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35章 斩杀灵圣

第两百三十五章 斩杀灵圣

小院中。

垂柳,碧叶。

黄袍灵圣咧了咧嘴,用一种看死人的目光看向陈扬,阴恻恻的笑道:“小子,你猜到没错,有些人,不是你可以轻易得罪的,否则后悔都来不及了。”

陈扬神色间没有敌人预料的愤怒和恐慌,有的只是平静,他语气轻飘飘的道:“你们就这么有把握杀死我?”

那阴柔的灵圣面露嘲讽,嗤笑道:“你区区一个六品玄圣,难道还想反抗?”

陈扬并未在意他的话,只是摇了摇头,然后从须弥戒中取出了两颗灵兽内丹,在敌人惊疑的目光中,将它们抛入房中的两个方向。

顷刻后,房内就猛地冒出两种颜色的雾气,紧接着整个院子内有百道轻微的光芒同时一闪,瞬间院子就被彩雾笼罩。

黄袍灵圣最先反应过来,虽然他的视线和灵魂力量已经被阻隔,但是凭借先前陈扬的方位,他隐约能感应到陈扬所在。

“飓风之手!”黄袍灵圣咆哮道,此刻他也意识到了危机,这个阵法,带给他极其不安的感觉,不过他认为,当务之急是击杀陈扬,只要陈扬死去,这阵法也就破去。

陈扬如何不知黄袍灵圣所想,冷冷一笑,直接右手一掌拍出。

随着这一掌拍出,一道蛇形的紫色雷霆,直接从他的掌心激射而出。虽说凭借着小周天迷雾大阵,陈扬有绝对把握击杀两人,但是他仍然没有半分留手,一出手便是九天炎雷。

九天炎雷一出,周围的雷能全部汇聚而来,空气疯狂的扭曲起来,禁雷之威,岂容小觑!

随着陈扬实力大进,九天炎雷能够发挥出来的威力,也越来越强,而且此刻那黄袍灵圣根本预料不及,这飓风之手也是仓促发出,威力自然不足。

那飓风之手,在遇到九天炎雷后,片刻不到轰然就崩溃,化成无数碎片散落开来。

“神秘的阵法,禁雷,你究竟是什么人?”飓风之手转眼间就被击溃,黄袍灵圣也是面色大变,虽然他看不到发生了什么,但是还是能感应到禁雷那恐怖的气息。

不过他的动作也丝毫不慢,意识到强烈的危机后,他立即运转体内所有的圣力,在体外凝结成了一道风盾。

黄袍灵圣风盾刚刚凝结而出,九天炎雷就猛地击在风盾上,仿佛是真正的天地之雷,划破无尽空间击来,狂暴的雷能刹那爆涌而出,唯独不同的是,那暴戾阴冷的气息,让人如坠地狱。

“咔嚓。”黄袍灵圣体外的风盾,很快就发出了一声脆响,上面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纹。

眼见陈扬就要以雷霆手段灭杀一名灵圣,另外那名阴柔灵圣,凭借着对那能量波动的感应,身上涌现出惊人的火圣力波动,旋即那火圣力化成一道火焰长枪,朝着陈扬击杀而去。

“找死。”看到这阴柔灵圣对自己发出攻击,陈扬眼中寒光一闪,这两名灵圣中,他最想杀的人,就是这阴柔灵圣,因为此人之前出言侮辱了夏清影,现在对方主动攻击,他自然不会让对方活下去。

这小周天迷雾大阵虽然对他也有感染作用,但是他身上有着特制的符箓,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轻雾气的影响。

