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36章 大将军

第两百三十六章 大将军

在陈扬所住院子对面二十米外的阁楼上。

这里防卫极其森严,里面站着两排身穿银色铠甲的帝国士兵,这些士兵一个个都煞气凛然,目光逼人。

而在这群士兵最前方,坐着一个青年,这个青年大约二十岁出头,他面色白皙,一头黑色长发,鼻梁高挺,目光澄澈,清秀不是英气,端的是一个罕见的美男子。

青年穿着一身金色的铠甲,那金色的铠甲上,布满了圣洁的纹饰。最引人注目的是,在青年和周围所有士兵的胸口,都佩戴者一枚金狮徽章。

青年座位的身后,两名修为深不可测的圣者,毕恭毕敬的站在那,如最忠诚的奴仆般守护者青年。而整个阁楼内,也只有这两个人不穿铠甲,只穿便服。

整个阁楼内,所有人偶尔掠过那青年的目光,都充满了极度的敬畏。

青年静静的坐在那,目光望着陈扬的院落,英俊的脸庞上,带着一抹习惯性的微笑。

此刻他没有刻意做作,但身上却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股无比高贵的气质,仿佛他生来就站在云端,俯瞰着下方众生。

“那个少年很有趣,掌握着如此神奇的阵法,而且能以玄圣六品的修为,凭借这阵法斩杀两名灵圣强者。”良久后,青年脸上浮现饶有兴趣的神色,微笑着道:“左御,你说若将这阵法用于杀敌,能不能取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青年身后左边那圣者连忙走到青年身侧,脸上露出笑意,恭声道:“主子英明,主子时时不忘上阵杀敌,实乃我帝国之幸,敌人之噩梦。”

青年眉头微微一皱,仅仅是这一个动作,整个阁楼内所有人噤若寒蝉,不敢再说话,那左御更是战战兢兢,面露忐忑。

看到众人的神情,青年有些无趣的笑了笑,旋即指了指左御,笑骂道:“你呀你,说过叫我大将军,今后‘主子’这个称呼就不要再用了,下次再不长记性,罚你洗半年的马桶。”

“是,大将军。”听见青年的笑骂声,左御脸上露出后怕之色,连忙道。说罢他微微垂首,眼中闪过欣喜之色,他知道眼前这个主子骂你就等于亲近你,哪天他不骂你了,你才真的要担心自己的命运了。

青年摆了摆手,淡淡道:“拍马屁的话不要再说了,我问的是你对这阵法的看法,快说。”

左御神色立即一正,有板有眼的娓娓道来:“此阵以玄兽内丹为基,启动可以产生浓郁的彩雾,不仅隔绝视线和灵魂力量,还具有神奇的迷阵功效,堪称当世奇阵。”他明白,虽然偶然拍拍主子的马屁有益无害,但才华和见识是不可少的,若是草包,哪怕再会拍马屁,主子也根本不会看一眼,惹毛了主子甚至会直接砍了。

青年露出满意之色,手指在前面的桌子上轻轻敲了敲,淡笑道:“我对这少年更好奇了,左御,你去把他叫过来。”

左御一惊,他知道青年要见那个少年,那是真感兴趣了,失声道:“大将军,您真要见他?”

青年瞪了他一眼,道:“还要我说第二遍?”

“遵命。”左御连忙缩了缩头,说完后也不再拖泥带水,毕恭毕敬的朝着阁楼下退去。

等左御离开后,青年对身后另外一名圣者道:“易白玄,你去将那名暗中窥探的人给抓回来。”

易白玄一身黑衣,面色冷酷,听到青年的命令,恭敬的点了点头,然后身形一晃就直接从阁楼内消失。

……

院子中。

灵兽内丹中的能量渐渐消失,彩雾也越发稀薄。

不过陈扬也没空去理会其他事情,他手中拿着两枚须弥戒,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

这两名灵圣已经被杀死,他们的须弥戒自然成了无主之物,陈扬心头不禁有些期待,两名灵圣的收藏应该不会差到哪去。

夏清影也轻飘飘的走到陈扬身边,目光落在那两枚须弥戒上,看来她也有些好奇。

至于司马彪则仍处于发懵状态,对眼前的事实仍旧有些难以置信,两名灵圣,就这样被陈扬给杀死了。一直以来,在他心中,玄圣和灵圣那是有些天壤之别,即便玄圣巅峰,那也绝对不是灵圣的对手。可是现在,这观念却被陈扬活生生的打破了,陈扬不仅是对抗灵圣,而且将两名灵圣亲手斩杀,自己到底跟随着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陈扬可不会去揣度司马彪在想什么,他将灵魂之力探入其中一枚须弥戒中,眼中的笑意更浓了。瞧着陈扬欣喜的表情,夏清影也不由用灵魂力量进入须弥戒中查探,也是微微喜悦。

