰凝聚的长剑,顿时朝着陈扬斩杀而去。

陈扬面无表情,心神一分为二,控制九天炎雷和山河印分别抵挡住那劈来的两件。

而就在这时,谢意突然将手中火红长剑抛入空中,那火红长剑顿时悬浮起来,旋即他张开双臂,双手上都冒出淡灰色的阴煞火焰。

谢意将两团火焰合在一起,然后张口对着那团火焰喷出了一口鲜血,这鲜血一喷,那团火焰顿时变成暗红色彩,极为的诡异阴森。

“阴火化雨”谢意眼中灰光一闪,将那团暗红色的火焰朝空中一抛,紧接着,那团火焰猛地爆炸开来。

暗红火焰爆炸后,立即化成了无数滴的火焰之雨,每一滴火焰之雨都蕴含极其炙热和阴森的能量。

这火焰之雨爆炸开来后弥漫的范围极广,方圆两百丈内,就如同下起了瓢泼大雨,朝着下方不断滴落。

那些树木生灵,在这火雨下,更是毁灭得极快,即便有些岩石,在这火玉下,也是被滴出一个个洞,最终更是化成岩浆。

而陈扬,则是这些火雨的主要攻击目标,有八成的火雨是朝着他攻击而来。

望着那密密麻麻的火雨,陈扬也是有些头皮发麻,这谢意居然掌握了如此恐怖的圣术,其品阶绝对达到了玄品顶阶。

“难道帝国的官员都拥有这样恐怖的圣术?那帝国的官员们也太可怕了。”陈扬心神暗凛,即便他也不敢让这些火雨击中,那后果不堪设想。

在他心神操控下,九天炎雷瞬间涨大,将陈扬完全笼罩在其中。

此刻九天炎雷禁雷之威也顿时体现了出来,那些火雨毁灭力虽强,可是击在九天炎雷上,纷纷被九天炎雷给消灭。

不过控制九天炎雷,陈扬也需要消耗大量的心神,尤其是外面遭受强烈的攻击,他心神消耗速,若这样持续下去,无需多久,陈扬就会支撑不住。

望着下方被火雨笼罩的陈扬,谢意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但脸上却是狞笑连连,道:“哼,这次我看你如何破解我的杀招,等到你无法支撑时,就是你的死期”

这招阴火化雨,是他立下军功后帝国赏赐的,品阶为玄品高阶,不过在配合上阴煞火焰后,其威力甚至比一些玄品顶阶圣术还要强。以他玄圣巅峰的实力,施展此招甚至连同阶圣者都斩杀过,他自然有足够信心杀死陈扬。

虽然此刻陈扬的禁雷将火雨挡住了,可是这样施展禁雷,对心神的消耗必然极为惊人,他断定陈扬坚持不了多久。

呼就在谢意施展火雨攻击陈扬时,一道冰雪凝聚的雪龙,忽然间从空而降,朝着谢意狂扑而去。

这是在一旁一直沉默的夏清影,终于发出了她酝酿已久的攻击,云袖派灵品圣术“暴雪之龙”。

当然,以夏清影如今的实力,施展灵品圣术威力还比不上谢意的玄品圣术,但是此刻谢意却是在施展火雨的关键时刻,一旦被打断,他逼迫陈扬的举动也就前功尽弃了。

长达三米的凶悍雪龙,转瞬间就来到谢意头顶,但谢意并不甘心就这样放过绝杀陈扬的机会,心念一动间,悬浮在他头顶的火红长剑,立即对着那雪龙斩去。

但虽然夏清影实力不足,可暴雪之龙,毕竟是灵品圣术,谢意这随意一斩,显然低估了暴雪之龙的威力。

火红长剑和暴雪之龙骤然撞击在一起,暴雪之龙被火红长剑猛地斩断,但是火红长剑,也被撞得飞了出去。

这一次攻击,虽为伤及谢意,但也让谢意情不自禁的倒退了几步。

这几步使得血雨的威力减弱了不少,在这极短的时间内,陈扬目光一闪,脚掌在地面一踏,身体裹着九天炎雷,瞬息就朝着外面暴冲而出,眨眼间就脱离了血雨的攻击范围。

看到陈扬摆脱了自己费尽心思营造出来出来的局面,谢意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目露凶光的望向夏清影,在他看来,就是夏清影搅了他的好事。

“小丫头,找死,别以为你是玄玉宗宗主之女我就不敢杀你”谢意冷冷一笑,右手朝着火红长剑一指,那火红长剑顿时一颤,瞬息后化作一道火光,倏地对夏清影刺去。

夏清影玉颜上一片冷漠,即便是这威力极强的一剑,也没有让她变色,她展开如雪般的白皙右手,上面出现一颗雪白的珠子。

夏清影没有半分犹豫,右手微扬,雪白珠子立即飞向火红长剑。

“叮”的一声清响传出,火红长剑带着惊人之势刺在雪白珠子上,一股恐怖的力量猛地就将玉珠击飞,那玉珠出现细微的几道裂纹。

夏清影身躯踉跄的倒退数米,嘴角溢出一抹嫣红的鲜血,那玉珠虽然不是她的本源圣器,但是也需要用心神操控,玉珠遭到重击,她的心神也不可避免的遭到创伤。

“你该死”一道充满无尽杀意的冷喝声从谢意身后传来,陈扬眼眸冰冷到了极点,这谢意若是仅仅对付他还可以忍受,可是现在谢意让夏清影受伤了,这是陈扬无论如何也无法容忍的。