“山河印!”他盯着阴柔灵圣那隐约的身影,口中猛地一喝,山河印立即从他体内飞出,悬浮在空中。

陈扬手指插着阴柔力量一点,山河印立即一动,在空中蓦地划过一道金光,瞬息就穿过数丈距离,狠狠的对着那火焰长枪拍去。

砰!闷响声在这小院子中爆响开来,在山河印拍击下,那火焰长枪立即连连倒退,完全处于下风,最终也是彻底崩碎。

陈扬任凭九天炎雷缠住那黄袍灵圣,他自己则施展雷步,身躯化成一道青色残影,朝着那阴柔灵圣追杀而去。

在火焰长枪被击碎的刹那,阴柔灵圣就感到不妙,想也不想就朝着后方倒退。对他而言,虽然完成黄逍的任务还重要,但自己的命更重要,没有必要为了一个任务搭上自己的性命。

火焰如同风浪般在他身体周围舞动,他的速度达到一个可怕的地步,但是他远远小看了小周天迷雾大阵。

小周天迷雾大阵,不仅仅只是隔绝视线和灵魂力量,它也是一个迷阵,除非有绝对的力量打破迷雾,否则只能被困在里面。

阴柔灵圣越是逃遁,就越是心中骇然,这明明只是一个小院子,但是无论他怎么逃,却始终逃不出这迷雾的范围。

这阴柔灵圣只能凭借微弱的直觉感应方向所在,但陈扬却是能够直接看到阴柔灵圣,两人间的差距可想而知。

看到阴柔灵圣如同一只无头苍蝇般在迷雾中连窜,陈扬嘴角勾勒出讥笑,直接控制山河印,对着阴柔灵圣拍去。

感应到身后有惊人的压迫力传来,阴柔灵圣也无法继续逃遁,只得停了下来,双手飞快刻纹,然后一掌朝着山河印拍去。

一个巨大的火焰手掌,随着阴柔灵圣这一掌拍出,陡然朝着山河印飞出,与山河印结结实实的轰击在一起。

剧烈的能量在空中爆炸出来,能量化成风暴四处席卷,竟是将周围迷雾吹得稀薄不少。

这一幕让阴柔灵圣双眼一亮,觉得自己找到了这个阵法的破绽,可就在此刻,他内心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下意识的朝着左侧闪去。

但尽管阴柔灵圣的反应够快,右手臂还是被击中,整条右臂的骨头,全部碎裂,那剧烈的痛苦,让阴柔灵圣忍不住惨叫一声。

他脸色苍白,骇然的朝着那攻击自己的存在看去,只见那是一具诡异的黑色傀儡。此时阴柔灵圣,对此这次行动可谓后悔莫及,他虽然调查了陈扬,知道那些大势力中没有此人,但并未深入调查,因为他觉得,只要杀人灭口,哪怕对方是大势力的弟子,也没有能查到黄家头上。但现在他才发现,他对这少年的了解太少,对方那层出不穷的底牌,让他感到了颤栗。

可是他根本没有喘息的机会,傀儡的攻击刚刚过去,山河印就压了过来。

阴柔灵圣知道这样下去,自己必死无疑,他眼中也露出疯狂之色,他右手一晃,一把火红色的大刀出现在手中。

这火红大刀刚出现,周围的空气和彩雾就似沸腾般翻滚起来,灼热的气息肆虐而出。

阴柔灵圣不敢有半分迟疑,将圣力拼命的注入大刀中,旋即对着山河印劈去。

这火红大刀一刀斩出,阴柔灵圣的气息竟是减弱了大半,这证明这一刀,消耗了大半的圣力。

陈扬的目光也凝重起来,这火红的大刀看来非比寻常,否则也不会被这阴柔灵圣当成保命之物施展出来。

他也不由将圣力开始注入山河印内,加大山河印的威力,须臾后,火红大刀斩在山河印上,竟是惊奇的将山河印斩的倒退几米。

不过这火红大刀的损伤更严重,那刀刃部位在斩中山河后,直接出现了裂缝。

山河印,连陈扬至今都不清楚它的来历,虽说力量遭到封印,但是本身的材质却是威力不减,这火红大刀和山河印硬碰硬,自然无法获得好处。

而这情形令得阴柔灵圣心神俱颤,眼瞳猛地收缩,他无比清楚这火红大刀的威力,那曾经可是一件地品圣器,只不过后来被人打落到灵品顶阶圣器。可尽管如此,这火红大刀的威力仍然不容小觑,可是现在被那神秘的金印一击,居然直接开裂了。

陈扬并未给阴柔灵圣停歇的机会,在山河印被击退的瞬间,地罗傀就一拳再度击出。

这一拳,地罗傀将体内那颗紫山隼内丹的力量也调动出来,雷霆包裹在坚硬的拳头上,旋即一拳重重的砸在阴柔灵圣的背心。

阴柔灵圣的身躯倒飞出去,整个人痛苦的蜷缩在地上,剧烈的抽搐起来,地罗傀的一拳,竟是将他的脊椎骨给砸断了。

可对此人,陈扬眼中没有同情,在这人辱及夏清影那时,他就决定让这阴柔灵圣,在痛苦中死去。

阴柔灵圣双眸死死的盯着陈扬,那目光中,充满着怨毒和恐惧。

陈扬脸上露出一抹令人寒碜的笑意,一指点在阴柔灵圣的丹田,将此人的丹田直接击破,然后便再也不去看此人一眼。修为还在时,那脊椎断裂之痛,这阴柔灵圣或许还能忍受,可是现在修为被废,这阴柔灵圣最终只会被活生生的痛死。

陈扬脚上耀目的雷弧乍现,带着山河印和地罗傀,朝着那黄袍灵圣逼去。

黄袍灵圣在九天炎雷下或许能够支撑,但现在陈扬全力对付他,他很快就败退下去,最后被陈扬一掌击中心脏部位,直接毙命。

击杀了两名灵圣,陈扬眼中也隐隐透着兴奋,虽然借助了小周天迷雾大阵,但是他却是实实在在的击杀了两名灵圣强者。此刻虽然他还只是玄圣,但是内心对于灵圣已经不再有畏惧忌惮。

冷静下来后,陈扬目光微亮,他刚才注意到,这两名灵圣手中都有须弥戒,身为灵圣,两人的身价应该不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