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29章 可怕的煞气

第二卷 殇风 第两百二十九章 可怕的煞气

大道的尽头,一座庞大的城市矗立在天地之间,气势恢宏,令人惊叹。

在荒野的古道上,陈扬脚步微顿,遥望着那绵延无边的雄伟巨城,心中掀起了波澜。

楚青城不愧是青州首城,其规模远非北风城可比,耸入云霄的灰色古朴城墙,令人感觉到一股岁月的气息。透过城门可以看到那宽阔的城内道路,黑白相间的花云石铺就,足以并排容纳五十只大象。阳光倾洒而下,落在那花云石地面上,泛出璀璨的光泽。

最让人心惊的是,那城内来来往往的人群,绝大多数都实力不俗,不是圣者的普通人近乎难以见到。而城内那些圣者们,陈扬略微一望,很容易就发现许多修为不比他弱的人,更有不少人的实力他看不透。

“青州首城,果然令人期待呐。”陈扬心中暗暗感慨。

“师姐,走吧。”压下内心感慨,陈扬对着一旁的夏清影笑了笑,率先朝着那城门口走去,

夏清影轻轻点了点头,对这楚青城的繁华,她神色依然冷漠,毕竟她连曲领首城都去过,这楚青城自然引不起她的惊讶。

近半刻钟后,两人已经来到城门之外,让他们有些无奈的是,城门外人潮涌动,排着长长的人龙,要进去想必要花费一番功夫。

随着人群增多,那喧哗声也越发响亮起来,令得夏清影娥眉微蹙,喜静的她,对于这种嘈杂的场合向来较为排斥。

不过两人很快发现,在城门的左侧,有一条特殊的道路,那里人口稀少,偶尔有一些乘坐华丽大车和骑着圣兽的人从那里进城。

察觉到陈扬的目光,旁边一名魁梧壮汉道:“小兄弟,别看了,那里是贵族和大势力子弟们的专用道路,寻常人根本不得从那里行走。”

见着魁梧壮汉并无恶意,陈扬笑了笑道:“这楚青城等阶就这样森严?”

听到陈扬的话,魁梧壮汉脸色微变,连忙道:“小兄弟,这话可不能乱说,否则会引起大祸。俺实话告诉你,这条专用道路平日倒是没有,只不过最近有些不寻常。那天青宫内的天青阁即将举行一场难得一见的拍卖大会,许多大势力的弟子会进城,这才临时设了这样一条道路。”

话音刚落,夏清影却是轻灵的从人群中闪掠而出,进入那条专道中。陈扬也是微微愕然,不过他知道夏清影行事定然有分寸,摇头一笑,也跟了上去。

“你们……”魁梧壮汉神情更是大变,可随后发生的事情,却是让他自嘲一笑,黯然无语。

在夏清影和陈扬进入后,那专道上立即有两名修为达到玄圣境界的门卫拦住二人,可随后夏清影从怀中掏出一块紫色的玉牌,上刻“云袖派”三字。

那两名门卫一见这玉牌,神色立即恭敬起来,左边那人道:“两位请进。”

夏清影收回玉牌,脸色冷漠的走了进去,而陈扬刚要进去时,却是忽然一笑,道:“我们还有一位同伴在那。”

随后在魁梧壮汉目瞪口呆的目光中,陈扬走到了他身前,道:“一起进去吧。”

无视周围那些羡慕嫉妒敬畏交加的复杂眼神,陈扬和夏清影朝着城内走去,后面跟着一个仍旧傻傻愣愣的壮汉。

进入城中后,磅礴的大气更是扑面而来,那些城内的居民们,脸上的表情也是和下面那些城市截然不同,落落大方,自信镇定。

陈扬三人的奇怪组合,也是引起不少人的注意,夏清影气质淡漠却自有一番高贵出尘,相比而言,陈扬虽然相貌气质也不凡,但一身穿着实在普通。在他们身后的那魁梧壮汉,更是衣着粗鄙,行止也是极为拘谨。

“不知大哥你叫什么名字?”陈扬似闲庭信步般,毫不在乎别人的目光,朝着壮汉笑道。

在跟随陈扬夏清影从那专道走出后,再面对陈扬,壮汉明显局促了许多,在他看来,能从那条道路行走的人,那都是手腕通天的大人物。

听到陈扬的询问,他慌忙摆了摆手,道:“大哥不敢当,俺叫司马彪,公子这是去天青宫么?”