“看到我伤了你的小情人,心痛了?”谢意毫不在意陈扬的话,戏谑的笑了起来,语含嘲讽道,“可是你有那个能耐报仇么?还是老实点束手就擒,我还会考虑饶过她一命。”

然而他话音刚落,脸色就骤然大变,他心中陡然升起强烈无比的危机,旋即更是感应一股强大的灵魂之力则逼近他。

下一刹那,谢意的身形猛地一僵,冥施展的灵魂之剑,这一刻刺中了他的灵魂。

陈扬的杀机也瞬间爆发出来,九天炎雷以奇快无比的速度破开空气阻拦,轰然撞在谢意的胸口。一股惊人的雷霆毁灭之力,在谢意胸出来,刹那就将谢意的胸口炸的血肉模糊。

而陈扬正要控制山河印也一起攻击,将谢意彻底轰杀,但是谢意的反应力却极快,这时竟是回过神来了,飞快的朝着远处逃遁而去。谢意毕竟是玄圣巅峰,比起现在的冥还要强一些,那一道灵魂之剑,虽然重伤了他,却无法杀死他。而且谢意是从战场中杀出来的圣者,意志远比常人强大,这才比常人更快清醒过来。

“陈扬你这小混蛋,本官和你不共戴天,来日我必要让帝国大军来追杀你。”逃遁中,谢意忍耐不住心中那无边的愤怒,大声咆哮道。

看到这谢意居然逃了,陈扬也是有些意外,以往冥施展灵魂攻击,然后他再施展杀手,没有一次失败,即便是陆通也就那样死了,可现在,这谢意居然逃走了。

“这谢意的意志好惊人,这样的人,说到也必然做到,一旦让他逃走,我今后就不要想安生了,决不能让他逃掉。”

陈扬眼中怒火大冒,这谢意的意志,不愧是战场中磨练出来的,灵魂受到这样重的创伤,居然都能这么快就反应过来。

不过陈扬怎么可能让他逃走,他毫不迟疑的施展出雷步,与此同时,冥的力量也注入他体内,他的速度,在霎那间,暴增数倍,如同一道火箭般爆冲向谢意。

夏清影也反应过来,只是这变故太快,她本来还在担忧陈扬,却没想到,眨眼间局面就彻底颠倒过来,谢意惨败逃遁,而陈扬在后面追杀。

洁白的贝齿咬了咬嘴唇,夏清影也飞快的追了上去,她自然也意识到,决不能让谢意活着逃掉,杀害帝国官员,那是死罪,让别人知道,陈扬必将遭到大夏帝国无穷无尽的追杀。

身为玄圣巅峰强者,谢意的速度极快,但是陈扬是雷修,再加上雷步和冥的相助,速度丝毫不慢于谢意,甚至比谢意还要快。

感应到身后逼近的凌厉风声,谢意吓得魂魄颤抖,这陈扬修为不过是玄圣五品,速度怎么可能这么快?

不到半分钟,陈扬已经逼近谢意百米了,但便在此刻,前方却突然掠出了几道身影。

这几道身影很快显出体型来,竟然是几个穿着铠甲的帝国将士。

看到这几人后,谢意眼中露出惊喜之色,大喊道:“我是白云郡郡守,我正被一个帝国的杀人重犯追杀,几位将士快帮我拦住他。”

“竟是郡守大人,这重犯果然无法无天,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对郡守大人下杀手。”这几名将士,地位最高的也不过是个小将,看到郡守这样的官员,自然极为恭敬。

那名小将直接转身指着陈扬,大喝道:“来者止步,难道你不知道,杀害帝国官员,是杀无赦的死罪么?”

陈扬自然不可能放过谢意,此刻见居然有帝国的将士阻拦,立即就动了杀人灭口之心,现在不仅要杀掉谢意,这几人也不能留。或许这几人的确是无辜的,但是现在确没有丝毫办法,不是对方是,就是他死。

他想也没想,直接祭出山河印,山河印蓦地变成三丈大小,朝着那几名将士狠狠的压去。

这几名帝国将士,修为至高者也不过是玄圣两品,其余人更是元圣,根本不可能抵挡山河印的攻击,一印就被山河印压得粉碎。

谢意现在总算见识到了陈扬的狠辣歹毒,对这几名刚见面的帝国将士,居然说杀就杀,他本来还想用这几人来阻挡一下陈扬,然后他还逃跑,现在显然是不行了。

他现在可谓极其后悔,当初不应该如此自大,什么都文书没有留下,就前来追杀陈扬,现在落得这般下场。

“陈扬,你若放过我,我必定不会将你的事情上报给帝国,刚才的事情也就此揭过,而且我还会让你在帝国挂一个官员的身份,让你受到帝国的保护,如何?”在这种时刻,谢意也顾不得什么硬气了,咽了口唾沫,慌忙说道。

可他话音刚落片刻不到,一个庞大的金色影子,就猛地朝着他压了下去,连让谢意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直接将谢意给压死。

陈扬冷冷一笑,这谢意的话的确很诱人,可是这对他来说没有丝毫影响,他从未想过依靠帝国的力量,而且相信谢意这种人的话,等于是将脑袋交到了谢意手中。这样愚蠢的事情,根本都不用选择,所以他直接就杀死谢意。

这时夏清影也从身后疾掠而来,看到陈扬将谢意杀死,她也松了口气,道:“若有足以致死的把柄落在帝国官员手中,最好的选择就是杀死对方。”

陈扬笑着点点头,伸手对山河印一招,山河印立即缩成巴掌大小,最后化作一道金光没入他体内。

出门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