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34章 强化!晋级!

第二卷 殇风 第两百三十四章 强化!晋级!

这一场意志的斗争。

真龙之血的意志,死死的压制着陈扬的灵魂,若是让它彻底取得上风,那届时不是陈扬融合龙血,而是龙血控制了陈扬。

然而陈扬的意志,经历过九天炎雷和山河印的磨练,连九幽血殇的怨念都能压制住,岂是这么容易压制的。

真龙之血欲让陈扬臣服,反而激发了陈扬心中那股不屈之意,一股无形的力量,从他眉心中猛地爆发出来。

这股力量,是坚定不移的意志力量,哪怕是面对禁忌之物,远古凶兽,亿万山河,无尽苍穹,始终傲然而立,怒叱天地。

这股意志,暗合的无名之心的传承,无名天地之始,无名之心,本就是凌驾天地之上,不知不觉间,陈扬的意志,获得了无名之心的初始力量。

无名之心的初始力量,无形无状,无可言语,但陈扬清晰的感觉到,在刚才那一刹那,他的意志力骤然暴增十多倍。

真龙之血的意志本是高高在上,然而陈扬的意志突然暴增十多倍,就化成了意志之剑,将真龙之血猛地击碎。

金色的血滴蓦然碎裂开来,化作无数道细不可见的金色能量,朝着陈扬身体四面八方激射开来。这股金色能量,极为霸道,就如同无数细针,在他血管中蛮横的冲撞。

这毫无预兆的剧痛,使得陈扬的身躯都忍不住一僵,脸色微微发白,这痛苦,远胜凌迟数倍。若非他的意志超过常人十余倍甚至数十倍,恐怕这阵恐怖的剧痛,就会让他立刻休克过去。

“真龙之血,无比的霸道,要它融入你体内,必须承受一些痛,想想融合它的好处,受点痛是完全值得的。”看到陈扬那痛苦的表情,冥开口安慰道。

“这点痛?”若是平常,陈扬免不了要出言嘲讽冥一番,但现在他实在是有心无力,那剧痛没有丝毫缓解,反而如潮水般源源不断。

不过在痛苦的同时,陈扬的确感觉到,他的血液在发生着神秘的变化,一股格外滂湃的生机,在他的血液中蕴含着。

人的寿命始终有限,即便是修炼圣力的圣者,寿命也不过是数百岁,只有极少的顶尖高手能拥有数千的寿元。

但是真龙却不一样,龙即便是不修炼,只要中途不遇到意外的变故而夭折,至少都能活数千岁,修炼之后,寿命更是可以达到数万数十万甚至更高。

因此相比人类而言,真龙之血里面蕴含的生机,可想而知有多么的磅礴。

时间飞快的流逝,转眼间半天就过去了,而陈扬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浸湿,面庞也苍白到极点,连肌肉都真抽搐,但是他却始终坚持着。

而此时陈扬的身体,也发生了一定的改变,他额头上那些暴涨的青筋,里面竟隐约带有不易察觉的金色,他的皮肤也变得滑腻坚韧了许多。

“轰”

不知多了多久,陈扬体内突然传出一阵闷响,紧接着竟有不少的鲜血从他的体内被逼了出来。

随后他的脸色都隐隐泛出淡淡的金色,他的气息,更是猛地就暴涨起来。

短短半分钟不到,他的气息一路飞升,最终达到一个无比惊人的程度,足足堪比十品玄圣。

陈扬体外的衣服直接轰的被震得飞碎,化作无数带血的青碟四处舞动,周围的地面和房屋也隐隐的颤抖起来。

不过在片刻后,陈扬身上的气息又忽然消失,若仔细感应一番,他的修为虽然有所提升,但却只是增加了一品,现在是六品玄圣。

等到周围的衣服碎片完全落地,陈扬的眼眸蓦地睁开,一道淡淡的金光,从他的眼瞳中闪过,整个房屋时,似有一道金色雷霆劈过。

这金光转瞬即逝,仿佛根本没有出现过,陈扬的眼瞳也重新恢复成黑色。

扬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旋即伸出他的手,对着前面猛地一拳击出。

在陈扬前面厚达两寸的桌板,瞬间就被击穿,而他的拳头,距离那桌板还有半米。

“哈哈哈”一道浑厚如同龙吟般的大笑声,从陈扬的口中传出,震得整个方圆剧烈颤动起来。

随后陈扬从**一跃而下,轻飘飘的落在地上,一股强悍的气息,从他体内宣泄而出。

这股气息,不是来源于圣力,而是纯粹的,融合龙血后,陈扬的修为的确没有提升很多,但是他的肉身力量,却是堪比十品玄圣。此刻陈扬的身体,似乎每一寸都充满了无比强悍的力量。