陈扬点点头,旋即道:“你叫我陈扬吧,什么公子我听着还不习惯。”

司马彪粗犷的脸上,有些憨厚和羞涩,道:“俺理会的,陈公子。”

“……”陈扬拍了拍额头,道:“你若实在不知道怎么称呼我,干脆就叫我大哥了。”

陈扬本是玩笑一说,不了司马彪认真的思考了片刻,道:“那好,俺今后就叫你大哥咧。”

陈扬三人没有在这楚青城中停留,直接来到城中的一处神奇的青色大门处,那大门上刻着“天青宫”三字。大门中有着一层青色的结界,如同水波般泛着粼粼青光。

在那大门外,有十多名身穿铠甲的守卫站立在那,他们身上散发着剽悍的气息,使得周围的路人皆是远远绕着这里行走。

看到这这充当门卫的守卫,陈扬目光闪动,这十几人,皆是玄圣以上的强者,那当中一名中年,修为更是看不透,显然达到了灵圣境界。

望着陈扬三人来到这青色大门外,周围那些路人也伫足下来,一道道目光投了过来。在楚青城内,谁都知道,那扇门是通往天青宫的,只有那些一流势力的弟子或灵圣强者才能进入。而无论是这两种人的哪种,都是了不得的人物,自然颇为引人注目。

当陈扬三人来到那青色大门外时,那十几名守卫目光齐齐投注过来,那惊人的压迫力,夏清影和陈扬倒是无妨,可身后的司马彪,却是冷汗连连。他修为只有玄圣两品,也根本不是什么大势力的弟子,以往可是从来没想过能进这天青宫,心理本就紧张,如今被十多名守卫一盯,更是内心直颤。

不过他很快看到陈扬那淡漠的神色,情绪竟是情不自禁的平静下来。

“三位朋友,此地是通往天青宫之门,唯有一流势力的弟子或灵圣强者才能进入,若三位不是,还请往回走。”那名中年灵圣强者朝着走了进来,目光扫了陈扬三人一眼,微笑道。虽然眼前三人修为都没有达到灵圣,但他也不敢过分,因为对方很有可能是什么大势力的弟子。

陈扬没有回话,夏清影则纤步迈出,白玉般的皓腕微微一晃,云袖派的紫色玉牌就出现在手中。

那中年灵圣看到这玉牌后,神色更是恭敬起来,笑道:“呵呵,三位进入天青宫,想必是参加天青阁的拍卖大会吧?”

夏清影收回玉牌后便没有说话,而是沉默的退回到陈扬身边,这让中年灵圣不由将目光看向陈扬。本来他最在意的是夏清影,毕竟夏清影的相貌衣着一看便不凡,那玉牌更是显示了她的身份,但现在看来,这初看不起眼的少年,才是主事人。

这中年灵圣也不是一般人,仔细一看陈扬后,他的瞳子立即一阵收缩,他感应到,这个表面温和的少年,身上竟是带有滔天的骇然煞气。中年灵圣曾经也上过战场,自然知道,这种煞气是杀人杀的太多而产生的,而这少年体外煞气之浓,杀的人起码有上千。

且上过战场的他也感应的出,这少年身上的煞气并未那种斑驳不纯的,即便他仔细去感应一番,也有些心悸,这说明这少年所杀之人不是普通人,而是实力不凡的圣者,里面甚至有不少比少年本身修为高的人。

这少年是什么人,看起来年纪不到十六,竟然杀了这么多人,还能越阶杀人,即便中年灵圣见多识广,而且修为更高,也感到了一定的压力。

在中年灵圣的印象中,现在各大宗派很少有那种大型的征伐,也不会产生这种大规模的杀戮。

“这少年难道是帝国的某位身份尊贵的少将军?”中年灵圣内心一阵激灵,这个念头一升起就一发不可收拾,也只有在真正的大型战场中,才能磨练出这种可怕煞气。而这少年连云袖派的弟子都对他这般恭敬,地位也定然不低。

他拭了拭额头的汗水,连忙对陈扬拱了拱手,态度更是恭敬,道:“在下黄胜,见过公子了。”

中年灵圣的态度不仅让周围的围观者,即便是那些守卫也是惊讶不已,这少年倒地是什么人,连天青宫门外的灵圣守卫都对他这般恭敬。

这中年灵圣黄胜的态度让陈扬也有些诧异,但他可懒得去思考这些,只是略微皱了皱眉,旋即淡淡道:“可否让我们进去了。”

对陈扬的态度黄胜丝毫不介意,反而更是恭敬客气,赶紧道:“公子请进。”

陈扬目光微动,却也没有多说话,对黄胜但点头,便直接朝着那青色大门内走去,转眼间,三人的身影就消失不见。

在陈扬三人离去后,一名守护终于按耐不住好奇,问道:“头,这少年究竟是什么人?”

其余人也惊异的看向黄胜,而等他们看到黄胜脸上的冷汗时,更是心头震惊不已。

黄胜用袖子擦了擦脸上冷汗,用警告的目光扫了众守卫一眼,压低声音道:“那少年应该是帝国某位大人物,今日之事,切勿泄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