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神

第237章 初见

第两百三十七章 初见

在白衣男子出现的霎那,陈扬的眼瞳就猛地一缩,即便是先前的两名灵圣,他都能隐约捕捉到对方的气息,然而对这男子,他却是丝毫看不透。

白衣男子身形虽快,可落地时却似一片树叶,不起尘埃,微笑的看着陈扬道:“这位小兄弟,请随我走一趟吧。”

陈扬内心凝重,表面却依然冷静,越是关键时刻,越是不能乱,他平静的说出两字:“为何?”

白衣男子眼睛微亮,这少年的胆量和心境倒是出人预料,他笑了笑:“有一个人要见你。”

“看来我是别无选择了。”陈扬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他不会傻到在这种时刻讲究什么傲然不屈,这白衣男子的修为太深不可测了,他即便反抗也无济于事,干脆爽快利落些。

白衣男子笑意更是和煦,道:“小兄弟为人爽快,我左御就是欣赏你这种人,哈哈,放心吧,此次相见,对你绝对是好事,这个世上,不知有多少人要见他都见不到。”

听到左御的话,陈扬心中震惊不已,究竟是什么人要见自己,他相信那个人绝对身份惊人,连白衣男子这种高手,在说到那人时语气中都含着发自内心的敬畏。

他朝白衣男子抱了抱拳,然后转身看向夏清影,温和道:“师姐,在这里等我。”

夏清影眼眸中含着淡淡的忧色,但她显然也很清楚对方的实力,根本不是她和陈扬能够抵挡的。她没有多说什么其他话,只是从怀中取出了那块云袖派的玉牌,轻声道:“师弟,若是有变故,就击碎这玉牌,云袖派的人一定会赶来的。”

云袖派的玉牌,这不仅是夏清影的身份玉牌,也是一件保命的底牌,显然她却毫不犹豫的交给自己,陈扬心中一暖,明白这是夏清影对自己的关心。

他没有多做推辞,将这玉牌收入怀中,然后淡淡一笑,朝着那左御行去。

左御若有所思的看了夏清影一眼,旋即笑吟吟的看着陈扬,拍了拍陈扬的肩膀,道:“不错不错,这样好的女子,这世上已经很难得了,小兄弟,好好把握啊。”

陈扬听得出,这左御的语气虽带有调侃,可的确是出自真心,他也不由放下心来,这人对他当真没什么敌意,看来此行没有多大的危险。不过陈扬从来不会将自己的命运完全寄托在别人身上,他内心深处仍然带着警惕,他没有带上夏清影,就是准备在危急时刻,若对方真对他不怀好意,即便没把握他也要一拼。

离开小院后,陈扬便随着左御朝着对面的阁楼内行去,那阁楼相距不远,眨眼间就来了。

而一进入这阁楼中,陈扬的心神就不禁一悸,在这阁楼内,他感应到一股凛然的煞气。他不禁想起当初被他斩杀的白云城郡守谢意,那谢意是从战场上出来的,身上就是带着这种煞气。

他内心蓦然微震,他已经大致明白了这些人的身份,这些人不是寻常的势力,而是帝国的将士,那要见自己的人,在帝国中的地位也显然极高。他脑海中一时间转过许多念头,除了那谢意外,他从未接触过其他高层人士,这神秘究竟是什么身份,要见自己又有何目的?

似看出陈扬思绪复杂,左御和煦笑道:“小兄弟,你也不要有太多想法,大将军要见你,或许是惜才,也可能只是好奇,他的心思没人能猜透,你又何必多想!”