陈扬右手猛地捏成拳头,他手掌附近的空气,竟是被捏的扭曲起来,现在的他,仅仅凭借是肉身之力,就可以与十品玄圣强者一战,而若施展出各种圣术和底牌的话,即便是初阶灵圣,他现在也敢与之一战。

尽管闭关前在房间内布置了禁制,但是陈扬造成的动静实在太大,尤其是最后那一笑,连禁制都震荡起来,这很快引起周围房间人的注意。

最先进来的是夏清影,只见大门一晃,一道白影就掠入房中,用疑惑的目光看向陈扬。可是仅仅看了一眼,她脸上就露出一抹有羞涩的红晕,轻声啐了陈扬一口。

“大哥,大哥,你没事吧?”在夏清影进入须臾后,司马彪就急哄哄的冲了进来,可是一看到房间内的景象,他立即捂住眼睛,慌忙朝外面退去,一边退还一边道:“大哥大嫂,我什么都没有看到,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陈扬这时也注意到,在刚才突破时,他的衣服已经被彻底震碎了,此刻他**,即便他自认脸皮够厚,也不禁讪讪一笑,倏地从**取过一张被单遮住身体。

随后陈扬不禁佩服的看着夏清影,遇到这样的突发状况,她身为一个少女,居然比他还要镇定,除了刚才是有些羞涩外,后来很快就恢复了平常那冷漠的表情。

他却不知道,夏清影俏脸上虽是一片冷漠,可内心依旧怦怦直跳,外面的镇定,也不过强撑着罢了。

陈扬扫了扫自己的身体,发现浑身血迹斑斑,笑了笑道:“我先去洗洗。”说完也不等夏清影回应,飞快的窜入浴室内。

等到陈扬出来后,已经换上了一袭新的青色衣服,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温和的看着夏清影。

夏清影这回是真正的平静了下来,看到陈扬时,她美眸中掠过惊异之色,她自然看出陈扬修为突破。可她惊得不是这点,而是她感觉到,陈扬身上似乎发生了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改变。

而陈扬在仔细打量夏清影后,也是微微吃惊,道:“师姐,你突破了?”

夏清影压下内心的疑惑,点了点头,淡淡道:“我服用了那千年雪参,现在已经是四品玄圣,师弟你?”

对于夏清影,陈扬没有隐瞒,轻轻一笑,将万药阁中获得龙血并且服用之事告诉了夏清影,当然他掩去了冥的存在,只说他自己无疑发觉的。

夏清影微微张开红润的小嘴,旋即则是嫣然一笑,在她看来,陈扬的运气还真是不一般,居然能获得龙血这种至宝。若是别人获得龙血,即便冷漠如她,也会有些嫉妒,但是得到好处的是陈扬,她只会觉得欣喜。

夏清影性子冷漠,即便面对陈扬都很少露出笑容,此刻她不笑则已,一笑倾国倾城,陈扬只觉一阵眩迷,为之失神。

陈扬的表情让夏清影内心微微一甜,旋即她看着陈扬那滑腻的肌肤,心生好奇,忍不住伸手在陈扬手臂上摸了摸,轻声道:“融合了龙血果然非比寻常,师弟你的肉身绝对堪比一件玄品高阶圣器了。”

可是陈扬却似没有听到夏清影的话,她那白皙微凉的小手,扶过他的手臂时,他只觉内心一荡。

看着夏清影那小巧鼻子,红润的小嘴,柔长的浓睫,无暇的脸庞,陈扬心中不禁涌现一阵冲动,一把抓住了夏清影的纤手。

夏清影似受惊般缩了缩了手,可是难得看到她这样子,陈扬原本还有一丝犹豫,现在完全抛在脑后,紧紧的将她搂入怀中。

夏清影的身体柔软清凉,陈扬第一次抱着她,心脏竟是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跳动着。夏清影初始有些挣扎,可片刻后却是忽然软化了下来,如同一团柔水般瘫入了陈扬怀里,如玉的脸贴在陈扬胸口。