这须弥戒中,有三颗灵兽内丹,十二颗玄兽内丹和七十多颗元兽内丹,仅仅是这些东西,就将陈扬布置小周天迷雾大阵的损失给弥补回来了。非但如此,在这须弥戒中,还有一张晶卡,对那晶卡陈扬可是极为熟悉,正是这天青宫内的存丹卡。

陈扬心念微动,一张晶卡立刻出现在他手掌上,等用灵魂之力查探清楚晶卡里存储的天青丹数量时,他心中越发喜悦。这晶卡里的储存的天青丹虽然没有他的多,但是也有六百颗,将他在万药阁消耗的天青丹补上了大半。

陈扬迫不及待的看起第二枚须弥戒,里面倒是没有玄兽内丹,这让他免不了有些失望。不过幸好里面也有一张存丹卡,等查探出这卡里面储存的天青丹时,他简直是乐不可支了。这张存丹卡里,竟然存了整整两千天青丹,已经比得上夏清影那份。

此时陈扬对这两名死去的灵圣倒不那么恨了,他们完全是给自己送财来,这样的大好事,可谓多多益善。

随后陈扬将那柄刀刃开裂的火红长刀取到手中打量起来,心头不由暗惊,这火红长刀上的气息,比起天雷鼎还要强。而天雷霆可是灵器,这意味着火红长刀绝对是一件顶阶灵器,甚至隐约接近地器。

手掌在那火红长刀上磨蹭片刻,陈扬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转头一看,发现司马彪正用一种炙热的目光看着那火红长刀。

他这才想起,司马彪可是火系玄圣,难怪对这火红长刀如此痴迷,他心中一动。

经过数天的接触,他发现这司马彪为人的确没什么心机,已经决定让此人去守护天香阁,既然如此,这火红长刀,他留着反正没用,干脆就给司马彪了。

“司马彪,你觉得这刀如何?”陈扬笑吟吟的看向司马彪。

听到陈扬的话,司马彪这才回过神来,可仍旧有些傻愣愣的点点头。

“既然如此,这刀就给你吧。”陈扬笑了笑,将这把火红长刀,直接递给了司马彪。

陈扬的声音落在司马彪耳中,让司马彪一怔,旋即手中的火红长刀,更是让他直接傻眼了。虽然他很喜欢这把刀,可是他从未奢望过自己能够获得这把刀,这把刀明显就是一件顶阶圣器,而自己却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小玄圣。

可是现在,这把刀却是实实在在的落在司马彪手上,他感觉自己的心怦怦直跳,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心情澎湃。

凭借这把刀,他在同阶圣者中,绝对可以成为高手,他可以猎杀更多的圣兽,不必再过原来那种落魄的生活。

他不禁抬头看了眼那个他称之为大哥的少年,此时那少年仿佛根本什么都没有做一般,已经转身和夏清影微笑的说着话。

他承认,自己已经崇拜上这个少年,可正因此,他内心不由升起一股冲动,决不能让这个少年看扁。

他鼓足了勇气,用一种微弱却坚定的声音道:“抱歉,大哥,这把大刀,我不能接受。”

陈扬有些愕然的转头,旋即一笑:“为什么?”

看到陈扬的笑,司马彪反而觉得有些心虚了,可仍旧道:“大哥,敌人是你杀死的,我根本没出什么力,而且这把刀是顶阶灵器,给我用完全是浪费。”

对司马彪的拒绝,陈扬的确有些惊异,可这样他对司马彪更是欣赏了。

“既然你叫我大哥,那就不要讲究那么多,再说,虽然你现在实力不强,可没有人天生就是强者,将来你会有资格使用,而且总有一天,不是你配不上它,而是它配不上你。”

说完后,陈扬拍了拍他的肩膀,旋即继续探查起那枚须弥戒,他发现,那须弥戒中,除了那张存丹卡外,还有一张图纸。

陈扬好奇的将那图纸取出来,但等他看清那图纸上的内容时,眸孔却是猛地一缩。

洞宫遗迹,这张图纸,竟是三千年前,已经覆灭的洞宫派遗迹的路线图。这洞宫派,虽然比不上上古那些大宗,但是在三千年前,也算是一个一流势力,里面的收藏定然不菲。

就在这时,他似有所感,脸上不动声色的将图纸收入须弥戒中,然后看向小院门外。

一名白衣男子,身化白影,以极快的速度来到小院门口,微笑的看着陈扬道:“这位小兄弟,请随我走一趟吧。”

————

订阅下降了很多,现在均订还没到四百,本书的目标是冲击均订一千。呵呵,虽然有点遥远,但是总得有个目标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