“大将军?”陈扬诧异道,要见自己的人,居然是个大将军。

左御神秘一笑,却并没有多解释,只是淡淡道:“等见到了你就知道了,我说过,大将军的心思没人能猜透,等会一切都要靠你自己,我也帮不了你。或许大将军会欣赏,到时你就一步登天,也有可能他会厌恶你,立即砍了你的头也不是没可能。”

左御的话反倒让陈扬完全平静下来,是福是祸反正是躲不过,干脆坦然一些,而且他也极为好奇,这大将军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随着左御来到阁楼最顶端,陈扬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压迫力,他抬目一看,只见里面防御极为森严。两排帝国士兵整齐的站在里面,那些士兵身穿银色铠甲,浑身散发着逼人的煞气,显然都是经历过战场的洗礼。

更让陈扬动容的是,阁楼里面那些士兵的修为,每一个修为都不弱于他,不少人他都是看不透。

“这究竟是什么军队?实力竟然如此惊人。”

就在陈扬心念转动时,他感到有一双目光正投注在自己身上,不禁迎着那目光看去。

当他看清那目光的主人时,心神猛烈一震,以陈扬如今的心境,本是很少有人能让他吃惊,可是今天他受到的震撼却是远远超过以往。

在那阁楼的窗子边,坐着一个青年,他面色白皙,却并不像那些贵族少爷一样苍白。他穿着一身金色的铠甲,铠甲上刻满了神秘的纹饰,胸口部位佩戴着一枚金狮徽章,这铠甲使得他看起来就如同战场的无敌将军一般。

让陈扬更为心惊的是,这青年看起来也只有二十岁出头,他没想到,左御口中的大将军,竟然这么年轻。

至于他之所以一眼就判断出这青年就是大将军,是因为此人身上带着一股常人无法拥有的杀伐气势。

他坐在那里,就仿佛是这天地间最耀眼的中心,如同一切的主宰,在场的人,没有一人能对他生出反抗之心。

而此刻,这个青年,目光就完全落在陈扬身上,他的目光甚至没有普通贵族那样逼人锐利,似一汪秋水般平和,但是给人的压力却更大,就恍若一个海洋压在别人心中。

这青年的修为达到灵圣境界,甚至还不如左御,可是他身上流露出的高贵和威压,绝对能够让地圣强者都不敢吭声。

但是陈扬却与常人不同,他对抗过暴戾的禁雷,尊贵的山河印,高傲的龙血,在不久前更是触及到了无名之心的一丝皮毛,这青年给人的压力虽大,却无法让他立即折服。

他抬头望着这神秘的青年,眼中有忌惮,有钦佩,却无半分半分的畏惧,他已经猜得到,这青年的身份一定很高,高得他不敢随意去揣度。可是那又如何,天地都无法让他屈服,更不用说是一个人了。

青年目光平静的凝视着陈扬,看到陈扬居然丝毫不惧,还敢和自己对视,他内心也不禁觉得有些惊异。平日里,周围的人谁见到他不是躲躲闪闪,哪里敢这样和他对视。若一开始,他只是对这少年掌握的神奇阵法感兴趣,那现在他更感兴趣的反而是这个少年本身了。

青年周围的人,尤其是左御,看到陈扬居然这样大胆,无不是暗暗倒吸冷气,这个少年也太胆大了。不过没有人敢随意开口训斥那少年,在青年所在的地方,没有他的允许随意开口,那后果是极其严重的。

“你叫什么?”青年的语气听起来极为平和,可是听到别人耳中,却如同战场上的军令,让人不敢反驳。

自从来到这个世上,陈扬也是第一次接触到身份这么高的人,即便是面对地境强者秦歌,他都能平静以待,可是现在,他表面虽然平静,可是内心仍旧有些忐忑。

这让陈扬不由露出一丝苦笑,他知道自己虽然杀的人不少,接触到了的东西常人也难以想象,可是真正经历的大场面还是不够。青年身上的气势,只有在面对千军万马时才能培养出来,在这方面,陈扬知道自己差距不小。

他没有多做犹豫,以青年的身份,若要查自己,恐怕也是轻而易举,他不急不慢道:“陈扬。”

注意到陈扬脸上的苦笑,青年脸上感兴趣的神色更浓,脸上甚至浮现一抹微笑:“嗯,陈扬,你刚才布置的那个阵法叫什么名字,我看着倒是有趣。”

陈扬内心更觉无奈,看来之前自己在小院中布阵杀敌的情形,都被这青年看到了,亏得自己还觉得隐秘。

但此刻他也完全平静下来,这青年看来对自己的确没有敌意,淡淡一笑道:“小周天迷雾大阵。”

青年目光微动,旋即点了点头,声音依然如平和的流水般,缓缓道:“易白玄,把人带上来。”

话音刚落,一个黑衣男子就从青年身后走出,然后将一个人直接朝地面砰的一扔。

地面上是一个中年男子,此人尽管被抓,但是居然气度不失,这陈扬在惊叹的同时,也疑惑不已,这神秘的大将军,将这样一个人带上来给自己是何意?