在以往,夏清影在陈扬心中完全就是雪山上的仙子,即便他很清楚夏清影不会拒绝他的要求,可始终不忍冒犯她。

但是此时此刻,陈扬却是再也抑制不住体内情感,身体也隐隐火热起来。

他忍不住捧起夏清影的俏脸,深深的望着她那明眸皓齿,旋即低头朝着她的小嘴印去。

尽管夏清影曾经主动吻过陈扬,但是此刻仍旧不禁紧张的握紧了拳头,死死的抓着陈扬的衣服。当两嘴相印时,她也完全失去力气一般,闭上了眼眸,任由陈扬施为。

四唇相接,柔柔的,甜甜的,两人都如处梦幻之中。

陈扬则是更觉血脉膨胀,手掌忍不住在夏清影背上轻轻抚摸,旋即缓缓下滑,转眼间就摸上了她那柔若无物的腰肢。

纤腰被陈扬一触碰,夏清影浑身不禁一阵颤抖,整个人似乎都动弹不了了,脸上浮现晚霞般的绯红,鲜红的小口轻轻张开,鼻中呼出滚烫的气息。

“师弟……”夏清影声音依然冷漠,可却带了些喘息可平时没有娇柔。

陈扬目光灼热,将她搂得更紧,已经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她胸前的高耸和柔滑。

然而他刚要进一步行动时,夏清影忽然柔声道:“师弟,我觉得,刚刚融合龙血后,对人具有一定的刺激作用。”

闻言,陈扬大脑微微有些清明,他终于明白,自己今天胆子为何这样大,而且身体格外的灼热,竟是有这龙血在捣乱。

不过这清醒很快被浑身的灼热淹没,此刻他已经是欲罢不能了,哪里还能停得住,他手掌继续伸入夏清影的衣服中,握着她胸口那团骄人的柔软,喘着粗气道:“师姐,不管了。”

夏清影目光也更是迷离起来,红唇轻张,可眼眸中仍旧有着一抹清明,道:“师弟,可是,可是外面有敌人来了。”

这一句话,如同一盆凉水泼到陈扬头上一般,他立即就完全清醒过来,歉然的朝着夏清影笑了笑,有些尴尬:“师姐,我……”

夏清影玉颜上仍然带着无比动人的红霞,嗔怪的白了陈扬一眼,旋即噗嗤一笑,道:“师弟,还是先对付敌人再讨论其他事情吧。”

夏清影的笑容简直比百花绽放还要动人,可越是这样,越是让陈扬怒火直冒,这该死的敌人,哪个时候不来,偏偏挑这种最关键的时刻。

强压住怒火,他情绪渐渐冷静下,所有的怒火,转化成了可怕的杀机,他的灵魂力量朝四周一扫,果然发现有两名男子在接近他所在的院子。而这两名男子,陈扬早已见过,正是黄逍身后的那两名灵圣。

陈扬眼神冰寒,嘴角勾勒出一抹残忍的笑,心中喃喃道:“本来只是把你们杀了就了事,现在既然你们挑选了一个这样的大好时机,我不好好招呼你们一番,我自己心里都过意不去了。”

那两名灵圣的速度极快,数个呼吸就掠进陈扬的院子里,身上的杀机毫不遮掩的释放出来。

陈扬有些郁闷的甩了甩袖子,朝着门外走出,站定后,目光冷冷望向这两名灵圣。

左侧那黄袍灵圣看到陈扬出来后,眼中顿时露出阴笑,旋即当他目光落在陈扬身后的夏清影身上,看到夏清影脸上残留的红晕,冷笑道:“看来我们的到来,倒还打扰了你们这对鸳鸯的好事。”

左侧面目阴柔的灵圣则是呸了一声,嘲讽道:“白日宣yin,一对奸夫yin妇。”

听到他的话,陈扬双目微眯,心中杀机更浓,脸上则笑容更胜,缓缓道:“是黄逍派你们来的?”这人若只是侮辱他还好,但是现在涉及到了夏清影,那无疑是正中陈扬最碰不得的逆鳞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