青年似笑非笑的望向陈扬,道:“这人是我让人在你那小院外抓到的,他身上还有一块玉牌。”

青年说着将桌面上的一块玉牌直接扔向陈扬,陈扬将那玉牌接过来一看,面色顿时一变,只见那玉牌上,刻着一个“黄”字,不用想也知道,这个中年男子,是黄家的人。

陈扬未料到,这黄逍在拍了两名灵圣来杀自己,居然仍旧不放心,还让别人在外面监视,若非这大将军相助,恐怕这人就回到黄逍那报信去了。

在此事上,陈扬不得不感谢这大将军,神色立即一正,拱手道:“多谢阁下了。”

陈扬的称呼让阁楼内其他人脸色大变,倒是青年毫不在意的摆摆手,微笑道:“无妨,陈扬若你不介意的话,也称呼我为大将军吧。”

“我不知诸位抓我来是何用意,但是我是楚青城黄家之人,想必诸位也是帝国有身份的人,还望看在黄家的面子上,不要为难我一个下人。”此时那被抓的中年男子,虽然也被这阁楼的气势弄得有些心悸,但仍旧强装镇定的站起身来,忍不住开口说道。他语气虽然极为恭敬,可也未尝没有用黄家威胁阁楼内众人的意思。

但他话刚说完,就看到青年眼中寒光一闪,紧接着近乎没人看清楚他的动作,他的身形如烟般飘了一下,旋即整个人就突然出现在那中年男子身边。

没有任何预兆,青年抬手闪电般拔出腰间挂着的金色长剑,轻轻一划,中年男子的脖子上就鲜血飞溅。

随后青年脚步微微一点,身子巧妙的一晃再一退,没有一丝血花沾染到他的衣服。

中年男子的身体完全僵硬在那,眼中仍旧带着浓浓的难以置信,仿佛不相信这青年就这样杀了他。

青年的动作太快,以至他的剑上也没有丁点血迹,他将金色长剑插回剑鞘内,然后轻盈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漠然的看着那中年男子,语气轻飘飘的道:“黄家,这样蝼蚁一样的存在,也敢在我面前放肆,该死。”

整个阁楼内一片寂静,这青年看起来温文尔雅,但是等他露出杀意时,竟让人产生一种天地大怒的感觉,在场所有人都感到心寒,

在青年的话音传出片刻后,那中年男子的脖子上,立即就出现一道细细的伤口,旋即那伤口越来越深。

过了近五个呼吸,鲜血终于从那伤口中喷涌而出,中年男子的头颅,陡然从脖子上滚落,砰的一声砸落在地,紧接着,那无头的尸体,也轰然倒地。

此刻陈扬也是有些凛然,他发现,这大将军表面温和,可是杀伐却极为果断,而且绝对不允许别人冒犯他的威严,最让陈扬心惊的是,从青年的语气中,他听得出,青年根本不把黄家放在眼中。

陈扬进一步确定,他的确遇到一位身份了不得的大人物,可是他非但没有感到庆幸,反而觉得无奈,他宁愿凭借自己的实力慢慢的在大陆上闯荡,也不愿借助这些大人物的力量去一步登天。

仿佛察觉到陈扬的想法,青年看也没看地面的尸体一眼,笑道:“放心,今天让你来,并没有其他意思。”

他手掌微晃,只见他手指上那枚金色的须弥戒上金光微闪,一块巴掌大小的金牌就出现在他手中,道:“呵呵,若今后有事的话,就凭借这块金牌,去晋城苍云学院找应加那老头子吧。”

将金牌传给陈扬后,青年淡淡的挥了挥手,笑道:“我们今后应该还会再见,现在去见你的师姐吧。”